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刊物公告
  【敬告读者:《文学港》,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大型文学杂志。《文学港》,权威性、高品位的纯文学刊物。本刊为纯文学月刊,读者可直接汇款到我社发行部订阅2016年杂志,每期160页,定价12.8元,全年12期定价150元(含邮寄费)。本刊国内统一刊号:CN33-1025/1,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3-6830;地址:宁波市江东区昌乐路143号14楼(市行政八号楼)《文学港》杂志社,开户行:工商银行宁波城西支行,户名:《文学港》杂志社,账号3901111119000012319;邮编315000;电话0574-87312087/0574-87323314 】
个人资料
俞永富
俞永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395
  • 关注人气: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俞永富,网名实力累积,诗歌学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宁波市作家协会会员,鄞州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文学港杂志社。本博长篇小说书稿《缘分的天空飘过栀子花香》《濡染温情》寻求出版;中短篇小说集《迟误的春天》,散文集《那一只渔笼》由时代文艺出版社于2010.7出版发行,诗集《栓锁与游荡》(与张炯合著)已由大众文艺出版社于2009.6出版上市,新近出版《再见,北京爱情》(长篇小说)、《勇超之诺——我的挚爱是马拉松》随笔集。——散文集《驿路漫踱》(07年3月,出版社)——博主联系电话:13586940131/信箱:shilileiji@sina.com/QQ:371799849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文/谢志强

  当今叙事文学,有了显著的转变,就是谨慎地启用全知全能的视角,克制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写。而是注重行动的叙述,但能由行动感受到心理。描写转化为叙述,还涉及到节奏。作家自觉地降低视角,是一种谦卑和敬畏的表现。俞永富的长篇纪实《乌蒙山神话》,也是偏重叙述跑步时的行动。至于村上春树的纪实《当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也是事后之谈,所以就写了许多关于人生和写作的想法。村上春树三十二岁开始长跑,他长跑,为了增强体质,因为,“写小说很像跑全程马拉松。”
  俞永富1987年始发长跑,是为了解脱疾病之困扰。尿路结石和坐骨神经痛频繁发作。相当长一段时间,尿路结石还被误诊为结肠炎、胃炎、十二指肠溃疡,他吃了不少冤枉药。1999年,结石排出体外,他已习惯了长跑,进入新世纪,兴起了马拉松全民运动,他加入其中,距离越跑越长,近几年,他由公路马拉松转型,进入越野马拉松的行列。
  《乌蒙山神话》,是2018年第二届乌蒙山越野赛纪实,俞永富从参赛运动员个人有限的视角,记录了全程330公里,耗时6天5夜的亲历。历时126小时48分29秒的越野马拉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感恩宣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2 16:42)

感念村上

 

 

明镜:您跑过的马拉松最好成绩是多少?

    村上春树:3小时27分,1991年在纽约,我自己的秒表记录下的。差不多相当于每5分钟1公里。我对这个成绩感到非常骄傲,因为这条路线的最后一段,也就是穿越中央公园的那段路,真的是非常辛苦。后来我尝试过几次想超越这个成绩,但是我年纪越来越大了。同时我对于个人最好成绩也不再那么热衷了。对我来说,自己对自己满意最重要。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家乡媒体的记者很早联系了我,叫我谈一下有关马拉松的事。他开始以为我就在附近,可以坐下来谈谈;得知我生活在不远不近的宁波时,他只得在QQ和电话里联系我。这事就搁置了十来天。现在,他重又提起要对我进行采访。

  记者:俞老师,现在方便吗?我想在QQ上采访您一下。

  俞永富:现在可以啊。

  记者:好的好的,那要麻烦俞老师了。

  俞永富:没事。

  记者:好的,我主要想以您跑步这个为切入点,俞老师今年几岁?

  俞永富:我们就说跑步,关于作家的事我们就放一边吧。我1968年4月生人,不年轻了。

  记者:俞老师,现在为什么住在宁波?

  俞永富:我是1993年12月来宁波的,二十多年来基本生活在宁波,工作、生意,后来爱人和孩子都来到宁波,除了故乡新昌,宁波是我最熟悉的地方,是我的第二故乡。但我的户籍一直在沙溪镇,在沙溪中学。

  4月16日参加江南一百超级越野马拉松,这天正是我的阴历生日,可惜因为恶劣天气,没有完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你评我论
谢谢亦斌兄的书评!

城市不懂乡村的爱

——读俞永富长篇小说《再见 ,北京爱情》

张亦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驿路漫踱


  当谈到马拉松的时候,我心淡定

  马拉松的春天

  周末早晨,去公路上跑了21公里,一个半程马拉松,拎着手机臂包,抹着汗水回到家里,压压腿,洗个澡,换一身衣服,静下心坐下来可以说说马拉松。这是一个心情非常愉快的事情。要是几年前,或者一年前,甚或半年前,我是断不会谈什么马拉松,马拉松离我很远,它令我深感敬畏,我没有参与马拉松运动的切身体会,也没有与之相关的故事,即使在平时我练身跑步时跑过半程马拉松,甚至距离超过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你评我论


  躺在山坡上想

  ——谈俞永富《再见,北京爱情》的现代化城乡关联

  文/肖本亮

  近来,浙江省宁波作家俞永富先生新书《再见,北京爱情》出版,我有幸得先生书稿拜读,前后阅览几遍之间,令人流连忘返的故事情节与深刻透明的城市文明给我的冲击极大。

  俞先生作品《再见,北京爱情》描写了一些从乡下去北京工作的青年人,对北京都城的向往与美好生活的愿望有些憧憬。俞先生塑造了周远鸿这样一位被世俗推挤,为生存所累的理想青年作家。这位在儿时就有着文学梦的乡村青年在毕业后因为喜欢文学,并从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你评我论

  野山坡与土墙

  ——评俞永富《再见,北京爱情》

《再见,北京爱情》封面

  方其军

  扎扎实实马不停蹄的叙事,考验一个作家的笔力与耐力。阅读俞永富的长篇小说《再见,北京爱情》,我心头时不时浮现一个字:实。那是落在大地上风生水起的一截截文章,洋洋27万字,气象磅礴。我从中时不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驿路漫踱

 


                                             俞永富

 

我的老家在公路边上。九十年代初期,那一条公路还很小,是一条泥石公路。公路边上的人家过着这样的日子——天晴一身灰,下雨一身泥。后来,经过扩建改建,公路成倍加扩,路面浇铸成水泥路或柏油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驿路漫踱

  俞永富

  如果没有记错,那是召开市作协换届大会的时候吧,我和谢志强先生去把生病后一直在康复中的李建树先生接来,又和雷默兄弟把李老送过去。李建树先生现为宁波市作协名誉主席,《文学港》杂志名誉主编。他在儿童文学的造诣很深。在路上,李先生显得很高兴,谈兴甚浓,他静坐着不走路的时候,你甚至看不出来他正病着。我以为自己从没有与他有过亲密的接触和交往,也没有通过电话,单凭告诉他一个简单的名字,他对我是不会有任何印象的。然而,恰恰相反,他告诉我,他以前也时常关注我的博客,仔细地看过其中的内容,而且很有感触。他讲的话不由人不信。他说:“你把香烟火吸红了往自己肉里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书籍几册








王祥夫序
<<迟误的春天>>序一:在底层中行走文/王祥夫  我现在想,读罢这本书,我的心里会浮现什么?我好像看见了作者在生活中风尘仆仆地行走着,而不是在飞翔,我们每一个人都想让自己像鸟儿一样在空中自由飞翔,但悲剧的是我们只能在地上困难地行走,而且往往风尘满面,或者是泪流满面!有时候我自己想,我为什么会喜欢看这样的文字?或者,我自己为什么也喜欢做这样的文字,这让我想到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经常写来用以送人的一休的一句话:“佛界易入,魔界难入。”佛界在理想中遥不可即的地方虚幻着,金碧辉煌地虚幻着,而魔界却是现实之百相让我们可触可摸,虽然五色杂陈亦血亦泪。对一个好的作家来说,有一句话,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就是我喜欢俞永富这些小说的答案。这本小说,最大的特点是对底层生活的关注,左左右右,前前后后都是底层的生活,而在手法上又让人想到了已经被现在诸多写家冷落了的文体——“文学特写”。在这本小说集里,《种粮大户的幸福生活》是个例外,这部中篇让我们感觉到作者饱满的文学功底,故事、人物、社会内涵,思想意蕴都在也都有,可以说整个小说浑圆而又有筋骨能让人可触可摸。而后边的《气功师》、《贺礼包》、《原则》、《倾听你的声音》等短篇却呈现了文学特写的另一特点。一件事,一个细节,被读者快速地记写了下来,对一般读者来说,我很难知道他们读后的感觉,我的读后感觉是像小时候学校组织我们去乡下刨土豆,想不到一耙子下去,从泥土里会滚出那么多大大小小的紫色和黄色的土豆。这个那个,那个这个,抓在手里是实实在在的喜悦,让人感到一种获取的兴奋。俞永富的这些小说是泥土的,原味的,没有被烦人的理论和故作高深的思想污染过的,没有被更多的技巧和矫情加工过,这是俞永富小说最好的地方,是我最喜欢的地方。这部小说集,让我们感到了某种可能,因为不是那么十分的成熟,倒暗示了某种可能,或者是:暗示着某种新的风格的出现?或者是:暗示着某种更适合这个时代阅读的文本?网络写作在快马加鞭时时刻刻改变着我们这一代的文风或者是写作手法,这是谁都无法阻拦或假装视而不见的存在。我们讨厌那些熟极而流的小说,讨厌那些靠技术做主的小说,因为这一点,我们有时候甚至讨厌自己!我们总是希望那些新的,哪怕是另类一些的,比之一锅馊掉的冷饭,我们更喜欢面对哪怕是有些夹生的出品。这不单是在艺术上,我们更希望它是在视点上,主张上。真正的好作品,真正意义上的先锋不难想象将出现在什么地方?  读俞永富的小说想到这些,是为序。
精彩纪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