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侧耳倾听
侧耳倾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348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已经是某公司创始人的土豪朋友L听说我在做实习生互助成长之类的事儿,找到我们,想让我们开个培训班。培训什么呢?土豪朋友说:什么基础培训什么,从正确发邮件和文档排版教起。

最近他们公司刚融到一笔大钱,就一掷千金报复社会请了一堆贵得要死的名校毕业生,薪资水平是之前他们请的外地二本学生兼职的一倍。但是工作没多久,土豪就大光其火。

“你能相信吗?我让他总结下数据邮件给我,他做了一个word文档,然后还通发了全员……”

“我让项目助理给客户发个邮件,她也不抄送我,后来开会时在客户那看到那邮件我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正文10个字啊,附件文档排版丑到爆啊!”

我打趣他,“你也没说要把正确的发邮件和excel表格使用这些放进考核中啊?!”他说,我以为这些他们都会啊!

图片来自于网络,侵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2 23:52)
标签:

股票

最终,我还是决定要总结一下,却发现无法准确描述出我的感受。

我从未想过,我在我所擅长的领域会变得笨拙。这有点儿让人伤感。

2014年,挺支离破碎,临近年尾尤甚。

今日晚间,惊闻一位朋友去世的消息。

还记得09年第一次见到他,是我对他进行一次工作面试。他没什么特别的,跟我们大多数人活得一样,赚为数不多的薪水,偶尔有些杂七杂八的小想法。回想一下,我上次见他是在13年11月22日,另一位朋友来京,我们一组人共同在烤肉店聚会。那次,他到的早,吃光了先上的鱼,插科打诨,很逍遥的样子。

从13年11月22日,到14年12月,一年过去了,我们跟一个人失联这么久,居然毫无察觉。

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被碎片化了,时间都被无聊的事情占用了,都被野心和空虚占满了。

在我最纠结的时候,我希望上帝给我点儿启示。

后来我意识到,他其实已经把启示给我了,他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6 18:52)
标签:

情感

有一阵子,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李同学在陷入抑郁状态的思考时,总会问我一些问题“这件事,你们女人是怎么看的?”,“你们女人想要的是哪一种?”,奇怪的不是他的问题,而是他的问法,他说“你们女人”,每当面对他的这些问题时,我总是觉得无言回答,或产生不被尊重感。我只好把它们理解为——他并不是真的在问我,而是在和自己对话。

除非在职业状态中,我觉得问另一个人“你们怎么看”是不礼貌的,你凭什么认为这个人可以代表一个叫做“你们”的群体,或者你凭什么忽略他作为一个人的感受,直接跳跃的问他所属于的那个群体感受。每一个人,首先他是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个体存在的,其次才是他是男人还是女人,拥有女性思维还是男性思维,再其次才是他的其他集体属性,他是一个工人或者一个农民。——说实话,虽然我是一个女人,但是我他妈的怎么知道别的女人都在想些什么?

但是现实中,很多人总是默认这种贴标签式样的称谓。比如说,会有很多人说“我们老百姓巴拉巴拉巴拉”,什么叫“我们老百姓”,“老百姓”这个群体,能用年收入20万作为区别的依据吗?说这话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4 18:37)
标签:

育儿

森友治



     暴躁了一天。在回家的车上,初秋的凉风吹袭,总算安静了下来。

快走到小区门口时,远远看见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都歪坐在咖啡店前的椅子上,都是卡其裤蓝衬衣——爷俩早已经吃完晚饭下楼找乐子了。

为了让豆包爸安心喝茶,我带豆包去参与附近小朋友集中玩耍的活动,豆包在孩子群里跑来跑去满头大汗,忽然停下来,走向旁边一条隐秘的小径。

他走到栏杆豁口处,往里探头看看,问我:“我能进去吗?”。里面树高径深,黑幽幽很安静,似乎是隔壁酒店隔出来的空闲区域,没有什么危险,只是有些荒凉,看到点头后,豆包兴奋又小心的走进去了。

先是一段长长的下坡水泥路,黑乎乎的,豆包小心翼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情感

大半夜的,去看了黄金时代。

电影比预料的时间要长很多,结束出来时,已经是夜里一点半。

我和老李出来,走在清冷的冬夜大街上。那场景很像萧红借由萧军认识了舒群等东北作家群后,在一个新年夜大家挽着胳膊,边唱歌边走在东北大街上。

忽然想起老李以前讲过的一段笑话,说是看到我们认识的两个人忽然在一起了,他特别想向那姑娘喊一句话:“别着急!那坨已经冷了,前面还有热乎的!热乎的,乎的,的……”。当时听的时候,被粗鄙惊得说不出话。后来却常想起来发笑,并深觉形象。

到了一把年纪,两个人遇到一起,彼此看的顺眼,有话说,没话时也待的舒服,就一起待下去。非要说成是天使寻找另一半翅膀,或者前世今生只寻你一个之类,总觉得像是买了某样东西,非得用细细的精致的绳捆扎起来包装起来,本来是看对眼了买着就想走,现在好了,你得等着店主细细的漫长的去包装困扎它,还得额外想出话来赞美店主的手艺,为了打发无聊还得低下头去辨识宣传册上宣扬它是某个伟大年代的遗迹,被迫走进了两外一段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6 18:56)
标签:

情感

很多声音我已经听不见了。

我已经无法在某个时刻,可以灵魂出窍,用第三人的方式旁观这个世界,我已经失去了这种能力。

所以,我也失去了我所熟悉的书写方式、语言方式和思考方式。

很久以前,还没有电视,没有电影,没有手机,没有广场舞,你只有一台收音机,在夜里静静的搜索者空中的点播,接驳这个世界的脉搏,但是什么也搜不到,收音机中传来的都是静谧的沙沙声,忽然它接收到了某处的电波,陡然间嘈杂起来,然后里面传来了叽叽喳喳的情感诉说类节目。

用这样啰嗦的一个比喻,也许你较能明白我这种转变的状态。

这是一场艰难的选择,我可以选择继续扩大自我的世界,或者一头扎进生琐碎和世俗中。但其实没得选择,一个孩童嗷嗷待哺,你得为保护他的灵魂奋战,也得为他的吃喝拉撒和公平教育奋战,再也没有什么自由选择。在残酷的生活面前,所有把头埋进自我的沙堆里的叽歪都显得脆弱而苍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豆包:去做一个任性的孩子。

 

昨晚中秋节,我们一家人在外吃晚饭回来,看到天上又圆又大的月亮,豆包忽然说想要去摘高高的月亮。

“可是月亮太高了,我们摘不到啊!”

“妈妈你背我高高的就摘到了啊!”

好吧,我只好蹲下让豆包骑到肩膀上。一站起来,豆包兴奋坏了,指挥我追着月亮走,要跑到月亮没有被树枝遮住,没有被云彩遮住的地方。他兴奋的扭来扭去,伸手够月亮,大喊:“妈妈,我够到月亮呢!”

“那月亮是凉的还是热的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9 17:31)
标签:

杂谈

如何去引导正常之人跨越常识和情感的防线,做出大恶之事?诀窍就是将“恶之事”分解,成为一个恶之链条,令每一个人只执行其中的一小段。

最重要的也是关键性的是——令每个人都focus自己的那一小段工作,而无法了解全局。即使其了解了全局,也不认为其是重要的。要用另一种观念来管理此体制,比如说授予按时完成者奖励,服从命令者被命名为忠诚,高效完成者被树以标兵。

这会有效吗?当然有效,纳粹就是这样完成屠杀犹太人的。

普通人甲,只不过是给每个犹太人贴上种族标签;普通人乙,则只负责将犹太人运送到指定的地点;普通人丙,只是负责大门的看守……没有一滴雨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

这是一种无灵魂的管理方式。

给每个普通人以无灵魂的思考方式“我只是执行命令,不需要担责,最终结果也与我无关”。阿伦特“恶之平庸”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反之。

如何去引导正常人跨越自身的认识局限,做成一件了不起的事儿?诀窍是尽量缩短执行人与终端结果之间的距离,或将细枝末节的小事捆绑成一件大事,并时时刻刻提醒人们纵观全局——那件宏伟的事儿就是你完成的!授予荣誉感和成就感。

这会有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1 13:22)
标签:

育儿

早上发现家里的扫把坏了,需要换一个新的零部件。就叮嘱豆包爸去买。豆包爸抱怨说没法买,等他回家超市也已经关门了。

我指导他,隔壁小区有家小店就可以买啊。他很茫然问店在哪里。我说:“隔壁小区,菜店旁边,走过去5分钟。”他仍茫然:“隔壁小区还有个菜店?“……

豆包爸在这里住了超过7年,永远都只知道一家店,去买点肉吧,他会出门右转GermanFoodCentre;去买点菜吧,出门右转GermanFoodCentre;去买卷保鲜膜吧,出门左转BHG;去买点手纸吧,出门左转BHG。

他有时也会跟我感叹,现在生活用品怎么这么贵?

我只好很无奈的感叹,我们真的住在同一个时空吗?真的住在同一个北京吗?

但是细想,我也是在生完豆包后才发现,真的还有一个时空。

 

住在这个街区的7年,好像只有生完豆包后,变成柴米油盐的主妇,才觉得扎下根来。跟楼下菜市场卖菜小妹处成朋友,卖水果的夫妇认识我们家每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3 17:03)


床的另一侧,你酣睡。凝视你,我才理解酣睡的真实形态,而不仅仅是一种修辞。

天还没亮,我小心的穿过吱呀作响的木门,去客厅里摸黑给你灌一瓶水,等你从深度睡眠中浅浅的醒来,伸手跟我索要。

这房子太小,到处都摆满了东西,必须得如外科手术般小心翼翼,才不至于打翻任何东西,将你从梦中惊醒。

之前,这小房子是我的家,钥匙晃晃荡荡挂在书包拉链上。后来,这钥匙从我越来越重的钥匙串上消失了,我未明了这事儿的意义。再后来某一天,当我背着行李包来敲门,准备踏进屋内就踢掉鞋子摔到床上睡个昏天黑地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Attention

网络转帖请注明作者和出处。纸媒用稿请联系我,需稿费贴补家用。

MAIL:88200810@qq.com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