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雅萱
雅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00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北京電影學院博客

北京電影學院博客圈

That's me
王雅萱,85.2.20,雙魚座,哈爾濱人,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管理係。
 
20年后的製片人。或許不用20年那麽久。。。。
 
qq:93830171
到云雀和山鹰没有去过的地方叱咤风云
脚踏天空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
心地泰然
宁静地伸出双手
去抚摩上帝的脸庞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那些花兒

新浪BLOG

吃水不忘挖井人

老徐

才女

李冰冰

家乡人

阿朵

恩……

汪卉

名人名言:哼,人家不开心啦~~

丫头

围城中的幻想

塔塔

引以爲榮的妹妹

lolita

最想对你说谢谢。我的双鱼发小。

莫言潮汐

那片海……没有你我怎么办???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7-17 14:48)
敬爱的高老师
亲爱的盛世新影所有为《肩上蝶》奋斗在一线上的可爱的同胞们
亲爱的辛总、马云姐:

      这原本应是一封很私密的感谢信,但是原谅我在这样一个半公开的平台上让你们看到它。为什么说是半公开呢,因为我的博客已经荒废许久了,而微博也不是在众人瞩目之下,看到的人有可能是无关痛痒的,但是只要想对这件事情有所了解的,便也可寻着蛛丝马迹来到这里。

      《肩上蝶》的工作基本已经告一段落了,在此我仅代表正平和现在的稻草家族,向各位表示最最诚挚的谢意。

      吴玄说,高老师就是个侠客。我百分百的认同。《肩上蝶》的问题源自它的根本,源自最初,所以到了后面,谁接谁都觉得烫手,谁也不敢或者不愿承担这个接过来就看得到结果的东西。我们跑了那么多的发行公司、院线、影院,得到的结果都是一致的。当然,行业里混都需要自保,尽可能不去做承担不起风险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与您短短相处的一个上午,您就毅然的选择了帮助我们,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在最后的关头选择你们做发行,不是因为《观音山》的先例,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票房保证,不是什么外界传闻的剪片才可做发行,也不是您高老师在行业里多年的名号,只是因为当我走进公司里,看见一群朝气蓬勃的面孔,看到大家整齐划一的步伐,看到敢于担当的责任心,看到说到做到的执行力,顿时让厌倦了“大家相互推诿责任相互指责”的我重新为自己打了一针强心剂,我从那时起又看到了希望,也暗暗下定决心,憋足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往前冲,冲到哪算哪吧,时间容不得我调整,直至今日,我仍坚信,我做出的选择是没有错误的。

      各位,我不太善于表达,很多时候我都在静静的听,我喜欢摸清楚情况后思考、判断,然后才是表达。可是往往当你冷眼旁观之后就会发现人性的可笑。尼采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无法像尼采一样高高在上的不痛不痒的说出这样的话,因为我在下面,与这些人纠结在一起。我听到了高老师是如何评价导演如何评价这部戏的,也听到了导演方面是如何评价你们的;我看到了高老师方面是如何做事的,也看到了导演方面是如何做事的。很多时候,往往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大家要用邮件传来传去,撇清楚事情到底应该是谁来做,是谁的责任,却往往耽误了完成事情的最宝贵的时机。我不愿花时间去想事情是否应该由我来完成,我只希望事情踢到我这里就结束。我很开心遇到你们之后又多了一群人主动对我说“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我来想办法。”

      上海电影节期间的事情以及后面一系列的舆论为高老师以及公司都带来一定声誉上的影响。这才是我心里最最过意不去的地方。之前不站出来说话是怕殃及影片,现在事情过去了,我希望站出来说话,不是因为我们委屈,而是因为有些指责不应该由你们来承担。我不想看到一个优秀的团队因为我们自身工作上的问题而在业界受到专业和道德上的质疑。也许我的力量不够强大,但我百分百努力的去做了,仅尽一份微薄之力吧。

      亲爱的各位,原谅我不够有名气,不够强大,不够老练,不够圆滑,可这就是此时此刻的王雅萱。蔡元一直劝我,说这一次我们挺惨的,不建议我继续做下去了。可是这不是我,我倔强得很,也顽强得很,我愿意继续做下去,就像很多人对我说,《肩上蝶》这么多状况你都扛得下来,以后的事情就都像毛毛雨了。我对吴玄说,高老师扶持辛总成长起来,辛总身上就带着高老师的侠气与正义,于是辛总也愿意帮助我们。如果我现在放弃,圈中就少了一股力量去把这难得的正义去传播。我不想放弃,我想继续历练,继续学习,让自己变强大,让稻草家族变强大,让这股正气强大,以后让我也有机会帮助别人,我觉得这才是最根本的回报,比说多少次感谢都有价值。

      这次的事情对正平的打击挺大的,他现在不得不马不停蹄的在全国各个地方跑,争取得到资金上的周转,他可能短期内没有时间坐下来向各位表达谢意,希望你们能够谅解他。每天夜里,我睡觉之前和正平通电话的时候他还在一个城市忙于应酬,当我醒来再和他通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在另一个城市开始和人谈事情了。他常常哑着嗓子声音满带倦意,却还在安慰我,没事,别想了,电影已经过去了,这已经不是压力最大的时候了,以前不知道是死是活提心吊胆的日子已经过去了,现在石头已经落地了,多想想以后的事情吧。我听着电话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却不敢给他听出我在哭。我的痛苦和他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呢?他说千错万错只是错在自己轻信别人,怪不了别人,都怪自己。可我再看看“别人”方面的言论呢,一会推脱宣传有问题,一会推脱发行有问题,一会推脱中国没有优秀的制片人,一会推脱投资人不懂,观众批评片子,他们就感慨,这个世界怎么了?!其实,我也想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做错事的人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还要跳出来扮委屈扮可怜。

      对不起,这封信的主旨不在这里,所以跑题了,可是往往花好大的力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一触碰到关键问题,自己就总是先跳起来。这也许就是我不成熟的地方吧,可是人真实一点有什么不好呢?

      因为这两天一直在发烧,不知道头脑是否清醒,不知道我想表达给你们的感谢通过这段草草的文字是否能让你们感受到。事情既然有开头,就应该有个落点。那就落在这里吧,感谢你们为这部电影做出的一切努力!

                                                                                                  王雅萱

(请看得到的人帮忙传达给看不到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259天啦!

2005年12月20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5年12月20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blog第一天》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数 159篇
图 片 数 0张
访问人数 28618次
  • 过去5年的总结:

    混世。

  • 我今天的心情:

    看到了一个很感人的故事,一个关于爱情天梯的故事。我怎么这么愚钝,这么好听的故事今天才看到。

  • 向未来许下一个愿望:

    世界和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1 00:46)
标签:

杂谈

《肩上蝶》杀青有日子了,每天靠着翻旧照片来想念大家的日子并不好过。

杀青前一天,大家一起去吃饭,同房间的sunny悄悄买了单,结束后,众人惊呼,你怎么可以这样?她说,因为觉得大家都太好了,她会舍不得每一个人,说完就泣不成声了。

回到房间之后,我劝了她很久,我说,没事,再出来多拍几年戏就不会了。

然而杀青当天的那顿日本料理,却令所有人都落泪,不管你是拍了多少大片的场务,还是入行二十年有余的导演,大家抱在一起,谁也不愿撒手。

对于我来讲,可能是心态调整得比较好,哪一部戏都会觉得很开心,哪一部戏都会交到一两个知心的朋友。可是对于这部戏,全组之和谐,宛如世外桃源,没有争宠,没有部门间的不协调,谁都觉得自己的部门很棒,谁干活都很卖力,看到蓝布景需要人来系,二十多个人上,每个人系三四个扣,就搞定。由于季节跨度大,美术部门春夏秋冬的换,撒落叶,全组上,捡落叶,大家一起蹲在地上漫山遍野的捡,种花种草,所有人蹲在地上用手在泥里挖扛种草。现场没有人是坐着的,包括导演。全组人一起动手,我相信没有哪个剧组的动作快过我们。

从北海道到东京,从靖西到广西再到北京,留下了一张张难以忘记的脸。

在日本杀青的时候,日方制片主任suzuki son说,在日本,他们一起击掌来表示团结,于是他教会了我们,当全组工作人员一起拍着巴掌庆祝我们的结束时,所有人都笑着留下了泪水。

我们的日方美术金子son是个敬业的人,他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每个细微末节他都永远想到前面,当你到达场景被现场的美景所惊呆时,殊不知连树上的青苔都是他们亲自钉上去的。金子son提前杀青,那天,我们中途停止拍摄,送金子son走到门口,大家情不自禁的又按照suzuki son的节奏拍起了巴掌……金子哭得小孩子一般,被车无情的拉走了。

GIGI杀青那天,我们也送她上了车,大家纷纷告别,车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后来,GIGI自己拉开车门说“我都想要金子son咁样噶鼓励。”于是掌声又一次响起,GIGI很快拉上了车门,怕我们看到她眼里的泪水,可是我看到了。

掌声在我们剧组有一个特别的意义,它意味着ok,没有人可以随便鼓掌,可是每个镜头一旦掌声响起,那就意味着镜头过了,不管工作在多远的地方,听到掌声也会鼓掌,那是对伙伴的鼓励,也是对自己的肯定。

剧组之所以如此团结是因为我们的导演张之亮身体力行,他永远都在忙,他愿意亲自站位,愿意自己摆道具,任何细微的小工作他都不会放过,他跪在地上跪在泥里,工作的时候很忘我,宁愿自己多做一点,让别人少做一点,最后一天,他在7米深的水池里演了一天的戏,没有氧气瓶,睁着双眼,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很心疼。杀青的第二天,我特意去游泳,我不停地游不停地潜水,我想体味导演的辛苦,眼前不停闪现的都是导演通红的眼睛和疲惫的脸。

今天在开心网上,看到海晴的留言“我爱《肩上蝶》”,后面跟随着很多同伴们的留言,都是对肩上蝶的不舍,很想念大家,很想念和大家在一起的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终于告别了北海道的阴雨连绵,东京,我们来了。。。。

 

现在时暂时性语言错乱,普通话粤语英语日语一起讲,可能也是由于语言不通的缘故,所以剧组的气氛异常的和谐。

 

临走之前上了北海道的报纸,gigi开玩笑说,你狠厉害,我们都没有独照,你都有,还有名字,很厉害啊。

 

还有不得不说的张导,之前知道他人好,见了才知道原来不是一般的好,是难以置信的好,也难怪剧组会有这么好的工作气氛了。

 

简讯止于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1 03:15)
标签:

杂谈

告别了《舞蹈系》,告别了那群跳舞的孩子。

杀青那天,哭得有些惨烈。

上次落泪是07年的秋天,结束123天的朝夕相处,离开上海,当时我告诉自己,小鬼,再混两年就好了。后来也经历无数次的分别,始终没有落泪。

杀青那天,因为舞台和灯光的原因,拍摄结束得有些突然,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到了告别的时刻,孩子们执意为剧组人员完整的跳一遍《中国妈妈》,导演宣布让大家做好,认认真真的完整的在现场感受一次这个舞蹈,这是孩子们送给我们的礼物。我转身,眼泪就已控制不住。

大家在台下坐好,我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后台,音乐声响起,我听见有人已经泣不成声。

我从侧面看着这14个孩子卖力的跳着,她们一个个抹着小黑脸,可是舞蹈起来,却分外动人。

我在一旁,默默的念着她们每个人的名字,想象着他们在拍摄中的点点滴滴。

导演说,她们是永远快乐的。是的,永远快乐,即使不开心,也会拿出笑脸逗我们开心的一群80、90后的孩子。

舞蹈结束,音乐声骤然停止,8分多钟的舞蹈结束,舞台声只留下孩子们呜呜的哭声,她们累得趟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一个月的拍摄结束,她们把舞蹈作为礼物送给我们,把眼泪留给自己。

台下的老爷们,坚强的红着眼圈赶紧逃离现场,脆弱的就索性找个伴抱在一块哭。

我们既被舞蹈本身感动,也被孩子们的真情流露所感动,被她们曾经一张张笑脸所感动,被一个个单纯的行为所感动。

我与她们的生活轨迹,就像两条平行线,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工作,不同的生活,如果不是电影《舞蹈系》,可能我们永远不会相识。

在这个夏秋交替的长春,我认识了一群用真情跳舞的孩子,她们是,海龙王郑伟伟,大眼睛刘楠,土拨鼠吴函,大宝贝张佳雯,小道士胡佳玮,刘赫,高杨,于颖,王玉,李杉杉,小鸟曹馨月,朱璐,陈怡竹,高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2 18:14)
标签:

杂谈

爱上北京。在一个阳光恣意的下午。

 

站在世贸天街的露台上,广场上有个不知名的组织在练习打鼓,简单的鼓点传递着来自遥远的非洲的气息。

 

露台上的藤椅带着浓厚的藤条味道,一团团绿色的盆栽把我围在中间。

 

广场正中间有只白色的毛茸茸的小狗跑得很欢,追着它的球和小主人的滑板,无忧无虑。

 

人群中三三俩俩结伴同游的姑娘们总是花枝招展地,随时等待他们的王子出现。

 

于是开始想念y总,朋友总是不在身边的是好的,恋人总是还未出现的是好的。

 

这里不是北京,这里是我的neverland。

 

生活的美好不是让我们停下奋斗的脚步,而是为了让一切美好的事物和生活属于自己,是为了攀爬,即便辛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2 15:10)
标签:

杂谈

全国人民都在如火如荼的观察500年一遇的日全食,又一次掀起了全民天文热时,北京阴天,我在睡觉。

 

据说,日全食时,磁场紊乱,对地球活动的影响很大,但是具体的影响,科学家们还在做进一步的研究。

 

不用研究了,影响无非就是打乱我的生活,扰乱我的情绪。多少年不见的人突然出现,却又戏剧般错过。影响是强颜欢笑都伪装不了的失落,是假装不在乎,转身眼泪就滑落。 搬弄是非弄巧成拙,好心变成驴肝肺。影响是失去了冲动,懒得解释,只想蒙头睡大觉。隔离于望京,过着最惬意的监狱生活,影响是不去想任何烦恼的事情,琐事却即便在我做梦的时候也可以跑来找我。

 

情绪H1N1正在蔓延,我需要隔离,不听不看不想不说。却依旧庸人自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2 04:21)
标签:

杂谈

如果不是因为风把沙子吹到了眼睛里,被迫要到医院检查,我不知道爷爷准备什么时候才告诉大家,他已经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东西了。

 

妈妈说奶奶陪爷爷住医院,为了怕耽误儿女工作,不肯让其他人去陪护,也不让他们对在外地的孩子们讲,我不知道,两位年近八十的老人要怎样度过这段时光。今天结束手术,听说那只看不到东西的眼睛可能会永远看不到东西了,可我打电话的时候,奶奶还告诉我,爷爷很好。其他更多的话语,则是关心我在北京如何如何。

 

从我刚记事的时候,我就以为爷爷奶奶会一直长成这个样子。爷爷英俊高大,奶奶慈眉善目。后来我发现,不止是我长高了,他们也变矮了。总是不让我驼背的爷爷奶奶也开始驼背了。以前烧得一手好菜的爷爷后来也总是因为搞错调料而走下了灶台。他们开始每天拿药当饭吃。他们不舍得孩子们花钱为他们买任何东西,却毫不吝啬的在我们身上花钱。这么多年以来,除了一直像呵护童年时代的孩子一样照顾完子女再照顾孙辈的举动没有变之外,其他一切都变了,我们从跟着他们生活的脚步开始一点点地脱离他们追求自己的生活,后来,他们作为旁观者看着我们过日子,自己却落后于社会的变化和发展。他们老了。

 

在我们不断更新手中的数码设备的时候,他们还不会用手机。我们连续几个小时的打国际长途的时候,他们却怕浪费我们的长途电话费而在电话里加快语速草草结束通话。我们坐在星巴克晒太阳的时候,他们却怕影响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我们开始追着名牌走的时候,他们连已经买给他们的新衣服新鞋都舍不得穿。我们在外很少想到他们,可他们却总在想我们吃不吃得饱穿不穿的暖生活是不是很艰难。

 

爷爷躺在床上,奶奶陪护。儿女孙辈却插不上手,帮不上忙,这个时候,平日的自以为是一扫而光,只觉得自己窝囊到了极点,不能为他们做任何事情。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可是我很爱他们,很怕失去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0 14:33)
标签:

杂谈

我喜欢自己忙得团团转的样子,喜欢每天的行程排得满满的,不停的见朋友、谈事情,不断的长见识。

 

可这个本命年让我清闲。

 

最近发生很多事情,不是我的事情,而是朋友的事情。

 

可能同一件事情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是不一样的观察角度,也就有不一样的观点。

 

我不知道我应该站在正义的立场,还是站在朋友的立场,所以只能选择沉默。

 

信仰是有用的,膜拜会让人向善,佛祖不一定会让你成功,但一定会让你不去做坏事。

 

最近悠闲的生活让我滋生贪婪。原地踏步、不思进取却好高骛远。

 

追求好的东西没有问题,但是要端正思想和态度,趁着现在的闲暇努力汲取新的东西,积蓄能力,静候机遇来临,再让自己的小宇宙爆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是我不更新,而是电脑彻底报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