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踏歌寻梦
踏歌寻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33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湿云全压数峰低,影凄迷,望中疑。非雾非花,神女欲来时。若问生涯原是梦,除梦里,无人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3-16 17:08)

    北京的春天极短、也极不容易把握,快到四月还脱不尽冬衣,少雨多风,还会不时扬起黄沙。

    但春天毕竟来了,这是一个好季节。

    我每天下班步行回家,要半个来小时的路程,爱人的单位恰好就在这段路的半途。如果不加班,也没有应酬,我们会约好了一起走走路,说说一天的逸闻,讲讲家中的琐事、孩子的教育,有时还会在路上买点蔬菜馒头饼,一晃眼儿的功夫也就到家了。

    话题不密的时候,我们会各自戴上耳机,听听音乐,她习惯性地挽着我的胳膊,就这么慢悠悠地走着。碰到好听的歌,会摘下一只耳机,赞叹或是感慨几句。

    一天傍晚,北京音乐台播出的一支歌就这样没有来由地撞进我的耳朵,歌的名字叫《小雨里的回忆》,不是刘文正的原唱,是干净透明的女声。这次,我们一人分一支耳机,并肩走着,静静听着,然后异口同声地说:是齐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分类: 飘动的音符

    音乐是这样一种精灵:它静静飘散,不着痕迹,却又如刀似剑,刻画着你的记忆,驻扎在你的灵魂,随时随地揭开你的情感面具,如同一杯酒的香气或是一支烟的氤氲。只是,当这些歌已陈年,唱歌的人渐行渐远,不知你是否还经得起这样一杯一杯的灌,一支支的点燃.?

 

    惠特尼•休斯顿在情人节即将到来之时,与尘世告别。光芒熄灭,黑暗中人们点亮万千烛火,每一盏都是一首动人的歌。I Will Always Love You,这些日子,世界的每个角落好像都唱起了这支老情歌,似乎是在用这个拴系时代记忆的旋律,提醒着在这个春天里,关于音乐、关于爱,关于美好和沉重的纷至沓来。

 

    2月13日,洛杉矶斯台普斯中心,伤感沁入第54届格莱美颁奖礼。主持人LL Cool J引领观众的动情祈祷,现场播放的经典MV《I Will Always Love You》,珍妮弗·哈德逊翻唱歌曲时声音中的哽咽,是怀念,更是致敬。这曾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6 14:09)

    这是2012年刚刚开始的一天,太阳照常升起,日子每天都是新的。一段段流逝的时间,带着粗砺或柔软的质感,挟裹着着慵懒或昂扬的碎片,不疾不徐地走过四季,就像那首默默飘来的老爵士《What a wonderful world》,入得耳中,便无从抗拒。

    这是北京干燥而寒冷的冬天早晨。走在陪女儿赶公交上学的小巷里,天幕黑得有些泛蓝,树叶已经落尽,头一天飘下的雪片还薄薄地洒在路上。人们把羽绒服的帽子用力地裹在头上,再不解恨的就加上围巾和手套,口罩和护耳,棉包一般地懒洋洋地挪动着,或急匆匆地跳着脚跑着,每个人都紧握自己的心事。刚刚挣扎着被从床上揪起来的小女儿还在犯着迷糊,昨天的发型是“小刺猬”,今天是“小哪吒”,她慢悠悠地讲着班上的张三李四的故事,乖巧依然,却已不再像很小的时候,走到哪里都不忘记紧紧拉着我的手。

    寒风打在脸上,温暖留在心头。我们生活在一个平凡的世界,需要勇气和担当,徘徊于软弱和坚强,没有什么能把自己打动,除了内心的爱。生活消磨掉了奋斗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分类: 飘动的音符

    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还能坐在音乐厅里,完整地听上一部歌剧,即使是《猫》和《妈妈咪呀》这样万人追捧的百老汇音乐剧,人们也只是更多地记住了《Memory》,记住了在北京奥运会上和刘欢深情合唱的Sarah Brightman,而不是音乐剧教父Andrew Lloid Webber。记住了欢乐激昂的ABBA金曲I_have_a_dream,而不是一众欧洲音乐剧精英。
    这并不是抱怨----虽然这是一个把快乐迅速地复制粘贴,再快速地删除甚至格式化的年代,是用140个字记录和表达的年代,是只需轻轻按动键盘,剩下的事交给“云”去做的年代。但我们依然无需守在故纸堆里感叹今昔何夕,经典不在,不知惆得哪门子怅,担得哪个古人的忧。
    不论哪一个时代,流淌的音乐中都披挂着社会的、经济的、政治的外衣,不变的是爱和美的的魂魄。直到今天,中世纪教堂里庄严宗教音乐依然悠扬,巴洛克时代堂皇的宫廷里音乐依然奢华,月光下弹琴的贝多芬依然浪漫,偶尔的一次穿越,是很让人开心的事----但只是偶尔。我们记忆里那些满世间找打口带、打口碟的时光是一种幸福,那些躲在小房间点上蜡烛,把一盘倒了好多手,音质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我2010年新年到来之即写下的一段小话,转眼之间,已经过去接近半年,许多的开始都还只是开始,许多的梦想还只是梦想,不过,我相信,信仰也永远是信仰,不会改变。再给自己一点坚持的理由和力量,让我沿着新年的开始努力)

因为你们,我一直没有放弃

    这是2009年12月31日。时光的渡船一路向北,穿越300多个日子,做一次短暂的停靠,再开始新的轮回。

    当新年的曙光微露,情绪也总是习惯地寻找出口。常常觉得有千万种方式来表达,有时却沉默得无话可说。

    这一年,有过理想也有过幻象,得到过安慰也蒙受过羞辱,曾经不再相信别人也不再相信自己,好在有你们,你们的声音和力量----你们的声音,就是我的声音,你们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如此之多的困难,如此之多的希望,信念的力量总是要胜过语言的表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4 14:20)
标签:

杂谈

    当我发觉这个地方很久没有更新的时候,春天到了。
    女儿推荐我读一篇她课本上的文章,叫做《抚摸春天》:一个盲人小女孩,静静地听花开的声音,用小手触摸春天的到来,安静的心没有一丝杂质,小女孩也叫安静。
    事情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吧,春天的花天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更迭的是四季的流转,不变的是内心的宁静。但今时不是魏晋,谁又能每天看庭前花开花落,将自然看得通透?
    我的晨练总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也仅仅限于在居住的小区院子里慢跑三五圈,然后匆匆收兵。周日早晨的时间比较充裕,就带上了新买的小相机。出门时,天刚蒙蒙亮,太阳悄悄爬上高层楼的尖顶时,我正在活动自己日渐僵硬的腰腿。
    我的面前,是一棵小小的植物,前几天还在冬天的折磨里郁闷,干枯而丑陋,此时却左一片,右一叶,钻了出来,小得让人几乎看不到。长成后的树叶应是绿色的,而小嫩芽却微微泛着些浅红,像是刚刚做完游戏的、涨红的孩子的脸。
    我的镜头靠近小叶子,阳光从它的背面透射过来,每一支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午,孩子问我们:“爸爸,我想把自己的零花钱捐给灾区的小朋友,行吗?”我和爱人说,当然行!

  朋友正积极地筹措各类物资,准备送去灾区。虽然自己去不成,但我支持他,并充满敬意。

  已经看到太多的血和泪水,不是继续陪着伤悲的时候了。我们应该为同一片土地上,正在受难的人做点什么了,尽管,能做得那样少,那样微薄。

  前天夜里,和新华社记者一起到调度所采访,他们指挥着四面八方的救灾物资从铁路运往灾区。他们告诉我,哪怕只有一节救灾物资,也要当最高级别的专列对待,一路绿灯奔向灾区,这些物资早到一分钟,就可能多救下一条生命。他们告诉我,自己不能到灾区,但看着监视器里,一列列解放军官兵和物资往灾区开去,就在想,他们是代替我们去救人。

  我为他们的话骄傲,甚至有些激动。在我从事铁路行业的20年时间里,我很少为这个职业骄傲。我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激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
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海子《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暮色笼罩着我想起你的长发

晚风吹过,一路上你温暖我
流水漂过,一路上你温暖我
这里的人很多,匆匆忙忙路过
戈壁上有个人,静静在看我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人群拥挤着我,想起你的长发

――黄金刚《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海子在写下《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后,没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是把自己放倒在冰冷的钢轨之上,在另一个世界开始新的游吟。黄金刚在唱完《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后,把自己扔进人海之中,不知是在继续行吟,还是已经在岁月的缝隙里开始了隐居生涯。

    音乐的话题总能有一些延伸,尤其是在我们这样一个把“诗”和“歌”紧密相连的国度里。

    做诗的入诗,写歌的入歌,如出世与入世。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首歌持续5分钟,或者是50年,这是一个问题。

    一首歌是声带和胸腔的共鸣,还是一些情感冲动的撞击,是划破空气的声波,还是穿越时间的惊艳,这也是一个问题。

    音乐可以纪念青春,可以纪念岁月,还是什么都无从纪念,可以留下记忆和遗忘,留下感伤和欢笑,还是什么都留不下,风一样,过耳。

    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歌者已经天堂的另一边,或者是一个涂满小广告的角落里,堆满了美元欧元的中世纪古董床上,阴郁地、明朗地、颓废地、健康向上地,醉眼惺忪,媚眼如丝,放眼世界,狗眼看人,看着你。

    你会不会不寒而栗?当音乐如附体的灵魂,在你拼命要遗忘时跃然而起,在你要畅想时消失无踪,如影随行,隐匿无形,是感慨岁月,还是迁怒于音乐?

    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我基本还算是个主旋律人,在我年轻的时代有两个流行语汇,一个是愤青,一个是文青,我算两者都沾点边。文青的边沾得多一点,所以我的CD里主要还是以靡靡之音为主,有一个鲜亮的旋律,有人间真情的内容,或者有卡拉扬小泽征尔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6 08:15)
分类: 飘动的音符
 

                         细碎光阴里的行走
                  --关于音乐笔记的注解和呓语

    我的音乐笔记从一个偶然开始,还会以一种意识流的状态延续下去。如果说是意识决定行为,那么,关于这样一组小文的初衷和思绪凝聚起来就是一句话:行走和坚守。

    这像是矛盾的,又像是和谐的。就如我的这些歌曲,她们来自我不同时间的记忆,或低沉或高昂,或流行或生僻。她们和我人生所有的交集和分别,是无数的遗忘和离别,早已有着深刻的无能为力。在类似于痛苦的人生行走中,这种搜寻和回忆与其说是坚守,更像是短暂的释放,如烟花般美丽地消亡。

    但我依然会固执地向往这种坚守,就像固执地坚持住温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