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染
冷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5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似水年华
似水年华
午后的天空有点孤独
行道树微微在雨中瑟簌
视线又模糊我看不清楚,
眼前曾有谁陪我走的路
曾经有太多机会弥补
却还是看着幸福成错误
在路口停住
我回想当初
什么让我们将爱弃而不顾.
我们等过了深秋
又等过了寒冬
等到一切变的太沉重
无奈选择了放手
看年华似水流
仿佛生命从此也跟着流走
时间走过了深秋
又走过了寒冬
走到一切不能再回头
我们沉默着收手
看年华似水流
不会依着错误得一些解脱
雨停的道路有点清楚
我想着需要怎样的领悟
能不再追逐
失去的幸福
不再试着将似水年华留住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6-07-13 18:34)
一枚戒指的距离

  林音到履美公司后,唐卓一改迟到的坏毛病,甚至会提前到公司。
  “唐总,早!”
  “早!”
  ……
  唐卓穿过办公室那段长长的走道,径直进了办公室。
  今天,有个重要的合约要签。迷你公司要收购履美公司。谁愿意被收购呢,
可是履美近来频频遭到攻击,好几个名设计师都纷纷跳槽,前景不容乐观。唐卓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他不希望看到自己辛苦经营起来的公司就这样消失了。
他想到了迷你,认为权宜之策就是并入旗下,再做打算。于是韵之帮忙促成此事。
  林家豪是履美最大的股东。对此他并没有提出异议,他已经老了,即使唐卓
不是这样迫切地操纵着这一切,林老先生也已经决定把公司转手给唐卓了。林老
先生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却又不想多费周折,干脆任由这个年轻人自己去发展。
他打算不久后就移民加拿大,安享晚年了。
  唐卓进了办公室后,秘书小凡端了一杯咖啡放在他面前。
  “小凡,林总监来了没有?”
  小凡没有答话,眼睛瞥着落地玻璃窗,林音正在那边摆弄鞋子模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06 14:30)
一枚戒指的距离
 
  林音走了。
  推开门,走进那间满是激情跳跃的小屋,唐卓的心突然之间被掏空,几乎忘记了怎么去呼吸。阳光透过玻璃反射在显示器的屏幕上,灰迹斑斑。主机身上刻着“林音”两个字,格外俏丽耀眼。林音银铃般的笑声还在屋里回荡:“我就要做你的主机,缺了我,你的生活就运转不了咯!”她在屋子里上窜下跳,那是她昭示胜利后的惯有动作。
  唐卓急促地点了跟烟,猛吸两口。顿时,整个小屋烟雾缭绕,缠缠绵绵腾升在半空里,像极了林音那灵动的身体,在他面前翩翩起舞,妖娆轻妩,柔情似烟。
  一阵敲门声,唐卓被活生生地拽回绝望的小屋。门开了,是房东太太。
  “唐先生,总算是碰见你了,否则我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包裹!”唐卓犹如失了聪似的,怔怔地望着,然后从老太太手里接过包裹。老太太慈爱地摇摇头,转身走了。
  只剩下唐卓,还有林音留下的包裹。
  唐卓结识过很多风情不同的女子,惟有林音是最善解人意的一个。林音讨厌争执的场面,所以她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丫头模样。而唐卓恰恰是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06 10:47)
我恋上陈坤
 
  对于演员,我不习惯当他们是明星一样去追逐。我喜欢远远地观望着,欣赏着。期待自己喜欢的每个演员有新戏,然后看了。剩下回味,思考和一些无法解释的情绪。
  我欣赏很多中国的年轻演员,但是真正能称之为“恋”的,只有坤儿。我喜欢他这样称自己,于是也喜欢自己这样在心里默念这个男人的名字。
  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坤儿那张稚嫩的面孔时,我是冲着周迅而去的。周迅在《像雾像雨又像风》中出演了那样一个天真却又复杂的角色,时而阴郁,时而奔放,时而柔情似水。我始终以为,周迅完美的表达出了人物身上那样难得可贵的出淤泥而不染。喜欢周迅的缘故,不得不去关注剧中她爱着的那个男人。我在坤儿回眸的刹那,便已经知道,他会迅速窜红。
  说实话,不喜欢这部剧。也不喜欢对于坤儿角色的某种设计。幸好,坤儿那天生的忧郁和坚强,掩盖了剧情中过多的矫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7 15:50)
新房客
 
  有人在吗有谁来找/我说你好你说打扰/不晚不早千里迢迢/来得正好/哪里找啊哪里找啊/一切很好不缺烦恼……
  空气里循环着水滴落的声音,坚硬粗糙的电子鼓声被低沉弦乐缠绕,抵达人心的方式直接尖锐。那是只有歌后王菲才能诠释的别样隐晦的唯美,不加任何修饰,坦荡纯粹如同赤子。
  这是夏日里一次壮烈的出行,明亮阳光热切照射在湖面,那一瞬间,你知道你已经被击中。我成为了你的新房客。又或者,你才是我的新房客。
  你有着宽广的胸怀,深厚的涵养,聪慧的裁决,优雅的转身……一切来得正好。是谁住进了你的心?谁成就你的完美?又是谁在为你守侯?人人都是新房客,然后变成旧的;人人都搬出旧的,再次成为新房客,下一次去哪里?
  如果我依然只能一次次成为新房客,那么我只是希望下次,你还在那个湖边为我守侯。避免滔滔不绝,一起分享种种人生感悟。
  仰望天空,云层正以不同的姿势挤压着地面,仿佛触手可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5-20 07:39)
 
  空空如是。别说我像空气一样抓不住,看不见。我的灵魂仍在落魄的人间飘散。
  一个互不相识的博友自嘲的话,倒是令我很是欣赏。她说,我这贪生怕死之徒叫嚣着绝望却还不忍撒手,简直不可原谅。且不说,她是否可被原谅。想想自己。
  又说,即使你肯沦为劣马,也不一定有回头草在等着你。她的一个忠实的朋友给她如是留言,引用《曾经深爱过》中的一句话:“这是一个高度竞争的社会,没有资格走的人最好不要走,否则要回头这个位置已被人占去,再也没有空隙,闲时闹意气,一点益处也没有。”
  空空如是。我的确已经开到“没有资格”的荼蘼时刻。从该博友文字来看,现在的她应该还是苟延残喘的生活着,虽然很累但至少还是有方向的,并且来头应不小。
  我呢?从始至终都很平凡,如今更沦落为平庸。于是,是无法“拿来”,同为天下沦落人的。诚恳地说,我没有资格与她相之比较。
  突然有了种释放的感觉。无论谁,任何人都把我当空气,我都不在乎了,一点也都不再有伤感的情绪。空空如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不是找到了让自己退缩的借口。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24 15:08)
烟和这个女人
 
  点着烟,摆尽姿态,在屋子里晃荡。
  这个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很真实,也很糟糕。喜欢这样的自由,也喜欢这样颓废悲哀的情绪。仿佛世界已经到了末日,把自己丢在那个黑黑的、深深的漩涡里。此刻的她,却妖娆无比……
  和烟结缘,是因为文字。很多文字就在飘渺的烟雾里生成。烟不是男人的专利,这个话用不着此小女子来说。和男人不同的是,她不是随时需要它。只是偶尔。
  偶尔的感觉,是让人怀念的。烟是用来怀旧的。现在,这个女人什么也不怀念,只是喜欢那苦苦、跄跄的味道渲染曾经悲伤的爱情。
  爱情只在悲伤里绽放美丽的花。所以,这个女人的爱情大多悲伤。或者说,这个女人爱上的不过一朵水滴滴即刻凋谢的花。明知道会凋谢,却仍让它赤裸裸地凋零在自己面前。
  叼着烟,头发在风里飞舞。她选择在这个时候还原生活,还原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18 13:47)
(首次公开19岁时的部分作品,重读时我悲喜交加!)
黑匣子/ 冷染
 
  秋日的阳光丝丝缕缕都这般细腻,轻轻地渗透我的肌肤,软绵绵的。
  又是一个飘零的季节,我陷入沉思。萧瑟的秋风,撩动着的我的短发,掩藏我满盈泪水的双眼。不懂为何伤感,不知为何落泪。只是眼看着落叶在空气中飘旋,下沉,然后在我的头顶跌落。仿佛是和着我的眼泪一起在感动,怀念些什么,却最终彻底的坠落,归于尘土。
  我耸了耸肩,把手缩进了衣袖里。冷,让我想念父亲。印象中父亲总是穿得很少,原本显瘦的他就更显单薄了。父亲总要在母亲的唠叨下才会加衣服,就像我,也只有在父亲的死缠烂打下才会加衣服。母亲曾偷偷乐着告诉我这叫“一物降一物”。于是,我和父亲总在变天的时候一起加衣服。
  父亲,我,我们都不乖,因为我们都很倔强,自以为是不怕冷。在被母亲征服后,父亲边穿衣服边笑着对我说,外面还真有些冷了呢!我只是傻傻地猛点头,然后不论美丑地把自己裹得像粽子似的。其实我不冷,只是为了满足父亲的视觉效果。
  我的倔强,注定了我无法和我的父亲关系融洽,也注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寂寞百合闪烁“心”/ 冷染
 
  宁馨很久没有看过星星了,因为陪她看星星的韩默忽然之间消失。索性地,宁馨也不敢独自去面对夜的黑。只怕鼻子一酸,就把整个夜给溅湿了。
  不知道几点,宁馨没有带时间的习惯。她喜欢过着这种没有时间的生活。公交车又停了,车上只剩下宁馨。没有人上车。她倚靠着窗口,城市里的晚风夹杂着混淆不清的味道,粘腥腥的。韩默总喜欢拉着她换了一趟又一趟的公交车,隔着玻璃看这座不寐城。直到现在,宁馨才嗅出这个城市的腐烂。夜一定是深了,城市上方的天空终于显现出寥寥的几颗星,隐约泛着淡淡的光。宁馨深深地吸了口气,呼吸里挤进一丝清凉。已是八月中旬。
  韩默就这样说不见就不见了。宁馨异常的平静,只是这样冷清的夜,淹没在城市的霓红里,才能忘记那零落点缀的星空。
  “宁馨,有人找!”
  揉揉惺忪的双眼,宁馨慢腾腾地从床上爬起来,向窗外望去,一簇百合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光泽,仿佛刚刚被洗礼过,还散发着生命的清水味。捧花的是花店的小工,一张已经熟悉的面孔。除了花本身的美能让宁馨滑过一丝笑意,在她的脸上再也找不出半点兴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18 13:44)
像爱情那样结束/ 冷染
 
  绝望。没有安全感。没有人可以信赖。
  隋玉离开了。在这个落英缤纷的季节里,她最爱的蔷薇谢了。没有告别,她只带走了父亲的遗像;临走时,看了看母亲和另外一个男人的新婚照,轻轻放下。没有行装。自己带自己走了。
  不知道是第几天,我收到了一枚雕着菱状花纹的玛瑙戒指。透明。闪耀。我带上戒指,朝我们常去的那间酒吧狂奔而去。
  最后一次见面就在这里。酒吧处在古色古香的小巷里,不是任何人都能发现的。我甚至很难想象隋玉是在怎样鬼使神差的情况下找到它的。酒吧里很安静,白天不会有太多人。只有音乐静静地流淌。吧顶是用一块块菱状木块组合而成的。吧主经常会揭开一片,漏出一道口子,浅浅的阳光斜斜地渗下来,倾泻在吧台上,碰触到了酒杯,洒落,荡漾。吧台的一角是蔷薇,隋玉最爱的花,正在慢慢枯萎。
  隋玉端着酒杯,努力掩饰着神情里的不安。
  我妈就要结婚了。
  我平淡地点点头。
  你可以放心了。
  她沉默。喝酒。她在颤抖。这个城市值得留恋的和不值得记忆的,她全部放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红谢了,只得葬花
 
  突然想起如此悲伤的句子。
  我看到这个短句的时候,是这样写的:春红谢了,只能葬花。我改了一个字而已,却显得更无奈,更悲伤了。
  一切纯属偶然。
  我并没有因此而刻意悲伤起来。倒是更有种大义凛然的感慨,葬就葬了吧!
  说起来,现在对春天,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了。总觉得季节跨度太快,索性就只过两季了,倒省了不少事,也省了不少钱。
  林黛玉大概是很喜欢春天的,因有花可葬。却惹得美人一声叹息,一行泪水。
  我是不喜欢春天的,因只得葬花,别无选择。惹得我竭尽嘶吼,百无聊赖。
  春天,我的眼睛容易进风沙,容易干燥,却是一滴泪水都挤不出来。
  夜雨来了,再美的花也不过灿烂一晚。第二天,阳光普照,花儿就只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