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4-16 14:35)

     旧信

 

忘了小村的名字,还有

被遗忘的大门外,

鸡与诗书的问答。

即便是铁丝网下的鱼腥草,

也有惦记她的阳光。

 

那时候,我们还生活在

红白相间的稿纸上。

在荚槐弹奏的雨声中:

鱼也有着鱼的爱情。

 

我们仿佛从不相识,

却彼此惦念:我抄着

帕斯捷尔纳克,你读着红楼,

没有白帆飘过的干渠上,

野菊花长过了村庄。

 

午后来了两个客人:

一个携琴,一个带花。

雨云轻轻压着树梢,

我们总想走得更远一些——

像一封旧信,徘徊在途中。

 

2019,4,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2 15:10)

      一个陌生的下午

 

有时候,月台旁也会有

绿树照影,比如雪国。

 

菊花与石竹,远远开着,

记录着风的足迹。

 

听风的人坐在树下,

没有人看见,他的心里明灭着

灯塔水母。

 

一壶酒里,不一定有旁观的上帝。

一颗葡萄里,有着忙碌的众生。

 

矮化的麦子,矮化的春天:

我本想在一幅图画里回忆初恋——

 

一个陌生的朋友,推门而入

谈论起了邹容,

还有他的《革命军》。

 

2019,4,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2 09:22)
标签:

杂谈

苹果树
     ——给父亲郑成


您离去的第二天,
我和弟弟回到老院子,
看见您去年种下的两棵苹果树。

一个渴望生存的父亲,
任何人。我一遍遍忏悔,
流泪。我不知道那苹果树。

今年年初,您自言自语:
估计这次活不成了。
但是您在努力吃每一口饭。

我和妹妹,还有弟弟。
一直觉得,时光像春花那样,
总会再来。

每个人都在忙着,
每个人。就像母亲去世前的那个冬天——
我和泉声哥,
一路谈诗,拍下雪,和小路。

父亲那时也在,在木头火焰中
我拍着照片:除了我,
大家都在。

在春天,冬天总是小心的,
你喝了一杯,又喝了一杯。

2018,4,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1 21:13)
         蝴蝶

蝴蝶说了,
在我哭泣的时候,
您想着昨天,还有明天。

邻居婆婆,
已经熬过村边的柳树。
还有短暂的指甲花。

有人说它——
婆婆的晚霞。
有人说她是波斯女孩。

没有人说话的时候,
她静静坐着豌豆花椅子:

没有人认出,她是
一只蝴蝶。

2019,4,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0 13:23)
1996年3月19日

上次去平顶山(7号),晚上在一家酒店喝酒的时候,森子忽然问我:“你记日记吗?”
“哦……有时候记”,其实,我已有一年不记日记了。昨天写了一首自己感觉还不错的诗,其中最后两节就是从以往的日记中摘出来的。总这样空空地度过每一天,也不是办法。

唉,今天我连一个日记本的钱也凑不出来,又不想向母亲要,只好用这抄诗的小笔记本了。但愿我写的不会让自己讨厌它,从而让这上面抄的耶胡达.阿米凯的诗也遭了秧。

外面白杨枝上的麻雀不停地啁啾着,它们对生活总也不会感到疲倦,每天早早地起床,一边飞,一边歌唱。
初春,只有花草和树木有着持续不断的热情。在飘雪的初春早晨,又有谁感到了迎面而来的春意呢?

今天给森子打了电话,这一次,森子只听到我的问好便说出了我的名字。让我很是感动。
第一次见到森子,是在海因家里。我正坐在沙发上同海因说话,森子忽然从里屋走了出来,让我十分惊讶。后来才知道,原来这里的房子都有前后两个进出的门。我们互相打了招呼,他便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6 15:29)

在春日的阳光下,

女人是永恒的。

 

在春日的阳光下,

孩子是永恒的。

 

在春日的阳光下,

花朵是永恒的。

 

在春日的阳光下,

诗人是永恒的。

 

没有比你更理解的今天。

 

2019,4,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狗,永伟,邵风华

 

我喜欢自己做一个小狗,

即便不是中国。

 

还有湖山的朋友们。

在落花的春天,

儿子忽然想加入一个冬天的组织。

 

严密的冬天,

有一个初春的笑脸。

在雪莱的酒杯中,

在济慈的咳嗽间。

 

这么短的诗,

且不口语,

道长用女生的微笑——

证明他不是自己。

 

这时,大家都喜欢

香椿,和鸡蛋的婚礼。

而我在,默默地——

 

在他混沌的青春,

把他灌醉。

 

2019,4,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4 10:56)
标签:

杂谈

另一个上帝

葡萄花说,那是另一个我。

打哈欠的天空,看着
新生的柳枝,和石桌。

灰白的云朵下,
不是每个说话的都是人。

偌大的园子,只有曹雪芹在春天
埋葬着落花和词语。

在中国,尤其此刻,
没有几多星辰闪烁:

小狗汪汪,冒充上帝。

2019,4,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3 14:02)

香椿和明月

         我从未放牧过羊群,

         可仿佛放牧过它们。

                 ——佩索阿

 

你站在自己的影子里,

一株香椿仰望着偏西的明月。

那时你已开始放羊,

像年轻的佩索阿,

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成长。

 

屋后的小嫂子,还生长在邻村。

有时她从小溪那边路过,

偶尔望一下你的羊群,挺着她

圆月般坚实的乳房。

 

杏花开时,她已经来了——

像每天流过的溪水,镜子里的

小羊,陌生又熟悉。

你坐在山岗上想起她,

美丽的塔希提少女,内心一阵落花的喘息。

 

从羊群里出来,世界为你

打开了蓝色的窗口——

你踩着词语的踏脚石,脚步轻盈。

二两酒后,一只黑白相间的喜鹊,

飞过香椿枝头,画出弯弯的虹桥,一颗小星。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1 16:19)
标签:

杂谈

      词语的炭花

               

大约是竹管发出的声音,

大约是山岩。雕花的窗户,

住着去年的春天——

你蹦蹦跳跳,出现在太行山间。

 

世界用冬天的片段,鼓励

我们倾听新芽与落花,倾听青草的音乐,

在小桥与湿地松之间。

 

积雪消融之时,有人唱起了《锦瑟》:

一个少女,一轮愁月。

而今,不管在水中还是岸上——

人们都在寻觅,留下急促的足音。

 

款款而来的白鹭,带着木兰落花:

在尘世的棋局中,你已瘦了许多。

听说北方又降温了,而在诗歌的城堡——

词语的炭花,永远开着。

 

2019,3,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