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上帝把你赐给了足球,

你却用它逗上帝和你一起疯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圣甲虫每天把太阳推出来,给了大家光明和希望。

 

我喜欢这只被我们称作“屎壳郎”的虫子,因为我熟知它的倔强、顽强、不屈不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1 20:13)



愿上帝保佑这家伙实现在方尖碑下裸奔的愿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4 18:29)
标签:

杂谈

一只流浪的猫骑在春夜的墙头。

它叫声执拗、凄厉,仿佛要把黑夜扯破。

我知道与它对峙的不是黑夜,不是老鼠,而是整个春天。

——尽管每一个黑夜都有众多老鼠在啃啮着这个用泥巴和木头垒起来的小镇。

 

我不明白它为什么不愿意与春天和解?

为什么一定要用叫声把一朵朵花一瓣一瓣地扯落?

我甚至有些担心——

在阳光淹没它的叫声之前,它会不会怀上老鼠的后代?

 

我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0 18:08)
标签:

杂谈

藤有两种姿势。

其实这样说是武断的,类似于说尿尿有两种姿势。但我见过的藤就那么两种姿势——

 

一种藤向上攀爬,它们追逐太阳,为捕猎从树荫或房檐漏下来的阳光,扭曲盘绕。

一种藤向下匍匐,它们亲近大地,为找寻杂草或作物中有可能的支撑,疯长蔓延。

其实,它们都是对的。生而为藤,它们别无选择,必须以此求荣。

 

如果有一种藤能在风中直立,我想它是危险的。也许存在,但我不敢去看它。

我怕倒下,在它之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9 20:22)
标签:

杂谈

恍若隔世。

过去那年,体会太多。深感生命的脆弱,自己的渺小。说什么都苍白。

 

呼啦啦几阵暖风吹罢,窗外的老桃树又开满了今年的新花朵。

今春的雨迟迟不下,弄得连桃花也面带着几分病态的憔悴。接下来又该是花儿一拨一拨地盛开、又一拨一拨的谢去,果子一拨一拨地长大、又一拨一拨地成熟。但愿这一切都不是病态的……

 

人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高谈阔论、唱歌跳舞的,私下里却一个个像充过头的气球,红红绿绿的,都憋着,有点飘,身不由己地。弄得大家伙的脾气也越来越怪了。偶尔逢着几个酒后失态的朋友,倒是显得他们真实、可爱。

其实,这样不好,我们终将落地,要么爆炸,要么萎缩。

 

台上莺歌燕舞依旧,日子琐琐碎碎如常。一会儿灯红酒绿,一会儿读书看碟,貌似悠闲,其实说到底无非就是在逃避现实。

再这么活下去,很危险!

 

PS:

终于把过去那堆文字删了,没有恶意,不为什么,只是自己看着它们不舒服。

退出了所有的“圈子”,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