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姬霄
姬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0,626
  • 关注人气:7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是一个不太擅长聊天的人,但我喜欢聊天。

这里说的聊天,不是扯段子吹牛逼唠家常。

而是跟一个人彼此尊重,专注地,就事论事地交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出差在外地,跟客户吃饭时接到女友电话,她告诉我,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们在一起七周年了。七年,很久诶。我无不自豪地转述给身边人听,他们也意料之中地露出赞许的目光,意思好像是在说,看不出你还是一个长情的男人。按照惯例,他们开始逼我讲述和女友当初交往的种种。

机会难得,我本欲大书特书,但细想之下,我却发现自己似乎没什么特别的经历可供八卦。我和女友因为工作结识,逐渐走到一起,从北京到广州,一路上小争执小矛盾从未断过,所幸没遇见过什么大波浪。我们的性格、爱好各有不同,她性子急,我却慢热,她热爱时尚,对文学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却土到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末陪女朋友看了集康熙,一群妈妈在谈论孩子。其中有位妈妈说有一天进门,正巧看到两岁的女儿在笨手笨脚地穿袜子,她从来没有教过她,但想到女儿小小身影,不知在哪个角落默默学习穿袜子的模样,不由得感动的当场落泪。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我曾切实地感受到过。

和女友相恋的第一年,我们都很穷,到了情人节的时候,因为囊中羞涩,我俩总是互相勉励说,这种商家为骗钱制造出的节日有什么好过的。结果那天回到家里,我正坐在书桌前写稿,她忽然凑过来说,你翻翻抽屉。我打开面前的抽屉,里面塞满了十多种不同牌子的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1 01:03)
小镇上的男孩尤其喜欢跟风,前年流行连帽衫和垮垮裤,就一水的Hip-Hop,去年时兴冲锋衣,就个个都是登山队员,再后来,不知哪个商家引进了一批带灯泡的滑板鞋,一夜之间满大街都是,在路上好端端走着,忽然迎面而来一群五彩霓虹灯,还以为前面发生了什么交通事故拉起的路障。

说起来,他们可不是所谓的不良少年,都是些十三四岁的孩子。我还在小镇上读书那会儿,几乎每个同龄男孩都会有一个捉弄对象,追根溯源的话,大概也是因为跟风的缘故:某个男孩起得头,不知用了什么计策,将一个女孩骗进了猪圈,险些被种猪当成了交配对象。这件事虽不足以登刊上报,却在同龄人中引发了轰动性的话题讨论,进而逐渐演变成了一股风潮。你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大都是群体生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8 03:52)

一年四季我最喜欢冬天,尤其是年关将至时的冬天,萧索归萧索,但透着一股好事将至的劲儿。


往年还在北方家中时,清晨起早,院子里会有一层白茫茫的凉雾,深呼吸一下,冷空气沁入肺部,昏昏噩噩的人瞬间就清醒了许多。更妙的天气会有雪,睁开眼,从暖烘烘的被窝里向窗外看,渍冰的玻璃上白晃晃一片,立即大呼小叫地跳出被窝。奔走相告召唤发小,再烧一壶热茶,砸核桃也好,吃包子也罢,就为享受那“夜寒雪连天,暖帐温炉前”的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看了两遍《后会无期》,当我第一次看时,是以马浩瀚作为第一视角来看的,这是一段充斥着热血、理想,以及“梗着脖子向现实说不”的悲伤旅程。然而当我第二次再来看时,我是以江河的视角来看的,我惊讶的发现它与我之前的印象已经全然不同,它变成了一次忠于现实,满怀温情,最终得以自救的希望之旅。


如此剧烈的反差令我忽然意识到,《后会无期》讲述的也许不是一段双人旅程,因为除了在路上的戏是重合的之外,主要的三场有真实环境的戏(拍摄片场、小旅馆、台球室)里,马浩瀚和江河几乎都是单人的剧情,另外一个人要么消失,要么对剧情毫无推进作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5 21:12)

“喜大普奔,我和一位姑娘同居了。”

我在朋友圈发出这样一条消息,短短几分钟内,收到十几条赞和评论。前任回了句呵呵。最好的哥们恭喜我,终于脱团了。我妈则立刻打来长途电话,一开口就询问起姑娘的身世背景。

终于,姑娘也刷到了这条,一条条看完评论后哭着说自己一世贞洁不保,你再不解释清楚我就死给你看。

我只好追加说明,事情是这样的:

姑娘的房子租约到期,下家又还没找到,所以我让她在我家临时寄宿一段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家里买了当时很流行的平板电视,我好奇地凑近观察液晶屏幕,发现电视中的画面由无数细小但相似的闪光颗粒组成,这些颗粒在近处看只不过是闪着单调色彩的亮点,但组合到一起,却可以展现出绚丽多彩的世界。

那段时间正好在播放探索宇宙奥秘之类的纪录片,凝视着那些从几十万米高空拍摄到的地球,我不由得开始怀疑,上帝站在这么高的地方穿过厚重的云层往下看,能看到些什么?他的视力可以好到看见刘卡卡因为没写完暑假作业挨老师的竹尺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朋友刘卡卡在澳大利亚的女朋友一回国他们就重新如胶似漆地勾搭到了一起,仿佛从来不知道异地恋劈腿是多正常的事情。

当然,后者全然不知每次在自己回国前夕她的男朋友都要面临一次艰难抉择,选择那些正相濡以沫打得火热的姑娘,还是许久不见名正言顺的她,每次在这样的抉择中,她都能够从刁钻的角度获胜。刘卡卡很自豪地说:“这足以证明我还是爱她的。”

就这样年复一年,她回国,他分手,她出海,他重来。我的朋友刘卡卡身边的姑娘也因此割了一茬又一茬,他对此放任自流的态度显然会导致感情生涯中的替死鬼泛滥成灾,这份冤情由量变到质变,终于化成一位煞星前来讨债。

煞星是他在家乡通过朋友认识的女孩Z,交往一段时间后就开始了同居生涯。要说我这位朋友虽然智商不高,但在情场中属个中好手,讨好姑娘的方式千奇百怪但精准有效。Z过生日时,他在她常去的咖啡厅路上沿途摆了一路的易拉宝和招贴画,每一幅都写着对Z说的俏皮情话,看得路人都浑身发麻;打听到Z订阅的文学杂志,于是自己制作印刷一本相同规格的插在Z家的防盗门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开口闭口跟人谈青春到听到青春这个词就犯困之间的距离,不过一个她。也别否认,谁的青春没三五红颜六九死党,但一谈到青春,你脑袋里第一个蹦出的一定是她。谁都有那个她,或许至今她仍在你心中垂帘听政,左右你对世界的看法,当然也有可能终于你可以洒脱地将她的名字说得像个路人。但无论如何,只要与青春有关的话题,你避无可避地要想起这样一个爱过恨过的人。她给过你的梦幻天真,执着热血,就是你全部的青春岁月。

我的朋友李遥策至今也无法忘记他的那个她,她去武汉读书,他就跟去武汉,她去上海教书,他又筹谋着跟去上海找工作。按照常规剧情的发展,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是情侣们追求的高级纯爱,但在现实中这样一意孤行当然只是青春的迷药作祟。果然在一次电话过程中,我的朋友李遥策因为她说了句肚子饿而当机立断,二话不说买了汉堡和当晚的机票飞去了上海。当然,这种冲动事件在陷入爱河的年轻人当中时有发生,算不得什么,青春需要这样的愚蠢热血和执迷不悟,嘴上说着敢于为她牺牲的伟大誓言,岂能为千里送宵夜这样的小事而迟疑。

但这件事的高潮并不在此,当飞机飞到途中,我的朋友李遥策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