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能猫落落
能猫落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23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豆瓣
博文





不知道是这个狗屎的win7系统的问题,还是这房间里蹩脚的网速的问题,总之,我的博客大巴又崩溃了。我每次在大巴不给力的时候都会想到在这里默默躺着的新浪,真的觉得挺不好意思。不过,我现在写日志的频率还是真少了很多。日志基本变月志了。

结婚后我离开了我的石家庄。跟着爷们儿在天津市中心的一处出租屋里住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来天津总是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我想象着我的祖父辈甚至是曾祖父辈在这里生活的场景。其实我对天津并没有特别的感情,但很多事情真的很难说清。

我喜欢这个我不熟悉的天津。繁华的滨江道和南京路,夜晚灯火阑珊的意大利风情街和波光粼粼的海河。旧租借的老房子安静地在河岸上,每座房子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因为我爸的缘故,我对口音浓重的天津话并不陌生,反而亲切。

我剪短了头发,买了新卫衣,去参加了昨晚的万圣节狂欢。有热闹的摇滚party和没什么人买账但很应景的假面舞会,我看到了卖地道红酒的法国小哥和看起来不怎么干净的巴基斯坦阿姨。我喜欢他们灿烂的脸。

我看见了很多人在我上传的照片下写起了回复。突然想,在不久以后,当我到达大洋彼岸,是否我们就会像现在这样。去塞纳河边,去巴黎铁塔。拍下塞纳河畔的旧书店和小酒馆给亲爱的他们看。有时候会想,是不是以后,我们都将这样远远的看着彼此,然后各自生活。

离别是件太可怕的事情,可是迟早要面对。逃,终归不是办法。有时候,我真的会觉得害怕,这种害怕来自自己内心的最深处,太多未知和挑战在等着,我到底还有多少勇气去面对和迎接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对自己有多大的把握呢?可是不管是怎样的局面,我都必须去应付,而且还要应付的漂亮。

有些人有些事我还是不愿意想起,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这样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记得或者是忘记可能都不是最好的选择。那就等待吧,不管是好是坏,总会有个结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叫醒耳朵的音符】


Tambourine is shaking but I don't hear a song.
It's my favorite song but I don't like the crowd.
Wish I was able to see what you see.
Turn all the words into around the tree.
So I close my eyes.
I focus all my wonder spread in my mind.
I'm a dragon from the side.
but I never learn to read bewteen the lines.
I know that sometimes my eyes such blue.
but I actually can't stop so cruel,
wish I was able to see what you see.
I want to care the tree.
so I close my eye.
I focus all my wonder spread in my mind.
I'm draggon from the side.
but I never learn to read bewteen the lines.
Tambourine is shaking but I don't hear a song.
It's my favorite song but I don't like the crowd.
Wish I was able to see what you see.
Turn all the words into around the tree.
So I close my eye.
I focus all my wonder spread in my mind.
And I'm draggon from the side.
But I never learn to read bewteen the line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8 21:16)



    我最近的生活特别的平静,这种平静不是表面上的,而是来自我的内心。这大概是我期望了很久的一种状态,所以,我真的很享受。最令我感到高兴的是,我不再感到惶恐。那种习惯性的没有理由的惶恐在我的生活里渐渐淡出了。这真好。

最近身体很差。感冒发烧各种炎症,全然是个被健康抛弃了的小可怜。烧到38°6的时候我被我妈拖到楼下去打针。看见那些扭捏着哭喊着拒绝吃药拒绝扎针的孩子们。然后我妈对我讲起我小时候每每要打针的时候就委屈的说:我不打针,我吃药,我不打针,我吃药……我想我是好孩子。

有天晚上我听歌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沈庆的《青春》和李晓东的《冬季校园》,听到中间竟然不自觉的掉了眼泪。有些感情,有些过往,什么都不必说,触碰到,首先被感动的就是自己。我想起很多人,只是这些人的脸在记忆里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我想我真的是变了吧。这种改变我自己能明显的感觉到。不惶恐,不担心。安静又坦然。

如果有可能,我想要一年的时间,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做。只这么静静的,静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