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ortalsins
mortalsins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2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01-23 13:57)
标签:

杂谈

还好,没有什么沉重感,该干嘛还干嘛,上班,和人聊天吃饭,回家试验烤蛋糕,电话里给被裁员的同学当知心大叔 -- 顺便感慨一下自己这次还算幸运...,周末还有作家奶奶请的饭局..够充实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1 15:58)
标签:

杂谈

想到搬过来以后缺乏锻炼体重已经猛增数磅,新年前夜本准备淡定一把素斋度过,结果公司里的中国同事组织饭局,于是禁不住一软弱就欣然赴会。席间发现同事国女外嫁比例甚高,一群群粉妆玉琢的混血小孩- 还头一次看见了中印混 - 在眼前晃来晃去甚是爱人得紧。

 

不知不觉意识到这一年已到最后几个小时,应该到了总结回顾的时候了,尽管越来越觉得这种回顾其实意义不大,现在无论如何去想都无法改变所有发生过的事情,还是忍不住想留下只言片语,也算对自己有个交代。

 

年初时候有过一段不知如何说起也不堪回首的经历,年中每每被工作上的不如意困扰,年底于意料之外来到这个新地方,其间一次次的烦闷和种种的起伏,到现在看来其实也不失为一段段宝贵的经历 - 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这一年当中也算是一一地体验了一番。无论如何,过去一年里家人安好,朋友关心,足矣。

 

差不多就这样吧,睡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6 08:37)
标签:

杂谈

在Michigan住过这么些年,早已经习惯了十一月开始飘雪五月间还满地白花花的日子,抱着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信念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本来估计在寒风中还可以笑傲一把,没想到亲身体验昨天的气温在12个小时里从50骤降到5度,才开始意识到这次没准要碰到旷世奇寒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邻居大嫂上下包装得严严实实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大体是今天有好看的了的抱怨,我倒是除了在钻进车里之前注意到小风刮在脸上有些刺痛之外,没觉得比前些天冷多少。没想到了公司以后从停车场往大楼走的路上,四周没有房屋树木阻挡下的风突然猛了几个量级,几步路下来耳朵已经感觉不到,鼻子里如同大剂量的芥末之后一样热闹,再往前走上几步,突然发现眼前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心中暗想不妙,这下子要含笑半步颠了,怎么会冷成这样连视觉都受影响?不会是眼珠子也结冰了吧?几秒钟之后脸上感觉到湿漉漉的两行,才明白不知不觉中眼里已经全是泪水...从来没碰到过这种事,不由得心下大惊,蹬蹬蹬蹬踩着小碎步和四面汇集过来的同事们仓皇蹿进公司大门。

到了桌前第一件事先上网查看未来几天的天气预报,结果是到节前这一个多礼拜里基本上都是这个温度范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6 12:14)
标签:

杂谈

 又一次亲历美国总统选举,发现所谓的人民当家作主其实也并没有从前所想象的那么神圣,观察一段日子以后,越发不情愿地开始承认,当年高中政治考试时候背的那些关于该制度如何虚伪的一条条要点在这次的选举里差不多都应验了。不经意中突然意识到,凭lyc的唱功能在一个歌唱比赛里面夺冠,其实同奥宇春同志凭着毫无政绩的记录爬上总统位置颇有几分相似。

 

首先,两党都有更有经验更有政绩的候选人,比如一边有希拉里,一边有Mick Romney,然而群众不喜欢更年期的强悍妇人,身为摩门在美国广大各名门正派的教徒看来同样是个致命伤,于是就如同真正能唱的小女生们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被观众喜欢而在一次次的pk中被淘汰那样,让最后这两个候选人捡了个大便宜。

 

接下来更重要的就是包装了。色艺俱衰没关系,只要有一支强大的团队在鞍前马后精心策划,任是嗓音和胸一样平也照出唱片拍MV。奥宇春同学在演讲时尚能把别人写好的稿子背诵得声情并茂,一到回答问题的环节就要么结结巴巴语无伦次要么云山雾罩打太极,可是这一点也不耽误观众席中的托儿们把气氛渲染得如火如荼,当年看央视春节晚会的时候总是不明白有些拙劣到让人不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8 09:47)
标签:

杂谈

 前天晚上临睡前记下那段小文没想到引起了小轰动,不但在BBS上被各版反复循环转贴,还出现在其它我从来都没听说过的网站,google一下能出来一大串,让从来都以支持民族盗版影视软件事业为己任的我突然开始严肃地思考知识产权的问题。要不是这个月实在是太忙的话,真应该充分利用这个机会争取成为网络名人,比如把腰上的肥肉挤出来拍几张S型的搔首弄姿照,借蟒蛇故事的东风把芙蓉叔叔的牌子闯出来之类。  好些人质疑这件事的真实性,我虽然只是听的转述,但基本上不怀疑来源的可靠程度,毕竟从当事人那里开始只经过两次中转,怎么也偏差不到哪里去。我自己当年住在这里的时候就认识一个养蟒蛇宠物的猛女舍友。此女是我这辈子见到的第一个lesbian,身材敦实矫健,头发剪得如同男劳改犯一般短得近似于没有,让我认识她那天直到她开口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来现在应该是在挑灯苦读的,鉴于这件事的弓虽性,简直就是新时代聊斋故事,忍不住上来记录一下:  我们这里有个秘书在附近一所大学半脱产上学,今天说她有个同学养了条蟒蛇做宠物,最近几天不知为什么总不肯吃东西,去兽医那里看了几次也没查出什么毛病来,于是兽医问他这蟒蛇最近除了不吃饭以外还有什么别的问题,他想了想说好像过去它都是盘成一团在他床边睡的,这几天改成伸直成一条了。兽医马上警告说你得马上把它处理掉了,它现在这么直起来是在测量自己够不够把你吞下去呢,所以这些天都不吃东西,就是为了腾肚子啊。这个同学给吓了一跳,但还是有些半信半疑,于是托人找了动物园的工作人员打听,结果是一样的回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来这阵子-以及紧接下来的这个月里都会-忙得天天都想四脚朝天口吐白沫,一直没时间写字更没时间过来看,但这个事件是在具有历史意义,不得不记录下来。

 

今天猛然想起上月的手机账单还没付,赶紧上网去处理,结果登上去一看竟然是以往月费三倍的数目,强忍着眩晕把明细账一行行看下去,发现那个月超出了150分钟--自从用这个每晚9点后和周末随便打的计划以后,6年以来我每个月都会剩下来一二百分钟用不完,每次看别人拿着手机面露难色地说这个月又要打爆了的时候,就会豪气四溢地说用我的打吧我的用不完!那个月到底干了些什么会打掉这么多分钟?总结下来可以总结为闲聊诉苦和骚扰,特别是有一阵子每天打波士顿某公司HR的电话数次每次都直接进语音信箱,每次那段请留言的提示加一块儿也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了...

 

教训:以后晚九点以前打电话还是要精简,不能以为用不完就甩开腮帮子侃或者任由客服人员让你等上半天,还有就是要有果断同对方结束对话的魄力,还有就是不能再当祥林嫂...第一次打爆,就叫做‘处女爆’吧!特此纪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7 10:32)
标签:

杂谈

过去的五天里每天都在听讲座,主讲人没有新东方的门琦老师等人的艳舞表演,但是有更加可怕的提神手段:几乎无限量地供应糖果!每天一早把估计是从田纳西某个地方的仓储式超市批发来的各式巧克力软糖硬糖花生瓜子浩浩荡荡摆开一大桌子,然后群众就欣然一把一把地抓来放在面前,一边听讲一边嘎吱嘎吱地大嚼。第三天的时候开始听见有人抱怨牙开始有反应,但每天那张桌子上的糖果消失的速度却好像更快了。住在酒店里锻炼场地有限,每天傍晚还都能拉出一支队伍出去大吃,再加上白天源源不断地吃糖-其实并不想吃,但是看见在那里放着就不由自主地觉得有义务去抓些过来--今天回来一称,已经比上礼拜出门的时候重了近五磅了,平均一天一磅!这吃的不是糖,是天府饲料啊! 三个月的锻炼全白费了... 痛定思痛,从明天开始天天跑步俯卧撑水煮白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4 08:58)
标签:

杂谈

在Iowa的日子里我每天都看着我妹和我妹夫的幸福生活,尤其是看见两个人争着干活的情形,想起当年我和我妹为了互相推让洗碗耍尽滑头没少被二老痛斥,不由得心里惊叹婚姻生活给人带来的质变。记得有一天早上妹夫为了房子的事情跟单位上的人窝火,我妹劝慰半天后到厨房给大家煮面,一边忙活一边跟我解释妹夫吃了亏不爱去跟人追究而是喜欢自己生闷气—又是我们家人的共性,难怪妹夫说过跟我们二老觉得特别亲。当我妹放下手里的活说要再进屋去看看妹夫怎么样了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我们家二老之间那种多年的默契,一时间很是感慨了一番。

 

这里要提一下,妹夫的真人其实还是很精神的 — 当年那张看得我担心的照片估计是过去在流落在南美的时候旅途劳顿中拍下来的 — 而且我在的那段时间每天都看他穿得很青春地同周围的非洲小伙哈萨克妹打成一片,完全没有那张照片上的冷傲样子。事实上,他同周围任何一个人都能滔滔不绝地侃起来,其内容因人而异覆盖多层次多方位,比当年新东方某些老师尤甚。不过这本事也有闪失的时候: 我在他们住处停车停错地方吃了张罚单,第二天换了个地方停,结果出外抽烟的妹夫蹬蹬蹬跑回来说:“哥,你那车又让人贴罚单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3 05:56)
标签:

杂谈

现在身在Connecticut。遇见一个多月前在DC认识的中国人,反复打量再加上欲言又止数次之后终于说:

“你长得很象那个演毛片的...”

 

眼前一黑...当年在中关村路过的时候还只是被各色群众跟在后面追问要不要毛片,一直自己琢磨是不是长得具有潜在WS性让人觉得是可以笼络的顾客,想不到这形象现在竟然已经演化到让人直接联想到毛片了。

 

疯狂追问哪一个哪一个,对方开始努力地回想。

 

终于:

“肉蒲团里面那个,还演过好几个其他的...”

 

我明白了:

“你说的是不是徐锦江?”其实我都没看过肉蒲团 --没有一点抵赖的意思,真的没看过 -- 徐锦江我也就在周星驰的古装片里面见过,不过我勤读八卦所以知道人演过肉蒲团,没有我这样的人娱记们都该下岗没得饭吃了。

 

“对对对,就是他!你看你们长得多像”

...

 

不过,徐锦江也算是浓眉大眼型的,要不是生不逢时在香港闯荡,说不定也能演个党的区政委或者农民起义领袖之类的,说我长得像他跟夸我也差不多了...还有,什么时候我这张肉脸瘦到徐锦江那份上了?好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