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10-16 14:20)

   葫芦神

 

当然,你像蜻蜓

立于蜗角。在大家

缄默于黑暗之中——

在冰封的秋天。

 

每个路口,都站着

魔鬼。比落叶更加可怜:

那么多人,

相互敲击着颅骨。

 

满天星辰,穿过黑夜,

像落花飘零。在上帝

故意忽略的时刻,在挖掘机的振动中,

一首歌飘然而至。

 

白河以北,风衣白发——

鸟喙下的雪山,依旧有神的

容颜。她轻轻抖落灰暗的词语,

端坐在新的葫芦上。

 

    2018,10,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4 14:04)

高岭迎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3 11:12)
标签:

杂谈

牵牛,与满天星

 

依旧是沃尔科特,依旧是安娜。

读到这行诗的时候——

雨依旧在落泪。

 

不说蜗牛,也不说

牵牛花。蟋蟀唧唧,三千星夜。

 

听见你的声音:

子期青草,云来高山——

数十年的花,落满颈项。

 

回头看见帕斯捷尔纳克,

青铜日记:落雪半生,残荷知己。

 

穿红衣的蜻蜓,

依旧爱着海螺中的少女。

尽管他不在此地——

歌中也不是那么唱的。

 

2018,10,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1 13:57)

        花与石头

 

你喜欢的花,已变成石头。

你还在那里。

柳树与青桐,看着荷花明灭。

 

他因为冷,而弯曲下去。

她潦草地开着。

 

美丽的清洁女工,吹着

落叶的口哨:依旧是你。

 

我们都想说出那个名字——

而大海已涌上画面,

把她洗得如白骨那么性感。

 

2018,10,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0 14:11)

   平湖梅花

        ——给张典与冬梅      

         1

 

第一次飞来的,

不是你。也不是如来。

 

寒鸦在北方,鸳鸯

却在更远的地方。

 

          2

 

有人会为一杯酒

留在平湖。有人为了月亮。

 

           3

冬天有时候不比

春天寒冷。

 

我们来到昔日的树下,

依旧那么安静。

 

        4

鱼,选择了铁丝网。

朝颜花也攀上了铁丝。

 

         5

 

红颜的柿子,已走到

冬天的边缘。

   

成群的喜鹊喜欢着她。

还有乌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0 11:51)
标签:

杂谈

冬梅

 

我不是树,

也不是陌生人。

 

在信纸的郊外,

每人都有一个雪花的避难所。

 

而在中国的枝叶间,

你已无处藏身。

 

风,吹着湖山——

吹着落日的婚礼。

 

2018,10,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9 15:50)

维吉尔

      ——给佩索阿

 

在你引领尘世的时候,

但丁还在睡觉。

 

一个银兰女孩,一个

树皮的亲戚。

 

火焰与河水,静静燃烧。

 

没有人在意,牧羊的

石头,和父亲。

 

春草一言不语——

母亲,和她一直在那里。

 

2018,10,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8 14:15)
  桃林中的母亲

再一次流泪, 再没有人

会坐在村口,你胸口的左边。

在你偷偷下河洗澡,
在你从混乱的世界回返。

那么黑的夜晚,所有的英雄
都睡觉了,只有母亲还在路上。
那不是废弃的钢铁厂,
也不是童书林,妹妹埋在那里。

人生有很多机会,像星月那样——
可是还有很多文字,飞不起来。
比如儿子,因为喝酒钟情,
在原地骑着旋风。

娘,雨在秋天下着——
而我们的桃林已没有多少落叶。
在春天的桃枝上,会有我
还有弟弟,妹妹,画着远远的庭院。

     2018,10,0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9 15:15)
标签:

杂谈

柳花的妹妹,不是一场雪,
而是一卷旧词。
午后的茶桌,也有一颗易碎的心。

穿过砖石小巷,风
吹着中学的招牌——
随便翻开课本里的雾霾。

市井聂政,喜欢
石头中的黎明。而我则
喜欢楚留香,也许是
另一个自己。

风吹渡口,桃叶南京,
星辰孟德,无字可敌。
加缪说:我喜欢曹雪芹
没有结局的中国,炉火中的婚礼。

2018,9,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5 14:51)
——给兰陵笑笑生

没有比乳房更滑的山坡。
他说,月亮略暗于夜空。

新的歌唱家都在火焰中间——
一群没有面孔的人。

核桃树剥开自己,和核桃。
曲折的少女。

在高高的滑石山上,
没有中国,只有一个微笑的青年。

哭与不哭,青草
都有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2018,9,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