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单士兵
单士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96,169
  • 关注人气:39,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单士兵

 

搜索

复制

手艺的人生
 
我知道维纳斯是手的产物,我是手艺人——我懂手艺。这是茨维塔耶娃说过的话。这个时代,是手艺的黄昏。手艺人只能漂泊,做大地上的异乡者。漂泊的手艺人,找不到没有委屈的家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前几天,18岁的农村女孩徐玉玉死了。徐玉玉刚被南京邮电大学录取,却中了诈骗电话的招,学费被骗光,焦虑痛苦之下,心理崩溃,突然昏厥,继而身亡。

面对徐玉玉的死,很多人说,“太让人心疼了”。我认为,这份心疼,值得呵护。心足够疼就不会麻木。如果能让这种锐痛感转变为普遍的共鸣感,进而生成改变各种不公的共理心,心疼还可以带来动力,产生改变不公的现实力量。

那么,你对徐玉玉真的足够心疼吗?你真的了解徐玉玉这种农村贫困学生是如何艰难奋斗的吗?你真的清晰感受到这类群体在人生转折期遭遇的心理压力吗?我认为,不知道农村贫穷高中女生经历过怎样的心灵炼狱,就不明白徐玉玉为何会心理崩溃,也不足以去说是真正心疼徐玉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到了大学毕业季,很多年轻人被找工作折磨得焦头烂额,“最难就业季”这个说词又成老生常谈。

不就业是民生大事,是社会问题,很急迫。事实上,为解决就业难,这两年也有个大药方——创业。我经常在大学授课,感觉现在大学生似乎都到了不创业不足以谈青春的地步了。出现这种热潮,当然与各地扶持政策的推动有关,可以休学去创业,没毕业先创业,以创业实现提前就业,这让无数被应试教育压榨得喘不过气的年轻人,都理直气壮耀武扬威地去当小老板,去做马云梦。

问题是,我目光所及,最普遍的现象和结果是——大多数年轻人选择去摆摊贴膜卖煎饼卖小面,一些稍微往商海深处游上几步的,也多半呛水淹个半死。特别想提醒一下,盲目荒废青春和学业的创业人生,其实也是不值得过的。青春确是学习的大好时光,对大学生来说,应该以自主选择来让自己学习更接地气。

创业必须要有正确的引导,需要良好的制度环境,我认为,应该把很多年轻人创业失败当作一种公共警示。

如果分析就业难与创业难的更深层次原因,我认为,还是绕不开一个问题,那就是社会板结现象越来越严重。社会板结的意思,从字面就能想像得出,也就是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4 11:37)
  早在4月初,我就看到这条国际新闻——印尼当局在偏远的岛屿班吉纳,救出几百名被困渔民。这些渔民悲喜交集,许多人表示,尽管没有钱重新过活,但对重拾自由感到高兴。

  在信息海洋时代,这条短消息,当时没能触动我的内心。直到4月19日那天,2016年的普利策新闻奖揭晓,我才从获奖作品中知道,那些渔民的身份原来是“渔奴”。

  普利策新闻奖是新闻界的奥斯卡,到今年正好是第100届。回头想想,有太多普利策新闻奖作品,价值真比很多奥斯卡经典影片要高,是最有深度的真实故事,有着改变落后现实的议程设置。

  比如,这次关于渔奴的报道,普利策奖给出的获奖词是“一项与美国超市餐馆海鲜供应息息相关的严重虐待劳工调查,使2000名奴役劳工获得自由,使罪犯正法,推动了改革”。

  故事和议程,确是击中人心,值得致敬。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美联社记者就得知渔奴的信息,经过繁琐的情报搜集,才找到一丝头绪,渔奴在一个叫班吉纳的印尼渔村。后来,记者们到了这个孤悬在大洋之中的岛屿,经历无数艰险的调查,终于让全世界在这个春天,读到了《22年为奴》《全球超市出售由奴隶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单士兵|我在报纸连发五篇文章驳“返乡体”,真心想让凤凰男向故乡道歉忏悔

2016-02-28 理论头条v
独家·原创

作为一个在媒体圈混迹十多年的老兵,有“二马”让我羡慕又嫉妒——马云与马化腾,还有“二马”让我特别痛恨——马后炮与马屁精。

1

做新闻讲议程设置,只知道放马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年过完了,很多从农村老家返回城市工作的人们,心情却很不爽。写一篇返乡笔记,简直是饱蘸悲情;说一句老家往事,就是喟叹“故乡沦陷”。

  这种叙事方式已成套路,这类情绪表达已是积习。只不过,每年又都在找些新的由头进行加工罢了。比如,今年普遍采用的是“上海女孩跟江西男友回农村过年,吃第一顿就要分手”的帖子。其实,像这类网络红文随处可见,之前的《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一个农民儿子眼中的乡村图景》也算是代表作。

  上海女孩晒出的让很多城市人难以直视的晚餐,很多返乡者呈现的乡村凋敝图景,确实也是真实乡村的缩影。甚至,有时还属于美化升级版。我也常带着女儿回苏北农村老家,面对遍地泥泞和荒草封路我也会望而怯步,面对蚊蝇乱飞、蛆虫蠕动的茅坑女儿也会心存畏惧,特别是面对传统文化消亡和情感伦理衰减,我们也常会觉得故乡不够美好。

  乡村看上去有些荒凉,乡土社会存在着失序,但我更想说的是,绝不能因为这些,就看不到乡村那些新鲜的东西,就割断了与故乡的情感纽带。对待故乡,不能只知道简单粗暴的呈现,而不知道进行悉心的整理分析;更不能把故乡简单变成倾倒个体情绪垃圾的地方,而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两天,我和一个好朋友吃饭,聊了很多关于人性和政治的事。他是个有钱人,最近老婆孩子都移民了。他除了炒股,最热衷的事,就是研究时事与政治,常把民主、自由之类的大词挂在嘴上。总之,他价值观很开放,是个有见识的人。

  我是个很保守的人,有时还很顽固。比如,对于移民,我不太接受。真的不是因为自己穷,吃不着葡萄才说葡萄酸。透露个秘密,前两年还有对我不错的朋友,要把我和女儿一起“弄出去”,条件是我们以后跟她走,一切她来埋单。我不愿意。我觉得,自己大学英语四级没过,连本科学位证书也没拿到,普通话都说不好,要是出去,肯定就得当哑巴。更何况,我真的喜欢这片土地,喜欢摆弄中国的方块字。

  可是,身边越来越多朋友都移民了。我常常为之不解,就不停问他们离开的原因,甚至还想用自己浅薄的知识劝阻他们留下来。然而,他们总能拿出很多我之前都想象不到的原因,来证明他们的离开多么具有正当性。比如,这次我这个朋友说,“离开中国,还是因为有些担忧。”我就问他担忧什么,他回答说,“比起担忧公权力,我更害怕人民。”

  这话很出乎我的意料。前面我说了,我这个朋友价值观很开放,经常批评官员腐败现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股票


  过去一年,我交的朋友绝大多数都是创业者,他们多半很年轻,有的还没有迈出大学校门。现在想想,不管是与他们当面交流,还是在电视上做节目,或者写文章,我从来都没有直面一个问题——这些年轻人创业失败了怎么办?

  我不想给创业者泼冷水,一方面,是因为喜欢甚至是敬畏有激情与梦想的年轻人;另一方面,我懂什么是主流话语,什么是政治正确,当“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最响亮的标语口号,当一个个创业明星成为年轻人的时代偶像,这时候再说什么创业失败,很不符合导向,也不受人待见。

  但是,创业哪有不失败的呢?就像股市泡沫得破,房地产泡沫得破,这一轮互联网给一些行业注入的泡沫,也还是要破。现在,我很多朋友创业已经失败,或者正在走向失败。总之,创业成功的是少数,失败的是多数,特别是大量互联网创业公司,最后能够活下来的绝对稀少。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那么,创业潮起潮落,未来又有多少年轻人会在创业失败之后经历仓皇又迷茫的裸奔呢?

  当然,很多人会说,年轻人输得起,还可以从头再来。这话说得很轻巧,乍听起来也很受用。不过,冷静下来想想,现在年轻人真的经得起失败吗?在失败来临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最近几天,《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两次在微博发表声明,表达一个原作者对改编者不满的心情。

天下霸唱先是强调自己从未参与过电影《九层妖塔》的任何创作环节,要求相关网站更正信息。此后,又强调自己拥有鬼吹灯系列作品(1-8册)完整的著作人身权,并已经着手准备相应修改工作,“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本人许可不得肆意修改或改编上述作品,否则将侵害本人的保护作品完整权”。

只要了解相关背景,都不难猜测,天下霸唱这是对陆川执导的《九层妖塔》改编幅度过大很不满,希望以此来关闭那种对版权不尊重者的大门。

这番举动,获得很多人点赞。这些年,改编成为毁掉原著的利器,确实已经成为一种文化伤痛。一些优秀小说成为影视作品之后,很多原著党简直要哭瞎眼,对改编者的炮轰也从未止息。比如,陈忠实的小说《白鹿原》变成电影后,就太失败了,表现不出关中文化的底蕴,张雨绮演的田小娥没有灵魂,让人无法触摸到历史不堪背后的秘密心脏。出现“毁原著”现象,当然与改编者水平不够有关系。更何况,当前影视市场存在严重的剧本荒,一些改编者为了赶时间,不愿“走心”,急功近利,背离艺术规律。这种现象,当然应该批评。

不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鱼香肉丝名闻全国,应该怎么做,民间说法是“一千个厨子就有一千种鱼香肉丝”。不过,自由发挥的双手在四川遇到一根捆绑绳索,当地质监局给鱼香肉丝做法划下道——原材料是切成二粗丝的猪肉和青笋,而二粗丝的标准是长10厘米、宽0.3厘米、高0.3厘米。

    很多人觉得这是政府部门“闲得慌”,以过度干预来剥夺厨师自由。特别是,以前馒头的国家标准,还有扬州炒饭的地方标准,出台后都招来一片嘲笑挖苦,现在川菜版的鱼香肉丝还不知趣地跑出来亮相,不被喷口水才怪。

    标准原本是个好东西。只不过,有的标准制定方向跑偏了,有的标准是权力越界了,所以就变得不是东西了。比如,馒头标准把人们的目光转移到外观形态上,而不是原本应强制执行的卫生问题;扬州炒饭标准不受待见,是因为政府在对待工艺方面注入了强制的味道。

    现在,川菜标准是不是也掉进了同一条河里面呢?我认为不是。这次四川省制定的《中国川菜烹饪工艺规范》,是围绕工艺做精细化的文章,这种标准规定并不带有强制性。也就是说,把鱼香肉丝切成10厘米,是这道川菜极致化的技术指标,你如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两天,成都商报在头版重点报道了一起因“姓氏”读音引发的官司。年轻律师单瑞峰因为接受不了登机牌上将自己的“单”姓错误标注为“Dan”,以个人身份对川航提起诉讼,索赔1元,现在当地法院已经成功立案。(10月26日成都商报)

 

  对我来说,这当然是一件值得激赏的事。因为我也姓“单”,这个姓氏应读为“Shan”,可是,这么多年以来,我都在忍受着国内航空公司这个低级错误。要知道,很多国际航公司都能标出正确音,春秋航空这类新兴的航空公司也能避免这种错误,然而,国内大多数航空公司却偏偏要犯这种“没文化,真可怕”的错误。

 

  我认为,这就是因为对姓氏文化缺少足够的理解和尊重,是对公民姓名权缺少足够的敬畏和维护,也是航空公司依仗自身的垄断地位一脸蛮霸漠视权利,同时,在管理上又犯“大企业”病的重要表现。

 

  值得强调的是,不光是我们这个姓氏,现实中也还有其他姓氏也是属于这种“被侮辱和被损害的”。比如,查姓应为Zha音,登机牌上却是Cha。的确,这些姓氏多属“小姓”,但放眼全国,涉及的人数就是成百万千万来计,如果不尊重这些姓氏的文化与权利,又谈什么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