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8-18 16:41)
标签:

杂谈

  敏豪森的月亮
         ——给徐立峰

词语和建筑,都有一个迷宫。
你开着小车,
在露滴间穿行。鸣沙山的女孩,
刚好吹进你的旧址。

驮星光的骆驼,也驮着尘埃。
那么多人信赖它,和
一峰清泉。只有他知道,
内心的树林,已变成枯木。

从乘客的角度看,他还没有来。
在灰暗的天空中,摇晃着
露水耳环。直到你醒在砂石枕畔:
蜻蜓与蜗牛蓝若梦幻。

说起猎人,我们都在城堡的外边:
过路的草木,渴望一朵野花。
你用你小说的绳子编缀着钻石——
并奋勇地把它抛向敏豪森的月亮。

      2018,8,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7 14:25)
标签:

杂谈

野外新船

    ——给苏野


野外的梧桐,考验你的才华。

在一只夜莺的提名中,

鸽子已落上异国的树枝:

有人熟悉的新船。

 

此刻的诗人,多像明天的单身汉——

一个被迫生育的

孩子。他优雅地合上书,

看了看焦躁的太阳。

 

在同里的溪水边,

湖山的黑发越来越旺。

我喜欢这个词——

卡夫卡,不在身边的月亮。

 

你不是砂女,也不是

那个失踪的男人。在上帝的笔尖,

并非不发一言。在堆满书籍的房间

研究石头,逗弄着二宝。

 

      2018,8,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6 14:04)

从书页到江湖

  ——给米丁

 

高低的酒杯,只是为了让我们

返回自己:一个空巢,

一堆被焚烧无数次的灰烬。

两只牵手的小鸟,落在你的左肩。

 

从书页到江湖,有一条

神秘的小径。你仅仅交出了一块

生满青草的石头。桔子落了,

他依旧不是另一个自己。

 

在快速凋落的夏天,每个人

都不是最佳的骑手。

在微微发黄的松针间:悬空的衣服

眺望着海盐,上海滩。

 

摆脱的树干,回忆着雪花。

红色的印第安人再次闯进祖先的麦田:

我是米丁,不,我不是自己。

一面独自焚烧的旗帜,冒着青烟。

 

     2018,8,16酒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5 15:19)
标签:

杂谈

哈萨克的黎明
          ——给育邦

哈萨克在阳光中起伏时,
我们玩着卡尔维诺的木片。
在风雨中忘记自己的沙粒,也有几颗
明灭在漆黑的土地。

不过,从如方山到哈萨克斯坦,
云朵还是幸福的。尽管有时,
也会像雷雨那样震颤。哦,初秋的
月亮,多像你看到的哈萨克少女。

在另外一个地方,树叶
正在打扫房间,迎接那些逝去的故人:
博尔赫斯,卡夫卡,旧梦中的叶芝。
天蓝色的风在窗口静立。

黑白世界的梦中,花枝摇晃——
你像一棵枫杨,在身体里飞翔。
美丽的哈萨克少女,总会在以后的日子来访,
一阵阵波浪,撞击你那恍惚的木窗。

   2018,8,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4 15:35)

想马河畔

    ——给臧北

 

绿苔开门时,核桃树

还在沉思。初秋的风,

闪耀在她的睫毛上。灯管的细雨

缓缓洒落。石头在此刻起身。

 

那些生与死的绿魂,在树叶上摇曳——

等待着带葡萄的神仙,等待着

一个走失的人。而他早已穿过

树身,走进了另一处黑暗。

 

在星辰滚动的峡谷,你忽然想起

王蔷,那美若胡杨的故事:一只仙鹤,

一头蓝色的海豚。一切都冻结在

回头的那个瞬间。

 

在绿色的核桃枝上,你听到了

叮当的门神,作为尘世的旁观者,

他依然独立。他早已把手中的刀剑

换成了酒壶,一卷记载石头的旧书。

 

    2018,8,14微酒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4 14:07)
在湖山中间
           —— 给高岭

在即将消失的蝉声里,
树叶还亮着。
还有那个在人群中戴帽子的人——
当然,他不是秃头歌女。

在上帝的餐桌上,没有羔羊,
没有茶豆。只有羊杂
和几杯小酒。而在湖山——
蟋蟀正在演奏年轻的莫扎特。

如果一直这么写,风
就停了。而不阅读的青草,
也不像是真正的自己——穿风衣的
豆娘适时飞过水面。

在星辰的间隙,我们
敲打着石头。沿着旧湖的岸边,
沿着音乐的阶梯——
高树与山岭骑上了风雨的马匹。

    2018,8,4酒中,后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3 14:25)

    葫芦画

          ——给卲仙人风华


细腰的葫芦,一个安第斯

山间的少女。

等待着太阳,清凉的果球:

胡安,啤酒,鲁尔福。

 

她在雕花的银河,低声

自语——没有仙人的树,

轻轻锻打湖山——

一叶秋,一个虚胖的夏天。

 

而风,栖落在梧桐枝上,

比月亮高了。比一个国家

高出了一头,高出了

银河闪闪的昨天。

 

葫芦在波浪间起伏,

认出了路人,绿树间的山水。

美丽的泡沫,在永恒地碎裂——

而我们完好如一个梦幻。

 

      2018,8,3酒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1 14:19)

        萤火

 

我们不知道身在哪里,

也不知道将去向何方。

在这个世界唯一的黑暗里,

我们坚强地活着。

 

曾经的流水,曾经的白云,

像花瓣洒落一地。

还有写给你的诗句,

绿色信笺上萤火点点。

 

我们坚强地活着——

没有快乐,也没有忧伤。

没有人知道我们身在哪里,

没有人知道我们将去向何方。

 

      2018,8,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30 14:49)
玉簪花

没有人知道她不是自己,
尽管她开得雪白。
骑自行车的雨滴,还有少女——
在梦幻小学,牛王庄。

这是云彩的玉簪,
荷花的韵律。电影中的女孩,
频频举杯——像自己那样。

当然,我这样写,并
不知道云将飘向哪里——
在中国的盛夏,我们饮酒谈梦,
说说过去。

冬梅说,玉簪花一开
秋天就来了。我看到了它飘向
未来的六片雪花。还有刚刚过去的:
一阵风,一阵急雨。

     2018,7,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5 15:40)

蓝色的雪花想做摆渡人,

风把它吹向远方。

 

不知名字的花,也来了——

 在灰暗的中国,她

依然像花那么美。

 

她静静地站在岸边,

像一个真正的摆渡人。

直到天上所有的亮光都灭了,

也没等来过河的人。

 

   2018,7,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