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野百合
大野百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639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12-12 15:53)

 

 

上周去延吉开会,会议结束后,会务组照例安排一天的文化考察活动。一些初次来延吉的人非常想去两个地方,一个是防川,另一个是图们。会务组见大家兴致很浓,便和一家旅行社联系,大家分乘两辆大巴车,首先赶赴防川。

 

  我多次到延吉出差,但除了买些韩国店里的生活用品,吃一些朝族风味之外,每次都是行程匆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7 08:57)

 

自己的博客已有一个月没有更新了,工作忙只是个托词,懒惰更是冠冕堂皇的借口。想不到《秋雨》的肃杀、凄清不仅充盈了我的内心,也让大脑变得像月球一样荒凉。

 

刚开始没有及时更新时,心中装满了愧疚,为了安慰自己,总是找出各种理由,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愧疚之情也慢慢地淡化了,甚至心安理得起来,而对“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则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5 13:56)

早晨起来,天空烟雨空蒙,绵绵细雨已下了一夜。出门时,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脱口而出,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寒。

见到雨,总难免滋生感情,因为雨是多情的。那疏疏帘幕,仿佛是给系上感情的丝线,或欢喜,或清爽,或缠绵,或惆怅,或伤感。

春天的雨,能荡涤尘埃,复苏万物;夏天的雨,可以杀暑,润禾,而秋天的雨,则霏微凄冷,给大地,给田野,给乡村,给城市,统统涂抹一层凄迷哀凉的色调,让人发出“秋风秋雨愁煞人”的长叹,就连聒噪的鸟雀也不知去向。那一串串的雨滴,好似无尽的愁绪,对一个飘零女子来说,是透着孤寂和凄清的。

走在白桦林里,举目仰望,落叶萧萧下,桦树露出枯瘦的枝头,独自静听着秋雨敲打着桦树的落叶所发出的簌簌的声响,而雨声的幽凉滴到我憔悴的心房,好似沉思的天空滴下的泪水。此时,我瑟缩着,寂然伫立,顾影自怜,心中愁绪横生。不知这色调何时可以苏醒现代困闷人的灵魂?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境者,心造也。人自愁耳,又何关雨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13 22:44)

 

 

比钱塘江涨潮还要壮观的旅游大潮终于随着十.一黄金周的结束而暂时平静下来。原以为火车营运高峰已过,坐火车不至于像逃难似的挤在闷罐似的车厢里憋闷得快要窒息。可等我上了火车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面对仍是座无虚席,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起婚俗,突然想起大三时参加一个学姐婚礼的情景,那也是我参加的第一个婚礼。当客人参观新房时,学姐的娘家人请我帮忙为新人整理床铺。这可是一件荣幸的事,我欣然应允。谁知我在床头的被子下面竟发现一把斧子,且个头还不小。在新人大喜的日子里,婚床上竟藏了把斧子?我吓得心怦怦跳,神情慌张的不知所措。当时的反应就是,一定是学姐家得罪了某人,而受到这样的恐吓。望着新房里热热闹闹,充满喜庆的情景,我暗自庆幸,学姐及其家人还没有发现这把斧子,否则,这婚礼非得搞砸不可。我定了定神,环视四周,发现并没有人看出我的异样,便趁他人不注意,悄悄地将斧子用一块毛巾包好,放在一个隐蔽之处。整理好床铺后,我强装镇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还好,一直到婚礼结束,也没有人发现那把斧子,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这件事我一直没敢告诉学姐,直到她蜜月过后,我才把这件事告诉她。我讲之前,还生怕她会有什么想法,所以尽量委婉地把这件事讲给她听。谁知她听后竟哈哈大笑起来,弄得我莫名其妙。原来那把斧子是她家人刻意放在床上的,有坐斧(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日出差,住在县政府宾馆。早上在宾馆门口,发现院子里聚集了很多人,吵吵嚷嚷,好不热闹。仔细一看,原来是准备迎亲的队伍。我穿过人群,正欲离开,这时听到一位40出头的男性,好像是主事之人,冲着人群喊道:“押车的人找到了吗?”有个女人应声到:“找到了。”那位男人又高喊到:“她是没结婚吗?是处女吗?来例假了吗?”闻听此言,我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环视周围全都一副副庄重严肃的表情,对他的话没有感到丝毫异样,倒是我这个局外人一脸诧异,面露窘态,匆匆离去。

 

虽然婚礼我也参加了不少,自己也是过来人,可自己结婚那天是从一单元的女单身宿舍走进二单元的男单宿舍,就算结婚了,连新娘新郎胸花都没戴,更没收到什么改口钱、离娘肉了,所以有关婚礼的风俗我是所知甚少。不过,没吃过肥猪肉,总见过肥猪跑吧,那天也算长了见识。

 

现在的婚礼是越办越奢侈,越办越繁杂,连找个押车的小女孩的条件都这么苛刻,可以想象婚礼的具体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多年来,我一直以为我国大多数农民生活贫困主要是由周期性地发洪水,闹饥荒造成的,可看了报纸,我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卫生部副部长朱庆生曾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至今,中国农村有一半的农民因经济问题看不起病。中西部农民因看不起病,死于家中的比例高达60%至80%。《
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04年》记载,2003年我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为2622.2元,农村居民的平均住院费用2236元,在农民的人均纯收入尚包括实物收入的情况下,可以说,农村居民如果生了大病,农民一年的现金收入尚不能支付住一次院的费用。因此疾病是中国农村居民致贫或返贫的主要原因。

读罢,郁积在我心中长久的一个结终于打开了,原来导致我国农民一半以上处于贫困阶段,挣扎在生存线上的罪魁祸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说脏话,且不管身边有无女性,老少。

[2]  
公共场所随地吐痰,“素质”好的,还要用脚清除,或如家畜家禽,随地方便。


[3]
随处乱扔垃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2 23:43)

 

 

晚上9:36分,列车准时驶入上海站。因第二天便是会议报到日,故不打算在上海停留。在北站口售票处买了张10:18分开往杭州的火车票。一看表,时间还来得及,便走出出站口。此时虽然已近晚上10点,可空气依然闷热得令人窒息。站前广场人来人往,也许大多数也和我一样都是准备夜行的人。环顾四周,很多商店霓虹闪烁,仍在营业中,便朝规模最大的一家走去。想想还有2个半小时的车程,便准备买点吃的。可挑来选去,发现所有的面包都没有生产日期。问服务员,服务员便操着一口上海普通话说:“我们的面包都是当天的,从来不要贴生产日期的啦。”其他几位服务员也随声附和。见她们这么说,我也不想多说什么,花5元钱买了一小袋面包,另买了一瓶水,便走出了商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0 16:36)

 

 

前段时间接到去杭州开会的通知。原本不打算去,原因有二。一、杭州已去过。虽说杭州不同于其他地方,不至于到“不去,后悔一辈子;去了,一辈子后悔。”的地步,但去过一次也就罢了。二、想到杭州的高温不能不联想到桑那浴房,还没去就已让人从里到外热得透不过气来。正值盛夏,赶赴杭州,不亚于赴汤蹈火般的悲壮。思来想去,犹豫不决。可又一想,整日在浑浑噩噩、百无聊赖之中已杀掉大半假期,多少心有不甘,而“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经典广告词在会议临近之际不时灌入耳中,仿佛蹲坑窥伺明星隐私的娱记,怎么赶也赶不走。患得患失中,家人已为我买好了卧铺票。事已至此,别无选择,只好再次奔赴“火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