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莎菲日记
莎菲日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89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莎菲日记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MSN:caokafei@hotmail.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株可惘
我的音乐

Ts Walts

千住明

蔚然

莎菲朗诵蔚然的诗

马德里不思议

莎菲翻唱

旋木

莎菲翻唱

Melody

莎菲翻唱

种西瓜

莎菲讲故事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2-22 22:25)
分类: 驴行散记
我就是那个不擅长讲故事的人,一个精彩的故事可能到了我的口中也不过就是A爱B,B爱A之类的,我不喜欢把能够看清结构的东西说得过于复杂,小时候最不喜欢的就是写景作文,觉得总是再说废话,因为我就是那种不爱看这样废话的人。那么相对的,什么才是我关注的呢?其实我偏偏最为关注的就是细节,只是已经习惯的直接从细节中提炼我所需要的信息了,因此留在我记忆里的往往是些情绪,即便是当时的情形,也必须依靠这些情绪来反映,因此我的回忆不免是粉饰过的,是我主观创造的历史,其实人们何尝不是如此,去伪存真也只是相对于自己的需要而言的,所以人们都是爱听故事的,喜欢活在自己的幻想中。

可我偏偏就是那个不擅长讲故事的人,我讨厌铺陈,讨厌吊人胃口的笨拙伎俩,讨厌刚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局的肤浅故事,讨厌只有感官刺激缺乏精神内涵的美国大片,讨厌安排好的一切。神秘的,悬念重重的故事总是吸引着我也同时被我厌恶着,而我也强烈感觉到自己对不可知的好奇心,以及探询的勇气。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虽不擅长讲故事,但或许并不代表不擅长成为故事中的人。每个人都是人生这幕大戏中的演员,都主演着自己的戏,也掺和着别人的戏,但是爱演什么样的绝色却是各有不同。很多人的一生一个音节都未曾发声就已经结束了,而有的人却让自己的戏流传。

不擅长讲故事的人是不擅长用言词打动人们,但是不代表不擅长用言词打动自己。仿佛独孤求败一般,对影练剑,最终练成绝世武功。这样的人不屑于成为人生的傀儡,而是要自己编剧。这样的人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比别人想得多一点,做得多一点,从而具备了成为那万分之一实现自我者中的一员。

擅长讲故事的人其实最高深,他们总是可以把高妙的道理融入浅显易懂幽默有趣的故事中警醒世人,传播自己的想法,让听者去领悟,让听众享受自己寻找答案的快乐,而非一个说教者,自作聪明地直白而赤裸地揭示人生与命运的奥妙。毕竟有那么多的事物是需要我们去领悟的,需要含蓄,需要过程。直白的说教者破坏了这含蓄,斩断了思绪,干扰了寻找真理的乐趣。高明的哲学家会在寓言的最后留下思考的余地,并在必要的时刻点醒人们。

是啊,我在告诫自己,不要成为一个说教者,如果听者觉得这是说教的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驴行散记
听到悲惨的故事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神经会笑出来,并非存心要对悲剧主人公冒犯,只是也许这就是我的自然反应。或许是表达一种对自己还活得不错的庆幸,也或者是故事本身就十分可笑,因为悲剧往往又是喜剧,乐天派总是喜欢把可悲变成可笑。又或者是因为听故事的过程我已经把继续的悲哀情绪宣泄了,带入了故事的一个个悲哀的小细节,在讲述者的话语中蒸发了,成为了空气的一部分,永远地留在了那个时空。现在的我一身轻松,敲打着键盘,即使是哀歌对我来说也是优美愉悦的旋律了,也能听到其中隐藏的快乐音符。这就是心境的不同吧。

可是我也担心是我把那悲哀尘封了,将来总有一刻会爆发出来,就好像一个人总会犯病一样,无论这是生理的病还是精神的病。有些人必须接受身边亲密的人是病人这个事实,有些人却永远不会接受,他们不认为心理上会有病,而总是以这人的性格不好等等为由原谅、包庇了可能会酿成惨祸的病痛,也总是用爱去包容这病,幸运的,病或许就好转了,不幸的则会更加不幸。很多人也不愿意接受自己心理有病的现实,或许有病了也不自知,所以能够意识到自己心理上的危机而施以控制是幸运的,可那么多不自知的人又该如何呢?

故事本身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它仅仅是人们饭后的谈资,更有可能早已经消失在了饭桌上的蒸汽里,只不过某日心血来潮又会被人重新端上饭桌,或榨汁攫取精华,或细嚼慢咽食肉嘬骨。重要的是故事的当事人所经历的情感状态,已经永远地刻在他们的骨髓里,甚至烙印在基因里,一代一代传下去。就像走不出的轮回,在情绪空间里永远重复着一样的情节。

人永远在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为什么会存在?我又该如何存在下去?纠缠于这些问题,我们不断自问,也对一切相关的问题好奇。可是好奇是有代价的,代价的是你总是在获得答案的时候得到更多的问题。因此我们每次都不能得到真正的答案,只能越来越接近于它,但又仿佛在迷雾重重的森林里兜着圈子,如何不被诱人的浆果迷惑,抑或研究如何躲避猎手的夹子,哪怕永远不知道猎手是谁。

复杂是必须存在的,因为这世界本就复杂而精细,仿佛杂乱无章实则井然有序。文字的存在多少可以擦亮我们的心灵,关键是我们有没有选对抹布,有没有擦对地方。生活的剧从来不缺乏故事情节,缺乏的是解读它的唇舌,欣赏它的眉眼,领悟它的心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驴行散记
有时候,语言需要记录下来才能正常思考了,就像真正的流浪从回归开始。要开始流浪了,可是需要再次确认自己的根在哪里,以免在途中迷失了方向。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就好像加固了风筝的线,飘远了也终有归处,不至于坠入空洞的自由。其实也不一定是流浪,而是另一种回归,在旅途中找回自己。永远的回归,只是在心灵回归之前实现肉体的回归。于是在这样一个冬日,在这样的意识的驱使下,我回来了,阔别三年的故乡。

我总是倔强地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并且总是后知后觉,很多事情在进行时我总是迷糊的,只有在另一件事情开始之后才恍然,原来我一直都是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着,只是当时浑然不觉而已。

故乡的冬日也是暖,人们很高兴能够过一个暖冬,只有我徒劳地杞人忧天,担心着厄尔尼诺会让我的故乡失去迷人的雪景,让故乡的孩子没有白色的冬日回忆。人们的浮躁就像这冬日的暖,刺激热得迷糊的大脑。高楼建起来了,马路拓宽了,霓虹灯闪亮,仿古建筑和超现代雕塑装饰着空旷的广场,和所有的城市一样,在原本充满米香的糍粑上涂上了厚厚的一层奶油,怪诞而不厌其烦地重复、重复、重复。

只有饭桌上热气腾腾的火锅,肥厚喷香的腊肉、腊肠,窗上壮观的腊鱼群,坛子里让人口水直流的各种腌菜,让我的胃又回到了童年时。

找寻童年是一种自觉的行为,邻家阿宝腼腆地陪着我回到了当年和他捉金龟子的校门口,曾经住过的家属楼,我蹑手蹑脚地在这个充满我另一个时空记忆的,已经因为我的成长而变得狭窄的房前留影,曾经爸爸把我抱进抱出的阳台原来还是那么高,曾经给我供应鸡蛋的棚屋如今已经是小康之家的车库,还有我曾经夹伤手指的广场,原来只是一排柴房之间的小空地,那里诞生了我的小床,放学回家就会看到木工师傅在刨木板……我仿佛拨开时间的迷雾,看到那个孩子,在这个寂静的小院跌跌撞撞,研究着这个小小世界……

物似人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06 22:18)
分类: 关于种种
凡是能享受孤独的人,必定是内心充满力量和希望的人。只有孤独者,才能在沉寂之后厚积勃发,也只有孤独者,才能沉淀自己的灵魂,认真修炼本性。孤独者是清高的,因为拥有力量的人总是轻视那些弱者,更何况这样的清高只要努力都能得到。既然是需要通过努力才能得到的事物,也总有很多人无法得到。所以,孤独者是少有的。

可是人人生而孤独,所以才有那么多的寂寞难耐。因此孤独者必然也是一个装着丰富藏品的博物馆。因此真正的孤独者是名不副实的,他的丰富会让任何浮华世界变成花脸小丑。孤独的机会人人平等,可是就像运动会有极限,很多人无法突破,被突然的死寂惊吓,殊不知这只是在喧嚣中难得的安静,而你只要静心凝听,就会感受到来自心灵的声音,和周围那些你本不在意的被浮躁覆盖的天籁。

孤独的人被孤独深深吸引,浮躁者却对孤独深深恐惧。大概人对未知都有与生俱来的恐惧感。那么享受着孤独的人也可以说是幸运者了。让我想想都是什么样的人在害怕孤独,浮躁的人,焦虑的人,胆小的人,难道他们从来就浮躁、焦虑、胆小吗?不,他们本来是天生的孤独者,可是他们却在努力抛弃这个名称,因为无知、无名、无力、无聊,所以他们才害怕孤独。身边不能没有声音,不能没有可靠之人,不能没有甜腻的爱情,不能没有虚伪的恭维,不能没有哗众取宠的小丑,不能没有做不完的工作,不能没有逛不完的商店、嗨不完的派对……因为没有这些,他们会空虚,会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爱什么人。是什么把他们变成这样的呢?人类进化亿万年就是为了追求这样的浮躁、焦虑与恐惧吗?还是说我们的肉体已经不能承受这样的进化,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突变期到来的前奏?想下去又将是精彩的一部科幻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02 12:17)
记录具体的事实只是为了说明观点,而事实是会伤人的,观点却不会,蜚短流长不是我的长项,所以我愿意记录观点,这样比较直接的记录下我的思绪,而减少了猜测的过程,或许我会因为这样的思绪而追忆起一些事实,因为价值观,所以我觉得真理是萃取了事实之后的内容,事实重要,也是因为真理的存在。

平等是必要的,特别对于情感。这是人性的平等,如果自贬或贬他,都只会让爱消失。众生平等,在人性上,当然人难免有偏见,并根据自己的价值取向将这世界分割成三六九等。信奉爱情的人,把世人分作有爱与无爱,可爱之与不可爱之;信奉物质的人把人分为穷人、富人;信奉权力的人把人分为强者弱者;信仰真理的人把人分为智者与庸人……就算日日念着众生平等的佛的世界,也有各种各样不同等级、不同法力、存在于不同世界的角色,把众生作为某种物,游离于佛与神的世界之外。

不自爱的人在自爱者面前难免自惭形秽,我同情,但也无能为力。不愿意爱自己又何谈爱他人。愿意爱和懂得爱又是两回事,许多人愿意爱,想要爱,却不懂得如何去爱,反而因此由爱而恨,抱憾终生。不自爱,或许也是不懂得如何爱自己,可是难道就要一直这样懦弱地等待他人的救赎吗?人性中有同情与怜悯,有的人怀着救世主的情结,对世人充满悲悯之情,可是如果你传递着一种绝望的信息,自我放逐,等于拒绝了援助,让人丧失了信心。

人性中的同情与怜悯、勇气和斗志,其实都是一霎那的事情,强者为王,适者生存也是人性遵守的法则,我们帮助弱者,不正是要体现自己的强势吗?正因为自觉是相对于弱者的强者,所以才会伸出援手不是吗?救世主情结其实就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只有在解救他人的同时展现了自己的力量,无论是智慧、意志还是信仰,这样才体现了自我存在的价值。

所以人类总是利己的,即使在为他人的时候,也是为了自己。不过达到共赢的状态是最好的,和谐社会需要的正是我们在了解人性的本质之后,如何正确的释放能量,可惜口号只是口号,政策只是政策,他们不会告诉你如何去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01 09:17)
分类: 疯人疯语
和陌生人一起跨年,2007年就在虚无中到来了。那些麻醉自己的人们,就算在钟声敲响的刹那,也只是抬一抬迷醉的睡眼,随后继续自我催眠。我庆幸至少自觉清醒,失重的我陷入肉体的虚无感,灵魂的不安全感,但至少我还能保持清醒。或许清醒才是最残酷的,因为你总是感知到那些残酷的本质。脆弱的选择迷醉与自我催眠,醒着的人选择坚忍,可是又如何呢,于事无补。

态度其实是最虚无的东西,它不能改变任何事,只是虚荣地炫耀着某种虚伪。不想伤害他人必定自伤,自伤意味着另一种意义的伤人。人总是对自己的主观感受负责,而忽略了其他的事情。否则就不会一厢情愿,暗自神伤。主观感受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成功者只是有一种天然的本能,能够洞悉他人的感受。猜猜猜,在猜中度过一生,幸与不幸只是在于你猜对了多少,他人虚伪的态度给你带来多少主观感受的满足。

爱中的人渴望简单,因为爱本身就是赤裸裸的,有了那片树叶,夏娃与亚当就承认了自己的虚伪,伪装过的爱也就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爱是唯一一种不需要猜的东西,也是唯一一种灵魂碰撞与缠绵的最直接的过程,任何一种经过矫饰的情感就失去了它本身纯粹的本质。爱中的人本身就简单。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爱属于两个灵魂,而非仅仅是一个人的主观感受,或许说爱太宽泛,这应该是爱情。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酿酒师都是爱情的滋养者,他们懂得等待,懂得在绵绵中延续希望,最终修成正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31 09:16)
分类: 疯人疯语
我的世界开始失重,感受不到自己。有人说五行属水的人是这样,他人往往比自己重要,至少表面如此吧。分裂的自己,过去也常有对话,也有一个飘在空中,冷眼看着这个受困的自己。如今它似乎飘远了,高高的,一下是它,一下是受困者,看到的都是微尘。

心脏总是不堪负荷了,常常悬着,一点点风吹草动就可以让它兴奋得颤抖,让双耳真切地听到它得喧闹。没有规律的,失去了节律。

身体毫无依傍,不安全感,让你知道,自由就是虚无,就是虚空。失去的不仅仅是失去,也带走了你本不愿意失去的,事情总是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早就知道这个世界需要平衡,既然你选择放弃痛苦,你也就选择了放弃欢乐,放弃一切,就算是虚无也要虚无的平衡。

走上祭台,手捧婴孩,如果要得到上帝的宽恕,为什么不献祭你自己。先走者短暂的痛,后来者一生的痛,如此这般的折磨自己,是要这样来赎罪吗?没有人豁免,自我放逐的悲凉,享受痛苦,享受孤独,享受一切苦难,知道这是此生仅有的权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30 20:14)
分类: 关于种种
问我信仰的人不多,不过我仿佛总是在自问,亦或者是一种自我暗示,我信仰的,是一种在一切表象之下的规律,也可以说是一种真理,也许穷尽我的一生,我也要找到这个真理,我总是不断在生命的每一个时刻,验证着,推演着,直到我死去或者这真理最终水落石出。我只是冥冥之中感觉它的存在,就好像我相信一切自有安排。我不喜欢人们归纳一些名词,但是我承认这是一种宿命。我也不喜欢用不同的宗教来分割人群,其实每一种信仰都有它共通之处。群体的信仰,在蒙昧之人还不知道真理的时候,宗教就会被私欲所利用,成为政治或是其他集团、个人谋取私利的工具。可是一切自有定数,今天的因就会有明天的果,明天的果又成为后天的因,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长了,生活的记忆就会重叠在一起,每天仿佛都在重复,又仿佛都是崭新的一天,变化在悄悄的进行。历史总是重复的,只是在不同的时空里重复着,告诫这一波又一波短暂的生命,蒙昧之人,这个轮回,我们永远也逃脱不了的宿命。可是人们还是在重复着,千百年来,物质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是我们的灵魂呢?我们一直没有摆脱妒忌、仇恨、偏狭、哀怨种种灰色阴霾,总是在欲望、无知中挣扎,仿佛走进了死胡同,当我们发现一个什么,或者解答了一个问题,就会有更多的问题出现,仿佛上天在警告我们,不要再继续了。我们仍然继续,就像青春期的少年,无畏而叛逆。

不完美的,或许就是完美的,完美不完美,只是在于我们是不是在享受着它。有人说人类是上帝的次品,仿佛不属于地球,或许我们本来就喜欢呼吸硫化物,只是长期以来我们仿佛适应了氧气,而我们的本能,或者说人类集体的潜意识在让我们不断的制造适合我们远祖的气体,把地球改造成为适合我们远祖的环境,我们的本性被一步步的唤醒,当现在的地球从宇宙中消失的时候,成为和其他星体一样的地方,我们的历史使命也就完成了吧。人类最终会脱离物质,回复灵魂的存在吗?让这样的人类史在宇宙中不断轮回?猜想一下吧。

我们也许就是一种能量体,只是以一种能量的形式存在,不然为什么我们要借助越来越进步的交通工具向周围发展,努力让每个空间都拥有我们的踪迹呢?从能行走奔跑的肉体,到各种车辆、船只、飞行器,甚至一直梦想飞行、遁地、甚至遨游太空,那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群自由的灵魂,只是受到某种惩罚被关进了肉体的监狱,并且为这自由的欲望而不断的受到惩罚,受到上天的惩罚,受到其他被困者的惩罚,因为他们的灵魂早已不自由。可是我们有着革命者的本性,总想推翻什么,逃离什么,只是为了自由。也许,这就是我们被困的原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1 13:11)
分类: 思绪万千

慢,才能看尽沿途的风景。

坚硬的壳下是柔软的身体,敏感的触角,潮湿的心。

壳虽沉,却也能遮风挡雨。

仿佛生来,就是为了旅行。



掠过的蝴蝶,飘舞的落叶,也能感受你的爱意。

壳,本就有无数个抽屉,装满一个又一个爱的回忆。

恋物癖的蜗牛,装满爱意的抽屉,一缕细丝,一颗尘土,一滴晨露……

只为这爱的证明。



旅人的爱,只能装进抽屉。

生就是孤独,死亦是孤寂。

蜗牛,只能继续,一个人的旅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4 18:34)
分类: 读书笔记

新浪读书地址:http://book.sina.com.cn/nzt/manthing/

渡边淳一把男女之爱看得太透,读这本书的时刻,心里是不断比照,并逐渐下沉的过程,而后释然,却有一种过于轻松的空虚。真相就是如此,可是却不甘承受,所以不甘成为迷惘,不知该如何反应。

就好像把美妙的传说打破,把奇幻的梦境唤醒,他所揭示的男性的本质的确让我难以接受。不过事实是不是就是如此呢?婚姻的不幸,爱情的悲剧,一切的悲哀只是因为男女双方的不理解、不谅解吗?而他又告诉我们,男女之间之所以互相吸引,是因为男女有别,而不幸的产生,也是因为男女有别。正是男性与女性的差别永远无法消除,造成了这个世界的生生不息与纯爱的自我毁灭。

甚至在他的眼中,幸福的家庭很多都戴着虚伪的面具,否则这样的幸福假相就难以维持,而双方就都无法从中获利。也许婚姻本来就是利益交换的一种社会活动,而我们在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之前,男人们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女人们说婚姻是幸福的开始。所以,看透是残酷的,它粉碎了一切幻想和希冀,留下的只是冷酷的现实。

看透是否就是成熟,无法定义是因为看透是主观的,是自身的认为也是他人的观察,感受在于自己;而成熟是属于社会的,同意主流社会的各种准则和规范并游刃有余地掌握运用,融入主流社会,这就是成熟。

渡边淳一所说的一切基础就是人的动物性,并且这种动物性是地球上大多数和人相近的动物所具有的共同特征,这个共同特征就是:“统观动物界,除了鹤等一部分动物属例外之外,雄性与雌性终生相伴者极为少见。最为常见的情形是交尾一结束,雄性便离去。即使有些场合雄性也会参与生儿育女,但是,一旦孩子长大成熟,雄性便与雌性分道扬镳。而且,雌性也会重新选择可做孩子父亲的雄性。”因此他认为:“采用了一夫一妻制,男性就无需作上述努力了。说它轻松,的确轻松。但是,正因为如此可以说雄性和雌性都会理所当然地失去激情。这种一夫一妻制对生物而言是相当不合理的制度,至少可以说它不利于男女之间维持情欲和性爱。”并且“一夫一妻制是现代社会随意杜撰出来的相当无理的制度。”

可是人真正不同于动物的就在于智慧的升华和精神的崇高,而不仅仅是依本能发展前进。人类的进化速度高于任何一个物种,变异速度仅次于病毒。一夫一妻制只是一种社会最小单位“家庭”的组成方式,也是去除人类动物性,增强人性的一种方式。规范了社会秩序,具有相当的稳定性,明确了社会责任,优化生育质量。

所以渡边的这些言论只是自私的男性思考,正是他所说的出于动物性的本能的思考,是一种倒退,而非进步。真正适合人类社会发展的制度才是最佳的,之前被淘汰,说明它已经不适于这个时代,当然目前不适于不代表今后不适于,因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总是会出现一些反复。也有很多制度和思想被我们超前使用,因为不适应而抛弃,其实是一种封存,待适合的时候再重新启用。但是,在现代社会,渡边的一夫一妻制否定论是否成立,还有待商榷。相信婚姻制度也会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进化,从而解决现在的问题。



渡边淳一访谈:http://book.sina.com.cn/nzt/dubianchunyi/

其后看了对于他的访谈,他这样说明写本书的意图:

渡边淳一:我认为女性读完《男人这东西》这本小说,没有必要有恐怖的感觉,我觉得男性和女性之间应该相互坦诚,把所有的东西展露出来,这样更有利于双方的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