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晓声
梁晓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1,281
  • 关注人气:13,7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新作《欲说》的专

一些小朋友帮我做的,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下

公告
对这部作品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逛逛,那里可以查到关于《欲说》的更多信息。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告别的话

这是我最后一次发文章于博客,便有些告别的话要说。

事实上我与电脑的关系一点儿也不亲密,我的手至今未在电脑上敲出过一个字。博客是当初应要求而来,而且起初由网站打理。但凡是署我名字的所谓“博文”,确乎每一个字都先由我写在稿纸上。后来我便为此将文移送打字社,可渐觉麻烦。

我对网络亦敬亦厌,视之为公园中辟垃圾场、垃圾场旁设“民众法庭”的领地。奇树异花、正义审判往往与“私刑”现象“交相辉映”,穿插着骗子行径,假货叫卖声不绝于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速成起来的中国“贵族”

   

   中国人一般只拼“爹”而不怎么拼“爷”。因为一比祖父,现今的许多达官新贵、才子精英、文人学士、名媛淑女,则也许统统都只不过是农民的孙儿孙女了。——梁晓声

   

    培养一个贵族至少需要三代的教养。巴尔扎克的这句名言曾被我们中国人广泛引用,原因是“一部分中国人先富起来”了。他们行有名车代步,坐有靓女相陪,大小官员常是他们的座上客,这个星那个星常是他们的至爱亲朋。他们每每出手阔绰,一掷万金、几万金、十几万金,以搏奢斗豪为乐为荣,因而便都俨然贵族起来了似的。而有些人则指责他们还算不上真正的贵族,所持的根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为什么我们对平凡的人生深怀恐惧?

 

 “如果在三十岁以前,最迟在三十五岁以前,我还不能使自己脱离平凡,那么我就自杀。”

 

   不平凡的人的人生质量,差不多又总是被归结到如下几点——住着什么样的房子,开着什么样的车子,有着多少资产,于是社会给以怎样的敬意和地位;于是,倘是男人,便娶了怎样怎样的女人……

 

   知识分子们也话时话外地帮衬着造势,暗示出更其伤害平凡人的一种逻辑:——个时势造英雄的时代已到来,多好的时代!许许多多的人不是已经争先恐后地不平凡起来了么?你居然还平凡着,你不是狗熊又是什么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讨厌不干净的厕所和太精英荟萃的沙龙

 

   我讨厌的地方一是不干净的厕所,二是太精英荟萃的沙龙。

   西方人见面时从来不问:你吃饭了吗?中国人极少有为了维护自我而大声说不的,正如中国人即使在厕所见了面也要问:吃了没有?同样的一句话,在不同的场合说,就产生了不同的效果。同样的一个意思,用没用过的词语去表达,也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创收取代发财,其实还是发财的那点儿意思,但听着比发财就现代多了,而且还格外体现出了靠诚实的劳动赚取金钱的庄重。

  

   在我们的生活中,自私自利和个性独立像劣酒和酒精一样常被混为一谈,这真可耻。

  

   娱记们将记者这一原本还不至于令人嫌恶的职业近十年间自行地搞到了有那么点儿让人鄙视的地步,有些商业广告接近着厚颜无耻,比如某些房地产广告,比如某些珠宝钻戒广告,它们的意思一言以蔽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30 17:15)

玉顺嫂的股

 

九月出头,北方已有些凉。

    我在村外的河边散步时,晨雾从对岸铺过来。割倒在庄稼地里的苞谷秸不见了,一节卡车的挂斗车厢也被隐去了轮,像江面的一条船了。

    这边的河岸蕤生看狗尾草,草穗的长绒毛吸着显而易见的露珠,刚浇过水似的。四五只红色或黄色的蜻蜓落在上边,翅子低垂,有一只的翅膀几乎是在搂抱着草穗了。它们肯定昨晚就那么落着了,一夜的霜露弄湿了它们的翅膀,分明也冻的够呛,不等到太阳出来晒干双翅,大约是飞不起来的。我竟信手捏住了一只的翅膀,指尖感觉到了微微的水湿。可怜的小东西们接近着麻木了,由麻木而极其麻痹。那一只在我手中听天由命地缓缓地转动着玻璃球似的头,我看着这种世界上眼睛最大的昆虫因为秋寒到来而丧失了起码的警觉,一时心生出忧伤来。“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的季节过去了,它们的好日子已然不多,这是确定无疑的。它们不变得那样还能怎样呢?我轻轻将那只蜻蜓放在草穗上了,而小东西随即又垂拢翅膀搂抱着草穗了。河边的土地肥沃且水份充足,狗尾草占尽生长优势,草穗粗长,草籽饱满,看去更像狗尾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1 09:32)
标签:

杂谈

彩凤抱着孩子走在通往哑巴小屋的山路……

    闪电……

雷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1 09:28)
标签:

杂谈

因悲惨的命境而犯罪,使

“罪”这个字也具有了悲惨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说在前边的话

                                梁晓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7 20:14)
标签:

杂谈

倘非子诚之缘故,我断不会识得徐阿婆的。

子诚是我学生,然细说么,也不过算是罢。有段时期,我在北京语言大学开“写作与欣赏”课,别的大学的学子,也有来听的;子诚便是其中的一个。他爱写散文,偶作诗,每请我看。而我,也每在课上点评之。由是,关系近好。

子诚的家,在西南某山区的茶村,小。他已于去年本科毕业,就职于某公司。今年清明后,他有几天假,约我去他的老家玩。我总听他说那里风光旖旎,经不住动员,成行。

斯时茶村,远近山廓,美仑多姿。树、竹、茶垅,浑然而不失层次,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31 23:47)
标签:

选举

友情

战争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六月的战争2

——转学生徐育伟小说

4

选举那天村里异常热闹,全村男女老少都挤进村委会。到处都是宣传口号跟标语。镇里也派人来督选。前边主席台上,李春海跟陈志刚轮流讲完话,然后大家便开始投票。

舟子站在一个角落里,他瞅见李强蹲在对面,拿根树枝在地上乱画。整个村委会像一锅粥似的。舟子想离开,但村委会大门被堵得水泄不通。

舟子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去找李强玩的念头。他便怔怔地站着,看着那些人投票。半个小时后开始唱票了。从那时起,舟子就在心里默念李强爸爸的名字。后来听说李强爸爸得票比自己爸爸多,微微笑了。

然而,舟子突然听见主持人说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