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he葵
the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7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12
(2009-12-31 01:58)
标签:

杂谈

   第十二回  登台拜将

 

 


  话说上一回说到山下一员小将前来叫阵,眼见堪堪杀败古奇之际见到小葵下得山来,突然倒头便拜,不由得众人称奇,那一旁大夫谭生早是说嘴起来,一个道:“方才他接我一斧,当时不察,现在想是内伤发作,只得跪下磕头求饶。”一个道:“分明是他战三弟尚且不过平手,却看我一旁押阵,自知不是对手这才折服。”只有那日月一声长笑赞道:“妙哉,妙哉,葵神不愧是天命真主,先前才得元帅,这边又有先锋。”

  小葵本是绝顶聪明,听了这话也顿时明白,那小将此时行过了礼,报出自家姓名来,却是当日力托千斤闸,枪挑北城楼的枪王之子,小名黑虎的便是。那黑虎天生有九牛二虎之力,更兼家学渊源,虽然年纪尚轻,已是尽得枪王龙行枪法真传,虽然家规谨严,不准四处惹事生非,但方圆百里内已是声名远播,更得了个小枪王的外号,人人皆许是小辈中第一条好汉,当年日月云游四方,遍寻天下英才为小葵效力之时自然也少不得拜访枪王,而黑虎那时不过七八岁年纪,日月已经看出将来必是小葵得力臂助,便和他提起有这一位天命真主降世,待你长成后可去辅佐,封侯拜将,建下不世功劳。

  这边厢黑虎说过了来历,众人才晓得原来却有这份关联,于是将黑虎迎上山寨,设宴接风,酒过三巡之际,日月开口问道:“当日匆匆一别,今番果然相见,不过当日我拜访庄上想请枪王出山,就被他借词推脱,后来众考生反了武场,闻得枪王更是封门闭户,不问天下是非,却不知黑虎如何说动枪王准你出来的?”

  黑虎原本和大家说得眉开目笑,神飞色舞,听了这话顿时圆睁虎目,将手中酒杯往地上摔个粉碎,怒道:“军师休提那人名号,我今番来葵姐军前效力,便是不需他允也不打算回的,今后不见面也罢了,若是见面,枪下问候便是!”这番话说得众人尽数变色,虽然隐约觉得有些蹊跷,却又不明所以,只好哈哈着应合过去,却是一旁先有日月眉头一皱,掐指一算,后有那马力马伯庸略一思忖,双手一拍,却同时想到了关键处。当中不好公然说出,便各自伸手蘸了酒水在桌上写了几笔,正座上小葵探头看过来,却是同写着一个“婷”字。

  列为看官此时定要奇怪,想来黑虎是枪王之子,自是尊师重道的,为何今日言语间对父亲大为不敬,更说出一番大逆不道的话来?委实是眼下不能多表,那黑虎之怒与枪王之变的故事,要到后面苗疆阿罗四维蛮兵拒关,愁煞天下好汉,三请枪王出山的这段书才一一交代得来,便是小葵,也情知二人已是猜出了个中眉目,但时机未到,说破不得,暂且静观其变就是了。

 


  长话短说,自从山寨得了黑虎之后,一时间更有无数人慕名而来,有富家献财帛粮草的,有客商献珍宝利器的,自也有军士将卒谋个出身,或三五成群,或百十落队,一时间忙坏了众人,连那大夫谭生平素闲散惯的,也被抓来办差,只有那马力依然每日稳坐房中,不问世事,看在众人眼中,那闲言碎语又是多了不少。

  这一日马力用过了晚膳西红柿鸡蛋饺子,正于屋内参看地图推演兵法,忽然小童报来日月来见,马力急忙起身相迎,笑道:“军师亲自来催,想来是葵主责怪下来了,便是马力这几日也觉得心里有愧,正想去见请罪。”日月听了这话亦笑道:“元帅何故出言试探,大贤必有非常人之举,寻常人如何明百,今日不过是想问元帅登台拜将时所需物资几何,我好委人先去采办。”马力便道:“果然瞒不过葵主,在下也非好这虚名浮仪,但名不正则言不顺,威不立而令不行,况且葵主命中平定天下,此番祭天也是情理之中。”

  二人三言两语,已是说了名堂出来,这马力马伯庸每日看似无所事事,实则已是把天下大事推算个明白,故而下山后一路平南扫北,再无滞塞,如今已是不离八九,只等良辰吉时,便又请葵神登台拜将,起兵定天下,而这登台拜将亦不是平常领兵接印,古往今来改朝换代不计其数,皇帝大小也有百八十个,说得上的登台拜将,也不过三次半。第一次周武王拜太公姜子牙,领兵讨商,奠定周朝八百年基业;第二次汉高祖拜淮阴侯韩信,十面埋伏,打下汉家四百年江山,之后千年有余,中间出过不少贤君明主,光武帝云台二十八将,唐太宗凌烟阁十八肖像,宋太祖九王八侯三十六州基业,却也都不曾再有过登台拜将之举,只能说是时也命也,机缘未至,一直到之后朱元璋起兵反元,请得徐达出山担任兵马大元帅,才有了这第三次的登台拜将。而中间那半次,乃是刘皇叔三顾茅庐寻得卧龙,在新野为诸葛登台拜将,只可惜刘备虽有皇帝之命却无天下之分,孔明大贤不得天时地利也只能三分天下,所以只算得半次。而这厢小葵便是要重起那登台拜将之事,封马力马伯庸为元帅,之后军令所至无往不利,才得起兵扫平天下。

  说罢了这登台拜将的意思,第二天山寨上下便传下令来,准备各种物品,三日后登台拜将,这消息传出来有高兴的,有好奇的,也有不以为然的,那古奇虽然心里不服马力,也知晓令行禁止的道理,明白规矩,其余人自然更无异议。只有那大夫谭生二人,一浑一贱,听到登台拜将四字只当看戏,胡说些疯话,全不当一回事。

  三日之期转瞬便过,虽然不比京城繁华,但山寨多得能工巧匠,又有高人日月指点,辕门将台营帐等物虽是临时搭建,也是自成格局。人人皆知第二天一早就要登台拜将,接印点卯,迟到了乃是头一条斩罪,所以有事无事,都早早回房休息,只有一间房里直到子时还是灯火通明,二个人对坐在桌旁,胡吃海塞,鲸吞牛饮。

  这两个人当然除了大夫谭生再无边个,前些日子山寨招兵买马,人人尽忙,他二人虽然本事有限,但也是顶着将领虚名,平素对那新来兵士时常吹嘘当日反法场如何威风,什么射红心夺魁大破连环军,救得天下英雄都是自己的功劳,被那阿谀奉承之辈花言巧语一赞,更是不知道自己姓甚名什,里外好处也是捞了不少,今天白日里又是谈得开心,晚上就吩咐亲兵摆了一桌酒席,喝三吆五的闹到夜里。

  外面亲兵自也知道明日登台拜将之事,几番来催促二人休息,但他们不喝酒尚且无事生非,眼下有了五六分酒意便是天王老子也催不动的,到后来大夫被催得急了,一拍桌子怒喝道:“你们这些鸟人好生不晓事,不过是区区祥瑞登台拜将,漫说我明天不过晚去,就是不去他看到同窗分上,又能如何?”一旁谭生便帮腔道:“正是,想我们反武场的时候,那马力还不知道在何处呢,便是宿娼也有个先来后到之分,岂能被他一个闲人小看了。”众亲兵看他们胡言乱语,情知无法,只好自己先去退下。两人径自喝个没完,不觉间烂醉如泥,倒在桌上沉沉睡去。

 


  按下两个妄人不表,第二天一早,山寨兵马尽数到齐,便是山下各家富户庄民,闻得葵神登台拜将也都尽数来看,一时间黑压压不知有几千几万人,文官武将全都来到马力营帐门口,文官纱帽红袍,武官明盔亮甲,连小兵号褂号帽全都是新的。正时一到,“登登登”连放三炮,鼓乐喧天,“轧、轧……”辕门开,先是军师日月到营帐门口躬身候迎,本来按照规矩,是该丞相来,但小葵尚未称帝,自然也无丞相一职,所以是文官第一的军师日月代劳,然后是小葵亲自坐着龙风沉香辇到,下车进辕门亲请元帅。

  再看营帐内,马力早做准备,端坐在大堂正中,打扮却又与平时不同,乃是武将打扮,头上乌云盖顶祥瑞盔,身穿连环金锁祥瑞甲,脚上马头祥瑞靴,内衬绣花祥瑞袍,腰间弓箭鞭剑,背后插旗戴翎,正是头藏黑气,身怀丧运,要知道马力虽身为元帅,兵马娴熟,但每每运筹帷幄之中,谋划千里之外,不以武艺为能,整部说葵里面他做武将打扮,也不过三次,第一次就是今番登台拜将,第二次是后来空城退敌,谈笑破蛮兵,第三次却是要等到小葵发兵扫北,三马见面六阵斗法定输赢,届时还要再开一次这马伯庸的全相了。

  且说那马力看到小葵坐车进来,站起身来拱手为礼,这是规矩,只有登台拜将这一天,元帅为尊,便是见到葵神也不必俯身为礼,取得是将在外君令不受之意,然后小葵站起身来道:“有请元帅上车。”如此三辞四清,马力才坐上龙风沉香辇,然后小葵下车扶辇而行,自古君臣相会,莫过于此,正是有道:

  半截山中筑将台,龙虎风云四门开;
  满炉生香衣冠引,紫气盈宇天上来;
  十万貔貅皆拱护,三千甲士尽释怀;
  何事君王亲扶辇,为爱英雄大将才。

  等到龙凤沉香辇到达城西将台。将台分三层,意合天、地,人三才,高三丈三尺,按八卦分: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旗分五色,台前二十五个兵丁,穿红色号褂号帽;台后二十五个兵丁,穿黑色号褂号帽;左面青,右面白,当中黄,都是二十五个兵丁,这叫五行八卦;在第三层上放张桌子,叫虎案,桌上摆了一方虎符金印。马力与小葵上到将台第三层,小葵手捧虎符金印,面南背北,将金印交给马力,这样,就算将坤位重任都交给了大元帅了。

  之后还有一番读祝文杀三牲诸多礼仪,这些事说来繁琐,故而一笔带过,非是说书人偷懒不提,单说这马力接过大元帅金印后,便在中军帐内坐定,然后请葵神坐在上首右侧,翻开点卯簿,便来这第一番点卯。

  眼下小葵大业初起,兵马军卒虽有,文臣武将难求,算来算去不过有名号那几人,和后来四海升平,天下一统时封王赐侯的二王五德八天将,三番四蛮九美图自不可同日而语,头一个点了军师日月,然后是先锋黑虎,等过了古奇之后便是到了大夫谭生二人,想也知道的,这两人此刻还是酣然大睡未醒,当然不在。

  马力也不动色,只是吩咐一旁军法官记下,“大夫谭生二人一次点卯不至,”然后将写着的虎头牌高挂在将台之下,中军门上,一旁古奇暗暗叫苦,明白一次不至军杖三十,二次不至禁闭三日,三次不至就要人头落地,但他熟知自家兄弟毛病,就是十次也来不到的。

  等到点完头卯,不多时便是二次,接着便是三次,三次点卯一过,马力立刻将脸色一板,喝道:“大夫谭生无卯三次,谁与本元帅将二人拿来问罪!”目光却是看向古奇,古奇此时只得装作耳聋,径自看天发呆,一旁的黑虎却早早按捺不住,上前一步道:“末将愿接令!”

  马力便将令牌掷下,却说这令牌本身也无出奇之处,但上面有一样不同,乃是刻着一句七言绝句,乃是各取马力生平所好七本奇书为首一字开头,正是“哈哈哈哈哈哈哈”七个大字,这一令也乃是马力军中独家令牌,名为“七哈令”,话说这黑虎接了令,也无需调兵遣将,径自杀到二人房前,踢开门进去,只看到屋内杯盘狼藉,臭气熏天,二人鼾声如雷,梦话连篇,黑虎一手一个提将出来,吩咐亲兵绑上了,回来交令。

  马力收回了令牌,吩咐道:“今日本帅初次升帐,便有二人违反军纪,不杀之无以为诫,将他们斩首示众!”大夫谭生二人起初烂醉,被抓到这里再泼了冷水,先是醒了一大半,现在听得这话,剩下一半也醒了,昨天说的胡话早是不知道忘到何处,求饶告苦不迭,一旁古奇无奈下也只得厚着脸皮上前叩拜道:“还望元帅饶我家兄弟一次,”其余人也纷纷上前求情。

  其实若真是要杀二人,便早就杀了,今番马力不过是借他们两个立威,以正军纪,眼下看看戏演得差不多,才略一点头,右后首小葵明白,随即站起来道:“二人虽然身犯死罪,但尚有苦劳,还请元帅容他们一次,建功赎罪。”马力恰好借这这话收尾,当即喝道:“既有葵主求情,便饶你们二人一次,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大夫谭生听到这话,还以为要重责五百军棍,吓得魂飞魄散,心道不如一刀杀了痛快,马力接着道:“即日将你二人从军中除名,何时建的奇功,何时才得回来!”

  除了小葵日月明白,其余众人都听得糊涂,不明白这除名之举何在,奇功又是何意,大夫谭生二人更是摸不着头脑,但眼下留了性命,又免了皮肉之苦,自是好过方才,军令即下,两个人只好收拾行囊包袱,下山去试运气,临行之前日月却叫住二人,吩咐道:“你二人须得分路而行,如此这般,我这里有两个锦囊,你们遇到危急之时拆开,自能化险为夷,且可建得奇功。”

  二人虽然还是不明不白,但听得军师这般说,多少有些底气,顷刻便是各自上路,这里暂提一句,这大夫谭生虽然本事平常,但所谓鸡鸣狗盗,物之所用,马力也是明白眼下攻营夺寨用他们不着,奇谋巧计却有他们戏份,而他们两个此番一去,所到之处虽然天南地北,恰巧都是番邦异国,一为高丽,一为扶桑,各有一番异遇亲事,将来闯连营借兵,探地穴得宝诸多事情,还少不了他们了。

 


  后话暂且不提,古奇见马力逼走了自家两个兄弟,心中更是诸多微词,只是二人理亏在先,无从辩解,只得忍气吞声道:“元帅令行禁止,但眼下葵主帐内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不知元帅有何妙计?”马力听罢笑道:“有何难处。”于是又取下一道令牌来,吩咐道如此这般。

  原来距离此山三十里处,另有一座山,本是荒山野岭,但数年前多了三人之后便在此招兵买马打家劫舍,与这半截山一时瑜亮,但和大夫谭生却有不同,这三人本是番邦将领,也各有些不同本事,只因被漠北南蛮两王占了城寨,这才流落至此掠夺卫生,当日马力知晓此事后因为一时无用,便不放在心上,今番恰想到此处,就前去收服这三将来入葵神帐下效力。

  话说不一时,黑虎古奇已是率兵三千到了山下,若是往日古奇自当一马当先,但他此时正心生怨气,也不报阵,反是那黑虎初次上阵,兴奋异常,当下喝道:“山上番将们,快快下山来领教你家小枪王枪法!”喽罗听了大惊失色,急忙上身禀报,这才惹得三番战一虎,半日夺五营,有道是英雄尽在俊少,有志何必年高,要知道这三人究竟姓名如何,本事何在,还要看接下来收服三将,领兵平南,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7 14:03)
标签:

杂谈

 大家鼠年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30 23:54)
标签:

杂谈

  第十回  重重埋伏


  话说上一回说到各路英雄齐心合力,反出了武场,一时间场内场外大乱,场内太师色口眼见众武生闯出了正门,虽惊不乱,心道你们就算出得了武场,到不了正门,到得了正门,出不得京城——就算出得京城,北门外定忠桥头还有十门红衣大炮等着,思忖已定,当即就随着满朝文武起程护驾,一旁道德王眼看事情果然如先前所料,虽然心下担忧自己学生,当着皇帝文武面前也只得不动声色,只期望小葵依先前商议一般,过关斩将,逢凶化吉罢了。

 

  这边厢武生们个个都知今日之局面险恶万分,只有奋力闯出京城,才有生理,因此端的是众志成城,齐心合力,但刚出得武场大门不远,就见眼前有一支军马守在面前,咄,看上去正与寻常不同,上面兵卒铁甲护身,只露两只眼睛,下面战马重铠披挂,独悬四个马蹄,人人手执长枪大戟,护得密不透风,五千人一起涌来,好似乌云盖顶,将去路封得是水泄不通。

 

  这自然正是那七星大将游雄游骑兵手下铁骑军,寻常铁骑军只是说着好听,重要部位放些铁片作甲充数,这铁骑军却是货真价实,连人带马全身上下无一不是精铁护甲,若是于战场上冲锋陷阵,便将每排马之前以铁链连接,即成了连环马之势,如今在街巷之间摆不开阵势,却也有着稳似泰山般的气象。原来方才那游骑兵一时疏忽,放了小葵马跳围墙闯入武场,情知不妙,果然不多时武场内杀将出来,那游骑兵也颇有些计谋见识,只吩咐自己兵卒镇守住各路去处,也不上前厮杀,心道尽管你天下武生能人众多,但我这铁骑军只要阵脚不乱,一时半刻你们也冲不出去,到时候各路兵马合围,这一番功劳自然是跑不了了。

 

  众人见到此状,也都晓得要害,当下一声呐喊,一同杀上前去,但奈何地势狭窄,施展不开手脚,铁骑军又不畏箭矢,几番冲杀,都冲不开缺口,反而被逼退回来,眼看远处杀声震天,烟尘滚滚,料想京城其余禁军正赶来助阵,众人心下焦燥,自然一齐望向小葵等人,等他们拿个主意。

 

  大夫谭生二人眼见天下英雄都望向他们这边来,心下得意,当即各抒己见,先是大夫言道:“眼下之策,依我之见只得用计。”谭生听罢赞道:“此言甚当,但计策万千,却需用得最厉害的一样才好。”“正是,如今我已有一计在胸,不好说破了。”“若是这样,我却也有一计,只怕更为妥当。”“既是如此,何不说出来大家参详。”“却是你先说。”“只怕泄了天机,不若我二人各写一字在掌上。”商议已定,当下二人各吐上一口口水,在手心上写了几笔,之后双双翻开手掌一看,彼此抚掌大笑,齐声道:“我二人果然不愧天下奇才,竟然想到一处。”

 

  原来大夫手内写得一个火字,谭生手内写得却是一个水字。古奇在一旁看了皱眉道:“你们分明所写不同,说什么想到一处的鬼话了。”“嗨,三弟你少读兵书,这水火之计本为一体,最为厉害。”“正是正是,眼下这铁骑军周身铁甲,沉重无比,只要挖出一条沟渠到城外,引护城河之水灌进来,顿时教这五千人马化成鱼鳖。”“此法虽好,却是太缓,依我的法子只需布下几百地雷药线,等他们过来时一起点火,顷刻让这五千人马炸成齑粉。”“关云长水淹七军,可见还是这水字厉害。”“诸葛亮火烧赤壁,分明这火字更强了。”“水的好。”“火得好,”两人没说上几句,又径自争吵起来。周围人开始听他们说有良计,纷纷围将过来,等到听了几句,才知道原来是两个妄人,骂了几声,再度退开。

 

  小葵不去理二人胡扯,勒定马缰四周略一张望,当下已有定夺,开言道:“眼下去路都被封死,但铁骑军行动不便,我等只需不走大路,破开断垣残壁闯将出去,他就毫无办法了。”正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这虽然是京城地带,天子脚下,但奈何国君昏庸无道,民不聊生,道路两旁的破烂房屋亦是众多,先前大家一心想着夺路而逃,这当口被小葵一提醒,才惊觉另有洞天,当下为首几员反王一起动手,各执兵器,几下子就将梁柱推倒,砖石踏平,后面人一拥而上,顷刻间就走了个一干二净。

 

  那游雄游骑兵看到众人退下,正以为得计,哪知道转眼间形势逆转,急忙要下令追击堵截,但那铁骑军本来就周边不灵,此刻更围的密不透风,匆忙传令下去时候后排未动前排已乱,先自行挤倒了不少人,眼看一番心思全然成空,游骑兵气得“哇呀呀”大叫三声,提起三尖两刃刀追将过来,喝道:“无耻反贼,够胆就留下大战三百合!”

 

  众武生中蜀中王赤唐赤江东落在最后,本不欲去理会,听他说得无理,当下也不勒马,一手挽弓,一手取箭,半回身只一眨眼的功夫,已是连珠三箭齐发,游骑兵听得风声呼啸,三箭分上中下三方射来,当下停住马,看准来势先一挥刀,打下射向马头的一箭,再一伸手,将射向面门的一箭抓在手里,中间那一箭他却有意卖弄,仗着自己身上有着彩虹宝甲,不闪不躲,果然一箭射过来只溅起一片七彩光华,全然无碍,这么阻得一阻的功夫,前面已经远去,赤唐见游雄接得下这三箭,并非泛泛之辈,也不欲多做纠缠——这一次之后,要等到之后大摆连环马的时候两人才二度过招了。

 

  按下后话不提,闯过这一关之后,众人在京城里一路杀将过去,虽然各路禁军埋伏仍然有些,但一来众人本身高强,此番又是合力博命;二来城内地方狭窄,放不开手脚布阵;三来小葵等人事先已和道德王商议待定,知晓了太师布置,得知东西二门各有四维王及万毛王驻守,此二人均有万夫莫敌之能,煞是棘手,南门亦有毒水阵,也是九死一生之局,只有北门,虽然有千斤闸,但仍有一线生机,当下众人以小葵为首,一起杀向北门而去。

 


  到得北门面前,城楼上兵卒早已经得了命令,一旦武生杀将过来,就立刻放下千斤闸堵死城门,眼看城楼下杀气腾腾,上面将领急忙叫放箭,顿时间居高临下,箭如雨下,将众人一时逼退,就要争取这么缓上一缓的功夫,好让这千斤闸放将下来,原来这千斤闸并非想一般人想象中的是块大石头,一砍断绳子立刻就砸下来——那样事后如何再升起来,堵死自家大门了,千斤闸内里是上好花岗岩,外面用铁皮包好,再用铁的胡桃钉钉住,上面用牛皮混合钢丝蛟筋的千斤索吊住,两边也有滑轮杠杆,放的时候也要几十个力大的小兵慢慢绞松旋盘,先缓后急,放下来难升起来更难,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欲轻放的。

  长话短说,下面的武生们听得上面传出“轧、轧……”声音,又看两边沙尘崩落,知道这千斤闸要放将下来,一起叫道“不好了!”再度一起涌上前来,不顾上面箭雨,势要抢在千斤闸落下之前杀出城去,这当口只有大夫谭生二人还在不住口地争论水火哪个好,身旁古奇心下焦躁,喝道:“都这时候了,说这些还有何益!”“三弟你当真沉不住气,不过区区千斤闸,我等这么多人,托也托起了。”“正是,天下英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分担每个人头上不过十来斤分量。”大夫听了皱眉道:“如此说来,你身材不及我高,岂不是占了便宜。”“嘿,以兄长之能,何在乎这点吃亏。”那大夫原是个不经夸的,听得这话当即大笑道:“正是,想昔日霸王移山,子胥抗鼎,今日我自当效仿古人,破了这千斤闸。”

 

  俗话说满饭好吃,满话莫说,众人本正全力厮杀,眼看犹自不能阻得这千斤闸下落之势,又听得后面二人大言不惭,心下恼火,便回过头来齐问道:“哪个说能破这千斤闸的,何不上前来一试,”二人正说得兴起,忽然看到众人一起望过来,便支吾了几声,谭生反应快,将手里黄铜锏在大夫胯下大肚子蝈蝈红马屁股上一敲,那马受惊向前一窜,就将大夫带出阵来,那大夫只来得及高呼半句:“哪个……”就被快马带到闸下,眼见那千斤闸罩将下来,惊得是三魂去了两魂,七魄丢了一魄,慌乱间举起手里宣化斧,胡乱朝那千斤闸劈将过去,只盼有着一线生机,正是:人到情急每拼命,事逢绝路屡求生。谭生看到此景,长叹一声怒道:“兄长慢走,将来小弟必走访高人,为你报今日之仇!”

 

  众人也都一般的以为大夫必无生理,哪知道大夫这一斧劈下去,火星四溅,那千斤闸径自停了下来,一时间人人大奇,城楼上面也忘了射箭,大夫本人也是好有一比——六尺大夫摸不到头脑,若不是地上影子分明,晴天白日照将下来,几乎以为做梦。

 

  原来这千斤闸从造好后就不曾放过,年久失修,器械蒙尘,绞盘又是生了锈,放到一半的时候就卡住了,众人一时间都料想不到这环节,还是谭生嘴快,立刻大叫道:“天下英雄在此见到了,这斧劈千斤闸,救了天下英雄的乃是我谭生谭怕死之兄长廖宇廖大夫。”被他这么一叫,众人才反应过来,立刻趁此机会杀出城去,那大夫不知死活,一时得意,便站在闸下大呼小叫:“你家爷爷廖大夫,斧劈千斤闸,将来到了各家地盘都要好酒好肉招待。”一旁谭生策马掠过,随即加上一句:“还要各家妹子款待。”各路反王急着出城,也不予理会。等待人走得差不多,大夫风头出尽,也正打算离开的时候,这时候恰巧那千斤闸又灵了,咚的一声再度砸将下来,此番来势更急,大夫大呼一声:“这番定然没命的了。”一把抱住马头等死。

 

  咄,当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浑将自有傻福,一行人当中还有马踏黄河两岸,枪扎山东九州十府一百单八县,羞孟尝赛专诸英雄无双,枪王王正王子平在,他自重身份,不愿将来传出去说是被一浑人救了一命,故而走在最后,此时看到千斤闸再度落下来,正合心意,双手紧握铁枪杆,舌尖一顶上牙膛,两臂运足了气力,“吭”得一声,使出龙行枪法一招龙抬头,枪头挑在千斤闸上,将其定下。

 

  大夫听到头上风声平息,抬起头来一看才知原来又被人救了一命,这次不敢说嘴,慌忙夺路而逃,枪王看人都走光,自己勒马出去,回首收了这一枪,崩的一声,地动山摇,千斤闸砸将下来,将城门封死,这当口城上又忙着绞动绞盘,要把这千斤闸再升起来,因为自己人在后面追过来出不去了。王正见状心想,此番来京,武考已被打乱,未能显得本事,若就此离开,将来还道我枪王怕了朝廷,须得留下一番手段,叫你们知道厉害,当下举枪大喝一声,向着北城楼刺将过去,崩的一声,枪头刺进城墙内三尺有余,王正再度用力一旋一挑——他两臂有着千斤力气,千斤闸尚且托得,这北城楼又是年久失修,那禁得枪王神力,轰隆隆……就塌下一片,便是这枪王力托千斤闸,枪挑北城楼。城上城下一片大呼,人人乍舌不已,王正到此才心满意足,勒马离开。

 


  此时武生们已经尽数出了城门,眼看上了定忠桥头,一过定忠桥,就是荒野大道,大家四散退下,朝廷就抓不到了,但住最后一关却也是最凶险之处,照说太师早有布置,十门红衣大炮本应在此,哪晓得众人杀上桥时,前面一片空空如也,不要说大炮,连军马也看不到半个,众人正自奇怪,只有小葵微微一笑,赞道:“归公果是信人。”

 

  话音刚落,一条身影从桥边跳上来,正是鬼影子妙手归公归不如,早些时候他带了玉玺,便假传圣旨,说是太师临时有变,觉得离火军步下地雷火药已经足够,红衣大炮用之可惜,依然押送回军。换了别人听这话,虽然有着大印军令,对此朝令夕改也要怀疑上几分,但这雷火将雷射生平却有一桩要害,乃是一个贪字,平常惯的是多捞军饷,屡拿公帑,夺泥燕口,削铁针头,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的人物,对外美称爱兵如子,舍不得半点损伤,其实是怕了自己吃亏,这番话正合他心意,当下领着自己五千雷火军,径自带着红衣大炮回城里去了,只留下十个兵卒在后面准备收拾地雷火药,以防用不到时候还要带回去。被归公施展步下功夫,一刀一个,顷刻间全部了账,之后又取来河水,浸湿了药线,这才保得众人平安。

 

  大家不知道先前有这一番故事,此时听得小葵说来,才明了前因后果。此时全部埋伏已经破去,众路英雄一一拜谢了小葵,各自领着本邦兵马回府,枪王王正王子平也回转老家,归公归不知素来独行惯了,只和小葵约定了以后自来相助,便也去了——这一别之后要等到大破十方九宫八卦七星六甲五行四象三才两仪一气绝命阵的时候,方才再度出山,闯阵盗阵图。只剩下小葵领着古奇三人等暂且回半截山暂住,一恍半月过去,忽然这一日有人报道,说是山下有一道人求见,等到请上山来,不是别人,正是当日的日月此番来访,那日月拜见了小葵,说起别来之事,原来这不过月的时候,天下已然乱象迭起。

 

  先是太师色口知道众武生闯出京城,虽有冲天之怒,却也是为止已晚,只得借此机会再参道德王一本,说他与众武生勾结,暗中相助,太宗瑞可本来昏庸,虽然道德王有王命金锏,奈何不得,也就更加疏远,下旨令其在家安享清福,自此朝中更是太师大权在握,专横跋扈,消息传出去,之前五路英雄纷纷起兵,各占地盘,称了王号,征战不休。

 

  正是:

  龙争虎斗在沙场,黄尘滚滚动刀枪。
  英雄争脱武场难,逐鹿中原威名扬。

 

  日月说起这些事,笑道:“天下乱数已现,正合着葵神出山,建功立业的时节到了。”一旁谭生听了就叫道:“如此甚好,我们这就杀上京城去,葵神做了皇帝,日月做得军师,大夫做得将军古奇三弟作了先锋,我便做个丞相看尽天下妹子就是了。”其余人亦是如此想法,只有小葵沉吟道:“如今万事俱备,却还欠缺一人。”日月便道:“可是元帅一职?”“正是,这元帅一职事关重大,为人需得文韬武略,行兵布阵无一不知,有着通天彻底的本事方可。”大夫听了便叫道:“如此说来,这却也不难,我有一人,只是名字不能说了……”一旁古奇方要开骂,忽然听到日月长笑一声道:“不说起,我却忘了此人,此人胸中才学莫测,兼有鬼神之机,行动间风云变色,谈笑中天地无光,若请得此人担任元帅,天下指日可定。”众人听得如此,都问道是谁。

 

  只见那日月不慌不忙,说出一个名字来,端的是君臣龙虎风云际会,齐桓当日逢管仲,文王渭水遇太公,还要看这礼贤下士,三请祥瑞,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1 11:49)
 今天是我的节日。你们,都要给我高兴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古代叔叔列传
这位北宋年间的叔叔在人类历史上作出了一项贡献,那就是著名的活字印刷术。他出身平凡,却将一辈子的时光都用于科学研究中,这种伟大的精神被后人深深地尊敬,所以后来人们提到把一辈子时间用于同一个目标而探索追求的事业时,都会用这个叔叔的名字来形容,比如“毕升的时间”、“毕升的精力”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18 18:32)
信我的人
你们有福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古代叔叔列传
这个叔叔是著名的水泊梁山首领之一,梁山上的好汉大都是绿林出身,所以他们的作风也都很豪放狂野,但这位外号叫井木犴的叔叔就十分懂得礼貌,在江湖中以高素质人才而著称,以至于后来的人们称赞某人知书达理时,也会用这位叔叔的名字来称赞“郝思文,好斯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古代叔叔列传
这次要说的叔叔是全真教的祖师爷王喆,这个叔叔文武双全,尤其在对道教的参悟和研究方面有着非同寻常的成就。他在人民心目中有着仙人的地位,他的弟子还受邀当过成吉思汗的顾问,总之是名望极高,人民甚至还在更新历法时专门以他的字号命名了一个节气“重阳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