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悼千年雪
独悼千年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08,545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整蛊系列

都说现如今是和平盛世,也不见得人人任何时候都吉祥安康;都说如今生活比蜜甜,可那甜总是不那么地道、不那么正规,仿佛甜中带苦、苦中泛酸!

如今这世道,还有谁能够真正说得清道得明?也只有凑合、将就,亦或如同老雪这般整蛊,方能够获得短暂的完美精神家园。

文化博客
《绿楼梦》演义
用老雪独特的视角、辛辣的笔触描绘绿茵场上的是是非非、悲欢离合!
搜博主文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6-10-25 13:49)
分类: 自言自语
       苏轼,情圣与畜牲的合体怪物
 
                            文/独悼千年雪
 
一.情圣苏轼,最真的感情留在“唤鱼池”
 
在四川眉州青神县的岷江畔,有一片苍翠挺秀的山岭,这就是被南宋范成大称为“西川林泉最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杉杉是个小太阳,浑身充满正能量。杉杉,加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杉杉来吃》第三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情感

  第二天,在艾海提老鼠的陪伴下,艾莎麻利回家了。母亲米娜娃儿正在葡萄架下的板床上休息,艾莎麻利大步迈过来,抱住母亲,哭了。他碎玉一样洁白的泪珠,滚落在母亲的脸上,温暖了母亲疲惫苦难幸福的面庞。母亲开始从声音认出了他,接着从气味认出了他。也是上次的气味,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母亲哭着,紧紧地抓住了儿子的手,说,孩子,再不要离开我。这些日子我一直在等你,你是我生命的营养。你要认真地记录我最后一口气。母亲的话,像刀子一样刺进了他的心。艾莎麻利的妹妹哈斯也提在院子里听到了喧嚣声,从侧门跑出来抱住了哥哥。那神态,像一个在海里无望的漂泊的女孩子,突然看见了一帆快船,抓住了救命的神仙。哈斯也提抱着哥哥大哭,把声音放出去了。她是喊给那个叫罕克孜的夜蝴蝶听的。在艾莎麻利失踪的那些年,这个叫罕克孜的艳女,编了许多闲话。说艾莎麻利在上海娶了一个小姐,犯了重婚罪,叫上海的警察抓了。那些喜欢刺激的街坊们又把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艾莎麻利处理好上海的事情,在一个成熟女人一样亲切的黎明,搭载沉默的时间的翅膀,回到了乌鲁木齐。温馨的大巴扎,和田人开的手抓羊肉店,人很多。都是回头客,吸引大家脚步的东西,是烤全羊的味道。艾莎麻利是这里的常客,最后一块肉在胃里安慰他神经的时候,他默默地说,故乡,我的嘴脸回来了。他的脚不听使唤,又把他带到了他常住的那个新月酒店。酒店的嘴脸变成了美女的眼睛,上好的装修材料,骄傲地迎接新旧客人。他找到了业余女友海丽古丽,她的穿戴高贵了许多。发式变了,像刚刚盛开的玫瑰。花瓣像她的嘴唇,仍旧吸引男人的野心。只是眼睛,不像从前那样自己说话,沉稳了许多。套间很美,像一个多情的女人,赤裸裸地引诱男人的本性。他伸手抓海丽古丽的胖手,胖手躲开了,坐在沙发上,说,这世界上有永远的玫瑰吗?艾莎麻利说,世界和日子有什么关系呢?世界是时间的情人,日子是我们私密的朋友,而玫瑰,是我们生命的激素。我们不是土地,我们是花瓣,我们是时间的顺民。女人不是哲学,男人也不是狼狗。叫停的信号,不在我们手里。该糜烂的时候,我们不能太干净。海丽古丽说,你送过我好几块手表,有的没有分针,有的倒转,正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在城里,艾莎麻利在他熟悉的旮旯里游荡了三天。懒惰、颓废、肮脏、欲望沉醉的三天,在他的精神心绪里变成了三年。在斗鸡场,他喝醉了。买了一只斗败的大公鸡,抱着鸡头独饮。眼睛喝热以后,用手帕给鸡头擦血,说,不要难过,人也有输的时候。你输在头上了,我输在心上了。我们都一样。而后,把公鸡放生了。又一个早晨,他拜见了艾海提老鼠,要他告诉朋友们,艾莎麻利要他速回上海,他要回中国,回家乡来。然后,他秘密飞往上海。
  艾莎麻利踩在上海大地的时候,变天了,乌云在没有嘴脸的天空流浪。半夜,他冒着雨,来到了王仁医生的家。人民的好医生,日子过得好吗?王医生说,我心里惦记着你的面具,不是太好,怕给我惹事。艾莎麻利说,你是一个高尚的人,你甚至没有收我的面具费,现在,我们俩都可以解脱了。王医生说,我不想犯罪,所以没有收你的钱。回了一趟新疆,你后悔戴面具了吧?艾莎麻利说,我的那个仇人没有死,请你帮我把面具取下来吧。王医生说,小事一桩,你上次寄来一对玉镯,我就知道你改主意了。我的条件是,收走你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第五天上午下山,下午艾莎麻利和艾海提老鼠逛自由市场。秘密买卖毒药的独眼龙叫艾塞提,外号是一头一眼。圈子里面的人常用这话逗惹他,说,一个头一个眼睛不够吗?两个眼睛是多余的。现在为什么什么都涨价?就是眼睛多!艾塞提一头一眼就笑,说,没有眼睛我也能看得见,有头就行。艾塞提一头一眼五十岁,高个儿,人特瘦,脸上就一张皮,眼圈没有肉,眼珠子在眼眶里像药丸似的转游。陌生人看了,有一种恐惧感。眉毛细长,和细长的唇胡子对应,有点夸张,像卡通人。艾莎麻利见过这个人,他秘密恶卖毒药有十多年的时间,公家的人抓过他几次,出来还是不洗心。他们在草药市场找到了艾塞提一头一眼,他正和一个长老身份似的脸面人秘密耳语,从衣兜里取出一包东西,塞在了长老手里。长老走后,艾海提老鼠走过去,向他问候,握住他的手,说,日子怎么样?艾塞提一头一眼猜疑地看了他一眼,说,我自己没有日子,我是一切死灵魂的剩饭。十天洗一次澡,自在。艾莎麻利一步迈过来,接着说,有意思,为什么要十天洗一次澡呢?艾塞提一头一眼说,我的灵魂是洗不干净的,只要身子不臭,就没有必要侮辱大地的净水。艾海提老鼠笑了,说,有意思。我记得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第四天,早饭后,他们来到了西流的河边。艾海提老鼠低着头在河边捡玉,琴手斯迪克说,听到水的心唱了吗?水就是音乐,而且是最早的音乐。艾莎麻利没有说话,眉宇间有事,他抓住居来提公鸡的手,走到四棵大松树下面的板床前,脱鞋,坐在了地毯上。酒醒后的艾莎麻利,早已记不起酒醉时的忏悔,仿佛那是别人的嘴脸。他把大家都招呼到跟前,席地坐好。他说,喝了酒,唱醉酒的歌子,醒了酒,办清醒的事。我只是个中间人,中间人就是现在的机器人和仆人。艾莎麻利的意思,还是要复仇。帮他唯一的弟弟复仇。这不是小事,咱们好好商量一下,目的要达到,还不能暴露。斯迪克琴手看了一眼艾莎麻利,说,米吉提朋友,我们都是穆斯林,阿訇大人们说过,复仇是要不得的。这种事情,现在的做法是,和平解决。你和哈里都是有钱人,让最后的语言大师前来埋葬你们的仇恨,不好吗?如果非要动武,那要等待真主的鞭子,那是最后的惩罚。艾海提老鼠说,米吉提朋友说清楚了,这事是不能商量的,道理我们都懂,我们是道理喂养大的。不过,这么富饶的大地,死个有钱人也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咱们请他吃饭,药茶里面放点从印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第二天下午,艾莎麻利来到了她诗古丽的宅院。她诗古丽的男人是肉头肉扎洪,正在葡萄架下扎扫把。听到艾莎麻利的问候声,他坐起来,把艾莎麻利让到了板床上。艾莎麻利狡猾地扫了一眼廊檐上的窗户,自我介绍后,说,我是来收旧地毯的,听说你们家有一张当年和田制造的旧地毯,图案是石榴花系列的,卖吗?肉头肉扎洪蔫笑了一小脸,说,有那么一条旧地毯,我老婆才知道卖不卖。艾莎麻利说,你娶女人的时候,不是自己花钱吗?肉头肉扎洪说,是我爸爸给我娶的女人。艾莎麻利说,我明白了。肉头肉扎洪去叫老婆了,艾莎麻利开始观察他熟悉的这个宅院。这条旧地毯,那年是他给她买的,本来要买新地毯,她诗古丽说,她喜欢旧地毯。周边国家的人们都喜欢旧地毯,她要学人家收藏。艾莎麻利和她诗古丽勾搭上后,艾海提老鼠不欣赏他的这个劣行,说,找有男人的女人是不对的,这不符合忽悠情妇的规则。当时艾莎麻利笑了,说,你没有喝酒精吧?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话。艾海提老鼠说,你是吃现成饭长大的人,人间的疾苦和潜规则你是不懂的。做贼的人也有他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回到宾馆,艾莎麻利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洗刷完毕,他感到肚子很饿,特别想吃拉面。想吃面的时候,他就会想到艾克拉姆麻雀。面馆在西流河河畔。城里的小面馆不许酒们胡来了,人们开始到河边来喝了。在想念艾克拉姆麻雀的拉面的同时,他想到了老贼。老贼名叫穆明,七十五岁了,朋友们对他的评价是,一半是鬼,一半是人,喝酒的时候是囫囵鬼,不喝是半鬼。吃面喝酒的时候,没有艾克拉姆麻雀陪着,他什么也咽不下去。他那些词典上没有的词儿,是上好的下酒菜。一人一斤酒,还能记住情妇的电话号码。他来到了老贼的,老贼正在院里葡萄架下给老婆摘葡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艾海提老鼠自那天和艾莎麻利在家里喝了一场小酒,就不看好这个神秘的客人了。他给所谓的远在美国的哥们儿艾莎麻利打过几次手机,三个秘密号都打了,都没有打通。这些号都是艾莎麻利忽悠他的把戏,说,艾莎麻利在美国,这三个号轮流用,要他注意秘密地和他联系。为了朋友的面子,他安排了一次宴请艾莎麻利的活动,圈子里肾脏朋友们作陪。走一趟如画的山区景点,需要三天的时间,多年来,太美丽山区景点是他们的首选,一是风景好,二是自由。
  最早的黎明开始照亮白杨树顶尖上那一排排问候蓝天的绿叶的时候,他们出发了。开路的车是艾海提老鼠的北京现代越野,艾莎麻利和雅库夫走狗坐里面。后面的车是居来提公鸡的车,带着一个乐师,是著名的手风琴手斯迪克,是民间有人烟的地方,一切角落都熟悉的琴王。五人两辆车,缓慢驶出了生活区。驶入县乡公路后开始飞驰,太美丽山区的风从半开的挡风玻璃上吹进来。艾海提老鼠看了一眼身边的艾莎麻利,说,米吉提先生,你是一个有福之人,山区干净的风开始欢迎我们了。车拐进了山路,河流变宽了。艾莎麻利闭上了眼睛,嘴脸变成了清晰的银幕。那是太美丽山区景点深处最后一个景点,是牧人艾拜最理想的木屋景点。艾拜常说,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