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达志
朱达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11,293
  • 关注人气:38,7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名人明言

 

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林语堂(非原文)


我可以努力做个爱民的国王,但我无法保证不丹代代都有好国王。为了不丹人长远的幸福,我们必须推行民主。一个有效的制度比王位更重要。——不丹四世国王辛格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严复几道先生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已被牺牲的那个刀客
 
我的上帝!请赐我平静,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一切;请赐我勇气,去改变能改变的一切;请赐我智慧,去分辨两者的不同。——尼布尔
 
一切反动派都是华南虎。——那谁
 
是正确的,就必须不断重复,因为谬误也在不断被宣讲。不过宣讲者并非个别人,而是大众。——歌德
 
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公民,就是被迫地去打破文学的一个基本法则:别重复自己。而在政治上,你却必须不断地重复,像一只鹦鹉,重复你所知道并已被证明是正确的想法,这可真是令人疲倦——你不断地听到自己的声音的回音,结果是连自己听起来也像鹦鹉了。然而这却是这项工作的一部分,如果你想在一个充满不同声音的世界里找到任何听众的话。——格拉斯
 
现代社会的复杂和规模,使得一般人难以对它有清楚的把握。现代人一般从事某种单一的工作,整天忙于生计,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深度关切他们所生活的世界。他们很少认真涉入公众事务讨论。他们遇事往往凭印象、凭成见、凭常识来形成意见。也正因为如此,社会才需要传媒和一些精英分子来梳理时政,来抵抗政治力量对公众盲视的利用。——李普曼
 
你们赞美大自然那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是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我是一个幽默的人,可是法律却命令我用严肃的笔调。我是一个豪放不羁的人,可是法律却指定我用谦逊的风格。一片灰色就是这种自由所许可的唯一色彩。每一滴露水在太阳的照耀下都闪现着无穷无尽的色彩。但是精神的太阳,无论它照耀着多少个体,无论它照耀着什么事物,却只准产生一种色彩,那就是官方的色彩!——马克思
 
这可真是个苦力的干活啊。设若哪天俺也中了头彩,从此就只干四样正事——读书、饮酒、做爱、旅游(排名不分先后)。如果有那么一天,咱也民主而且自由了,那就再捐TM个议员玩玩。——猪打字
 

一些货色
博文
标签:

杂谈

半月前,成都姑娘小吴的爱犬(柯基犬)“莱恩”丢了。后经多方打听联系上莱恩的“领养人”何女士后,遭遇对方一连串的敲诈。对方不断以买狗粮狗窝、女儿喜欢狗为借口向她索要钱财,甚至声称要火烤狗肉。

11日上午,家住成都一环路附近的小吴,再次到位于远郊龙泉驿区的捡养人何女士家协商,却被拒之门外,尔后更是发生了令人心碎的一幕:莱恩从何家6楼摔下,后送医不治身亡。医生推断系高处坠落颅内出血致死。

12日凌晨,小吴接到龙泉警方通知,去派出所与何女士再次见面。面对小吴,何女士嚎啕大哭表示致歉,令小吴有些不知所措。当日上午9点过,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小吴,对方说何女士在派出所承认狗狗的死是自己所致,“她说当时是用绳子和布料将狗狗套住往下吊,慢慢放下去,结果没有套稳,狗狗掉了下去。”

小吴说,何女士道歉后,表示想用赔钱的方式私了,“但是我不接受,我准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后,人们在微博上读到了狗主人@Zero旦旦(即小吴)的声明,主要内容如下:

昨天半夜我在派出所见到了何女士,她哭着向我道歉了,但是我的lion(莱恩)已经没了,这件事我无法释怀。现在我正式发表声明:一、要求何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文作者李公尚,原题“重谢”,转自纽约文学城博客“公尚文集”,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8日。文本已由本号编辑整理配图。转载请注明出处。

圣诞节的前一天,我从底特律乘美国达美(Delta)航空公司的飞机回华盛顿DC。

这趟班机是由东京飞往华盛顿DC,经停底特律的。飞机上的乘客大都是日本人。我邻座是位年轻人,和出门旅行时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其他日本人毫无二致。只是我和他打招呼,他冷漠地看了我一眼,把目光转向窗外。这和其他日本人见到别人向他们打招呼,忙不迭地点头哈腰大相径庭。

美国航空公司在美国内陆飞行,不提供餐饮服务。飞机起飞后,邻座的年轻人站起身,从头顶手提行李舱中的外衣里,摸出一个极其精致的黑色钱包,按响头顶上的服务灯。机舱服务人员到来后,他抽出钱包中的信用卡,敲着面前的餐桌板,指着餐单,点了几项餐饮,大快朵颐。

从底特律到华盛顿DC的一个多小时里,年轻人几乎没有停嘴。用完餐饮,又换着信用卡,不断点开心果、核桃仁、杏仁、松子等。直到飞机快降落,服务人员提醒收起餐桌板,他才把食品胡乱塞进座椅的背兜里,起身把钱包塞回到头顶行李舱中的外衣兜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赵家人”这个说法,已经流传较长时间了。不止一人问过我,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当初我也不明所以。但我隐约感觉,说“赵家人”缘于鲁迅小说中人物“赵老太爷”,缺乏说服力。

但这个说法现在已经流传甚广了,以至于“互动百科”都有收录:赵家人来自鲁迅先生在文学史上影响力最大的两部小说作品《狂人日记》与《阿Q正传》。《狂人日记》里影响较大的一句是:“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阿Q正传》里影响较大的一句则是:“你怎么会姓赵!——你那里配姓赵!”

该解释声称,在文学理论界有一种公认的看法,是说《百家姓》中赵为第一姓,是宋代皇族的姓氏。因此鲁迅说的“赵家”,在小说中指代了那些有权势有钱财的大户人家。

而在网络空间里,“赵家人”一般是指既得利益者,实际掌权者的意思。由此,还引申出来“精赵”,即精神赵家人,自认为能在他人的强势下沾光的人。

其实,这个穿凿附会的解释,纯属想当然。最近我读了一些文章,自以为发现了“赵家人”最早的出处。事情得从当年张学良身边的一位美国人说起。

2013年,一批关于西安事变的秘密文件意外曝光,原因在于它们的所有人将其在美国纽约集中拍卖,总成交价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台湾诗人余光中先生去世了。《乡愁》又刷屏。我在朋友圈里发了句牢骚:一提余光中就是乡愁。浅薄。一多年老友留言道:嗯咯,都证明至少读了初三。这才知道,原来我们的教科书只认可余先生的这首诗。

可是余先生的诗很多啊!每年几十首,他起码写了70年吧。这几十年留下来很多脍炙人口的佳作,也有一些比如《绝色》一样的莫名其妙的作品。记得1980年代在成都市劳动人民文化宫听流沙河先生宣讲他的新著《台湾诗人十二家》,余光中一位就入选20首。

犹记得当年流沙河先生边朗诵边讲解余先生《小褐斑》一诗的情形,那可真是神采飞扬,陶陶然如痴如狂,差点就把全场给嗨翻了——

如果有两个情人一样美一样的可怜

让我选有雀斑的一个

迷人全在那么一点点

你便是我的初选和末选,小褐斑

为了无端端那斑斑点点

蜷在耳背后,偎在唇角或眉尖

为妩媚添上神秘。传说

天上有一颗星管你脸上那汗斑

信不信由你,只求你

不要笑,笑得不要太厉害

靥里看你看得人眼花

凡美妙的,听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悟空问答上有个奇怪的提问,“四川话为什么这么统一”。我忍了两天还是答了。以下是我的帖子内容(这里有一点扩展)。

说四川话为啥这么“统一”,一眼即知不是四川人提出的问题。

首先要明确,所谓四川话,主要是指流行于以成渝两市为主并辐射周边地市县的汉族地区的西南官话。

其次要清楚,四川话(即西南官话,下同)主要是明末清初“湖广填四川”大移民之后的产物(蒙元后形成的老四川话我以为跟后来的新川话隔得有点远)。清代前的四川话大致还能在自贡等地乡下听到;明代以前的四川话大致还能在乐山等地的乡野偶闻。

张献忠屠川后之大移民初期,多数新四川人操湖南湖北话(所谓湖广,主要是指今天的两湖地区,跟两广是木有多少关系的),也有一些来自江淮地区的老南京话之类方言吧。

后来,满清初定后,出于巩固西南边防等方面考虑,开始向四川(以成都等大城市为主)大面积殖民;与此同时,北边的陕甘晋等地区人民也出于种种原因迁徙来川。这两方面的移民,为四川尤其是蜀中大城市带来了北方地区的方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悟空问答上有人提了个问题叫“天安门前的华表是干什么用的”,居然有260多条回答。我简单浏览了几条,发现点赞最多的帖子最莫名堂,拷贝了几段什么庄严哦威武哦向往哦的文字,居然就引发了那么多小时候只会唱《我爱北京天安门》的中老年用户的强烈共鸣。

可是看了半天,他们也不知道华表究竟是干什么用的。而欲知华表为何物,先得说说“诽谤之木”——简称“诽谤木”或“谤木”。

早在上古时期,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圣王时代”,华夏族之祖国就有了最古老的“信访”设施——谤木。

有一种说法,尧在位时,设“进善之旌”听取贤者建议(大概就是写帖子),又立“诽谤之木”让天下百姓数落其过错(大概就是“意见簿”或者是往上面贴“大字报”)。舜继尧位后又置“敢谏之鼓”和“纳言之官”,接受国人对治国理政的意见和建议。这可以说就是最早的“信访”制度安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冯唐那篇文章最近火得不得了,大量模仿“油腻中年猥琐男”的词组被制造出来,内容涵盖男女老少及各行各业,甚至“油腻的媒体人”已有了2.0版,而林林总总的“中年男人去油腻指南”也纷纷出笼。

腾讯老总李方先生去年11月写过一篇《中年的禁忌》,第一条就是“不要谈性”,第二条则是“不要回忆”,这两条都在冯唐的文章中有过重点表达。所以李方在朋友圈说,他应该给冯唐贡献了几个idea。

我则想起了差不多20年前读过的一本书《格调》(到2011年,它已出了第三个中文版),作者保罗·福塞尔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文学教授,著名文化批评家,擅长对人们的日常生活进行研究观察,视角敏锐,语言辛辣尖刻而又不失幽默和善意。福赛尔先生已于2012年5月过世。

《格调》其实是一部美国社会阶级分析的通俗著作,它把现代美国人划分成了看不见的顶层、上层、中上层、中产阶级、上层贫民、中层贫民、下层贫民、赤贫阶层、看不见的底层等9个层级,与1949年中国官方把农村居民划分为地主、富农、上中农、下中农、贫农、雇农的做法,异曲同工。

毕竟,现代中国的阶级分析法,沿用的还是西方社会学的那一套方法和范式。

只不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一年后,实际效果如何呢?

1月22日,国家卫计委计划生育指导司司长杨文庄在该项工作进展专题新闻发布会上披露:2013年以前,二孩出生比重在全年出生人口中的占比始终保持在30%左右;到2016年,二孩及二孩以上在出生人口中的占比超过了45%。

简单解读一下,这段话其实是说,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后,实际效果并不明显。自2015年该政策推出,到2016年的当年人口出生率,却只比严控政策期间的2013年及此前年份提高了15个百分点。

15个百分点当然也不是个小数目,但考虑到以往有过太多的“超生游击队”实际上无法统计他们的产量,这十来个百分点的增长数可能是高估了。

对此而言,有关部门其实是心知肚明的。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称,由于高房价加重经济负担等原因,一些家庭在生二胎上还存在顾虑。目前,按照中央的要求,国务院40多个部门已明确分工,推进全面二孩政策落实。

按理说,一项松绑性质的惠民好政策,一出台就该开花结果才对,但是现在却需要几十个国家级行政部门联手推进,说明该政策的落实难度,还真是相当的大。40部委促生娃,真的比当年强制堕胎、硬性结扎还厉害啊!

愿景总是美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