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纪汶汐
纪汶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61,244
  • 关注人气:3,9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分类
关注
博文
(2016-02-04 15:18)
标签:

杂谈

我的老友陈坤

 

︳纪汶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7 18:55)
标签:

春晓

 

我只有在最困顿之时才想起你,你不会懊恼我吧。

 

你当然不会。我想象着你读第一句话时就想揍我的样子。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你,因为你是我见过的所有人里,最守在当下安稳不动的人。我的脚步急切到快要踏破铁鞋,我的心不安分到快要脱出缰绳,你守在当下不动。

 

我忽而任性,失去了热情,忽而厌倦,改变了初衷,我想要将垃圾丢给你,你静静地接过去。你将它们擦洗干净,摆放在你熟悉的地方。

 

——我只要回头看看你。

 

当你安稳不动时,我想象着你如何将生命之痛与孤独沉默地吞噬,像泥土将死去的生命悄然腐蚀,和青草、树枝、还有曾经来过的爱混杂在一起。

 

与此同时,听见翅膀颤动的声音,轻灵地消失于天边。

 

当我不想你的时候,你像一粒死去的沙子,静静地躺在流水中。流水不腐,因而心跳声总是清晰可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看到这篇文字时,我大约不在人世了。很自然的,没有办法穿越生死当面讨论我们曾思考过的问题。是的,那些深深困扰你的东西也曾困扰过我,只不过它们之间相隔了五十年,还是六十年,我不知道。

不知道是多久,但确切的你会来到这个世间。

你也许在极幼年时就感受到孤独,不必难过,我那时候也只有五、六岁。某一天,像往常一样,看蚂蚁辛劳忙碌看得如痴如醉,忽然想到自己死后不知去哪里,因而感到深深的恐惧。也许你像我一样,凭直觉知道,向他人求助无济于事,于是就悄悄地承受了。

不必沮丧,在我们形成自己完整的生命观之前,都是心存恐惧的。

我常常梦到你。这一点,我以后会慢慢告诉你。

人生就是慢慢地前行,在绝望中生出新的希望。我想,你也会像我一样,有一天得到一个讯号,也许来自一本书,也许是一个声音,使你相信一些东西。譬如你相信人死了之后,我们的精神还会托生于另一个新的生命,因而感到欣慰吧。可能未必是真的,但你相信就好。就像我相信你会来,你相信我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7 12:17)
标签:

杂谈

分享

很长一段时间,希望自己活得像个死人。怎么讲,除开那些日常生活里必须打交道的人,大多数朋友想起我时,感觉与死了没什么分别,这就对了。

 

所以在各种社交平台里很少说话,几乎算个哑巴。

 

我把这种装死的状态当作一种练习,也常常提醒自己以另一个视角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7 05:42)



听,即解脱。
起初觉得有点荒谬,如果听,就能解脱,那众生解脱的也太容易了。

但还是听了。
一听,就听进去了。

已经忘了解脱。
也忘了,那当初的执着。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5 10:57)
    你无论如何也画不出那样一副画儿来,虽然她在记忆中栩栩如生。一个藏族老妈妈像少女一般,仰卧在自家天台的羊毛被褥上,满脸皱纹,带着迷人的微笑。那表情之所以像个谜,并非因为太稀有,而是,你确定她来自记忆中某个地方,只是你想不起来。她手里撑了把雨伞,冲你笑着。那布满褐色斑点的手的上方,是青海的天,晴空万里。她身后是烈日下的塔尔寺,安详而沉寂的塔尔寺,如母亲般的塔尔寺,与她之间保持一个天地的景深。多美的画面,然而你画不出。你以为,她太鲜活了,任何的笔触都会辜负了她。或者,你只是打算,退后三尺,不忍惊扰…

    大美,你觉得我可以接着写下去吗?把整个过程写出来?

    大美说:随你心意,与我无关。

    太冷峻了,大美这个姑娘。

    我曾和冷峻的大美,走在塔尔寺的转山路上。她拿着相机,我跟在后面。据说围绕塔尔寺的山路走一圈,要花上两个小时。若是磕长头的话,恐怕要两个月。我听说有一种磕长头的方法:侧身对着路,面朝山或湖,磕一个长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9 22:41)


我把风情给了你
日子给了他
我把笑容给了你
宽容给了他
我把思念给了你
时间给了他
我把眼泪给了你

我把照片给了你
日历给了他
我把颜色给了你
风景给了他
我把距离给了你
无言给了他

我把烟花给了你
节日给了他
我把电影票给了你
我把座位给了他
我把烛光给了你
晚餐给了他
我把歌点给了你
麦克风递给他
声音给了你
画面给了他
我把情节给了你
结局给了他
我把水晶鞋给了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迄今为止让我最感动的音乐/画面:琼英.卓玛唱诵的梵音版《大悲咒》。

 

         

 

    背景资料:

    琼英.卓玛,Choying Drolma,来自尼泊尔,是一个比丘尼。 Ani Choying Drolma出生于1971年,在她13岁时,进入一座位于喜玛拉雅山下,名叫Nagi的藏式佛教尼姑庵内修行。之后,她有幸师从禅师 Tulku Urgyen Rinpoche学习参禅、咏唱、典礼与仪式等禅宗教仪,并很快成为出色的唱咏者。

    1993年,美国吉他手Steve Tibbetts偶然拜访了Nagi寺院,有天女尼正在神殿做功课时,Steve被这神秘平和的歌声所吸引。这些流传了数百年的宗教歌曲丝毫未受外界影响,仍保持着最初的原始形态,平稳的曲调里透露着某种终极的纯净、详和的灵性光华。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以书信的形式写采访文章,是我未尝试过的风格。灵感来自聊天时的点滴,用一根叫做感觉的细绳,将零零碎碎的珠子穿成一条手链。它未必完美,但足够真诚。。希望我抓对了什么,哪怕是一点点。送给彭坦春晓,也送给每一对相爱的恋人。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