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批评家鹰之
诗人批评家鹰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4,011
  • 关注人气:6,8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敬告

本人诗集《美好是疼的》正式出版。

 

  二十五年磨一剑,本人第一本诗集《美好是疼的…》由北京燕山出版社正式出版。本集子共节选了本人在1989——2014间创作的六百多首诗歌中的近三百首,力求每一首都是有思想创新、独创意象的瓜熟蒂落之作。  本书共10印章,320页,定价48元/本,50元(速递或挂号)。

直接发微信红包即可。微信号ingzhi76486911

户行:建设银行大连沙河口支行622700 078  213  0275775户名李帮学。邮政储蓄银行  大连南关岭支行  621098222 000 890 1816 户名李帮学 

  请博友通过博客纸条、微博私信或电子邮箱76486911@qq.com),微信(ingzhi76486911)告知准确邮寄地址、电话、邮政编码和购书数量。(是否签名请注明 并注明打款尾号)

更多介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8037f80102v9mm.html

 不赠书,不,不打折请勿约写评论,商业文字1元/字

简介

无名诗人,无名批评家、无名思想家。未参加过作协、诗歌学会,未获过任何诗歌大奖。未参加过青春诗会。(1969--)山东淄博人,现居大连,某无名企业负责人。

座右铭:一个让时间感到失恋过的人。

  世上每一个思想者都是孤独的,真正理解他的呕心沥血与艰苦卓绝的只有时间,时间老人每天分派一个小小容器放在他身前的履带上,等待着他析出身体内的思考结晶注满,然后继续向前滑动,直到出现下一个……,但当他一无所有地离这世间之刻,那些习惯被他注满的时间空杯会为突然到来的空缺感到失落,因此,所谓历史,就是时间的失恋史!

 浮生百年,呼之欲出时最美!

好友已满,请加关注,谢谢

魔鬼辞典

历史

时间的失恋史

艺术

人类对造物主的模仿。

艺术家

始终都在证明,大多数永远都错了的人。

思想家

每天都在与上帝争吵的人。

保健品写作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真诗人

除了写诗,还必须是真正为诗歌代言者。

翻译家

解梦者

叶公好龙

远离诗坛亲近诗歌

本土化

窝里横

草根体

地头蛇

未知性的呼之欲出。

诗人

时空隧道自由行走者

口语帮

与记者抢的人。

学院派

对哲学家边角余料再利用的家伙。

技术

把诗从一黑洞中诱惑出来的若干法中的一种。

时间的容器

每个人的身体都是一本书,被神祗夜夜翻动。

天才

世人对不承认自己是天才的人一种强制的奖励。

唯物主义

一种人与生俱来、一学就会的行为提醒。

个人崇拜

感性的爱。

 传统

一个时代坐化后,屁股底下留下的舍利。

永恒

永远的势均力敌

通感

望梅止渴。(曹操)

论坛时代

类似生产队。大锅饭年代

博客时代

类似包产到户,自己经营责任田。

隐喻

此地无银三百两。

意象

被诗人赋予性格的物象,属于被诗力场场化了的“物”。2,借尸还魂者

诗歌语言

物象之间有机化、戏剧化的神秘,因此诗人类似精通大自然语种的“物语者”

解构主义者

把盘子打碎却不知道怎么粘起来的人,粘起来又不知道放啥东西的人。

反传统分子

面对世界宝贵遗产视而不见,而净身出户者。

先锋诗人

“王婆河”河面上的泡沫。

先锋理论家

王婆河”泡沫打捞者。

xxx诗歌奖

xxx先生诗歌嘲弄奖。

文无第一

外行领导内行的最佳授奖辞!

研讨会

牛对人弹琴。

青春诗会

被誉为“诗坛黄埔军校”,也就是专门生产败仗将军嫡系将领的地方。

著名诗人

没来由的A是B(于坚)

著名理论家

一帮有嗅觉没味觉的家伙(伊沙)

权威人士

具有最大撒谎权限的人物。

 

访客
加载中…
便条九
在众多的刑罚中,最残忍的只有一种——剥夺他爱这个世界的权力!
 
诗歌有两部分组成,泛指和特指,前者代表他的胸怀,后者代表他的个性,二者缺一不可。只有泛指没特指只是个大众化平庸诗人,只有特指没泛指只是个小诗人。
 
这世上最不值钱的是诗人呕出的心血。
 
诗歌的所有技艺都源自对上帝的模仿,上帝在哪里?我们当不知道,但他的作品无处不在——完美无限的大自然!
 
也许我们的写作,可令大众误解、鄙夷,甚至诋毁、轻贱,但我们却必须证明,我们的写作为他们而存在,始终和他们是处在同一个矛盾统一体之中
 

在我狭隘的爱行将耗尽之刻,广博的爱却轰然诞生,它无穷无尽无始无终,支撑着我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写作口气

 

对艺术而言,“大多数”永远都是狭隘的,永远都是创新的敌人,因为大多数永远也不能站上制高点俯瞰事物的全貌,他们所有的认识都来自“被引导”,他们千方百计阻止着新事物的诞生,主动成为新事物的敌人,但在新事物转化为旧事物之刻,又千方百计阻止着它的腐烂,被动成为旧事物的帮凶。

 

少年言情志,中年谈理趣,晚年归神性。一无所求时离神性最近。

 

不是人在创新,是潜意识有了艳遇

 

天才写天,地才写地,人才写人

 

翻译家可以不懂诗,但不可不懂哲学。

 

这世上从来不存在不分胜负的争论,但永远也不缺少看不出胜负的裁判。

 

“诗有别才”必关理也,因为美是理性的,但明理者未必及诗,因为诗有别才。“环肥燕瘦”者何也?因为她们“合理”的恰到好处,就像美女中的黄金分割。

 

好诗都是金字塔状排列,越往上越少,诗人的成长也和金字塔一样,能入眼的好诗越来越少

 

只有到大海边的人,才明白什么叫望洋兴叹,

 

大海

真理永远无家可归,它在为比低更地处代言

 

大众的内容核心是“感动”,形式的最高境界是“三美”;精英的核心是新鲜的真理,形式的最高境界是“原生态的脉动”。而近百年文学史只是大众和变形的大众编年史,从未给精英留过位置。

 

所有疼痛都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外在的,另一种是内在的,而内在最痛的一种莫过于——自己怀孕把自己生出来。

 

敬畏诗歌从敬畏自己诗歌始,我想象不出那些把自己诗歌比作垃圾的人是什么物种。明知是垃圾,你为啥还写呢?诗歌是你想写就写得出的吗?好诗源自天地人造化之功,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的。你不敬畏自己的诗歌就是不敬畏天地,其次才是不敬畏你自己。

 

这些年我一见到“公正”两字就头疼,公正评奖、公正选稿、公正角逐,因为这些活动组织者不是猪八戒就是沙和尚,要么就是唐僧,就是没有孙悟空,而好诗歌本就是妖精,欺骗性与生俱来。

 

秩序像一双旧鞋子,世界是个新人,每天都有脚趾头露出来,也有脚趾在疼

 

所谓“诗之道” 就是诗人相对成熟的思想体系找到了与之相辅相成的客观对应物群体,并形成一种亦步亦趋的良性循环通道。

 

其实诗与非诗的界限是明确的:1,思有所得。在写作一首诗之前,如果你还没有产生高出惯常思维的想法,请莫动笔。2,呈现本体的质变。如果仅仅有新的思想和感悟,还没寻找到新的物像关系来呈现它,请勿动笔,这也是不道德的。

 

诗歌的内容是佛,直抵真善美的根部,诗歌的形式是妖,总是充满不可捉摸的意外性,二者的统一叫境界

 

我确定我提高——每天发现自己的小众化。

 

分行的小说和散文都成了诗歌,编辑们,诗人们去死吧。(龚学敏 景祁)

 

“新诗十九首”是什么玩意?在骡子还未出现某个时期,十九只羊出了骡子的价格,在骡马不分时刻,他们又弄出来当马再一次。无非是些“远离诗坛,亲近诗歌”的人爱干的事。

 

诗歌究竟对谁负责?——人性

 

诗歌的现代性离不现代科技的介入,因为失踪的“人性”正附着在这些东西上面。

 

诗歌当然是高于生活的,这还有什么怀疑吗?因为这里面包含着诗人对未来的展望。

 

若不读诗是合理的,那么,男人不喜欢女人也是合理的,前者令诗歌便陷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绝对自由的真空中,后者也令女人拥有了可以不洗脸、不梳头、不照镜子、不擦劳什子化妆品绝对权限。这边是“绝对自由是一场灾难”的真正含义。

 

所谓“诗性”就是指的诗歌的艺术性,也就是神性、童话性、意外性(戏剧化)在诗歌中的含量,只不过它们是渗透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

 

分政治羹成名者,皆为取巧之辈,捷径难去远。

 

人有人运,诗有诗运,诗运在必是占人和者为王,人运在野鸡当凤凰,近二十年诗运不在,呼风唤雨者皆为二流资质。

 

北岛、舒婷一流天分三流情商,最终功败垂成;西川一流资质,博而不精华而不实,多年寸功未建;杨炼、多多二流资质,兢兢业业求仁得仁;欧阳江河一流思想,三流的语言感悟力,最终虚张声势;于坚二流资质,沉陷叙述一劳永逸,最终味同嚼蜡浮于表面。

 

人分两种,正常人和残疾人,诗分两种,好诗和残疾诗,残疾人是人,可有一个健全的心灵,但残疾诗血脉不通却非诗,因此,指出我诗栓塞者皆为吾师!他能让一个死物复活。

 

和尚析出舍利,牛析出牛黄,麝析出香,罂粟析出——我必是时代消化不良的那一个!我等待着......

 

“感觉”从来就不是诗,因为感觉属于生理范畴不属于灵魂范畴,诗从来就是灵魂范畴的情感体验,这类似于艾略特所说的“最真的哲学”,所谓“体验”就是情感的实践所得,等于被验证过的真理。

至于,人拿感觉当作诗,只是人必然走过的从不懂到懂的学徒期使然,基于一种从众心理,这段时间真诗好诗将被伪诗、劣诗屏蔽也是正常的,“面朝大海,春暖花”的广告词也被当作诗歌,将会成为一段历史笑话。

博文
分类: 鹰之论语

研判千古诗案之四,史蒂文斯《大人物的隐喻》

 

我对徒弟说,鉴赏诗歌没什么秘密,只有四个字:读懂为止,你宁肯花一个月读懂了一首诗,也不要似懂非懂地读一千首诗,前者像一把梯子,把你举到了另一个高度上,后者像一片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浅滩,只让你在心猿意马的迷茫中徘徊。这也是诗人和学者的真正区别,国内博览群书的知名学者众多,但真正读懂现代诗的至今几乎一个没有,而且,即便他们博览群书,也不能像古代文人学者那样,随手便可有模有样地写出几首。因为,现代诗的本质是思,是内容决定形式,读懂了你收获个“1”,读不懂,你的收获可能就是“0”1”.而古诗词本质是情志,是形式决定内容,读不懂也能感受个差不多。所以,你如果只是像赶火车似的满场飞奔,即便不求甚解地读了一万本诗集,可能你的收获和那些知名学者差不多,这只是一种永远没有质变的量变游戏罢了。所以,当有人问起我跟当代著名评论家们的区别时,我说,唯一区别就是我比他们更笨,一首诗读不懂,我从不读下一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鹰之论语

谢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1939年4月13日—2013年8月30日),爱尔兰诗人。生于爱尔兰北部德里郡毛斯邦县一个虔信天主教、世代务农的家庭。希尼不仅是诗人,还是一位诗学专家。1995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的诺贝尔奖演讲《归功于诗》(CreditingPoetry,1996)也是一篇重要诗论。他还写过一个剧本。希尼把古英语史诗《贝奥武夫》(Beowulf,2000)译成现代英语,轰动一时。是公认的当今世界最好的英语诗人和天才的文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27 12:16)
标签:

鹰之

短诗

分类: 原创诗歌


《倾听寂静》

寂静是能听到的,听不到的是死寂
车流在城市的血管中滑行,像脉搏在跳动
地摊经济的吆喝声时隐时现,像呼吸
宠物犬与野猫偶尔的对峙,草坪上的小小喷嚏
过路鸟,与留鸟偶尔的合唱
蜜蜂,甲虫一同撞上纱网的一阵交响乐

我喜欢被这种熟视无睹的声音围拢着写作
就像一条鱼习惯了在浪花的嬉戏声里成长
如果这种和声中的某一缕突然消失
我会感觉,身体中少了一份宁静
唔,别误会,我并不怎么相信大隐于市
如同不怎么看重,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它们只是把自己看作山林的一部分
而我也只是这个城市身体的一部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鹰之论语


词语有性别吗?当然没有,或者有,你感受不到,但当词语转化为言语的时候,性别甚至年龄便都产生了,男人用男人的语气说话,女人用女人的语气说话,孩子和老人也分别用自己的语气说话。但这与作者无关,只与被作者捕捉到的灵感有关,这如同女人生孩子,孩子性别与她无关,只与她受孕的时刻有关,不明白这一点,你就不要去写作,因为你是一个对言语没有足够敏感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13 16:17)
标签:

短诗

鹰之

分类: 原创诗歌

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诗人之间最终较量的是什么?无非两点,其一,思想创新力,其二,造比喻的能力。我认为从这两点来讲,中国不少淹没在民间的无名诗人,并不比那些西方大师差,只不过这一点无法证明,因为找不到那个合格的裁判,我们有太多的大奖作品都被读者判为了“饼子”,这些掌管话语权的砖家叫兽自然做不得裁判。若真有两组这样的作品摆在一起比照,二三流的砖家可能会说,文无第一,这根本没法比,鬼才知道《绿太阳》和《树与天空》哪个更好。三四流的叫兽可能会说,这是鸡蛋碰石头,螳臂当车,蚍蜉撼树,望洋兴叹,无名诗人跟大师怎么比?

 

但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好办法,就是用西方经典作品的同样标题和内容,自己亲自写一遍,然后公公正正的“较量”,这样便验证出自己水准的真正高低了,也让那些和稀泥的砖家叫兽无话可说。当然,这种较量只是你将自己的分量在内心里暗暗称量,并非去赢得别人的承认,更非去取得一张什么证书,诗人朋友们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鹰之论语

弗罗斯特说过,诗歌是翻译中丢失的东西,歌德也说过诗是翻译中被保存下来的东西,从相对主义的角度来说,他们各自都有各自存在的道理。前者将“能指”定义为了诗歌的“诗性”,比如由语感、语势、语态组成的语境,以及由语境产生的引申义是最容易被翻译丢的,所以,说,诗歌是翻译中丢失的东西。而后者将诗歌的所指定义为“诗性”,在一些纯现实主义的逻辑性比较强的哲理诗中,无论怎么翻译,只要这种最基本的逻辑关系不改变,诗歌的诗意便被保存下来。但从绝对性角度来说,这两种说法都是小聪明的以偏概全,因为只要翻译者的写作、鉴赏水准高于被翻译者,从理论上讲,“诗”不但翻译不丢,反而存在被丰富、被充实、被升华的可能,因为翻译家充当的角色是被翻译者的辅导老师。

 

如何才能杜绝在翻译中流失的诗意,最流行的说法是“忠实于原文”,但这是一句屁话,因为,所有的错译、烂译也都是在此基础上发生的,每一个低能的翻译者都在“忠实于原文”。问题出在哪里?因为这些翻译者不知道“忠实于原文”的原理究竟是指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鹰之论语
评译西方经典之六,米沃什

切斯瓦夫·米沃什(Czesaw Miosz,1911-2004),美籍波兰诗人、散文家、文学史家,诺奖获得者。

Preface
Poem by Czeslaw Milosz

First, plain speech in the mother tongue.
Hearing it, you should be able to see
Apple trees, a river, the bend of a road,
As if in a flash of summer lightning.

And it should contain more than images.
It has been lured by singsong,
A daydream, melody. Defenseless,
It was bypassed by the sharp, dry world.

You often ask yourself why you feel shame
Whenever you look through a book of poetry.
As if the author, for reasons unclear to you,
Addressed the worse side of your nature,
Pushing aside thought, cheating thought.

Seasoned with jokes, clowni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鹰之论语

评译西方经典之五  沃尔科特

全文见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ODE3NDIzMw==&mid=2247484436&idx=1&sn=2edbeb65d8a187f97464250b5e45f2e2&chksm=ea0d7862dd7af1748ffa9ee61736d957cc13c6d699d6a9b38e6198f62496a8a711702fb48b18&token=444670141&lang=zh_CN#r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25 08:41)
标签:

鹰之

短诗

分类: 原创诗歌


《驼鹿的忧郁》

玛丽·奥利弗说,驼鹿的脸
就像耶稣的脸那般忧郁。
其实,驼鹿从不曾忧郁
忧郁是我们给它写到脸上去的
我看见一只饮水的驼鹿,后腿
被一只巨蜥咬了一口,一瘸一拐
走出很远,然后躺下
巨蜥啃啮它身体的时刻,它还没有死
但它脸上还是没有忧郁
甚至,呻吟声也很小,似乎怕别人听见
对于人类,生灵们更早读懂了《道德经》
它们早觉察到自己的身体和泥土很接近
而人类,只有在入土时刻才知道
原来,自己也是泥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鹰之

短诗

分类: 原创诗歌


《牙疼得像个蜂窝》

病牙像个嗡嗡叫着的蜂窝
不听话的舌头就像8岁的我
那一年,我扛着一根秫秸
一举端掉了枣树上的三个马蜂窝
被父亲用青涩的柿子涂满头脸
我以为那是惩罚——
当那枚柿子吃掉了我的满头大包
我已学会,下次去捅马蜂窝之前
一定在口袋里装两枚青柿子
.
天命之年才发现, 思想比肉身更怕疼
管子、老子、庄子、墨子、荀子……
就是悬在思想者头顶的一顶顶蜂窝
在可能的反噬面前,被一代代人巧妙避过
而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的蜂窝
却被一代人,又一代人捅过
每个黄昏,聆听着思想的蜂窝在上空鸣叫
我却找不到童年的那根秫秸
就像此刻,病牙又在口腔里暴跳如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严重的时刻


公众号zls9999
 我心中永远有个上帝,只不过他们不是宗教中的耶稣基督、默罕默德,更非释迦牟尼、玉皇大帝,这种实用化宗教是那些等待投桃报李的凡夫俗子的。

  我对自然和艺术的爱无所求,不求今世的春华秋实,也不求来生的轮回成仙,我最大的心愿是——我的到来永远是无限不规则的。

搜博主文章
立体诗观

一首好诗应有“点”的触及——立意之,具备向人间终极价值发问,为真善美爱代言的担当精神;一首好诗应有“面”的绽放——呈现之“”,看得到天地万物在一个天人合一的诗力场中有机运行;一首好诗应有“影”——影射度,具备多方位多层次辐射生活的穿透力,带给读者一个沉甸甸的获。

新浪微博
酒花

 

鹰之时代必将来临 ,可爱的,我等你20年!

 

 永不争第一,永不第二。

 

我所的一切就是要让诗歌长高一厘米!

 

诗人的觉醒从相信历史始,诗人的成熟从怀疑历史始。

 

完美者拒绝轮回!

 

晚年写作就是你修行一生的人品在替你表态。

 

作家的情感真实高于历史

 

当我用目光抚摸那些熟悉的事物,我们的言语从遥远的内部传来。

 

民主
 
大智慧始终掌握住少数人手中,但是少数人更大的聪明在于,他会让大多数人认为是他们自己在主。
 

若20世纪是科学杀死上帝的时代,那21世纪就是科学重新发现上帝的时代,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吧

 上帝给每个人类都分配了天性,一出生我们就骑在了它的脖子上爬行,然后我们就慢慢忘了它的存在。最后,我们又要经过千辛万苦的修炼才找到了它,就像骑着驴的人最终找到了驴一样。

一流诗人从不阐释他的诗歌,因为他的诗是深入浅出的,用不着;三流诗人从不阐释他的诗歌,因为他永远无法说出,一个空房间究竟装的是什么;但从二流走向一流的诗人会阐释,这是神交给他的责任和义务,相当于——嗨,注意了,请关注这些即将完美的事物!

 

就像敢于素面朝天的美女才是最美的,好诗永远都是澄澈的。劣诗永远都是暧昧的,这就像一个丑女永远舍不得摘下她的面具那样。

 

当人类情感变成一个人造的东西时,不靠诗歌这种原生态的东西去矫正,还能靠什么呢?诗歌是人类情感的最后记忆。

丹田发热,必有诗出!

 

 世界文学史像一条大河在我们身边流过,我们只有融入才得以生生不息。

 

知道我为什么不骂总统吗?因为在骂之前我已经在心中当了10000次总统。

 

诗性本恶,唯有德者敢虚怀以纳之。

 

诗歌一旦成为诗歌艺术,它就已经被整个世界所共有。

 

诗如灵芝,是一场生命对另一场生命的换出!

 

我不停的枯萎产下灵芝!

  

骄傲是种美德,看你孤独多深!

 

诗歌是诗人品格的一部分,或者说你正在成为它的一部分。

 

 我是一个坚定的爱国者,死心塌地地爱,铭心刻骨地爱!

 

  “个人化”是对写作难度的一种降低,但“个人化”又是写作的始!

 

不能把自己纳入历史的所谓名人,在我眼里都是一个虚无者。

 

 万诗头难,那就把一百把刀出鞘时的铮铮声录下吧。

 

我为什么把你们称作“伪先锋”,因为你们割断了诗歌5000年生命的脐带,让诗歌成为了孤儿!

 

 在漫天雪的刀光中,我的眼睛亮一下,飞鸟落下一只!

 

真正的诗人有能力活在自我的感动中!

 

诗人死于中年无志!

 

浮生百年,呼之欲出时最美!

 

直发曲中直方大!

 

大道至简,缘于肯定。

  

泱泱夏天,多少绿叶掩映于脑海!

 

夜间赶路,看清事物的轮廓比实质更重要。

  

便条八

绝望之诗就是纯诗。就是最真诚之诗。

什么是伟大作品?就是能让读者忘掉作者的作品。

 

 诗是语言咒语对万物的唤醒。

 

诗人四十岁之后,思想、技艺每十年增加一毫米,五十之后,每十年增加0,9毫米,以此类推。但不要小瞧了这一点点的进步,这几乎是一个诗人全部的快乐和人间最珍贵的财富。

 

句为诗之胆,无句之诗再好只能属于狭义上的好诗,思为诗之魂,思未有所得而成诗大多是伪诗。无句还自称有才气的诗人是放屁,思的深度取决于体验,用感觉“坐庄”的诗也是放屁。

 

对于文学而言,所有的自由都在笼子里,就像魂魄只能在身体里。

 

不读名作是一件危险的事,诗歌的名作意味着现代诗思想史上的一个个节点,没理由不站在他们肩膀上拔高。万一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突然发现,超水准发挥写出的一首杰作,竟然是别人早已经写过的了,这是件多么悲哀的事,而更严重的很可能你走了一生的路是别人已经走过的了。

 

亲爱的,我就那只近视眼镜呀,戴上我,让你看清远方

 

请注意,诗歌不是“以小见大”,而是“以小折射大”,明白了这一点,就明白了诗歌与小说的区别。

 

注意,诗歌的物象是嵌入,而不是摆放。前者有根,后者没有。而根在生活里。

 

真正的自由属于那些心灵自在的人。

 

请相信没有一个诗人可以诗意地活着。

 

在,“深入浅出”的写作者一直是一个倒霉蛋,真正呼风唤雨者反而是浅入浅出,其次是深入深出,这是为什么呢?一直是一个自命清高、不求甚解的民族,浅入浅出者靠性、事件的生动感动了他们,而深入深出者一看就像有的样子,他不懂也装懂,这样它就成了一件皇帝的新装;只有深入浅出者四处碰壁,因为没有生僻词语,人人都似乎感到自己看懂了,又懒得去深入思考发掘文字背后的指涉,这样真正的好诗反而成了皇帝不喜娘娘不爱的冷门。

 

每一颗明珠都是带着原罪出生,它让埋没它的泥土受尽蒙昧之苦!

 

真理的头部永远在少数人掌中发芽,真理的尾部永远在大多数人的手中溃烂。

 

人过早学会叙述之后,诗人之间的可识别性越来越小了,整天婆婆妈妈。

 

李白因为没有“时代气息”在当代家喻户晓,杜甫因为强调“时代气息”被所处时代抛弃。

 

读诗跟吃饭一样,好不好吃问舌头,但有无营养需问肠胃。

 

作诗跟菜一样,技艺在色香味的背后,就像螃蟹甲壳中的细皮嫩肉,分离来谈,只是面对一只螃蟹的尸体。

 

我的犄角正从内部露出尖来,我看不见它,如何阻止它。

 

我可用命运诠释过去,但不会用它诠释未来,因为那样便如同说,是他在写诗,而而不是我。

 

如果十亿人一起闭目合十想一个东西,不管这个东西是什么,它一定会出现。

 

什么是是个伟大的时代?当然是能诞生“第一”的时代,这说明合格读者被熏陶出来了。

 

世界就是一个七巧板,把屈原、李白、杜甫、苏轼的拼起来,缺口就是你的位置

 

鹰之,存在是什么?

海德格尔,存在就是被感知

鹰之,那音乐的存在靠什么感知?

海德格尔,耳朵

鹰之,没耳朵的人能感知音乐的美不?

海德格尔,不能,感知的存在无效。

鹰之,贝多芬创作的音乐美不?

海德格尔,美

鹰之,但他是聋子。

 

鹰之:美是什么?

毕达哥拉斯:美是和谐。

鹰之;那火烧云美不

毕达哥拉斯:美

鹰之:那它什么时候最美?

毕达哥拉斯:什么时候都美。

鹰之:它什么状态最美?

毕达哥拉斯:什么状态都美

鹰之:那它什么时候不和谐呢?

毕达哥拉斯:这....

 

毕达哥拉斯:刚才的例子不算,换一个。

鹰之,好的。天使美不?

毕达哥拉斯:美。

鹰之,你见过她吗?

毕达哥拉斯:没。

鹰之,那怎么知道她是和谐的?

毕达哥拉斯:想象出来的。

鹰之,那你的想象我的想象他的想象是一样的吗?

毕达哥拉斯:不一样。

鹰之,那大家为啥都说天使美呢?
毕达哥拉斯:这......

 

毕达哥拉斯:你出的例子太过另类,换一个大众一点的。

鹰之:好的。单眼皮美还是双眼皮美?

毕达哥拉斯:双眼皮,否则谁还花钱割双眼皮。

鹰之:但汉代以前的是以单眼皮为美的。和谐岂不也是随心所欲吗?

毕达哥拉斯:这...

鹰之:再简单一点吧,胖子和谐还是瘦子和谐?

毕达哥拉斯:当然是瘦子

鹰之:那环肥燕瘦怎么解释呢?

毕达哥拉斯:那是胖子中最和谐的和瘦子中最和谐的。

鹰之:那臭狗屎美不?

毕达哥拉斯:不美

鹰之:难道它任何状态都不和谐吗?

毕达哥拉斯:这......

 

所有的废话都像大便——都是圆的。

  

对于一首诗而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总是相对的,梯级式差别是绝对的!

 

君在臣位不如沉默。

 

国与国之间一切入侵都可以最终归结成是的入侵,但有根的源自人性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最典型的莫过于满清被华夏的包容。说来有趣,xxx很可能是第一个深入学习我理论的人,比如对我命名“意象”概念的化用“身体性”运用等等,甚至我提出的“口语类诗歌离戏剧化非诗”也被他萃取到所谓xx理论里去了。这很好,我也乐于“丛中笑”的角色,其实,我的理论的推出本就是为了奉献于社会,如果这些理论能遍地花,是否提及我的名字有什么关系呢。

 

有人说我对现代诗要求苛严,其实我的苛严是建立在“诗言体”的前提之下,即在尊重每一种“体”的前提下,祛除他们自身彰显出的逻辑自悖的病灶,这不是苛严而是最起码的鉴赏起点。

 

正写清晰果决、反写朦胧模糊、侧写清爽骨架小。此一二三流也。

 

官刊与民刊也无质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在于,编辑水平能力的高低。

 

有名诗人总是和无名诗人的想法不同,前者总希望创作是绝对自由的无拘无束的,这类似于说,他总希望他盗来的东西可以随心所欲用上一辈子,而不被人发现。而后者总想着探究诗歌无穷无尽的秘密。因此,在我眼中那些永远把自己当作初学者的诗人才是真诗人。

 

现代诗不是格律诗的断裂,而是良好的补充!我预测格律诗不会消失!将与自由体诗并行!

 

又看见傻子博士说,人家西方诗歌没“兴”,简直笑死。

 

诗人不必急于沉溺叙述,到

五六十岁,就只剩下叙述了。

 

西川把新近三十年的诗坛人为分成了精英、先锋、大众三种,并认为先锋最终被精英接纳,我不同意这种观点。从新近三十年的诗坛看,所谓呼风唤雨的还是口语帮,无论民间的文学奖还是官方的文学奖莫不如是,那么从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角度来看,最终他们还是哪里来哪里去——归入“赋”即叙述之中,叙述还属于大众。

 

如果在西方,大诗人只有一个职责就够了——写出好诗,在就得需要两个——1,写出好诗2,教会读者读诗。因为官方把这件事忘掉了。

 

对不起,俺拒绝加入你们什么评论界,所以你们的“业内人士认为” 并不包括我!

 

一首诗和一座大阵是一样的,一首好诗在一个不懂之法者眼中无非几堆石头而已。遗憾的是摆阵人常有懂之法者罕见,更遗憾的是很多走马而过的人总会说他们看见了,于是他们便成为了破阵成功的所谓话语权者,而其中那些诚实者则成为了“无辜的上帝”,究竟是“阵法”之错还是人之错?若是“阵”之错那么“阵”该当失传,若是人之错,“阵”将失去存在意义,归根到底是没有一个合格的“阵法”普及工作者,那么就从鹰之时始吧。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