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3-07-23 10:05)
标签:

文化

岁月像一道伤疤,可以愈合,但不可能消失!

我进娱乐圈已经整整十二个年头了,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总是努力地朝着我心里的方向前进,

梦想很远,但我坚信总有一天,我可以到达……

但今天,我忽然有点沮丧,因为我发现,不管我怎么走,改变的只有成绩,其他的都在重蹈覆辙,

做小编剧的时候,我必须忍受无休止的拖欠片酬,修改文稿,

做制作人的时候,我必须顾全大局,忍气吞声,

而一次又一次地证明自己,不过是短暂的快乐,不是所有人都认同你,所以下一轮的证明很快会来,

我感觉自己已经被“证明”绑架了,但不证明,我又能用什么来激励自己前进呢?

很感谢上苍,总是赐予我好的成绩,但这些成绩并不足以让我沾沾自喜,我依然觉得自己弱爆了,我还没有拍我心目中的电影,我还没有把我的演员捧成巨星,我还没有让我想要认同的人认同我……

这时候,痛苦的我跨进了电影圈,我忽然发现不止我弱爆了,连我的经历也弱爆了——

这回很可怕,对手不详!!!

很久之前有人告诉我,电影圈很可怕,同上档的影片之间犹如仇人,不互相诋毁至死,决不罢休,我还不信,我的故事好看,我怕什么?这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半妖倾城#傅兴邦:有着邪邪笑容的兴邦自幼因为一双翅膀而被视为异类,马戏班的班主把他当作摇钱树,为让他变身常常棍棒加身,直到大哥墨渊疯狂地将他带离了马戏班;少年时期他与青龙会老大的女人相恋,被追杀,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恋人死去而自闭,直到遇见了电影,成为一名导演,才恢复如常;他一直排斥做妖,希望一生为人,却在墨渊死后不得不为了复仇而接近捉妖学校校长的女儿碧桃,他勾引她、慢慢地开始自己邪恶的计划,并且越来越深陷不拔…

姚碧桃:没有演技却小有名气的女明星,长得不怎么样却认为自己天下无敌的傲娇女,为了获得角色无所不用极其,为了爱情也一样,其实她的世界特别简单,就是我那么优秀,看上你的人、你的戏都是给你面子。骨子里还是善良的小女孩,她在明夏失忆期间发现明夏手里残缺的照片,可以模仿一样的造型骗明夏自己是他过去的爱人,也可以在被兴邦勾引之后,义无反顾地尊重自己的内心,成为他的未婚妻,虽然结局并不美好,依旧飞蛾扑火,总之一句话,当千颂伊遭遇岳灵珊的一切会有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3 15:03)
标签:

杂谈

#半妖倾城#江雪舞:拥有美好一切的天之娇女,因为父亲坚信有妖,被学术界摒弃,不得不自力更生,深爱着男一号明夏,因为倾城的出现而不得不放弃爱情。在她的世界里从来不屑与人争斗,她一直是骄傲的女王,哪怕落魄了也是女王,于是你看到她因为假药事件背黑锅坐牢,因为不堪周公子的侮辱而投靠程司令,她总是坚韧不拔地生存着,直到她发现倾城是妖,那个小小的女孩,没有存在感的小女孩赢她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她与她不同,雪舞怒不可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2 16:52)
标签:

杂谈

#半妖倾城#幽瞳:半妖体质的少年,高冷、单纯,以惩恶扬善为己任。原本他的世界没有感情,直到倾城像一道阳光般出现在他身边,从此风里雨里,人间天上,他可以为她做尽一切,不需要她知道,只需要她好…后为她化身为12岁的小孩默默守护,痴心不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9 07:28)
标签:

杂谈

(2015年11月29日凌晨一点三十分听别人的故事有感)
词:于正

你,站在哪里,隔着雪雨,
我,就在这里,看着你,
十五米的距离,割不断的甜蜜
摒住呼吸,全都是回忆!

你,像一出戏,没有演习,
我,遭遇突袭,难预计,
东京上海二地,爱在云里雾里,
生死相许,就怕来不及!

有太多太多的努力,
全部都白费,
只有你在我眼里,
依旧美丽,
别让这道难题,困在这里,把爱变成秘密,
这一瞬一转身没了你!

有太多太多的问题,
要问天与地,
只有你在我心里,
挥之不去,
别让日子过去,思念过去,你我成为过去,
这一生一眨眼就过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妖的阐述:
他们平时跟人一样,唯一的区别是他们有一副闪闪发光的金指甲。他们会变身,变身时会长出一对翅膀,耳朵和指甲也随之会变长,瞳孔会显现出不一样的颜色,他们的血是粉红色的,眼泪是金色的。除了会飞,速度快,攻击力强以外,他们没有任何异于人类的地方。他们一样会生老病死,一样需要吃穿用度。到了冬天,他们会冬眠,不冬眠会死去。死后会融化成一滩水,经太阳照射会慢慢聚拢成一个小孩,没有前世的记忆,继续活着。他们有好也有坏,他们彼此斗争又互相依存。其实妖,不过是个称呼,更准确地说他们是变异人,是明末清初坠落人间的外星生物,而我们故事里的女主角倾城,就是人类和妖结合后的第二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半妖倾城#电视剧版写作的最后一天。突然有点舍不得,三个多月日以继夜,中间还穿插#全员加速中#,四十万字居然还剩最后二万字,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建立一个新的世界观,写一个前所未有的题材一直是我的愿望,希望给大家呈现不一样的感觉。里面有我的沉淀,有我这些年,还有前辈们的引导。表面似乎写妖,其实是写认识自己和认识世界的过程,还有不确定的未来。抽筋剥皮般的疼痛后发现成长的代价,但依旧那么执拗,那么热血地屹立在天地间,痛并快乐着…
细算算这一年半我上课、阅读、教学生、做剧本指导、做制作人,似乎许久没有编剧作品问世了,当然写作是没有停过的,有一部写了三分之二因为涉及历史名人需再考证的#宫锁迷途#,还有反反复复写又反反复复不满意的#魔术师#,有阵子我甚至觉得自己快要失去写作的能力了,有时候甚至想,干脆就当制作人好了,就在这时候#半妖倾城#的念头来了,它的出现让我重新又找回了当初写作的状态,一集一集下来,小心翼翼,反复修改,希望每个情节每段故事都是新的,前所未见的。
人生反复在证明和被证明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笑傲江湖#结局时,答应给大家续集的,梗概都写好了,叫《花开不败》,但最终因为版权到期的原因没有写出来,时隔三年,想想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就琢磨着攒攒人品,又把当初的故事翻出来看,结果还是被自己惊艳的一塌糊涂…(此处接受吐槽一万条)然后就想怎么个写法…
因为迷恋蒸汽朋克风,就把故事嫁接到了民国,彼时正好在迷二次元,觉得半妖这样的生物很有趣,又想有《倾城之恋》的悲凉意境,所以就取了这么个奇怪的名字,整个剧分为觉醒、殊途、涅槃三个部分,写了一个超级女王范儿的女主如何完成宏图霸业,解救男主于水火中的全过程…(我是有多想摆脱玛丽苏)当然男主也很强,互相斗法,绝爱殊途,故事从清初努尔哈赤的龙脉建立一直蔓延到民国初年,还涉及开普勒星球和人类的首次接触…脑洞开得很大,但底还是东方不败成长史,但愿三年过去了,粉丝们还在…(不在也没关系,当新故事看也蛮好看的)想说,允诺的话我会慢慢兑现,等着接招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1 09:20)
标签:

杂谈

被想不通的剧情纠缠了一夜,依旧是八点准时醒来。这些年已经习惯,无论多晚睡,绝不超过八点起。屋里很冷清,90平米的小屋因为一个人住而显得特别大特别空旷,而我的每一天总是重复着醒来、看书、写作、去公司开会或者醒来、看书、写作、去现场拍戏,反反复复已经十二年了…
人生有多少个十二年?有时候会怀疑自己的存在感,想说,除了工作还能不能有别的爱好?答案是否定的,一如此刻,原计划是该休息的,距离下一部的写作计划还有十天,但我已无所适从,除了想后面的工作就是发呆看手机,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太慢,对于我来说,只要不拍戏的日子时间都是慢的,剪头发是慢的、体检是慢的、连约人聊个天也是慢的,这样的我,自己很不喜欢,但又无可奈何…
天生的不安全感很难让我享受人生的喜悦,我总是在惴惴不安中迎接每一个挑战。成功不会带给我很久的快乐,反而失败会激发我的斗志越挫越勇。其实我是个喜怒哀乐都在脸上,绝不掩饰的人,但总觉得懂我的人少。年轻的时候喜欢争辩,年纪一大连解释都懒了。“忍”功是永远修炼不了的,不郁结于心是我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5 10:50)
标签:

杂谈

拿到班淑的剧本是去年年初,一口气读完,心情愉悦。依编剧张老师的想法,希望陆贞的原班人马出演,但我不这么想,我觉得一个好看的剧本应该给新人机会,这个市场新鲜血液太缺了,来来回回那么几个人,价格拿掉一大半,拉低了整个制作水平,不如新面孔来得有意思,于是大家便达成了新人新视觉这么一个共识。
张哲瀚是一早就定下的男一号,他身上兼顾着阳光和天真的综合体,本身爱运动爱音乐爱演戏,非常符合我心目中卫英的形象。景甜是我主动招惹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在电视剧圈做红她,创造一个奇迹,这是自我膨胀的一个念头,但她确实很好,配合度高,表演出色,把班淑发挥得淋漓尽致。(具体你们可以看,看后不服可以把我喷得淋漓尽致!)
李佳航和李晟是另一块反骨,我爱玩反差,就是观众固定思维对这个人的定位,我一定反其道而行,所以你会看到逗逼泡妞狂的邓骘和外表高冷,内心狂热的邓太后(强调:张老师原剧本中邓太后和霍桓的感情是含蓄而点到即止的,那狂热风骚的一百多场戏是我加的,包括阴秀、甄剑这些人物,假如有违和感骂我,别骂张老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3 10:00)
标签:

杂谈

跨入紫禁城的一刹那,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很怕偶尔驻足会看到墙上老照片有自己的身影,但找不到时又充满了浓浓的失落感…

我们在垂下的帐幔里看着对方,空间狭小而急促,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凉,才发现彼此都光着身子,月光照在她稚嫩的脸上,呈现出异样的白净和光滑,我们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她似乎也有点怕,于是我就默默数起了她睫毛的数量,突然有呼吸声传来,我吓了一跳,打开帐子,地上居然跪了好些个人…

戏台上演什么,我没仔细看,我只细细地盯着旁边的她,我不敢看她的脸,那太招摇了,我只敢看她的手,纤纤弱弱的,仿佛没有骨头,上面套了个小银镯子,简单没有任何修饰,但我瞧着就是好看,比其他地方看到的都要好看,其他地方我看到的是什么样式?我记不清了,只是突然想看看她的脸,一抬头旁边好像有道犀利的目光投射过来,不知怎地,我就不敢再往上瞧了…

喘息,很急促的喘息,我发现我在一片雪地里奔跑,雪下得很大,几乎看不清前面是什么,只有一支红色的队伍沿着宫门慢慢往外蔓延,我突然大喊,喊什么我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