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20-06-29 14:46)

在路旁的树影里,

我消失了。

清凉、自在——

甚至没有叶子的形状。

 

2020,6,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22 14:17)

青白

 

小林一茶说,这雨

只落在我身上吗?

 

青白的树,站在

长满人群的渡口:

 

仿佛露珠,

等待太阳的房卡。

 

2020,6,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21 17:05)

       迷茫

 

扫地阿姨走后,

我小心地踏上未干的

走廊。几步回头,

却没看见半片印迹。

 

几天前,岭帝忽然说:

人生终究如幻。然后在京城长长

叹息了一声——

如垂天之翼。

 

我读《吉檀迦利》,

读《人子耶稣》:

直到臧仁波切,

说出他的迷茫。

 

2020,6,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21 16:12)

     无花古潭

 

合上《无须应答》,

我就睡着了。

一个披着青衣的人,

在云脚下喊我喝酒。

 

不知道醒了没有,

雨从草头下到了窗口:

两颗星照着我——

无花古潭。

 

我看见你在无花果树上

静坐,右手像眼睛般

放在胸口。我说:

你是耶稣?你只是在我身上

照了照影子。

 

2020,6,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20 13:10)
 采摘园

从采摘园出来,
听见铁门哐当一响:
我们并没在意过它。
就像镜头中滑过的
两个黑人。

提着篮子的女儿,
已翻过草莓的年龄。
她触摸着微笑的
石头花。

昨夜,我又梦见了
父母。他们依旧那么
苍老,柔弱,甚至经不起
铁门的震响。

昨天在鲁山乡间,
看见几朵新坟。
晚上读了一会庄子。
邵风华在黄河口悼念他的同学:
忘掉鱼篓的鱼。

2020,6,20酒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余笑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03 15:21)

小南阳不是露珠草,
不是虚构的水仙与石头。
在酒杯中映现的,也许
是个东北女孩,吃香,
喝辣,爱好宁静的田园。
如今,我们没有
歌唱的理由。我们可以穿
宽大的衣服,像落叶那样
不肯落地。清洁工
清洗着患白内障的月亮——
哦,原来一切这么简单:
如果你把自己当成别人,
你就会像马晖那样漂亮。

2020,6,3酒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26 14:49)

   记得我吗

 

白鹤长鸣,记得我吗?

那时我在树下,

还没长大。

母亲在磨房里,磨着麦子。

 

还有不知名字的虫子

在菜园里鸣唱,

让我想起——

拉二胡的外公。

 

记得我吗?我坐在这里,

听寂静弹奏:我已

远远超过母亲

开始磨面的年龄。

 

在树篱那边,是母亲的

坟墓,旁边挨着

刚刚去世的父亲。

新生的墓草触摸着去年的酒杯。

 

爸爸,再见,小女儿

挥着小手。然后回过头去,

继续玩她的游戏。

 

记得我吗?我们甚至已想不起

问一句。在我们陌不相识

或匆匆道别——

巨轮轰鸣的土地:

 

落花飘过,雨水滴答。

很快我们就会忘记疼痛和泪水。

很快只有风在问:

记得我吗?

 

2020,5,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9 16:37)
标签:

杂谈

上个月去杭州,和飞廉西湖同游,历数许多才子佳人,英雄武夫。

从苏堤下来,沿道徐行。见路旁法国梧桐果球碎裂飘落,遂与飞廉说:睹物思人。并随口说出海因诗句:悬铃木新铃击打旧铃。我们沿途看民国建筑,谈诗人之敏感与观察,去找江离与道通喝酒。

92年从诗人冯新伟那里读到复印本首期《阵地》和《方向诗页》,一下子被震动了。当时,我正在抄北岛、顾城、舒婷、杨炼、翟永明、西川他们偶尔一见的诗。

海因在《阵地》首推,一组写旧历年最后几天的诗,我读了好多年。悬铃木这首,则在《方向》诗页上。当时谈到诗页上的肖像与插图,冯新伟眉飞色舞,大意是森子半晕间拿个树枝,三勾两画,就成了。

去平顶山上师专,冯新伟画了一幅入平草图,并附短信一封,介绍我给海因和森子,大意是我是一个可培养的青年,希望他俩多关照。下车后,我买了一瓶黑宝丰和一串葡萄,一路打听到园丁路师范学院。

晚间小雨,我们到一至今不知所在的街角鱼皮棚下喝酒。棚小雨多,海因撑一小伞于棚缘谈笑而饮。是夜,我随酒意而逐渐放开。后,睡海因书房一小床。目不敢闭,闭则天旋地转。

 

开学数月,拿几首新诗去见他。在一教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8 15:01)

朱家角

     ——给张典

 

那时候,不是那时候。

我们在众生之间混迹:

佛门禅寺。蚕豆与酒——

水中太阳照着镜子。

 

蒲松龄,让我想起

臧北。每人都那么不努力。

 

我们用酒杯,泡朽着日月。

我们用谬论,抵抗着真理。

 

一只小狐狸,带着

画中新郎。举杯浅笑,

遥望试图创造他们的上帝。

 

2020,5,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