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九九
九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3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7-14 03:21)
标签:

杂谈

姥姥还在世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对我讲我爸妈的故事,尽管和奶奶的描述因立场而略有不同,但她们讲述的故事梗概不管搁在哪个时代,都能成为极具人气的戏剧,富家小姐和穷小子的一见钟情,自由恋爱与封建包办婚姻对抗。

我没有可能见证他们恋爱,只看到他们的婚后生活。如果他们的恋爱可以拍成偶像剧或者浪漫喜剧,婚后的日子就是冗长的伦理剧,有争吵、有打闹、有欺骗、有不和、有心碎、有流血。

曾听过这样的说法,人的记忆总是从悲伤开始。别人的经历还未可知,我的记忆的确是在一片兵荒马乱中展开。尽管他们最后谁也没离开谁,裂痕始终在那里,不止他们还有我和哥哥,无论时间往前推进了多久,我还会时不时重复那样的梦境。

曾经,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选择承受那样的委屈。成长过程中我发现很多人在承受同样的委屈,或为钱、或为名又或为着孩子。我只觉他们被时间侵蚀了灵魂,我同样看待自己的母亲。

那样的过程养成了我爱嘲弄的心态,我不太相信冠冕堂皇的理由,认为真善美后面都有一个可憎的借口。我也不大相信爱,当然我也断断续续的和不同的人恋爱,我想我演的不错,最起码在分手时还让人觉得恋恋不舍。

我知道自己已经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7 02:26)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思乱想

    这是一个奇怪的时代,当被夸赞善良时,我们的下意识竟然不是觉得欣慰或荣耀,而是反思,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蠢话或做了什么蠢事。其实善良或不善良,未必想象中明显。恶人有时会行大德,而善者也一样有邪念。如果过去的几年我有什么成长,那就是学着不给人贴标签。也许他的话中有话,也许他的眼神有几分诡异,也许他的试探并不高尚。不是不懂辨别,只是善恶有分,求仁得仁。这不是所谓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这也不是高尚,这只是我能活的最适意的方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早晨九点钟,手机响起,是我爸的电话。他告诉我我高中的一位老师过世了。还没待我完全清醒过来,他又匆匆挂了电话。

再无睡意,却也没有起床。我只是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难过吗?是的。悲伤吗?当然。但又并非完全无预期,毕竟春节的时候表姐就说他的癌症怕是已经扩散。没有思绪万千,也没有异常伤感,我就那样瘫在床上,不是思考生与死的意义,有几分不愿相信、几分不清醒。

他教的并非我最爱的科目,而他本人却是我见过最纯粹的老师。他的眼里只有物理,无论谁去问他问题,难或易,他都会帮你解决问题。没有那种励志片里的温情脉脉,也没有病倒在岗位上,他只是每天哼着口哨上班,快乐的授业解惑。他从不拿成绩的好坏对学生褒贬,也不会干涉他们的课余生活。

很多学生会怀念给过他机会,认为自己最特别的那位老师,而几乎所有学生都会怀念这一位眼中无差别的老师。

不可能所有人都擅长这样一门科目,不过他从不盯着学生的短板。他是那么快乐的教着这门科目,总是兴致冲冲的指点迷津,也许他很少表扬谁,却从未见他打击谁。

这一位尊重每一个个体的老师,理当被所有学生怀念。祝愿每一个孩子能有幸碰到这样的老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2 23:43)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思乱想

不知道是环境还是季节的变化,又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过敏。看上去长长的红血丝,蜿蜒在肌肤里,有些瘆人,摸上去倒没什么痛感,只是容易引起误会,以为我是被家暴的妇女。

和妈妈打电话才记起,又是农历的生日,我竟然都没想起。我是真的记不起什么特别的日子,换言之,我觉得每天都很特别。可惜不是所有人对我这种说法都买账。我不介意自己过生日,脑海里留住的,也都是我一个人过生日的记忆。不是特别的委屈,也无意伤感。我似乎从来留不住狂欢的片段,只看得到散场后的狼籍一片。可惜了那些曾经为此策划的朋友的心意。如果快乐都留不住、记不得,那我算快乐吗?

无数照片告诉我,极度的唯心主义和唯结果论的人的记忆,一点都不可靠。一个人靠在沙发上,看着满地的果壳瓜子又或者酒瓶,旋转旋转…这些不过是脑补的片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2 01:43)

    依然是山楂树之恋。我并不十分喜爱这部电影,却又无比喜欢张艺谋挑选的演员,十分合眼缘,尤其窦骁,第一眼看去就觉得十分眼熟,而眼熟在爱情故事里通常是产生好感的前奏,黛玉初见宝玉,不也只是在心里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竟眼熟到如此地步。对明星的喜爱有时候就像是对一种恋爱的投射。从我所有的投射看出,我基本上是三两天的新鲜,没有任何忠诚度可言。也就这个新鲜的劲头,我看了两天山楂树之恋的演员和导演的专访。

    访谈里两个演员十分可爱,没有侃侃而谈的自如,也没有故作幽默十足。两个人都是自然朴实的做派,还有些些青涩。想起较早有人挑剔张艺谋太拿自己当回儿事儿了,选演员就像选妃。现在看来,当时的慎重并非没有道理,兴师动众下幸亏有所得。

    访谈间,张艺谋颇为坦诚,也认可了所谓的纯爱更多是由那个年代所造就的不自然的压抑的爱,主人公的天性和本意不是奔着纯爱的目标走去,而那时那刻不得不如此。我不爱这电影也正因为如此:不是这电影不够真实,只因不喜欢那个年代。爱都不自由的时代,不值得留恋。并非迷恋爱情,我只是痛恨不自由。

    主持人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于九一八这天看了山楂树之恋,原本毫不关系的两个词组,今天赶上了。愿世界不再有战争,愿世间人能享有爱情。纵然片刻。    

    说回电影,没有被抱怨的那么沉闷,也没有铺天盖地宣传的那样清新。纯爱电影,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什么是纯爱,剔除了情欲的爱吗?压抑了冲动和本性的情?如果没有了冲动,没有了迫切想要结合的欲望,茫茫人海,又为何这两人要在一起呢?干脆学群居的动物一样,如狮群,母狮子住在一起,公狮子离群索居,这样就‘干净’了就‘纯洁’了。只是狮子都难逃一年一度的发情期,而人们却要在‘道德’的抑制下,时刻不忘‘发乎情,止乎礼’。所谓纯爱,在张艺谋的电影里,更多是被压抑了的本性的爱情。(我不是提倡‘性解放’‘性自由’,这个年代已不需要。我只是天生厌恶口号和标语,拿纯爱做标榜,不比拿着裸露宣传更高尚,速食时代宣传手法的不可避免,囫囵吞枣后,谁又有心细细品味其中的味道。)

    据说看了电影的男人都想娶静秋,女人都愿嫁老三。过于绝对的话用逻辑来判断,通常都是伪命题。无可否认老三是个‘好老公’的模板,能赚钱、知进退、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8 01:14)
标签:

情感

若不是一连串的巧合,我不会看见,看见你对我的告白,当你只有19岁。

 

我该告诉你吗,或者继续这样的遗憾。我不知道你是单身还是恋爱,你是快乐还是遗憾,或者单纯的只是把这些都遗忘。

我该拿起电话或者只是当做一切都未发生,就像多年前已经错过的那样。还是借着一瓶酒,把自己灌出几分醉意,然后拨通那个陌生电话。

你知道我的声音,而我却不熟悉你的语气,其实这只是个错误,我只是觉得抱歉,对19岁的你和我。只是我该明白,单凭一个电话,不会把你我拉回当年。或许我只是想知道,当你只19岁,你是怎样看我,是否像我看你一样;当我抱住你的时候,你是否和我一样沉醉。当我因为错过,而没能回复你的时候,你是否恨我,如我现在恨自己一般。

你没有回我,像我没有回应你一般,我该明白,像所有的爱恋一般,再过炙热,也总有消去的那天,更何况这没有被灌溉的种子,早该随风湮灭。

 

我用一瓶酒,换自己一夜的不清醒,然后醒来,我可以试着假装,假装这一切从未发生,继续前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5-25 21:13)
标签:

健康

一年总有一两次,偏头痛。每次都在生活正闲适的时候悄悄潜伏着,然后突然间,山崩地裂般把你吞噬。每次都能把我折磨的恨不得拿头撞墙,事实上我真的这样做了,只是在敲击之后,那些痛感依然存在,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减轻。然后我试着吃东西,很多很多的东西,完全不理会什么减肥的目的,只是那些东西除了勾起我的呕吐感,也没有任何意义。我试着放松,什么都不去想,闭上双眼,头痛的感觉却越来越具体。

每次头痛来袭,都恨不得自己立刻死去,不是我特别脆弱,受不得疼痛,相比起割伤或者擦伤,都不会让我有特别的情绪起伏,只是这头痛,像是永无止境的溺水的过程,我只想有个干脆的结束。

在疼痛中记录下此刻的感受,希望明天不要立刻忘记今天被折磨的情形,好好爱惜自己,规律作息,不需要再一次拿头去撞墙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6 22:30)
标签:

杂谈

最近的自己,像是大一的日子。总是一个人想很多,却什么都没做。我看着眼前的文字,一点点的走进我的情绪里,然后再慢慢忘记。对于这个世界,我突然变得像是一个旁观者,仿佛什么都不曾参与。

朋友送我一只小仓鼠,我努力和她培养默契。机械的喂她食物,打扫她的小房子。可是怎么都没办法亲昵。她好像知道我其实对她并没有真的兴趣,一点都不想要依偎过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妈妈

情感

    最近的自己,比怀孕的妇人还令人难以预测。上一秒还在开心的打电话,下一秒就莫名流眼泪,甚至是嚎啕大哭,有几次还来不及把门关上。看朋友的游记,也只看得到背后的唏嘘。像是病态一样,什么都往坏的方面想。写着博客的空间,拨了家里的电话,居然是爸爸接的,真是难得,晚餐时间在家。就像routine一样,问及妈妈的健康,又在打吊针,还多了几份药。问她为什么加了那些新药,肾功能终于开始一点一点丧失。听着妈妈若无其事的说着那些,我的泪水像是溃堤,原来之前的情绪都是无所谓的宣泄,这个时刻我才知道什么叫真实的感受,只是我恨,为什么医生的话总是会兑现,为什么没有奇迹出现,为什么我只能在这里敲下这些毫无意义的文字。我一直以为我能做什么,我不想像看着外公在最后的时光苦苦挣扎那样而束手无策。只是我怎么能代替她承受那样的痛苦,我又怎么陪着她身旁分担,在我知道那有多痛之后?除了懦弱的哭,我什么都没做,甚至连承担都做不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