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慧东
慧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696
  • 关注人气: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热情,乐观,狡黠,话痨。没,却善编故事。看着人五人六的,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土鳖。以前用脑过度,现学着用心。人品一般,除了缺德啥都不缺。

新浪微博
简历
担任编剧:

 《与你同在的夏天》(电影)

 《琴动我心》(电影)

 《篮球部落》(电视剧)

 《冬天不冷》(电视剧)

 《让我们在一起》(电视剧)

 《畹町桥》(数字电影)

 《鼓乐青春》(数字电影)

 《玻璃情缘》(数字电影)

 《成成烽火》(数字电影)

 《水知道答案》(数字电影)

 《一切完美》(数字电影)

 《女将军浴血祖师崖》等。 

                 

担任改编、策划:

 《冬至》(电影)

 《魂飞魔路》(电影)

 《一双绣花鞋》(电视剧)    《我要飞翔》(数字电影)

 《替补职员》(数字电影)

  

荣誉:

1、电影《与你同在的夏天》

  * 2007年吉隆坡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大奖

  * 吉隆坡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奖提名

  * 釜山国际电影节PPP剧本推进计划单元获优秀剧本奖 

  * 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潮流”国际竞赛单元正式参赛作品

  * 2005年东京国际电影节国际竞赛单元、西班牙圣赛巴斯第安国际电影节、意大利远东电影节、加拿大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等多个国际电影节邀请。

 

2、24集电视剧《篮球部落》

  * 2007年“五个一”工程奖优秀作品奖

 

3、电影《琴动我心》

 * 第8届圣地亚哥电影节最佳家庭片奖、最佳男演员奖、电影天使奖

 

4、系列数字电影《成成烽火》

  第3届影协杯优秀电影剧本奖。

  第12届百合奖优秀编剧奖。

  第13届百合奖优秀故事片一等奖



我愿

        我  


我愿你是一块纯洁的冰

请不要融成水滋润我

我就爱看你自然地

徜徉在河面上

                        

我愿你是一股豪放的风

请不要为我变得缠绵

我就爱看你呼啸着

驰骋在旷野里

 

 

我愿你是一场纷扬的雪

请不要担心我寒冷的颤栗

我就爱听你飘飞着

染白这灰色的冬季

 

  

我愿你是一个神秘的梦

请不必告诉我最终的结局

我就爱这样无怨无悔地

做下去……

           


     慧东作于1990年5月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唵嘛呢呗咪吽

 

 

        652_2006112913472997534

声明:
慧东所有文章将在微信公众平台首发,博客同步更新,查看最新文章请关注微信平台:
luluxuxuqingjing。
慧东微信:huidong3095

博文

 

                      当 下 心 安 , 当 下 极 乐

 

 

知幻即离  离幻即觉

 


最近学习蕅益大师的《弥陀要解》,老师反复强调念佛法门是圆顿法门怎么理解圆顿法门它是究竟圆满的而且当下成就的法门。是从空间角度讲的;“”,是从时间角度讲的。我们可从《大乘起信论》的角度来解析

《大乘起信论》的核心可总结为八个字:本觉本有,不觉本无“本觉本有”,真如自性本觉,来就圆满的。从这个角度可理解为”。“不觉本无,就说我们的贪嗔痴、无明执着分别,由八识所显现的,本虚妄不实的,本来没有的东西我们何谈去除呢?因此我们在认知不觉的真相乃虚无时就不需要再对其作意地去除之了。去除无需时间,这便是“顿”。

如果从空性的高度来看待这些虚妄,所谓的修行就是本体无修《圆觉经》云知幻即离,不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你知道不觉本无,一切法如梦幻泡影,于是你就不会被幻境转。可见离开幻境是不需要任何方法的。当你离幻了,你就在本有的觉悟(即佛性了,也不需要任何的过程。这就是圆顿法门。

念佛法门就是圆顿法门,圆顿法门的特点就是不讲条件一切在当下。讲条件就是在作方便。所谓讲前提、作方便的,是指那八万四千法门,方便对治八万四千烦恼。而念佛法门是心地法门,是知幻即离离幻即觉的法门不以时空二元为前提的法门

圆顿法门修行核心就是当下心安。当下突破时间让心安住在本来该安住的地方。什么是当下?就是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当下既不在过去,也不在现在,也不在未来它只在无量恒沙清净性功德的本体里,当下可以理解为时间和空间的结合部。如来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时间、空间概念都突破了心自然就安了。

请注意,是当下心安,不是当下安心。如果是当下安心的话,因为有了个“动相还是作意的,我要去安!”还是在随事攀缘,而非法尔自然,有了一个“安”的动念,也就有了能安和所安,就有了分别六尘的妄动成了业力的造作了。《大乘起信论》云:“觉则不动,动则有苦”。这个苦是业系苦相,它就不是圆顿法了。

若拿莲花来比喻更准确了,我们净土宗的象征就是莲花,是因果同时的意思。莲花是花果同时的,比喻起点就是终点,没有时间概念来也去,是因果同时。这个因是菩提心,最后得的也是菩提心,等于是拿菩提心修菩提心,故此不存在动相,起点终点相同修的因和修的果也是一

由此可见,圆顿法门是不以时空为前提的,是无条件的,一切都在当下也可以这么理解我们本来是佛,且并不是迷惑的佛,是醒着的佛我们只是在装睡而已,由于装太久,我们都意识不到自己是醒着的佛了。由于善根福德因缘故我们有幸接触到了佛法,于是就把自己本具的圆满佛性给认出来了,当下觉知到了这一点。这就是净土念佛法门的意义和原理。所以说净土法门是不需要积聚那些因缘和合缘起法来成就,圆顿法门是证悟本自圆满的法门,你无条件地深深认可真如自性圆满就可以了,这是它关键《心经》核心的一句是“以无所得故”,就是不讲条件的意思。这个“无所得”和《金刚经》的“应无所住”的“无所住”,以及《维摩诘经》的“稽首如空无所依”的“无所依”,都是一个意思,“无所依”是从“体”上说的,“无所住”是从“相”上说的,“无所得”是从“用”上说的。这三个“无”,乃大乘圆顿法门法眼。

只要我们能真正做到一切法“无所住、无所依、无所得”那么一切法都是妙法,即可从一切所缘直接契入解脱道,开悟成佛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也破了、“也破了,等于我执也破了法执也破了本体上指导,这叫般若。般若法门、心地法门、圆顿法门,个意思。所以说真正的念佛法门就是圆顿法门

我们为什么要强调念佛法门是圆顿法门呢?是因为现在的净土行人,多没认识到这一点。他们没明白念佛的义理是“本觉本有、不觉本无,这是《大乘起信论》的核心义理,是我们每个念佛人都要明白的我们要深信我们本具佛性,一切万事万法没有自性,都是虚妄的自生自解脱的都是如幻如虹空而显现的。我们明白了这一点,比具体念这声佛号还重要多。

很多净土修行人认为怎么念、念多少声、如何功课做到位念经念佛的方式是否标准、磕头是否标准,拿这些当作了成佛资粮,这是很大的误区。就圆顿法门而言,对于修行的正确认识,要比修行本身重要得多。也可以说对于念佛的正确认识要比念佛本身重要得多。

古德云:“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灵山指的就是我们本具的佛性,我们要在心内认出佛性,修行就OK并非心外求法念佛法门不是从心外建造一个修行的体系,在心外建立修行体系,心外求净土,是外道,属于盲修瞎练。

真正的念佛法门是什么?“无所住、无所得、无所依、无智亦无得能知所知都是空,这是根本佛经上讲:“若有众生能观一切妄念无相,则为证得如来智慧。当你明白了一切的妄念是无相的,如实证到了妄念都是空而显现的,你就等于证到如来智慧了。

虽说现在我们还没有证到,但我们要以般若空性目标,随顺我们在生活中的每一个因缘修行这种修行不是每天唱念默念,结合诵经、咒语、磕头、放生等等组成的一个形式化的功课其实做那些功课很好也有必要,但如果没条件做那些功课就不是在修念佛法门?不见得。


 

念佛  佛念


 

念佛法门既然是圆顿法门,那么我们每天早晚的功课,它是不是有早有晚有时间概念有计数啊?我们念佛会有计数,有数量的概念比如在家里还道场禅堂,还有个空间概念概念一旦执着了就违背圆顿法门义理,就不圆也不顿了。

那我们应该怎念佛呢?怎念佛才是最有把握往生极乐的念佛呢?我们先回忆王老师举过的一个例子,他说念佛就像上课铃,因为我们的心很乱,我们通过佛号慢慢心得到了安静,上课铃一直响,于是教室里变得静下来了。念佛也一样,由于念佛,心逐渐得以安静这时佛号可以停止上课铃也是,铃声停了才能上课嘛。上课才是最重要的念佛也是一样的道理,不是说佛号要不停就尽量不停,看肺活量,看谁念得时间久,不是这样的。念佛只是手段,念佛是为了入定,念佛三昧又称宝王三昧,因为它入定的效果第一。

这是指的持名念佛。持名念佛还是缘起上的念佛,净土宗最根本的念佛是什么?是实相念佛。上课铃如果是持名念佛,铃声在响就好比出声在念,如果这是自习课,上课铃停了课才开始上,而上自习的过程就是实相念佛。因为教室里安静了,这时以清净心为指导下的状态其实是实相念佛的状态这个安静,就是三昧状态,是因持名念佛得来的。

末法众生最好的入定办法就是通过持名念佛在当下安住,安住了以后就不用再念啦,就自动从持名念佛转为实相念佛了。只有实相念佛和般若空性才最相应,因为实相念佛可以理解为是自己的觉性念佛,佛性佛,是本觉在念佛,阿弥陀佛念阿弥陀佛

甚至可以这么讲:我们通过念佛修行明白我们本具佛性,认出我们这个佛本就是醒着的好端端地在本心的,同时我们这具醒着的佛的光明当下即照耀我们的所缘境,照耀我们娑婆世界的虚妄生活,这个光明越来越亮,照我们内外的光明圆满无碍,那就到了不可思议的妙境界了。

持名念佛是虚妄的念佛,因为持名动用的是耳舌意三根,六根都是无明,所以持名念佛还是缘生法。我们通过虚妄的持名念佛契入到了实相念佛,由虚实,由实熏虚,等于持名念佛(用)和实相念佛()之间在互熏,以此互熏成就了往生最后才往生的,在体用互熏时,一旦彼此相应实现了往生,分分秒秒都是往生状态因此可以说,往生是通过实相念佛才会相应的。

那持名念佛呢它是一个上课铃作用,由它而得定,定境而显真如。因此可以说持名念佛是缘起,而实相念佛是性空法。缘起熏习性空,性空反熏缘起。

如果我们不认可实相念佛,或者错误实相念佛只能是修到了如某某高僧大德才本事,我们现在还远未那个程度,我们就老老实实认准一句佛号念下去。这样的话叫什么?叫盲修瞎练。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不信佛在不信佛的状态下,你才只相信这个念佛的声音,那当然是盲修瞎练了如果信佛,佛性自然就会加持到你的持名上,你就明白:噢,不是我在念,是本有的佛性在念

我们的第六识有这样观想,那么我们就慢慢契入相应的状态。慢慢第七识就会形成一种习惯有时念佛念多了,我们的声音不念可我们的深层意识还在,佛号还是滚滚不断深层意识自动就念出来等于我们把“自动念佛机制”给启动了,这才是修行的重点。深层意识即第七识,这个第七识的“自动念佛机制”就已基本契合了实相念佛,是第七识让实相念佛自动地运转起来了。


 

每天24小时念佛最轻松


 

由于我们轮回太久,累生累世都认一切幻是真,认定一切生死感情色受想行识色声香味触法都是真实的,我们越认可这些是真实的,跟着这些东西相续,所以我们才轮回我们的习气业力由此而生,由这样的无明,我们把假的当成真的。如果是每天一小时念佛,就这么点的时间,来通过念佛把我们累生累世造就的轮回惯性给扭转过来?那断然不可能的,法往生的。

那么才能往生呢?怎样才能认出自己这个本来就醒着的佛呢?答案就是24小时念佛一天有24个小时,我们必须24小时都念佛,只有这样才可以。有人一听就傻眼了:啊?这怎么可能?就算再精进也不可能做到24小时念佛啊?!

完全可能。

首先我们深信自己本具佛性,每天持名念佛的时候如是观我是本觉本有的,本具佛性的,我一切的行为造作都是佛性的造作,我眼前的一切都是极乐世界,真实不虚。由于我的无明深重顽固的执着和分别,所以真相,才显现了娑婆世界的秽土。其实不用到远方去找极乐世界,当下就是极乐世界。由于无明,我没有认出它来,现在我通过持名念佛来加强明觉,来跟轮回背道而行。

通过我们的深信切愿和精进持名念佛,让我们先从第六识的层面尝试认出“自己本来是佛”这一本来面目我们是觉醒着的佛,只是在习惯性装睡,我们要有这样的信心。我们每天功课,看待一切事物,都是以深信自己本来是佛的心来指导那么无论功课还是生活工作,我们都是实相念佛的状态了

为什么?因为我们每天用佛性来观照行住坐卧,就等于用佛性在叫醒自己,这就是以般若指导,以般若为指导就是实相念佛其实佛性开始启动,由于我们迷太久,习气业力太厚,我们还没认出来,没有真正证到。

信有很多层次,到至信的程度,就没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当下离幻即觉。实相念佛最重要的就是信,无条件信,无条件信自己是佛,无条件所有的有为法,就是一切事事物物、思想一切能看到想到体会到的都不去执着,这一切都是梦幻泡影,都是如电影如彩虹,都是空而显现,都是生灭不能恒久的这样的观照本身就是实相念佛。

这样实相念佛就是24小时念佛。就算我们要用8个小时睡眠,16个小时都在这样觉知清明当中,觉知自己在虚妄世界里随缘活着的,么当我们入,自然会被我们白天实相念佛的状态惯性地给带动这就是第七识的状态。在睡梦中我们就容易把梦境当真,有一个强大的觉悟意识、觉醒的愿望在自动化地观照着我们。

这便是信愿的力量。哪怕这一天我们没有出声念佛,我们在实相念佛的状态中,这就是24小时念佛。24小时念佛反而不累,它是非常轻松的修行,它没有和不做”不见得非得去做什么,不过要时时提醒自己要觉知,初修时时刻就提醒一下自己,当渐渐培养成了惯性,就自动化地时时皆在清明觉知状态了。

很多净土念佛人听起来好像很新鲜,在净宗一些经典高僧大德似乎也不太讲到这些,反而在密宗和禅宗里多次提及如此的修法。就会有人疑问:……好像属于禅吧?

没错,这是禅修。真正的禅修和实相念佛其实是一个东西,就是当下心安当下拿出佛性来观照所缘

到底算不算念佛?那要看念佛的、用”的关系。我们先来看看念佛是什么?念佛的“念”字就是“今”下边一个“心”,可理解为“今天的心”。就是当下的意思,真正的当下是突破时空的。所谓“念”,即时间和空间的结合部

而“呢?是觉。就是说,当我们一旦突破了时间和便契入觉性。放下了对时空二元的执着,我们就跟自己觉性相应,这就叫念佛。这样的念佛状态就是究竟意义上的念佛,即实相念佛。

实相念佛是净土宗独有吗?当然不是一切宗派的修行人其实离不开念佛,实相念佛是佛法修持的核心,实相念佛的真实义是什么

缘起性空

缘起是什么?万法缘起,“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性空呢?“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也就是凡所虚妄,皆是如来”。二者是无实和无虚的关系,就是执着一切虚妄,无条件深信佛性是真。这就是实相念佛,就这么简单。实相念佛方契入缘起性空之根本义。

实相念佛在修法几乎没有什么具体的规定,念起即觉。一念迷是凡夫,一念觉即是佛。我们时刻要明白自己本来是佛,且是醒着的,没有什么修不修,佛性本来就是圆满的清醒的,我做的只是认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明心见性就在当下  

 

我们要反复去练习就是养成与轮回法相反的习惯,假如轮回是逆时针的左绕,那么我们的时刻觉知就是顺时针,右绕的。右绕来破掉逆时针的左绕,这就是念佛反轮回念佛,就这么简单

现在很多人净土法门往生极乐的前提列了:放生吃素念佛。说什么“放生吃素加念佛必定往生极乐去”,完全是邪见。如果这个念佛是专指口念的话,以上三点皆是修德,都成往生西方极乐的根本前提往生极乐的前提净业三福。净业三福里最根本的就是“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菩提心才是西方极乐世界的门票啊。

菩提心什么概念?破掉我执法执。我执,就是说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破法执,就是离文字相、言说相、心缘相这四相是破我执,后三相是破法执,离开了我执法执,就是“众生三无差别离一切相、一切见了。上求佛道下化众生,这才是菩提心。

真正的菩提心是不执着于一切的,是不在我能我所”的二元对立概念前提下。这还是通过实相念佛来完成。如果我们时刻都在练习以觉知观照所缘外境,觉知就是阿弥陀佛的佛力啊,就是佛现前了,就是阿弥陀佛在做我们的护法了,时时刻刻保护着我们的起心动念,时时刻刻让我们在清净念里,这就是明心见性。

有人把明心见性理解成修行到最后的一个圆满的结果,其实这还是把明心见性时间概念上去理解了啊。我们作为初学佛,通过对实相念佛的练习,觉察到了自己此刻在在苦杂乱纷飞,有了这样的觉知哎呀我不能再这么胡思乱想下去了,这是搞轮回啊,在觉性当中活着,那此时此刻在我们心里生起的这个清明觉知,或者说这样智慧显现算不算是明心见性的一部分呢?

答案是肯定的,这也是明心见性是明心见性的光芒透过当下,让你处于了一个正念的状态有人就想多少多少年以后,修到一个多高多高的程度,才有可能明心见性。你要是执着于样的时间概念和境界高度的话,那么明心见性就迟迟不会到来,这将大大阻扰你修行的信心。真正的圆顿法门不是以境界的标准来看待明心见性更不是让修行人把自己当成业障深重人,预先设定好自己离明心见性很遥远很遥远,这无异于自设藩篱、空负慧命。

很多高僧大德都说明心见性不要追求,它不那么容易修。这些话都是从根本上的明心见性而谈的是劝诫我们不要好高骛远,过度贪求那种状态但我们有一点一定要相信明心见性是我们本具的能力。当下心安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我们本觉心的显现,也就是说明心见性就在当下我们以明心见性观照当下,我们就得坚定地发这样才行。

既然圆顿法门是无条件的法,明心见性不是将来修才能出来用,那么我们当下就要深信切愿明心见性的本觉佛性来观照当下的所缘境,这就是实相念佛。因为像什么般若明心见性词儿我们从禅宗里听得把它想象成一个跟自己无关的很玄妙的境界,即使后来知道自己也有,可就不舍得拿出来用,是不是也是一种误区啊?也是一种迷啊?

这个误区可就太严重了!

念佛就在当下,心安就在当下,极乐就在当下。连极乐都在当下,那么明心见性为什么在当下呢?

我们不要把佛号只在功课里,如果出声念佛的佛号限制在早晚设定的功课里,那我们根本出不了轮回24小时念佛,也只有24小时念佛24小时念佛就是当下心安,当下极乐当下明心见性。明心见性是圆满出来的,这个”并不是在未来才会那净土宗是因果同时的法门,起点终点的法门,至圆至顿的法门,那明心见性凭什么就不能在当下就利益到我们的现实生活、照亮我们心里的迷惑呢?!

当然可以!

我们对明心见性的信心有多大,明心见性的般若智慧我们所缘境的光亮就有多大到底还是一个信字。信成就处,佛祖现前。如果离开了对自己本具佛性的深信,那么我们所谓的修行又由谁来指导呢?

 

第六识指导修行,还是轮回法

 

如果不是般若来指导,那修行就是以第六识指导。那就完蛋了。第六识是六贼啊第六识指导的是善恶法啊,二元对立法啊。第六识属于分别识,分别识所指导的,一定就是分别的法呗。

很多人还是把精力浪费在善恶法里,用第六识指导修行,所以才会感召那种“放生、吃素、捐款、布施、磕头、朝圣、念佛号,加在一起就能往生”的分别色彩的修行方法与心何干!与觉何干!与往生何干!

如果我们靠第六识指导,于是我们在持名念佛时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分别心和次第概念,把自己当成罪恶凡夫,要不断行善啊,认为只有一步一步地走下去,离西方极乐世界才能一步一步地拉近距离。如此一来,我们念的佛号都是在善恶法里、次第法里心生则种种法生嘛。

善恶法是二元对立啊,是轮回法啊有善有恶,那还是轮回概念,是有为的是识障所造作要弄清楚啊。

我们在世间的烦恼,还要在世间熄灭,当下觉知到烦恼,当下就清空。我们要把佛法活用在生活里,随缘心安清净,把这个本事练就了,才可能做主啊。如果我们自己不清净的话西方极乐世界是一个清净的果,由于净土法门是因果同时,那就必须要有一个清净才能生净土的果。因此我们当下就要把一切清净,这个清净并非以“”来衡量的,是标准。也就是说,我们要以般若空性来观照一切的“即使我们清净不了色身和一些外部环境,但我们必须让我们的心念当下清净。

怎么才算是清净呢?其实清净的标准就是不二,不在能所里,不在一切二元对立里,不以第六识第七识为指导,不贪嗔痴指导,如此就是“不二”,自然就清净。

烦恼现前时我们当下觉知到烦恼的本性也是虚妄的,就不会随着烦恼继续惯性轮转了。“知是空,即无轮转。知道它是假的,就不跟这个轮回心盲从我们当下就承担佛法,认可了觉性,就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当成般若的实验品。我们不能一边念着佛号一边想着烦恼如同把念的佛号烦恼一起打包,统统发射到西方极乐世界,到了那边一块儿消,让阿弥陀佛帮我们这叫什么呀?逃避生活。这还是断灭,还是违背了缘起性空

我们看清了烦恼的本质,我们哪怕再业障深重,如果能以觉知来观照当下,就可立刻把一切烦恼转为道用,烦恼就不会再兴风作浪了,当下即得清净

我们当下去除烦恼可理解为是我们的福报这个福德跟功德也是相应的。我们不是仅仅拿它作色身享受的,得到清净,继续拿着这个清净跟我们本具的佛相应,就成就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因,福德也是功德

福德和功德的转化很简单,就是你不执着于福德,看清福德是有漏的,生灭的,然后把有漏的福德为修行正因,融化菩提心上,那么福德当下就成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资粮。


 

无法之法无上法


 

作为我们都市里的年轻人,负担很多责任,有很多生活的压力,非常忙碌,怎么办?因为我们很忙碌,所以我们必须24小时念佛。咦?这话起来矛盾。不过我们想想,这个24小时念佛其实就是24小时保持觉知,觉知本身就是念佛了,我们都市上班族只能用这样方式

采取这种保持觉知观照生活的念佛,要对佛法非比寻常的深信才可以,也要在理论上把佛吃透才行这两点有了,24小时念佛就能轻松搞定了。你明白了一切都是“缘起性空”,明白了实相念佛的道理,于是外不着相,内不动心,不用搞任何形式化的修行方法,每一次的因缘际会、每一次行住坐卧、每一次待人接物,都是我们保持清净、觉知观照所缘境的善妙修行正所谓:无法之法为法也。

看起来没什么技术含量,却无上的妙,最根本的念佛。念佛得三昧,在定中我们自然起了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而且这个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是我们觉性里本有的,它并非我们刻意努力修出来这样的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如果刻意去修、去生,已是不清净了。

我们把本有的圆满觉性认出来,让它照亮我们的生活,当我们的心清净了,一切唯心造,心净则佛土净。心了,娑婆也成净土。而极乐净土的果,全由我们心清净的因得以成就。极乐世界和我们的清净也是因果同时的,无先无后,无彼无此,全然一体,圆融不二。故大德说净土法门是:“生则决定生,去则实不去。”往生是必定会往生的,因为我们佛性嘛。

极乐世界是如如不动的真如本体,是不存在来去相的。并不是在离我们地球多少万亿光年的时空概念极乐和娑婆并不存在时空的对比关系。佛经里说极乐世界与我们有距离是为了方便接引而权说的。事实上是生则决定生,去则实不去。阿弥陀佛是无量光无量寿啊,既然是无量光,那这个无量的光就是无所不遍的,是不是也照到了我们所在的北京?朝阳区?

一定的每一土地都有极乐世界的无量光,其实我们这里就是极乐世界,只是我们没有认出来而已极乐世界什么的?我还是们本具的佛性是我们本具的无量恒沙清净性功德显现的啊。么由我们本具的佛性显现的极乐世界需要我们往那个地方日夜兼程地投奔吗?只要我们心净了,自然极乐世界就现前了,也就是说当下心安,当下极乐

圆顿法门就这么快。它之所以快是因为圆顿法门没有把A物质变成B物质、把A土地变成B土地,原本就是一个。本觉本有,不觉本无是我们眼睛花了,或者说装睡,使我们暂时没有跟宇宙真相相应那我们的这个“”,就是习气业力,就是执着分别。只需统统放下,即可离幻。“离幻即觉,亦无渐次,它没有过程,当下就是极乐世界净土就在本地,往生之后也没离开本地说本地也是权说,因为没有来去相,没有本地和外地,就是当下,当下就突破了时间与空间心净佛土净,就是往生

修行最大的快乐就是无所依无所住、无所得、无所依,无所求,一个意思。我们迷惑的时候以经典为依,没经典的时候我们以善知识为依,没有经典没有善知识,我们以习俗认知为依。以习俗为依,以善知识为依,以及以经典为依,都不是最根本最可靠。真正可靠的就是信根本

根本就是真如自性,就是自己的清净本觉心,此心和一切众生的心是等同一如的。相信自己跟宇宙缘起息息相关的原本的清净心这个清净心无形无相拿不出来,但我们要无条件地相信它,时刻觉知它的存在,这个觉知跟我们的妄想分别执着完全不相应的玩法,是反轮回而运行的。当我们妄念纷飞时,觉知一现,妄念

哪怕我们的修行层次水平再低,我们意识到自己不能搞那些喜怒忧思悲恐惊了,不能被外境转了,心念就会了了分明、如如不动上。心没有妄动,同时心里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谁、在干什么,这时妄念就不会再继续或不那么繁杂了,不会再困扰你了,这便我们的净心显现了在这时我们试着把觉知养成惯性,让觉知一直持续。因为有这样好开端,你接下来就看清净心能持续多久,能持续多久就持续多久,不是刻意让清净心憋着,那样我们精神会感到紧绷,怎么办

我们就安住好了。当下明明白白我的心,它乱了也没关系,再回来就是了。如果清净心了那就等它回来,完全不必控制,清净心随时都可回来,当你意识到它回来的时候它自然就回来了。

这样的练习,其实已经契入了实相念佛,也就是说这个练习跟往生是息息相关的,它是一个非常轻松的修行,但又是最无上的妙法,本体上的修行


 

持名念佛与实相念佛的互熏


 

净土行人如没有体上的修行,光靠出声六字佛号,且不管我们不信佛的家人听见我们念佛会不会起反感即便我们独身一人,我们每天又能念多少声呢?我们只念佛怎么信自己有佛性,懂得让佛性显现来观照生活,观照自己的妄念,那么我们仅有的早晚那点功课,还是属于断灭状态。这个断灭修行是不足以让我们出轮回的。

所以我们净土行人要明白,仅有持名念佛是不够的,要以实相念佛来熏习持名念佛,以持名念佛反熏实相念佛。我们更要明白:我们的持名念佛本身也是佛力的显现因为若不是佛性本具的话,连我们的六根都不会存在嘴巴都没有,要念佛的善根也不会有,信愿行统统都不会有,连我们用耳朵听到这声佛号的能力也不会。我们之所以持名念佛就是仰仗实相念佛的功德。方便即究竟,究竟即方便。我们要深信这一点,信越深越相应,相应到极处佛光普照,佛现前。我们会感到无限宽广的明觉和智慧,我们徜徉在如此的佛性用以指导我们的生活,我们就再也不会有苦。

上次老师谈到了一个割稻子的例子,如果我们在割稻子的时候不停地瞻前顾后:唉呀,什么时候才能割完啊因为有距离数量的概念了,所以我们会累。累是怎么产生的?累是由苦而产生的。苦是又怎么产生的?是由业产生的。业怎么产生的?由产生的。惑是怎么产生的惑是由无明产生的无明生惑。无明是怎么产生的啊?无明是一念不觉而产生的。有了无明,继而就有了能所,二元对立形成了于是了时间和空间虚妄境界。当我们在割稻子时,如果用二元对立作为丈量标准,来丈量长度、距离、何时开始,何时结束。这种概念是拿虚妄丈量虚妄,越分别就越不得清净。这样概念,就会期待,就会标准,离全部都割完还有多远啊?于是杂念纷飞,由二元对立生出来无数的对比,这些对比就造成了攀缘攀缘就是动,动则产生业力,业力就会生出苦了我们就会觉得很累。就这么回事。

鸠摩罗什在七岁时,有一次把一个大鼎举起来,为什么啊?因为那一刻心无杂念,不在二元对立的状态,他在那一瞬间内心是清净的,于是突破时空二元,货业苦缠缚不了他,他就突破三维空间的规律,产生于常人的能量。可是当鸠摩罗什举起鼎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念头起了:奇怪呀,是个小孩,怎么会举起这么大一个鼎杂念一起,业力带动了了,马上举不动了,鼎立刻到地上了。因为什么啊?因为起了念了,一有妄念就攀缘了就动了,就生出标准了,就有二元对立了。

所以我们很多苦、很多累,就是有了这样思维驱动。有了这样对比,便得不到清净心加持,也可以说得不到佛菩萨的护佑,所以我们苦活活得太苦,于是想学佛,学了佛却不信本具佛性,于是只能苦修,太冤了,太悲催了。

真正的实相念佛一定是不苦的,如果带有感性色彩来形容的话那么最轻松的念佛就要算每天24小时念佛了。因为是用佛性加持的啊,没有二元对立的啊。实相念佛是突破时间和空间的,我们时时刻刻以觉性观照,所以一定是轻松的。

24小时都在念佛还轻松啊?

没错。一切皆由佛安排,放下身心得自在。谁说不轻松!

如果我们每天早晚5分钟用十口气念佛却是带着一种概念色彩的固定功课的方式来念的。不在佛号上赶紧念完了上班去。开始念的时候,我们就已带着不情愿的心,没把清净心放在佛号上。如此的念佛,即使每天早晚五分钟,我们都会觉着很累。累是一方面,关键是没有功效,沦为一种负担,搞到最后我们就厚着脸皮把它放弃了干脆不念了。因为这是一件并不快乐的跟清净心不相应的莫名其妙的荒唐事即便不放弃这么一直每天坚持,也是一个很拧巴的坚持,非但心情不轻松,且每天心里充满了宗教式的挫败感及对因果的恐惧

既然如此,我们干嘛不去明理呢?干嘛不依止大乘佛法、相信实相念佛呢?实相念佛就是在了知缘起性空真实义的前提下般若佛性时时观照我们的日常生活。实相念佛也好,明心见性也好,都是我们本有的最朴素的慧命之源,为什么非要看得那么高不可攀呢?

 

无条件地相信阿弥陀佛的无条件救度

 

阿弥陀佛是无量慈悲的,阿弥陀佛救度众生是不讲任何条件的,而我们对“阿弥陀佛无条件救度众生”的信心却是打了折扣的。换言之,讲条件的是我们啊。

纵使实相念佛或明心见性的层次再高,只要我们深信本具佛性,且发此信愿去修实相念佛,那么就算我们修到了离真正的实相念佛和明心见性的标准仅仅万分之一的程度,那么慈悲的阿弥陀佛也会把不足的那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给我们补齐的!

凭什么啊?就凭阿弥陀佛发了普度众生的四十八大愿,就凭“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的根本法义!

成佛重在信不在修。只要我们深信佛性本具,且当下用圆满佛性来念佛,如此的佛弟子阿弥陀佛又怎么会漏掉呢!

当下心安,当下极乐。敢问大德,您在等啥?

 

                                2013040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28 11:15)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电视里曾有这样的综艺节目,主持人一起商量着如何捉弄一个歌星。随后那真的就出场了,于是这几个人开始假装生气,抱怨歌星哪天哪在饭桌上为什么朋友的坏话?太不够朋友了。位明星听了愕然没想到几个人会在公众节目里给自己造谣,气得五官都扭曲了,碍于节目是直播,只好竭力地忍着……

其实是这五个人设了一个”来捉弄那个歌星,观众们看这样节目自然津津有味真实又刺激,就在场面僵在那里有点下不来台时,终于有人把“局”揭穿气氛一下子轻松下来,大家彼此释怀,哈哈大笑,直播间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这种游戏在一些朋友聚会中也有,有人迟到,朋友们决定捉弄他,编一个集体给他造谣,迟到的人完全懵在“里,有时会真吵起来,然后大家赶紧再把“局”揭穿,很快大家都释然觉得很刺激很好玩,这叫玩局

玩局,我们或许可得到一些启示试想,我们所处的娑婆世界、我们的人生和命运、我们每天遇的因缘际会和起起伏伏,不也是一个个的“其实都是如幻如虹、虚妄不实的。我们始终在大大小小不自知,我们不知这些“局”的真相和规律,每次都认真地绕进去,跟着去“喜怒忧思悲恐惊”所有的贪嗔痴慢疑都被这些大大小小的“局”给激发出来任“局”去折腾自己。各种妄念泛起五蕴六根六识六尘相应而生,造作无量无边的。外境由不觉心而染污,外境之染污不觉,这便众生的普遍现象,这便六道的恶性循环。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通过学佛我们明白了一切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都是虚妄的生灭的,都是如幻如虹的,没有自性的,无一不是“局”。但每次面对这些”时我们又每次都真,付出所有的感情和精力,把自己绕在里面,每次都试图海市蜃楼上得到恒久的利益,把自己搞心力交瘁遍体鳞伤,每次都这样。这就是妄心的造作,正是由于这种妄心让我们的命运做不了主

为什么?因为每次我们当演员,在命运设的“成为“局内人”。以心逐境,永无止境

一个学佛面对应如何面对呢?就是要做导演做编剧做演员。“局”是假的,但我们依然要演这个戏,否则离开了世间还怎么修啊?我们还可以继续下去。

试想那五个设局的主持人,他们会享受在自己设的“局”里因为是主动的,绝不会觉得苦。因为他们要耍那个蒙在鼓里歌星五个是导演编剧,还是演员,因为能得了而那个歌星局内人,这五个主持人是局外人”。“局外人不在局里,是主动的,多快乐多自由啊

我们的生活是虚妄的,无一不因缘和合都是“局”,我们能不能参考一下做局的心态呢?当面对利益纷争社会责任情感冲突我们一方面演好自己的角色一方面明白一切是“局”,我们安心随顺就好了,不要执着进去,有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我们也享受,花开了便欣赏,花败了便忘却。一切万法都是生灭法缘起法本身是无自性。如果我们心里希望生活越来越好,过度渴求世间法的完整和完美,就连学佛也只是为了让世间法梦幻彩虹更完美,这便相,是颠倒,是被“局”所转了。学了佛法却只是为了锦上添花,添世间法的花,这便是颠倒

从世间法的角度讲,如果学佛是为小日子越过越好,事业感情家庭收入等各项指标都得到改善似乎也无可厚非,学佛也可以求点福报。但对一个明白了“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道理发愿出轮回修行人来,这就是最大的障碍和误区

为什么因为对世间法的希冀和渴望会失去我们对无常的便违背了佛法的教义修行人应该明白世间万象皆无常,不但明白还要亲自实证这一点。很多人又决定修习佛法,却又故意不修这样的无常观,而只把磕头、诵经、吃素养生、治病、放生当成佛法,通过积福消业除障目的是让自己的事业感情家庭经济等等都好起来,这已经不是在学佛了人天福报是无常的,终究是一些麻袋片,我们却将大把的精力用在往麻袋片绣花,这是自欺欺人

修行应笑看一切起落沉浮,不取于相,如如不动。随时做好兜底的准备,兜什么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一切因缘和合,一切都是合理的正常的,一切是”,包了悲剧也好喜剧也好过程中会跟着笑跟着流泪,但一切是“”这个事实刚一开始我就洞察于心了,这便修行人应有的觉知。

很多人修着修着就执着在福报上了,执着在波浪的起伏上了。当福报随着修行而上扬时,认为自己学佛进步了;反之又认为自己没学好,然后根据外境的现象来调整其实这哪里还是修行?!这完全是以相取相,与解脱何干啊!

“局”有起有伏有好有坏有生有灭我们应明白:一切都是合理的我们不要起心念,不要喜怒悲欢接受就算到头了无非是一个尽形寿舍报往生,这不也好事吗!

我们既要做导演做编剧又要做演员这个演得有意思。否则我们当了演员,把导演编剧的权利交命运外境,还是苦戏啊之所以由于不觉转,成了做不了主的“局内人”。我们要认可一切皆“八识所感知的,无一不是虚妄生灭的,一切都可能失去,我们要随时做好这样准备。这并非悲观,这是修行人的觉知

我们既然都能认可生死不过是换一戏服,我们为什么不能接受变换各活法呢?比如房子突然塌了,改住进一所小房子里,接下来我们的因缘这个小房子,那我们就随顺这个因缘。人生突然发生变故,我们就从容地随顺变故,在新的因缘里继续修如如不动,以如如不动来随顺所有新的因缘。

万法不离一切法、一切因缘和合都合乎如来真实义,这便是《金刚经》说的“诸法如义”。“诸法如义”就是说一切符合宇宙规律。如果把诸法如义的“义”变成万事如意的“意”字也通。纵然诸法在表象上怎么如意,从本体而言也是如意因为“诸法如义”,自然也就也包含了不如意”,世间法的“不如意也是出世间法的“义”,怎么都是如义,于是便看破放下,于是在清净心的承托下怎么都是如意的,是真正的诸法如义

就算目前的人际关系、地域环境生存状态突然来了个180度的大掉个,我们能当下体悟“缘起性空”“诸法如义”的根本规律那我们便达到“不取于相,如如不动

世间法的一切繁荣都是虚假繁荣。修行上也是,一切进步与退步都与般若空性不相应。因为般若智慧是不二的,谈不上“”和“退。每点都是开悟点,哪里有什么进与退啊!只有随时回到零点才是根本。所以进步退步的说法是与般若不相应的,一旦执着了就迷就陷在修行的“局”里,清净顿失。

为什么有人觉得学佛好难因为他们死死认定自己是业力凡夫,认定”是真实的,在”里自己是那个最倒霉的演员,是演失败者的学佛就难在这里,你明明本具佛性却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凡夫位置上,从凡夫位置往上一点一点爬,从地下层往一百爬,这不累死了吗?就好像我们本身是有翅膀,只有被逼下悬崖我们才知道原来我可以飞翔,飞翔竟是这么的轻松简单!

如何扇动翅膀不是重点,重点是深信自己有翅膀,义无反顾地往下跳。如果我们无此信愿,相信自己有翅膀,天天把自己缩在地下三层终日不见阳光,然后抬头去仰望佛的境界,多可悲啊!其实每个人本具圆满佛性随时都可从独立王国到自由王国,随时都可解脱。学佛的“”完全是自己的执着分别造成的,是执着自己是障凡夫,所以才徒增了难度。如果盲目深信自己是凡夫,那就是不信佛啊!不相信自己本具佛性啊!

佛的根本是信者得度、信满佛成。这些人非要以不信”为起点,为圆心,然后照这个圆规去划圆、去发力,这是南辕北辙啊!这是自设囹圄啊!自己设了一个然后把自己关进去,还信以为真,苦求福报,这是多么的愚痴啊!

有些师兄一听大乘法,就会连连摇头唉,理虽是这个理可惜我们愚钝凡夫根本到不了那个境界啊,你们大家的水平比我高多了,我可不行啊,慢慢来吧。其实这样的一个态度绝非谦虚,而是巨大的傲慢是用“我执给自己武断地判定生死。我执心”一起,本具佛性便被蒙蔽了,不是“慢”是什么!

本来自己可以,却武断地给自己判了个“我不行”的无期徒刑,这是用“我执强压佛性掩盖佛性不让显现出来。这不是“我慢”是什么!这不是愚痴是什么!

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想呢?因为他们可能还存在着一种误区,在他们看来阿弥陀佛好像是根据众生的表现择优录取的阿弥陀佛看修行得不错,就给一个上品上生“上中生”。事实上三九品根本不是阿弥陀佛定的,这是视我们的程度而定

往生的决定权在我们自己手里,只要我们深信阿弥陀佛的存在“我们深信阿弥陀佛的存在”这句话,可理解为深信自己本具佛性深信便意味着得度深信佛性是因,得度成佛是果。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真实不虚!

可很多人就是不信啊,这就是在初发心上出了问题。以我执自判生死,是莫大的障碍。这还是信妄不信佛。,就是时间空间组成的二元世间大大小小的的执着认可。他们当真,深陷“局”中,甘为“的奴隶成了不折不扣的“局内人

学佛是什么?学佛就是当!明白了“万法皆”,我不着急非要离开,反而可以继续里玩,但我们的心已不对执着了我们知道是假的,知道这五个主持人捉弄我,没关系我也跟着他们逢场做戏,大家一起玩,甚至可以假装认真,这时候我的心绝对不会苦了

苦不苦,就看是业力还是愿力,主动还是被动。当我们知道这是一个的时候,我们不惊恐,不会动真心。在我们可以随缘了缘圆满缘。当“局”来的时候,我们不会把、嗔、”这三条恶放出去造作恶我们会用愿力演出这样一个“局”相上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是不是带着真的嗔?以及不明事理的愚痴现在我们已了知真相,内心升起的是愿心、觉心,也就是说我们已当局长了,控制中。似乎在别人看来,我们好像还是被所骗,其实我们内心早已解脱了。

一个人明白了“万法皆,如实知真如是一,如实知娑婆世界是妄的时候他没有必要嚷嚷着“我一定要出离六道、出离娑婆世界啊”,只要心出离了就够了。因为真如本体是没有来去相不是说远在几千万公里,真的有个地方叫极乐世界。当下极乐极乐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的。只要心出离了,我们就已不在娑婆里了,是心改变了娑婆世界娑婆世界以妄心显现的,现在妄心没了,娑婆世界自然粉碎从根本理上是这样所以说真正的解脱不是逃避境界到另外一个地方,我要远离这个骗人的地方,不是这样的,这还是二元对立,不是根本解脱。

我们可以留在这里继续演戏,但我们已明白了一切是“局”,一切法都符合真如根本义一切事物都万事如意一切都是好的,一切都没关系,一切都妙不可言我们要有这样的信愿我们要做一切“局长,要用愿力这个被动主动面对任何所缘所境,我们都要通过般若智慧无限自由状态

字怎么写啊上面一个尸体的,下面一个”。“”可以来喻“生灭,是被动是因缘和合,是业力。下面这个”,指的是“一切皆有可能,是主动的,表示一切万法皆有自性一切万法皆有可能是愿力。“尸”是缘起,“可”是性空,缘起性空圆融不二就是“局”,“局”从相用上讲是虚妄的,但从本体上讲它是真实的、佛性圆满的。所以每一个虚妄的“”里都蕴含了缘起性空的妙义我们要转业力为愿力,在缘起性空的指导下,当下心安,直见觉性。我们要以般若为指导,观一切法空不空,入“局”而又出“局”,出“局”而又融“局”,时刻让身心调整到自由无碍的无所住状态,这便最根本的修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9 21:41)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轻   松   歌

 

 

雾霾京城,乃心染境。

心生法生,心净国净。

以心逐境,永无止境。

悲天悯人,自扰清净。

忧心忡忡,傻气哄哄。

动则有苦,觉则不动。

觉者眼中,无一众生。

无实无虚,弥陀圣名。

生灭真如,皆是自性。

不思善恶,冤亲平等。

诸法如义,缘境皆梦。

心体离念,性德显明。

舍识用根,五蕴皆空。

烦恼痛苦,开悟妙种。

真明白人,暗也是明。

明白做事,事事佛行。

活一秒钟,一秒清净。

呼一口气,一气佛成。

惟求作佛,不求余零。

一切余物,皆转道用。

至道无难,信佛就行。

诚至极处,豁然贯通。

地狱莲花,染净心生。

美哉娑婆,妙哉自性。

八识九相,无明熏成。

一念清心,一念佛种。

信与不信,皆具佛性。

渐修顿修,全可修成。

忧虑他人,不如自明。

本无一物,度何众生。

柴米油盐,了了分明。

人间烟火,极乐圣境。

爱即无碍,生活活生。

随缘看破,三毒不侵。

当下放下,六道遁形。

不二随顺,弥陀心中。

生佛无二,心一境性。

念佛修行,信愿为重。

信愿深切,少念也行。

信愿不真,多念没用。

请坐请坐,不送不送。

念念不住,如如不动。

理通心明,自在轻松。

二道贩子,不大究竟。

要靠计葛,外求不行。

一切是局,莫被局懵。

要当局长,统理心境。

弥陀大船,信者可登。

一路欢歌,功德亦胜。

般若者何,缘起性空。

学佛秘诀,乃体相用。

解脱窍门,即放轻松。

此轻松偈,著者慧东。

 

                        (观北京雾霾天气有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慧东浅陋学佛心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  什么是真正的念佛? “念”,即时间和空间的结合部。 “佛”,就是究竟了义的觉悟,彻法底源地通达宇宙法则,即真如自性。 故从根本上讲,真正的念佛就是:“当下即放下对时空二元(即娑婆世界)的执着心,来回归我们本具的觉悟心(即真如自性)”。

   

 *  冰是睡着的水,魔是迷了的佛。冰化成了水,魔就成了佛。我们凡夫冻得太厉害了,凡事都执着,水性不显,就成了冰、成了魔。虽然成了魔,但佛性不失,只是隐掉了而已。冰和水,本质都是水,妄念正念都是真如。 小乘法就是修证冰全是假的。大乘法就是当下证悟无论什么冰什么水,都是最好的水。

     

 *  念佛就是以心印心,初发心(也就是动机)至关重要。若无视动机,着相念佛,就等于拿了百元假钞去买粉丝做的鱼翅羹,如此以假易假,就算这么吃上一百次鱼翅,也是一百次的愚痴。

  

 *  诚,说白了就是不过脑子,无过程,直接拿出来就是。比如儿子淘气,母亲抬手就是一耳光,这是诚。儿子做错事,母亲毫不客气,第一念就做出判断。胜义谛的诚就是离念、直接,并非世俗道德而言的那种善意高尚的诚。根本的诚是超情离见的,离善恶,就是直心、不分别。修行达不到至诚,所修的还是人情佛法。

  

 *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凡所虚妄,皆是实相。”即本师释迦牟尼佛于五浊恶世所得之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之法。

  

 *  时间的本质就是动,空间也依动而生,时空皆虚妄,故娑婆幻而不实,皆凡夫因迷心而显现。动的是凡夫,不动的是佛;佛以愿力而动,曰妙动,凡夫则因业力而动,曰妄动。凡夫是被动的,受制于因缘和合;佛是主动的,性空自生万法。凡夫学佛,无关善恶是非,就是学习变被动为主动,从独立王国走向自由王国。

 


 *  不做佛教爱好者,不做佛教理论家,不做佛教活动家,不做佛教宗教徒,不做佛教事务从业者,不做居士,不做和尚,不做尼姑,不做信佛人,要做就做佛!


    *  我们不要用带感情色彩的有为法来推动“信、愿、行”的愿,无为法的愿就是认可一切万法皆是自性的自由和无忧无虑状态,是为诸法如义。以如义觉,得如意果。 如果用有为的意识心来启动修行,那还是业力而非愿力。业力和愿力的区别就在一个“动”。愿力是以“不二、随顺”的心来相应的,与情执无关。

  

 *  一方面,随喜众生一毫之善;一方面,杜绝在如幻人生里凭添一丝之贪。 性德使然,修德亦然。

   

 *  一切繁荣都是虚假繁荣,修行上的一切进步退步都与般若空性不相应。一旦执着即迷、即堕,清净顿失。

  

 *   成佛一念足矣,深信足矣。敢问大德,您在忙啥?

  

 *  由于佛弟子总是不具备货真价实的出离心,是名为无为法的佛教才洋洋洒洒地出了那么多的经典和法门

  

       *   有太多人在自觉上毫不上心,总想着觉他,还说这是无私无我,等度人度得多了,自己也就跟着一块给度好了。试问,以其昏昏如何使人昭昭呢?不明真相您又救得了谁呢?救人前总得先弄清楚哪儿是火宅、哪儿是清凉地吧?要不您救了人往哪儿搁呢?万一把人从清凉地“救”出来,再搁到火宅里,不成害人了吗?

  

 *  我们为什么对人对事总不满,总是分善恶优劣、三六九等? 这说明我们的内心还有染污,还不够纯净,还不够真诚。 当我们的内心足够纯净、诚意殷实,一切万事万物就无不恰到好处、圆满如意了。如来者,即诸法如义。当我们彻底觉悟一切万事万物都不离自性,都是无量清净性功德的妙显现,我们就成佛作主了。

  

 *  什么是“信、愿、行”?信就是百分百的无条件,就是直心的认同,就是彻底接受。愿就是完全的自由状态,就是随心所欲地适应任何外境,就是一切都感到恰到好处。行呢,就是信愿具足而达到的诸佛现全身(即般若体),以般若来加持当下的一切所缘境。行就是以诸法如义之能,来显现诸法如意之所。

 

 *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寂静涅槃”。有太多的所谓佛弟子不懂也不信这印证正法的三法印,而去利用一切网络媒体手段风风火火弘扬着那些素食啊驱鬼消业除障啊救护流浪动物啊某某善人讲病之类的所谓“佛法”,天天这么折腾,他们是否也静下来想过:我究竟在干些什么?我这么干想得到什么?谁让我这么干的?

  

 *  团结起来力量大?这只是世俗的说法,仅从相上而论的。对于修行人来讲,于寂静中观自在,降伏妄念纷飞,不落边见,内心才会有力量。制心一处,事无不办。从止观上讲,独处的力量反而更大。

 

 *  三藏十二部,佛陀说了万语千言,无非就是告诉我们在成佛的信心一事上不要讲任何条件,不玩任何花样。也就是佛经的“核心”即《心经》的“核心”——“以无所得故”。

   

 *  时下修行人,真念不真学,真学不真修,真修不真干,真干不真心。心若不真,前面所有的真都是仿真,充其量算高仿。心若真了,念不念、学不学、修不修、干不干皆可成就。心若真了,无论高仿低仿山寨仿,都无妨。

  

        诚意方殷,诸佛现全身。 什么是诚意? 最根本的诚意就是“以无所得故”!

 

        为什么无论生活还是修行,我们都做不到从胜义谛的层次来看待一切所缘境?为什么我们总是觉得“先做好了人再去学佛也不迟”? 因为我们没种!没大乘种性。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种,都有大乘种性,我们偏偏就是死不认帐,就是不信自己本有佛种。

  

    *  不生不灭从哪里体现的?就是从生灭中体现的。永恒就是在短暂中体现的。故每一个点都是开悟点,每一个当下都是成佛因缘。

  

     *  什么人才有资格修习大乘佛法? 一切众生都有资格。一切众生都在缘起性空的大乘法义里,故一切众生皆可依此法义而得度脱。

什么时候可以修大乘? 只要放下了对小乘法的执着,你就是在修大乘了。

  

    *   狗走狗道,猫走猫道,勉强不得啊。 让羊吃肉,让狼吃草,吃苦受罪呀。

 

      白刀子(觉知)进去,红刀子(烦恼)出来!

  

   *   为什么有些法友不愿以般若为指导,即以胜义谛的层次看待修行?为什么他们坚持要以善恶是非的标准学佛?原因很简单:苦没受够。当他们苦受够了,自然就心内求法了。 我们不能代他们受苦,就不要过多游说他们。苦没受够,缘不具足,说多了也是攀缘。 从苦集灭道的层面讲,在三界火宅里煎熬,也是修行。

  

    *  学佛就是从真诚到真实的过程。真诚是修德,真实是性德。修德有功,性德方显。

  

   *  为什么有人觉得学佛很难?就因为他们太死死地认定自己是业力凡夫了。学佛难就难在这里了。明明本具佛性,却牢牢把自己钉在凡夫的位置上去追求佛陀的觉悟,这种难是自己造成的。学佛的原理是信者得度、信圆佛满,这些人非要以不信为原点开始发力,南辕北辙也。

  

*  有人一听胜义谛的根本法,就会习惯性地摇头:“理虽是这个理啊,可我们凡夫根本就做不到啊。”这种态度是对佛法的巨大误解,在他们看来,好像阿弥陀佛是根据我们修行的表现而择优录取的。事实上往生的决定权在我们自己手里,我们只要深信有阿弥陀佛的存在,也就是深信我们本具佛性,我们就已得度了。

 

     *   真正的慈悲是舍识用根的,只有清净心才是慈悲心唯一的燃料。

  

   *   我们若想生起真正的慈悲,就要发愿转识成智,做自己的心王(八识)之王,建自己的佛国,邀请一切众生来居住。这才是真正的慈悲心。 因为那种不觉悟的慈悲,还是带有感情色彩的,还只是八识(八心王)指导下的慈悲,是烦恼障和所知障笼罩的慈悲,业力驱使的慈悲,还只是六道轮回法。

  

     什么叫“一切皆由佛安排,放下身心得自在?”就是舍识用根,就是入流亡所,就是以般若指导。放下“身”(眼耳鼻舌身)“心”(意识、末那识,阿赖耶识)得“自在”(根本佛性),不正是舍识用根吗?!不正是以般若为指导吗?!

  

     *   什么是信根本?就是对阿弥陀佛24小时开机,而不是自设开关。

 

    *  为什么善知识比我们有智慧?因为善知识比我们更信佛。善知识一切皆有佛安排,而我们则是部分皆有佛安排。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像善知识一样的智慧?当然可能了,只要我们深信善知识就行了。

  

    *   我们先交了在极乐世界的首付,就不会考虑在娑婆世界买房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慧东浅陋学佛心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一台电脑,有硬件、有软件。而CPU呢,是电脑的核心硬件,是电脑的心脏,是用来驱动一切软件的。我们把般若智慧比喻成CPU,这便是“一切皆由佛安排”,就是信根本。我们以佛的“观一切法空”的般若智慧为CPU, 来打开千千万万个花花绿绿的软件,都是什么软件呢?

无非就是洗衣服、做饭、接电话、逛公园、看电影、照顾孩子,看电视,上微博 、打扫卫生、种花、专心工作……,

只要电脑的CPU是般若,那么所启动这些杂七杂八的软件,就无一不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无上妙法。这些跟佛陀传给迦叶尊者的拈花一笑的妙法等同,跟金刚经第一品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的妙法无二,是至高无上的法。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心净则国土净,以般若为指导,一切法都是佛法。

只要你的电脑的CPU是出轮回的往生极乐的“信”和“愿”,那么不管运行什么软件,都是正修行!

反之呢?

如果你的电脑的CPU是由无明妄念合成的“我执”,是由眼耳鼻舍身意的六根形成的,是用自我的知见、感受、好恶、思想、观念、知识、经验、个性等等,说白了就是你以业力来启动电脑,无非有些是善业,有些是恶业罢了。

CPU是如此配置,那么你所启动的软件是是什么呢?全是大乘佛经,《金刚经》、《阿弥陀经》、《无量寿经》、《法华经》等等,还有一些十念法啊、功夫成片啊、大德高僧的开示啊,念佛、礼佛、拜佛、拜忏的妙法……,可以说,您电脑里的软件几乎把三藏十二部经,把当今禅密净的最好的修法一网打尽了……

即便是您的电脑里装满了以上这些软件,那么对不起,由于您的CPU是以八识为基质组成的,CPU如果是八识所生的妄境界,那么您的电脑所运行的一切,都无一不是轮回法,与了脱生死的无为法丝毫不相干。

因为没您没有以“信”为根本,因为不以相信自己本具佛性,相信自己本具一切如来智慧德相为根本!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如果用“我执、法执”来做CPU,所启动的软件无论是什么都已不重要了。甚至念南无阿弥陀佛,都不是正法了。

这就叫颠倒。

只要“体”(硬件、CPU)能够以般若为指导,运行一切软件(一切世间琐事)都是佛法。

如果“体”(硬件、CPU)是以自我的知见为指导,“我能”“我所”为指导,那么你念什么读什么拜什么都已不重要了,都是染法无疑。(2012、11、0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慧东浅陋学佛心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    世间法是活好,颠倒梦想也。

                  学佛是好活,远离颠倒梦想也。

 

   

            *   人生是失控。

                 方便法是控制。

                 佛法是不控而控。



             *   学佛的秘诀,就是信根本。

            信根本的秘诀,就是不讲任何条件。


  

             *   在一个真正勇猛精进的大乘修行人的心里,绝对没有任何一件值得可惜的事情。因为现相世界里的任何遗憾、可惜之事,无一不可成为往生西方的资粮。

       故云:一切可惜,皆为可西


  

             *   跟王龙老师学佛两年多了,共学到了12个字:信根本,信即根本,老实过日子

      “信根本以般若为指导,以净土为指归信即根本以一乘为大法老实过日子以戒律为基础

      “信根本是破我执,信即根本破法执,老实过日子是破空执。



              *    时刻告诉自己:再不可爱就来不及了。 时刻告诉自己:我是世上最后一个天使, 我若放弃,天地将进入冰冷的永夜。

        亲爱的,请展开翅膀,从当下这一刻起飞,做世上最后一个可爱天使。

        成为天使的要求只有六个字:爱一切,无条件。


 

              *    此人此物此事,之所以在此刻呈现于你的生命之中,其唯一的意义就是让你看破,将之变成彼人彼物彼事,最终成为无人无物无事。


   

             *    外境虚幻如虹,众生心驰神往。

                   众生本具佛性,就是死不认账。

 

  

              *   什么是有为法?

                   就是讲条件的法。

                   什么是无为法?

                   就是无任何条件可讲的法。

                   讲条件的,是观部分法空;

                   不讲条件才是观一切法空,才是般若。


 

               *   业力是什么?此刻我们若不能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便是业力所为。

                   难道笑一下也要讲条件吗!

                   讲条件意味着什么?我们要讲的这个条件便是业力。

                   无条件,即无业。

                   完全不讲任何条件,即真信佛人。



              *   当我们贪吃、贪物、贪色、贪睡、贪情执、贪功名、贪安逸、贪康寿、贪公平、贪功德的时候,不妨试着问问自己: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答案是:这不是我们要的,而是欲望要的,这些所贪之物跟我们本觉心并不相干。

       欲望是我能我所制造的魔鬼,是缘生法,是虚妄执着。世俗社会所谓的追求成功,无非就是为欲望而打工。表面看似成功,无非就是做了外境的奴隶。

  因此我们要随时提醒自己:不听任欲望的摆布,不要做欲望的奴隶。让心解套,让心做主。

  这个提醒或扪心自问,就是提起正念,就是正修行。


 

              *   我们生命中每一秒都是不可思议的奇迹,都是真如母亲透过了生灭的娑婆世界在为我们即将的觉悟而祝福,都是真如母亲在呼唤我们,让我们借这一秒的妙因缘离妄返真,回到母亲的怀抱。

 

              

              *   一切坎坷与障碍,都是验证我们是否心无挂碍的试金石



              *   学佛两大障碍:1、生活上讲各种条件,不思出离。

                                            2、修行上执着于方法,不信本心。



              *   成佛一念足矣,深信足矣,敢问大德,您在忙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慧东浅陋学佛心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我们为什么难出离?因为从小到大,我们太习惯了在世俗的标准下活着。考试、事业、财富、家庭、婚姻、地位啊等等的标准,是社会约定俗成的成功标准。我们在分值的高低好坏上计较着打拼着折腾着,分值高了我们就快乐幸福,低了我们就会失败痛苦。

后来我们智慧增长了,慢慢明白了,不再仅从来自社会的各种标准的相应上来决定自己的幸福快乐了,我们开始在意自己的感受了,学着自己做主了。但这些智慧足以拯救我们的人生吗?足以让我们身心自在、找到真我吗?

还不行。因为我们受外境也就是社会标准的影响太根深蒂固了,它已从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又根植到了第七识,表面上我们已淡泊了名利,但我们还是摆脱不了第七识的控制。即便我们没有了生存、感情、经济、事业、尊严等各方面的压力,即便我们没有了生活负担,我们还会有强烈的欲望蠢蠢欲动,它时刻督促着我们向世俗的成功进发,继续拿标准来纠缠自己。这就是业力和习气,这就是第七识的执着还在作怪,有了这个第七识的执着,我们在理上的觉悟还不足以让我们获得解脱自在。

我执。这便是我们难出离的原因,困扰我们离苦得乐、破迷开悟的真正元凶,就是这个我执。学佛,就是要用觉知来把束缚自己的脚镣手铐一点点地解开,包括那些无形的缠在身上的绳索,绳索的末端还坠着石块,让你飞不起来,你要把这些也一一剪断、摆脱,这就是消业。

学佛就是用觉知来看破、放下这些欲望和业力,这些业力的由贪嗔痴慢疑组成,这些原本是我们的理想、奋斗目标,现在统统要放下,放下了这些欲望的执着还不够,还要放下对自我的执着。也就是说除了主观价值观,还有潜在的第七意识的自我认同感,全都是觉悟的障碍,要统统放下,身心都要放下,何其难也。

因此说学佛是将相难为的大丈夫行。如果说学佛就是最根本的放松自己,那么这个“放松自己”是需要巨大的勇气的。不对佛法生起真正信心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敢放松的,因为他会觉得那种放松,无异于先主动成为一个世俗社会标准下的失败者。既然下了这么大赌注,如果学佛一旦回不了本,那还不苦透了吗?

这都是对佛法没信心的人的想法,不明真相的想法。其实学佛是放下而不是放弃,学佛并不是非要放弃什么具体的事物,而是要放下对一切事物的执着和贪求心,达到心无挂碍。当我们心甘情愿、心平气和地把自己放在零点的位置,或者说甘心做一个失败者,甘心无所作为,甘心一无所得时,这才具备了回到清净本心的前提。

       真正地放下了,还要能随时提起,还要好好地融入社会,积极地、正常地过日子。要带着一颗远离颠倒梦想的心,在颠倒梦想的娑婆世界里圆融无碍地活着。如此的活着,一饮一啄、行住坐卧,无不是修行,无不是出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26 09:56)
标签:

杂谈

分类: 慧东浅陋学佛心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什么是最根本的修行?

若以文字相的方式来解答,可有万千个答案。为此 王龙老师用一个比喻的方式来帮助我们理解,这个比喻就是:把我们自己这滴水全然地投入到弥陀大愿海当中。所谓最根本的修行就是这个“水滴入海”。

好比你是一滴水,无明迷惑缠身,业障深重,所以这滴水是浑水、毒水,当你投入到了太平洋里,整个太平洋就变成浑浊的有毒的水了吗?

不至于,太平洋还是很清很净。你也和太平洋融成了一体,换言之你就是太平洋。

可是,你如果想凭借自身的力量来把自己这滴水变成清净的水,可能吗?

几乎不可能。

所以我们根本不需要再去费力气,只需把自己这滴水投入到阿弥陀佛四十八愿的大愿海当中就行了,这便是修行的全部,多简单,多轻松!

接下来,末学就王老师所讲的“将自己这滴水全然投入到弥陀大愿海”这个比喻,结合一些经典的法要来一一对照,看是否有相应之处:

一、《大乘起信论》。大乘者,不二也;起信者,随顺也。只要我们佛、我、众生三无差别,只要我们随顺佛愿,具足深信,解脱就在当下。当修行人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把自己的“相”、“用”舍下,与宇宙本体相融,这就是大乘心,或者说菩提心,乃最根本的信。

由此可见,如果真的达到“佛、我、众生”三无差别,不执着于自己这滴水,不执着任何“相”、“用”的修行而投入到弥陀大愿海(“体”)中,你就契入了《大乘起信论》之一乘法的要义。

二、《金刚经》。经中“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等等核心法句,都是让我们“破一切相、破一切见”,告诉我们不必执着于一切“相”、“用”之法,一念回心,至信回本,修行就是全然投入到弥陀大愿海中。

三、《楞严经》。经中的“根尘同源,缚脱不二”、“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等等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法句,不需多作解释,其核心义理说的都是“水滴入海”。

四、《圆觉经》,“知幻即觉,不做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我们这滴水投入到弥陀愿海,需要用什么方法?需要多长时间?没有时间、没有方法。只要深信切愿,只要我们不执着于自己这滴水的形象(相)和作用(用),弥陀大愿海(体)自然会无条件地接纳我们,我们从此与佛无二无别,我即佛,佛即我。

五、《维摩诘经》。经中讲“心净则国土净”,我们若能无条件地投入跟弥陀大愿海的怀抱,我们自然与弥陀的清净心相应。没有涤清的过程,当下即清净,本心是正报,国土再大也是依报。正报清净,依报自然得清净,心净则国土净,只要信愿具足,既无过程又无方法可言。

六、《妙法莲花经》。经中的“三乘归一”告诉我们,连“声闻、圆觉、菩萨”都是化城,都是方便法,更何况我们现在所在的六道?!十法界说到底只有一法界,就是佛法界。之所以有这么多的法界,就是因为众生的迷而不觉,就是因为众生的不信佛造成的。如果众生能深信切愿,把自己这滴水全然投入到弥陀大愿海当中,众生当下即可妄尽还源、显明本体,十法界即成一法界。

《妙法莲花经》的“妙”字本身就蕴含了修行的全部。为什么?简单讲,“妙”的意思就是不可思议。一是不可思,二是不可议;不可议的意思是真正的佛法是离“文字相、言说相”的,不可思的意思是离心缘相(即思想活动)。当我们不再执着于一切的思想、语言、文字的方法去修行,即暗合了道“妙”。这个“暗合道妙”或者说“三乘归一”之法,其实正是“把我们自己这滴水全然地投入到弥陀大愿海当中”之法,只要对阿弥陀佛的四十八大愿全然深信,弥陀即与我们相融不二。

七、《观无量寿经》。经中的“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一句,是念佛法门的理论依据,而这八个字也最恰如其分地证明了“水滴入海”的心佛不二的本质。

八、《心经》。在《心经》里,“五蕴皆空”、“以无所得故”、“心无挂碍”……,哪一句不是直接昭示了“水滴入海”之妙?我们这滴“水”乃五蕴缘成,若能万缘舍下(即心无挂碍),不执着一切“相”、“用”,以这个“无所得故”,我们自然可得“究竟涅槃”。这不正是五蕴皆空的根本内涵吗?水滴和大海相融了,“以无所得故”而得到了“无所不得”(究竟涅槃)。说白了,整部《心经》说的还是王老师比喻的“水滴入海”之法啊!

诸如《大般若经》、《大般涅槃经》等等经典也是和“水滴入海”之法完全相应的,在此不一一赘述了。

九、密宗经典。如宁玛派的《大圆满》,噶举派的《大手印》,还有《时轮金刚》的修法、光明如来藏的修法等等,这些法尽管无比深奥,其核心义理也都离不开“水滴入海”。

包括《莲师法要》讲的也是这个,《莲师法要》另外一个名字叫《无染觉性自行解脱之道》。无染觉性就是我们不生不灭不垢不净的自性,它的解脱之道是不依赖于心外去求的,是我们从心内而自行得到的。当你全然投入到弥陀愿海时,你就自然恢复了本身的清净自性,也就是显明了本体。

通过禅密净一些重要经典的分析可证明:所谓修行就是“水滴入海”,就是舍“相”、“用”而显本“体”。

时下太多人还是执着于“相”、“用”上的修行,一遇违缘或觉得自己业障深重甚至感到有附体,怎么办哪?放生呗,拜地藏忏,磕大头……

这些都还是停留在“相”、“用”上。离相修行刹那间,着相修行百千劫。作为人类众生,我们学佛最大的误区就是我们习惯了要执着于我们非要做点什么。通过干点什么、忙点什么,以便修行能一点点进步。

听起来似乎有道理,可这恰恰陷入到了最大的识障里。真正的修行与这个“做”有关系吗?

《大乘起信论》告诉我们:本觉本有,不觉本无。请问您要“做”什么?“修”什么?

《楞严经》云:“不假方便,自得心开”,我们的“自得心开”的究竟觉,是“不假方便”的,是不通过任何方法而获得的。修行修的是心,是转念头,是往弥陀的大愿海中义无反顾地跳下。假如这个跳的信愿你没有,你所做的一切,不都是迂曲吗?!

《华严经》云:忘失菩提心,纵行诸善,亦为魔业。菩提心就是清净心,就是佛、我、众生三无差别的心,我们的本心。菩提心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门票。菩提心是必修课,修一切善法只是选修课。如果必修课合格了而选修课不合格,会影响毕业吗?不影响。

现在王龙老师每周日给我们上的佛法课,就是关于修菩提心的课,他讲的是一乘法,这个讲堂就是摩诃衍(梵语:大乘)讲堂。我们这些由王老师弟子组成的智隆菩提佛友群,就是一个摩诃衍佛友群,是以菩提心为本的。大家平时工作都很忙,希望尽量不要在这个修菩提心的群里,过多地互相介绍那些选修课。

在这样一个以菩提心为本的佛学团体里,如果有人还是把心思都放在修那些人天善法上、那些选修课上,那便是舍“本”逐“末”,未免太可惜了。

真正学到《大乘起信论》、《弥陀要解》精髓的人,一定会真正的“开心”。就像王老师说的,心里总是美滋滋的,总是轻松舒展的。当你知道了极乐世界的门票你是必定有的,你本来就有这样的一颗心,就有这样的门票,你能不开心吗?

本体上你已经相信弥陀愿海了,你那多朵比指甲盖还要小的小花已经盛开了,这朵”心“之花(或者说“信”之花)就决定了你已经在西方极乐世界了,往生是已成。往生是一盘已经录好的录像带,我们只是要找到这个录像带放在哪儿而已。你相信了这一点,你现在就不至于这么苦了。

这就是在“体”上修,在“信”上修,不需要再通过“相”“用”的量化来鼓励自己了。就比如小学里,学习成绩得了全年级第一名就奖励一个乒乓球拍,那我本身就是学习的心,这个学习对我来讲如呼吸一样无法割舍,那么你给不给我奖品,我都会好好学习,所以就不需要奖品这个东西了。

很多经典里写的,都是类似于奖品的作用,做了什么坏事,果报多少多少倍。修善法,善报多少多少倍。经典里的这些故事,都是结缘法、方便法、接引法,有些法友连这些奖品的根本意义都没弄明白,就恭恭敬敬地拿这些当“标准”来量化自己的行持。其实心若不在菩提心上,执着在这些福报、感应、神通上,执着于这些数字,无论行善行恶都是贪。

我还经常收到这样的短信:“今天是文殊菩萨诞辰日,读文殊菩萨心咒一千遍,功德将是一千亿倍等等,还有明天木星、火星交汇,会有日偏食,此时诵经的功德将是多少多少……”

我们做为坚定的大乘行人,有必要因为收到了类似的短信,为了得到上面说的功德,而放下“南无阿弥陀佛”改念其他咒语吗?功德一千亿倍是很大,但它还是量化的,是有为法啊。如果你怀着贪图这个一千亿倍功德的心而去念这个咒语,你能得到这个一千亿倍的功德吗?

功德是无为法,福德才是有为法。为什人们常说“功德无量”?是因为功德不是世间法,是不可以用大小多少来量化的。以贪求心、分别心来换功德,是缘木求鱼。

我们有幸认识了王老师,并坚定地学习一乘法,就要发心不住一切相,全然在“体”上修行。所谓在体上修,就是在本体上修,本觉上修,相信“本觉本有,不觉本无”。所谓在体上修,就是信根本,信我们的自性,信我们本具佛性。信根本了,信佛、信法、信僧也就有了。《大乘起信论》讲四信,“佛、法、僧”三宝是从根本的“内因胜”而自然得到的“外缘胜”。这就是心内求,而不是心外求法。

听起来好像很抽象,假如用比喻来说明的话,就好比我们这滴水本来就是大海里的一部分,它迷惑了、离家出走了,而如今这滴水幡然醒悟:自己原来就是大海,于是我们不想做小水滴了,而坚定地随着大海的愿力纵身跳下……

由此可见,这个“水滴入海”的比喻就是一乘法、圆顿法。破迷开悟也是它,消业积福也是它,往生成佛也是它。圆顿法,就是最直接的法。圆即真如本体;顿就是快到没有过程,不借助任何方法。圆顿圆顿,就是说“本体无修”。所谓的修行其实也是个方便说。笃信则无修,无修无不修。真正对佛生起信心的人不会在修行的方法上执着的。因为方法都是缘,缘法都是生灭的变化的,还是空。关键在“因”,关键在“信”。

《达摩悟性论》云:“凡将心求法者为迷,不将心求法者为悟。”《达摩血脉论》又云:“凡夫智不及,所以有执相。不了自心本来空寂,妄执相及一切法即堕外道。若知诸法从心生,不应有执,执即不知。”可见,一旦执着于方法,而忽略了本信,就好比水滴落入大海时打到悬崖上或礁石上了,不再是直接的入海,不再是直接的本然救度,既不圆也不顿了。这并非阿弥陀佛不慈悲,只怪我们对方法的贪执与分别。

在目前弘扬净土宗的善知识里面,像王老师这样把“以般若为指导,以净土为指归”列为净土行人的修学宗旨的并不多,非常难得。老师发愿把我们的身命换成慧命,如果我们自己心不净、理不明,尚执着于外境或方法的殊胜,执着于消业积福、人天福报、感应神通,等于又把慧命换回了身命,这叫什么?这叫玩命。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奉劝玩命者惜缘惜福惜命,深信根本。

我们有幸听了《大乘起信论》,现在又听了《弥陀要解》,老师借这些经典作为载体,其实就是为了告诉我们:一切皆有佛安排,放下身心得自在。往生成佛的关键就是信根本,就是信佛,只要我们这滴水能深信自己是弥陀大愿海中的一部分,只要我们义无反顾地承佛愿力,投身其中,便是最最殊胜的修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慧东浅陋学佛心得


                   



记得王龙老师常说,《金刚经》最妙的就是第一品“法会因由分”,后边的经文是由于须菩提多事,来回问个不停,佛陀给他一一做了解答,于是才有了这部《金刚经》。事实上,《金刚经》最究竟的法在须菩提发问之前佛陀就已经讲完了。

真的是这样吗?

《金刚经》第一品说:“佛陀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地乞己。饭食乞,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听起来这无非就是一堆生活琐事嘛。吃完了饭,把碗一收,洗洗脚,靠在座位上一坐。这难到就是无上甚深的微妙法?

末学以为,这一品的内容,与佛陀对着迦叶尊者拈花一笑的法其实是一样的。《金刚经》经文后面讲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些还是依赖文字相而宣讲佛法,而“饭食乞,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或“拈花一笑”则是离文字相而说,所以境界是不同的,《金刚经》最妙的就在第一品。

老师也曾说《心经》的第一句也是最妙的:“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菩萨,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心经》说到这里已经基本算讲完了。后面那些内容都是对这一句话的解释而已。《心经》可以是小本的《金刚经》,那么《心经》的第一句是不是可以解释《金刚经》的第一品呢?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心经》的这第一句所说的,就是观自在菩萨通过最究竟智慧的修行,证到了宇宙最根本的真相就是“五蕴皆空”,可以度尽一切的苦厄。

如果我们把“五蕴皆空”理解清楚了,是不是对解释《金刚经》第一品的“饭食乞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有帮助呢?

让我们试着分析“五蕴皆空”,“五蕴”指的是“色,受,想,行,识”,是一切的物质和精神,一切的生命活动,一切生活载体,也称五阴。

“空”呢?其实有多个层次,一层是从“相”和“用”上讲的,变化的,生灭的,非实有,缘起而性空,故说为空;还有一层则是从性体上讲的,这里的“空”是如是不空的,其实指的就是寂静涅槃,或者说是真如实相。能现一切世间(情、器、正觉)。《楞严经》云:“诸法所生,唯心所现。”

《心经》从字面上可理解为:五蕴法都是变化的生灭的无自性的非实有的。如果从根本上讲,“五蕴皆空”,指的就是:五蕴即真如。《大乘起信论》云:以五阴法,自性不生,则无有灭,本来涅槃故。五阴本来即涅槃,也就是说“五蕴皆空”‘“五蕴本空”,或者说:“凡所虚妄,本皆实相。”

《楞严经》上说,要想达到生命的圆满解脱就要五蕴上下功夫,突破五蕴、净化五蕴。五蕴其实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人间烟火。《金刚经》第一品中,释迦牟尼佛以“饭食乞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来表法,表什么法?表的正是“五蕴皆空”的究竟法。释迦牟尼佛用“吃饭、收碗、洗脚、打坐”来告诉我们:生活即禅。要想达到生命的圆满解脱就要在当下的生活里下功夫。学佛是不可能离开生活的,要把家业、事业、学业和道业圆融为一体,四业合一。

《金刚经》第一品之后,那洋洋洒洒的五千多字,严格来讲都是方便说法,是佛陀不得以,只能用外道的方式来宣讲了这个经。

为什么这么说呢?佛法是不二法门,凡有二元对立的,都不是究竟法,都不是无为法。接下来经里来讲的,都是以二元对立的方式来说的,所以说它只是一个权法。虽然《金刚经》号称经中之王,是无量深妙的经典,但经文里像一些名词“菩萨、罗汉、涅槃、斯陀含、须陀洹”等等都是外道名词。释迦牟尼佛住世的时候印度有96种外道存在,释尊不可能以一种大众完全听不懂的方式来教化大众,只能以外道的名相来对机而说,所以我们如果一味执着在文字相上,就无法究竟了义、悟其根本。执相求理,终无是处。

对于初学佛的居士来说,如何从“饭食乞,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领会佛法的深义而去指导修行呢?

其实很简单,最究竟的法也就是最简单的法、最容易契入的法。我们在生活中学习中工作中,如果时刻保持安住一心、自然放松、清净无欲,不执着分别,那就是最根本最庄严的修行,就是最究竟的佛子行。

老师曾说:学佛就是证悟“起点即终点”。修行有三个步骤,“因—缘—果”,因是动机,或者说是心、是本性;缘是方法,或者说条件,果即效果。佛法是不二法门,也就是说,只有因果同时的法才是佛法。《金刚经》里讲的“饭食乞,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所指的就是当下即是不二法。

《达摩悟性论》云:“烦恼与涅槃,同一性空故。是以小乘人妄断烦恼,妄入涅槃为涅槃所滞。菩萨知烦恼性空,即不离空,故常在涅槃。”由此可见,烦恼即涅槃,五蕴即涅槃,生活即禅,起点即终点,因即果。无非如此。

既然因果是同时的,中间的“缘”(也就是方法)并非修行成败的关键。学佛的关键在动机(也就是初发心),而非方法或手段。然当今学佛人普遍执着于所谓的“行”,执着于功课的特殊意义。比如打坐啊诵经啊磕大头等等,为了解脱成就,宁可家庭工作都丢开,专心刻苦地修行。《金刚经》第一品提醒了我们,逃避生活、脱离生活去修行是没必要的,是作意的。如果我们能勇敢地放松,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把“饭食乞、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与我们清净的心自然地结合起来,这便是最好的禅修,便是最根本的庄严佛法。

最究竟的智慧就是观一切法空的智慧,即般若。五蕴皆空就是观一切法空,所以修五蕴皆空就是修般若。只要心清净无执,“饭食乞、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就是最究竟的大乘法。只要我们在当下每一秒的实际生活里种下清净因,就是般若行。

如能把虚妄的五蕴生活与往生净土的信愿自然圆融在一起,那么娑婆就是极乐,“妄生即往生”,无修无不修。

有些人可能觉得这样的修法有点太虚无了,并不相信。事实上,那些不注重“信、愿”而过度依赖于“行持”的修行才是虚无的。因为佛法的根本依据是“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因”上的动机不明,对“果”的信愿不深,一味坚信某些经咒啊法师啊法门啊宗派啊才是实在的,这就等于“自己是谁不清楚,最后想去哪也不清楚”,这类人才是陷入到了虚无主义里了呢。

因为—— 只有从心地上修,才是真正的实用主义。

比如有人家务忙或工作忙不能常听佛法课,也没空研习佛经,很苦恼。如果我们领会了《金刚经》里第一品所昭示的:生活即禅。那么我们在家里做的事情可能要比听佛法课更重要了。我们是不能离开面前的五蕴去修真如的。真如其实就在有为法里,关键是你的心是不是执着、分别。如果我们能把生活和禅圆融为一、那么妄生和往生就会圆融为一,“相、用”即“体”,生活即禅,烦恼即菩提,轮回即涅槃。

既然起点即终点,那么试问您要通过所谓的修行到达哪一站呢!

严格来讲,修行就是做无用功。因为我们尚在迷中,只有通过绕路我们才能明白“起点即终点”,不绕路我们是不会明白不会相信的。《大乘起信论》云:“觉则不动,动则有苦,果不离因故”。尽管我们知道动是一切苦的因,但我们没本事一开始就修不动,我们还在娑婆世界里,还有深重的业障习气,我们只能通过“相”和“用”的“动”来修“体”的如如不动,这个修如如不动,其实修的就是不执著,不执着一切六尘的虚妄境界。身也在动、口也在动、念头也在动,但内心不起执着,了无牵挂,这便是修行。

怎样做到心无外求呢?如果把它理解为心不去思维、万念俱空,那就落入了断灭相了。因此就算起点就是终点,我们不绕路还是不行的。如果我们在修行途中,把中间的一个小站误认为终点站而下了车,还买了地盖了房地娶了妻生了子,等于把歇脚的旅店当家来过了,那么这个绕路可就绕大了,麻烦就来了。因为我们背离了“修行就是为了证悟起点就是终点”这一初衷了。

《金刚经》的第一品就是告诉我们:修行就是“老实过日子”。这个“老”可以理解为“始终”、“总是”的意思,“实”就是“真如实相”。“老实”就是始终把心与真如实相相应一如,这才是根本的“老实”。

本着这种“老实”心来过我们眼前的小日子,来享受、来随顺我们的人间烟火,我们的所缘境,那才是最根本的修行,无修无不修。

净慧法师提倡“生活禅”,星云大师提倡“人间佛教”,二者异曲同工。我们以前总认为生活禅啊人间佛教啊,是做为接引众生的入门法、结缘法,层次非常低,你要认真去读《金刚经》你就会明白,“生活禅”、“人间佛教”,其实是无上甚深的微妙法。201208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