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忧伤的橘子
忧伤的橘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73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一路游过 风

加肥

我爱加菲猫

小帅

三只眼

忽悠

时刻准备着

天涯

行云流水

沉默

她不叫陈莫

评论
加载中…
我的朋友圈

守网老周

JR NO.1

小白

老白兔呀,白又白

袁茶茶

零下几度

老罗

一位老同志

JR仨

JR部落格

我的JO

小手小脚惨滴很

老肥肠

闷骚冰淇林

EVER

狡兔三窟窿

刘小胖

ONLY YOU

星海二房

东情西就,南欢北爱

囡囡

大眼睛姑娘

童童

白云朵朵大懒猫

张妙

美妙童声

流口水

真水无香

小精子

时有惊人之语

快乐的狐狸

一财美女

方枪枪

小红花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09-11-02 00:32)
标签:

杂谈

有时日子让我们穷尽词汇,也无法找出合适的形容词。

于是我们有了许多另类的办法以应对这无可抵挡的复杂。

小娘子自言自语地说我是变成一只老鼠还是变成一条蛇呢?我为她的神经质震惊之余暗暗思量,并不认为这句话比TO BE OR NOT TO BE肤浅。最终她决定变成一条蛇,朝我“丝丝”了几声走了。

我则想变成一只鸟。好处有以下若干:

1.鸟不用买房子。看上哪棵树就可以霸占它并自己捡原材料盖房子,不用贷款也不用装修。不喜欢了再另觅一棵。

2.鸟可以爱怎么飞就怎么飞,天空永远不会塞车。

3.鸟的食物很单调,永远不用操心今天是吃手撕鸡还是麻辣牛展。

等等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1 20:35)
标签:

杂谈

曾经让我们开怀大笑的不再可笑,让我们泪流满面的也不再使人动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06 14:41)

或许我们老了,每一年回家乡的聚首,竟然在例行的交换各自生活与心情之余,渗出丝丝惆怅与伤感,说不清道不明,却已与年少时的为赋新词强说愁有了微妙的区隔.

或许我们老了,时间的相对论开始错乱地上演,时间忽而很长,说不出接下来的具体指望,却眼巴巴地盼望广义上的明天的到来;时间忽而很短,每一天还来不及整点儿实质性内容,嗖嗖的又过去了,不留情地带来眼角的细细皱纹.

或许我们老了,我们开始频频地大喊无聊,寻找精神寄托,未果时便觉得暗无天日,人生找不到出口得以继续.

或许我们老了,已开始将追逐新事物的接力棒交给后来者,不咸不淡看他们疯狂.对于'已失去'颌首微笑,对于'得不到'试着默念平常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1 13:11)

掐指一算,大家已经很久没有在新浪上神神叨叨了,一时间开心网风生水起,新浪博客变成了被遗忘的角落.

小娘子说我们不能喜新厌旧,于是大家又吃锅望盆的回来了.

生活就是这样,旧爱新欢.

我依然发现,没有再找到比小娘子更可心的逛街伴侣.我要第108次面对她问我某件衣服是黄色好还是蓝色好,当我笃定回答完她买完单走完十里路后,她依旧还要再自我颠覆几次,我依旧享受着被她纠结的乐趣.而新鲜的地方在于她永远会像吹泡泡一样,制造出'打底衫'之类的笑料.

我在辗转了天河区、白云区、海珠区后,继续向越秀区挺进,这里成为了我又一个工作的据点,终于如愿以偿地有了一个靠窗的办公台,俯瞰是一片广阔天地,看来我要大有作为了。

这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代,最光明的时刻,最黑暗的时刻,对于我们这些小小草根,就像李大嘴手里那把玄铁菜刀,哪面是“旺德福”,哪面是“泰瑞宝”,只有自己知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07 14:18)
标签:

杂谈

      那尘土飞扬的操场已被一片花前月下的绿茵地取代。当年雨天时,踢球的男生们个个像刚糊上泥的兵马俑;晴天时,黄色的尘土则干脆将人影都淹没。

      109里有可爱的麻辣烫、常德米粉、烤红薯、各式炒货,每一样都很可心,还有打发无聊时几人蜗居的碟吧。

      还有多少,已经随我们迷失的青春一般,在光影里寻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05 23:15)

照例赶上高峰期,好在不再是一个人对抗滚滚人潮。

箱子里永远有装不完的东西要带给家人。

很巧,每次都是在午夜时分到达湘潭这个小站。走上站台的感觉很熟悉。出了检票口就看到父母已在那久候。于是我在这一刻摇身一变,又成了他们翅膀下的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8 16:33)
标签:

情感

黑夜并没有想象那么漫长与阴沉,清亮的月光为你的轮廓添上让人迷恋的柔光。
我想,你无意间成为暗夜的一道温柔闪光,轻扫过我的面庞。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偶然。但我暗自希冀着浮光掠影成为永恒。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你装饰了我的梦。
这一刻,最狂的风,最静的海,我都想拥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0 14:34)
标签:

杂谈

最近白天我都习惯半躺在窗边的床上敲键盘,午后,有斑斑点点的阳光衬着树影在手臂上摇曳,窗前几串彩色木纤维的花瓣时而也跟着风旋转。这样的小小事物或多或少化解了我近期未舒解的抑郁。

除了接电话,我几乎可以不发一言,甚至也没有说话或倾诉的欲望。

与周围亲密的人关系开始更加简单起来,一个个联结的节点开始隐形。偶尔造访大家的博客,大家似乎不约而同地都停滞在同一个地方,叫了一声“一二三木头人”。

真想解开咒语,一切又变得活灵活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14 12:56)

我有这样一段慢下来脚步的时间,静看熟悉的人、陌生人以及自己的故事。

多多少少的悲剧,无非来自于,过于看重自己的存在或干脆无视自己的存在。

于是,在这样一个如水夜晚,我内心的推翻、重建剧烈又剧烈。哪条线是刚刚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6 11:57)
标签:

杂谈

天空数声巨响,电闪雷鸣,一时间万类霜天竞自由了!

我蜗居在一室,紧闭的窗户也无法守卫住内心的不安宁了.我多想做一只勇敢的海燕,嗨……给这天空画上一个巨大的惊叹号!哪怕在这直上的过程中,被劈成酷酷的焦碳。

精神领袖给我的寄语是:天空凭鱼跃,海阔任鸟飞.仔细把玩一下个中深意,怎么也不能辜负了.旧的一切彻底打破,才好新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