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7-05 16:11)
标签:

杂谈

苹果维纳斯
       
       ——给叶芝

写一下苹果树园。
母亲的脸——
一百只天鹅恰如她的微笑。

站在桃花与坟墓之间,
你我只是一个幻影——
也许是林中话语。

苹果花听见她嗫嚅的唇中,
青石的初心。小女儿扯着孝帽,
长长的带子——

没有新的一天,真的。
旧日子和维纳斯:
她有一个风叶悠悠的童年。

而列子只爱啤酒和
尘土。并不在乎罗马
的断臂,一个深海的诺言。

       2017,7,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1 14:31)
       合欢树

白霜下的中国,依旧有
一副驴的面孔。
在伟大的叫声中——
漆黑的今天,装饰漆黑的过去。

露珠党派,紧咬着叶片。
我们早已不在乎这些,即便
最小的昆虫,也在用
霜花的杯子,饮着薄酒。

花叶的钟声,撞击着花瓣——
我不是托马斯.哈代,
你也不是石头。
粉红色的睫毛,替换着夕阳。

        2017,6,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31 15:37)
     弯刀十四行

她们说你有蜜蜂的小脚,
像西施,可以迷惑一个政党。
拿武器的孩子,雷雨纷纷——
跌落灯的怀抱。

小女孩慢慢画着眉毛,
踩着小岛。
也许没有人会细写这个时代——
蜜蜂也会忘记一切。

唯有你我,
在黑暗的草丛里仰望——
一片片玉石,碎裂于黑夜的镰刀。

喝吧,在湖海的青烟中,
我们还有船只。
在凋落的星光下,
松柏的青枝,初展铁锤——


      2017,5,31酒中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6 12:48)
     惊奇

很久没有写诗了,
你坐在红叶李的影子里。
树木都发芽了,
一群旧人在吵闹。
油菜花令人惊奇地一直开着。

       2017,4,14
 
     

 

在这奇异的星球儿,

你只想做一朵蚕豆花,一只蝴蝶。

 

走着走着就消失了,

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喜欢星空的人们,张开长颈鹿的耳朵:

只有风,吹着风的骨灰。

 

     2017,4,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9 18:48)
标签:

杂谈

       女儿月

午睡醒来,小女儿拍遍床栏——
把你读过的书踩在脚下。
她不洗不抹,像月亮一样哇哇大哭。

         2017,5,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7 14:17)
     红河谷
            ——给罗羽、泉声、雪封、修远和会子

绿色的山头向我们压来,
还有黑色。古老的石柱,
只剩下石墩。我们虚弱地往前走着。

很多人没有看到蝴蝶,
就被黑云压下。流水和闪电,
喜欢同一块石头。

在林蛙的低吟中,我们
都喜欢列子,和玫瑰色的晚霞。
被雨后的风吹晕的人,
有着小山村的新娘。

我们多想,此刻就是一切,
就是石刻的时光。
一只被惊吓的野鸡,仅仅飞出了三米,
就结束了水影中的旅行。

              2017,5,17酒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2 13:34)

       失眠  

 

昏暗的窗口,飞来火星和雾霾。

还有手拿镰刀和斧头的老鼠。

是的,在这里,没有人

会为你的梦想负责。尤其孩子。

 

也有人说,这是最美妙的国度:

让我们数一数绵羊。

我们的祖宗睡得多香呀。

让我们数一数,偶尔会有人飞出头顶——

那比蓝色还抽象的天空。

 

      2017,5,11酒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8 14:16)
         苹果
               ——给叶芝

那么多大师,都没说出你的心里话。
你这贫穷的孩子。
那棵苹果树不叫毛德.岗,
她只是她。

一切幻像,也许是真相。
比如茵尼斯弗利岛,
比如这灰暗的尘世。

如果生在此刻的中国,
你可能写出更加伟大的诗篇。

我知道,你用冷眼告别,
却有一颗苹果的心。
而我,还要再写一行——

一个湖山的面孔:灰烬与石头。
我看见你,却与你无关。
磁石与水井,晃动着,超现实的阳光。

     2017,5,8酒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7 14:01)
         

她不喜欢
驴马主义。她坐在路边,
扯着旧棉套。

在青色的岩石上,
多有带刀的历史——
吓唬人。

没有比昨天更明亮的了。
 
黑云压着金阶,马云,和小说家,
让他们像坏人那么勤奋。
她继续扯着杨絮。

       2017,5,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6 11:21)
标签:

杂谈

     月季

南阳的月季开了,
我已忘记她的旧名。

作为过客,
我们常常为这小小的旅馆
忘记了星空。

当你沿着雀鸣,
或树木的绿梯攀到高处,
你会看见西施或
陈圆圆,在山花间开落。

李白和王维在潭水里
游,两条碧蓝的鱼。

水边的石头,安静地坐着,
仿佛刚开的月季——
一个美丽的菩萨。

       2017,5,5酒后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