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解悬庵主
解悬庵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2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05-12 20:31)

不看股票,少抽烟.多好的设想.我也沉沦的可以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5-10 21:08)

听书,散步,日日的节奏。最近听了《静静的顿河》、《约翰克里斯多夫》、《贝姨》、《三个火枪手》、《双城记》。目前正在听有关宋史的东东。一直喜欢宋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14 09:57)
标签:

杂谈

很久没有光顾这里了,过去的记忆有些淡逝,老朋友也联系少了,只是记忆中的几个点始终在心里默默珍藏。

2009对我而言是一个重要的年份,繁乱而艰辛,快乐而充实。做了很多事,取得一些成果,在“事业”上,如果能称为事业,也是一个对我而言的重要拐点。我一直在学习如何去适应,如果更好地融入现在的平淡生活,如果去体现自己的作用,2009年我略微地做到了这一点,有得到,有放弃,有新的目标,希望2010年在我的本命年内,有新的改观,新的做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4 09:50)
标签:

杂谈

2010年是某本命年,希望能在把身体锻炼好,好好实施骑行计划,好好把自身工作做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8 16:08)
标签:

杂谈

近日开始玩自行车了,计划骑行二万里。

先百儿八十里短途跑跑,再中途外地转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题,8月31日。

这一天解决了该解决的问题,心情释然多了,为了这一天盼了许多年了,现在无所求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当《百家讲坛》的名嘴们成为说书卖浆、倡优星历者流时,我就不能不感叹国学的繁荣了。

很久不看《百家讲坛》了,恰《两宋风云》讲到顺昌大捷一节时(顺昌即今之被媒体搞臭的阜阳),便不能不听一下。可还是笑掉了大牙。他说当年驻扎在顺昌府的刘琦为击败金兀术,便在淮河水中投毒,结果毒死了大批的金兵,为以后的大捷打下了基础。

俺不知他是不是在搞笑。淮河水离阜阳有多远,先找个地图看看吧。且淮水在阜阳南面,难道金兀术是迂回包抄?如果能迂回,为何不顺势南下过江灭宋,偏象今天的媒体一样和这个小破城过不去,非要灭之而后快?退一万步言,就算是金兀术脑子有病,非绕道淮水来攻阜阳,那刘琦是不是也是脑子有病,非要在淮河中投毒,刘琦是不是要把大宋国里所有的氰化钾都搬来?别说是淮水,就是向阜阳城边的颍河、沙河里投毒也要不少“毒鼠强”吧?

其实翻翻《颍州县志》,可能你没有;哪就翻翻《宋史》,你总有吧,可能你还没看过;那就动动脑子呀,非要低估全中国人的智商?

刘琦投毒是真,不过他是在围着阜城的小小护城河里投的毒,而那护城河现在还在,立在河边的,是破败不堪的阜阳人民世世记念英雄的——刘琦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3 08:52)
标签:

杂谈

那是一簇普通的野草,再普通不过了。

它不是鲁迅的野草,轮不到去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它也没有所谓种子的巨大力量,当不知是谁丢弃的石块覆在它的头上,它只是默默地顶着,一切都是天经地义,无需问那么多为什么。为了光与泽,它要努力地从石块底下拧出一些叶子来,当然不是神秘的挪移大法,也不是闪转腾挪的梦幻舞步,只是生存的丑陋挣扎。有时它会感叹石块的巨大与不可一势的力量,是呀,有谁会注意那石块旁闪烁着的一点绿呢?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它不断从石块的缝隙里钻出更多叶子来。

一天,一个孩子弯下腰,俯视这团蓬勃的绿色,“咦”,他惊异道:“这里面居然还有一块石头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7 08:12)
标签:

杂谈

很久没有下河游泳了,准确地讲最后一次与河水亲密接触还是在上小学时。这些年河水污染的够呛,别讲下去了,路过也要躲着走。昨日象往常饭后在泉河坝子上散步,居然发现很多人在水中游泳,便再也忍不住,脱下裤子,穿着小裤衩就跳了下去。

阜阳是泉河与颍河交汇处,古称颍州。旧时水网纵横,城内有三清贯颍之说,泉水侧畔的颍州西湖让谪居于此的苏东坡也叹道:未知杭颍谁雌雄?城内的古慧湖也让诗人刘体仁留下一篇篇赞歌。可惜一场黄泛让它们都灰飞烟灭了。

在河里游泳与在泳池里游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仰浮在水面上看着天上如血的晚霞,便觉得自己是真的与大自然肌肤相亲了。河水很温静,没有别人的打扰,也没有孩子们不时溅起的水花,只有自己与天地间静静地融合。喜欢这种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4 15:20)
标签:

杂谈

                  贺新郎(乡士以狂得罪,赋此饯行)
                            
蒋捷  
  甚矣君狂矣!想胸中些儿磊块,酒浇不去。据我看来何所似,一 似韩家五鬼,又一似杨家风子。怪鸟啾啾鸣未了,被天公、捉在樊笼里。这一错,铁难铸。濯溪雨涨荆溪水,送君归、斩蛟桥外,水光清处。世上恨无楼百尺,装着许多俊气。做弄得栖栖如此。临别赠言朋友事,有殷勤六字君听取:节饮食,慎言语。

案:永言配命,自求多福,一老胥心得,唯此六字(不含标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