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叶如花妍
秋叶如花妍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462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朋友,
  既然来了,
  不妨小坐;
  既然坐下了,
  不妨说上两句。
  ———————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一般家庭存在问题都是没有道,没有道了,矛盾就多了。缺少道的家庭矛盾多,缺少德的家庭灾难就大。

    所以如果每个家庭都建立良好的道德,那么人又健康,家又和谐,自然成为“家和万事兴”!
    什么叫做道呢?道就是每一个人的本份,德就是去完善自己的本份。

    自己份内的事情,要尽本份去完善,不要把自己的本份推给别人去做。

    如果自己的事没有做好,反过来推托别人去做,这个人叫做烦人。

    烦人就是自己没有道也没有德,增加家庭的矛盾,如果过份的话就爆发灾难。

    所以愿望大家回去以后,人人守本份,不要过份,个个要完善本份!
    如果没有完善本份,来到这个世间就成为欠债人。

    所以冤有头,债有主:有道不结冤,有德不欠债;无道是结冤,无德是欠债!
    ——仁焕导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的人生里没有你,你什么都没有;生命只给你时间和空间,如何填满,是你自己的事情。

    1、计较对错的,不是家庭,是法庭。
    2、量化计较、以“爱”作为交换条件的,那不是爱,是买卖。
    3、父母的责任:帮助孩子发展他各方面的能力,培养他自信、自爱、自尊,成功地经营自己人生的能力。多与孩子沟通,做他能够成功快乐的事情。


    4、凡事至少有三种解决办法。
    5、要建立人的自我意识,尊重自己的界限,同时留空间给别人。
    6、做了不该做的事,不对;没做该做的事,也是不对的。


    7、说有效果的话,而不说应该说的话。
    8、家长只要对孩子做一件事足够:就是帮助孩子发展自己照顾自己,独自面对世界的能力。
    9、人抗拒的不是变化本身,而是变化中的两个点:害怕变化后得到的更少;害怕变化过程中失控的感觉。

 

    10、生命给我们两个权利:更有资格活下去;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当我不能爱你时, 
请了解那只是我尚未具备爱你的能力, 
请允许我。 
 
请允许我发怒、烦躁、攻击; 
请允许我逃避、掩饰、拒绝。 
那是我的自卑和恐惧、我的分别和执着, 
将我爱的能量囚禁,将我爱的光芒遮掩。 
请允许我做我自己,在这个仁慈的当下; 
也请允许你自己,做当下的你; 
直到我们从自己的囚禁中释放自己。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9 16:48)
标签:

杂谈

韩秀(1946-)为蜚声海内外的著名作家,人生经历充满传奇性;她生於纽约,长於中国大陆,文革期间被下放山西三年,流放新疆南部沙漠九年。回美後,曾任教美国国务院外交学院,姜霍普金斯国际关系研究院,讲授中国古典文学、现代中文等;她参与编写的语言教材,至今仍是美国十所著名大学及加拿大、瑞典等国政府所使用的教科书。後随外交官夫婿足迹遍历大陆,台湾,南欧,美国。1982年起开始执笔。散文发人深省,有《秀色可餐》、《心系两岸》、《重叠的足迹》等十馀部,作品充满对人的热情与真诚,短篇有《涛声》、《亲戚》、《生命之歌》等近十篇;长篇《折射》、《团扇》惊心动魄,曲折感人。《团扇》更因被评为具有「真实的厚度」而造成轰动。韩秀同时为联合报,中央日报,国语日报等六家报纸撰写每月专栏,抽空且从事翻译,介绍中国文化。其它资料可参考柴静的博客文章《记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2 11:40)
标签:

杂谈

8月20日凌晨4时10分左右,大舅辞世,享年55岁。

可怜我舅,娶得悍妻,一生郁郁。

可怜八旬外婆,哀哀恸哭,送别半百亲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3 16:22)
标签:

杂谈

作者:张楚
下雪了,朋友们在小饭馆聚会,酒过三巡,还有点冷,便有人提议,每人讲个跟爱情有关的故事吧。
朋友甲先讲的。他说,有个人在镇政府帮忙写材料,临时工,每个月的工资也不高。除了写材料,还业余写点散文小说啥的,运气好的时候接个剧本,每天写到深夜。他妻子是个五大三粗的女人,不识字,晚上也不看电视,在旁边端茶倒水的,往往坐在炕沿上打着呼噜就睡了。然后有那么一天,这女人从集市买了双球鞋,晚上早早歇了,凌晨五点爬起来,穿上球鞋去跑步。你们都知道,在农村,一个五十岁的女人,穿着双崭新的球鞋去跑步,是件多么让人新奇的事情啊。村人都指指点点说三道四,说她被黄鼠狼迷上了,心智受了蛊惑,做事身不由己。男人也听到些风言风语,但没往心里去,每天早晨瞥几眼老婆,看她轻手轻脚关门出去,就又睡着了,等醒了,老婆已跑步回来,早把饭煮熟了。有天男人上班归来,听到屋里老婆在和一个女人说话,便驻足倾听了会儿。却原来是老婆的表妹在劝阻她不要清晨去跑步,免得村里人笑话。男人听到老婆说,哎,你不知道,孩子他爸身体不好,老熬夜写东西,写得腰间盘突出、颈椎增生,再加上先天性心脏病,你说我们俩要是老了,我再添上点毛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3 11:30)
标签:

杂谈

作者:松风水月

(一)
想了一个晚上,还是决定把这个故事说出来,尽管一直看不起那些靠编情感故事骗人眼泪的写手。 
但我不是写手,也不是骗子,就不怕别人也拿同样眼光来看我了,我只是把一个道听途说来的故事讲述一遍,如果因为我的叙事能力有限而让你无法展开想象的话,那就是我的错了。
这个故事没有开头,好象也没有结局。
他们第一次相识,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晚会上。说是晚会,其实也算不上,按现在流行的说法,好象应该叫生日Party, 但现实是远没有想象的来得那么浪漫。在这个江南小城,说土不土,说洋不洋的,现在是信息社会,什么洋玩意似乎都听说过,有很多还经历过,但你要说哪个新潮时髦也算不上,按秦文的说法,都是人世间的匆匆过客而已,说粗俗点吧,就是只要是人就都在整天做着吃喝拉撒的事,谁也犯不着说自己的屎尿比别人拉的多。一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年青人聚在了一起,除了喝酒跳舞也就没得什么好事做样的。秦文是后来才和他们聚在一起的,晚饭时和一帮朋友们喝了点酒,赶到的时候,跳舞已经开始了。
秦文是一家公司的平面设计师,他的名片上印着今典艺术设计总监的头衔,这头衔拿出来有时也可以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2 18:04)

很久没有写什么了。开博之初,叶公就断言我不会坚持太久。事实上,我的热情比他预料的要高。但是,到了后来,还是放弃了。并且,我找到了放弃的理由:幸福的人不写日记。一直以来,我是把自己归为幸福那一类的,因为有叶公,有果果,有亲人朋友。有他们的爱,当然,我也爱他们。

 

认识青桐,也有好几年了。难得她一直在意着我。前阵子,她和绿烟在秋秋群里聊。说一个采风活动,如果我去,她愿意去一下,为着见下我。又说一个饭局,与几位老年诗友,她也愿意从北区赶来河西,只为能见着我和绿烟。当下,我没有说什么,但在心里,着实狠狠感动了一把。

 

青桐,大凡识得她的人,都是又敬又爱。她的才情,她的谦逊,她的善良,她的真实,让人由衷倾慕。我有时难免恍惚,不知怎的,能够和她做朋友。而且是那么真挚的朋友。好些时候,在她面前,我蛮自卑。我没有天赋,没有根底,又一味地贪玩懒惰,生活状态,精神状态,跟青桐是完全不同的。我总担心青桐对我失望,而后弃我而去。也想过要振奋一点,多看些书,学着写文章,努力把工作做得更好,更配得上青桐一些。只是,在自己的圈子和习惯里沉湎久了,总是难以自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晚上听经济之声的《财经阅读》,听到下面这个故事,很受感动。是啊,我们如果都如文中的女孩那样,积攒温暖,过滤伤害,懂得感恩,我们任何时候都不是无比幸福的吗?
单位组织了一次献爱心活动,买了一部分童衣加上同事们捐的旧衣物,委派我和另一名同事送到儿童福利院。从院子里经过的时候,一个年轻女孩正带着十几个小孩子做游戏,看到我们扛着大包小包,连忙跑过来帮忙。
女孩长相很普通,却笑得很灿烂,银铃般的笑声极为感染人。因着那笑声,我不禁多看了她几眼。几天后我在公园里又遇到了带着几个孩子玩的女孩。孩子们似乎在向她报告什么,这个说昨天阿姨亲他了,那个说收到了一位小朋友送她的画。我问她,你们在玩什么?
她微微笑着,说,我在教孩子们积攒温暖。
积攒温暖?
女孩的目光温柔的看着孩子们,她说他们都是可怜的孩子,不是被父母抛弃,就是小小年纪成了孤儿,生活对他们而言就像冬天一样,他们得到的温暖太少了,所以我想教会他们积攒温暖,如果将平时人们给予的一点一滴的温暖积攒起来,积攒多了,心里就会有一轮太阳就不会觉得冷了。
女孩的话让我感动,慢慢地,我知道了女孩自己的故事。
她是个私生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者:成建梅

离开吉隆坡,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便是马六甲市。

红色的墙,人不多,安安静静,五颜六色的花车在街道上载着游人骑行,这种情形有点像北京胡同里的三轮车,但有了蓝天白云和大海的衬托,便有不一样的情致。

马六甲州位于马来半岛西海岸,介于森美兰及柔佛之间。经由流亡王子拜里米苏拉发现,成为马来西亚早期重要贸易港口,先后受到葡萄牙、荷兰及英国的殖民统治。

位于河口升旗山的圣保罗教堂是马六甲市的象征。

1521年,一位葡萄牙将军 DUARTE COELHO 在此兴建一座小教堂,他希望它会是这座城市中最先进的天主教堂。荷兰人接管马六甲后,它被改称为圣保罗教堂,变为一个贵族的墓园。

斑驳与破落,有不多的游客。离教堂不远处,有一位老者画师,席地盘腿,髯须全白,只是潜心作画,哪怕身旁游人驻足。

“已经在这里画了30年。”他说中文,身边放满了画作,20到40马币售价不等。他拿出《南洋早报》对他的专访递给我看,眉宇间有自信和骄傲。

我拿着相机,他说,照吧,不收钱的。见我很长时间仔细品画,他问,喜欢吗?

“送你一幅,不要钱。”他淡淡地说,“回去装裱下,做个纪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