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潮白
潮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00,28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4-17 16:45)
标签:

历史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4月10日的《揭阳日报》头版“大家谈”专栏,有一篇《浅谈“机关工夫茶”危害》。其“开栏语”指出:喝工夫茶是粤东地区的传统生活习惯,需要一番悠悠沏、慢慢喝、细细品的闲工夫。不知从何时起,这种行为习惯慢慢从日常生活进入了工作场所,机关单位摆放工夫茶具司空见惯,上班时间喝工夫茶习以为常。在一些单位,有的干部职工或先喝茶后干活,或只喝茶不干活,或到处串门、喝茶聊天。“危害”一语,已经为之定性。

    “救渴,饮之以浆;蠲忧忿,饮之以酒;荡昏寐,饮之以茶。”茶圣陆羽的说法,。在他看来,解渴要喝水,排忧要喝酒,消除昏沉困倦就要喝茶。明朝许次纾说:“宾朋杂沓,止堪交错觥筹;乍会泛交,仅须常品酬酢。惟素心同调,彼此畅适,清言雄辩,脱略形骸,始可呼童篝之火,酌水点汤。”把喝酒、吃饭,还是喝茶,视为友朋亲疏的接待标准,以喝茶为最高。从社会学意义上看,喝茶本身是没有危害的。,然陶榖《荈名录》云:“(五代)和凝在朝,率同列递日以茶相饮。味劣者有罚,号为‘汤社’。”如果工作时间成了品茶时间,自然要另当别论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4-09 16:45)
标签:

历史

文化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时下广州正值鲜花盛开的时节,因而到处是花,到处是看花的人群。木棉刚去,宫粉紫荆、黄花风铃等又格外耀眼。我在收费的海珠湿地、不收费的海珠湖,均有目睹;微信圈则延伸了视角,以华南农业大学为例,看花市民之众,导致校园内外道路、地铁口皆人满、车满为患,至于引发了校园要不要借鉴武汉大学看樱花的做法,进行收费的问题。

    这种“出门俱是看花人”的情形,杨巨源早已诗意地呈现笔端。李渔说:“花鸟二物,造物生之以媚人者也。”不管他这话成立与否,人们喜欢看花是个不争的事实,即便从前也不例外。《新唐书·白居易传》载:时“盗杀武元衡,京都震扰。居易首上疏,请亟捕贼,刷朝廷耻,以必得为期”,然“宰相嫌其出位,不悦”。这时有人说话了:“居易母堕井死,而居易赋《新井篇》,言浮华,无实行,不可用。”白居易就这样被“追贬江州司马”。白母为什么会堕井呢?《南部新书》云,就是“因看花”,而白之《赏花》《新井》诗,不免有害名教。《牡丹亭》中杜丽娘游园看花,感叹“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丫鬟说:“是花都放了,那牡丹还早。”丽娘说:“牡丹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4-02 18:32)
标签:

历史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去年8月,广州动物园关停园内长期进行动物马戏表演的消息轰动一时,备受市民赞许。如今不知进展如何。

    马戏古已有之,专指驯马和马术表演。该词初见于西汉桓宽的《盐铁论·散不足篇》:“古者,衣服不中制,器械不中用,不粥(鬻)于市。今民间雕琢不中之物,刻画玩好无用之器。玄黄杂青,五色绣衣,戏弄蒲人杂妇,百兽马戏斗虎。”就是说,从前属于残次品的东西、没用的东西根本不会拿到市面上去卖,现在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三国志·魏书·后妃传》裴松之注有:“(文昭甄皇)后年八岁,外有立骑马戏者,家人诸姊皆上阁观之,后独不行。诸姊怪问之,后答言:‘此岂女人之所观邪?’”彼时马戏内涵不得其详,然统而观之,似有负能量的意味。

    至少从唐朝开始就不是这样了。唐玄宗时的舞马,无疑即马戏之列。《新唐书·礼乐志》载:“玄宗又尝以马百匹,盛饰分左右,施三重榻,舞《倾杯》数十曲,壮士举榻,马不动。乐工少年姿秀者十数人,衣黄衫、文玉带,立左右。”每到玄宗生日,这些马都是参与庆典的一部分,要“舞于勤政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日前又开播了,前两季均火爆一时。节目以“赏中华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为宗旨,邀请全国各个年龄段、各个领域的诗词爱好者共同参与诗词知识比拼,虽然从内容看,该叫中国诗词背诵大会更合适一些。盖古人常有“诗词大会”一类的活动,也就是雅集,无论是友朋之间,还是奉和御制,都相当于诗词创作大会。

    史上最有名的诗词大会,当推东晋穆帝永和九年(353)的“兰亭之会”。40几个名士或准名士一共写了30多首诗,汇成一集,王羲之因之留下了享誉后世的《兰亭序》。没这么著名的,还有曹氏兄弟与建安七子等的“邺下之游”、石崇在此基础上形成二十四友的“金谷宴集”等等。对前者,曹丕在《与吴质书》中有过回忆:“昔日游处,行则连舆,止则连席,何曾须臾相失。每至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对后者,石崇《金谷诗序》云,当时参与的30多人“遂各赋诗,以叙中怀,或不能者,罚酒三斗”。金谷酒数,就此成为罚酒三大杯的代名词。李白《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云:“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分类: 自己的书

《天淡云闲》后记

 

    《天淡云闲》终于面世了。所谓终于,在于它本该在去年这个时候面世,是在另一家出版社。别的都不说了,唯有对前责任编辑付出的艰辛努力表示衷心感谢!

    这是我的“报人读史札记”系列第六册。请梁庆寅师作序,实属必然。梁师现为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在任中山大学常务副书记、副校长之时,亦平易近人,全然就是兄长。兼且余与梁师为齐齐哈尔小同乡,纵贯八千里而相识于花城,更觉格外亲切。通读下来,梁师之序远远超出了对余之褒奖有加,而自成一篇阐述历史与现实逻辑关系的宏论,每一个对历史有一定兴趣同时又比较关注现实的人,势必都获益匪浅。

    我从1998年起撰写此类文字,自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分类: 自己的书

梁庆寅 

   

《天淡云闲》是东江读史札记的第六个集子了,早些时候他就打过招呼,托我为这本书写个序。这个任务不轻松,前面已经出版了五个集子,为那五部书作序的不是闻名遐迩的报人就是专治史学的方家,皆为一时之选,对东江这个系列著作的介绍和评论,怕是说得已经不能再说了,何况我既非报人又非史家,两不靠呢。但是,尽管知道难,我当时并未推辞,因为珍惜东江的信任,朋友之命难违,却之为不恭。又因为我有这样的判断,序之于书,影响其实有限,读者自有鉴别能力和阅读偏好,懂得应该以书取书,多半不会以序取书的。于是,虽力有不逮,仍愿作门外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2-13 15:46)
标签:

历史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从前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要贴门神。《清嘉录·门神》云:“夜分易门神。俗画秦叔宝、尉迟敬德之像,彩印于纸,小户贴之。”今天在某些乡间,依然可以看见痕迹。历史悠久一点儿的祠堂,大门上更有绘就的武士形象。前两年溜达佛山的历史文化名村松塘村,不少祠堂大门都是这样装饰,只是仍然处于自然状态,剥落了不少色彩,不免为之惋惜。

    门神,是传说中的护门之神,贴上它,有驱逐鬼怪之效,所以形象往往“皆甲胄执戈,悬弧佩剑”,露出一副威武之相,一左一右,比肩而立。像诸多神祇一样,门神也早已被人格化,千百年来,主要定格在了神荼、郁垒,和秦叔宝、尉迟恭身上。前二者是传说中的神物,后二者则实有其人,众所周知是跟着李世民打天下的功臣,上了《凌烟阁功臣图》的,根据现实需要,他们才由人而擢升为神。对门神的起源,清朝学者恽敬还有个观点,认为《汉书》载广川王刘去“殿门有成庆画,短衣大绔长剑,去好之,作七尺五寸剑”,为门神之始。俞樾认同这一见解。成庆,晋灼认为是荆轲,“卫人谓之庆卿,燕人谓之荆卿”。但颜师古认为不是,就是古代一勇士。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2-12 17:38)
标签:

历史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腊月二十五,家家扫尘土。”“年廿八,洗邋遢”……各地民谚的说法不同,而指向同一:农历新年将至,祭灶之后,就该开始扫年了。扫,意谓用扫帚除去尘土。毛主席有句名言:“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说的就是这层道理。那篇雄文的前面,他还说了句更通俗的:“从来没有不经过打扫而自动去掉的灰尘。”朱子家训之“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诚然是家庭卫生理应的一种常态,但年关的扫除,具有许多人文意义。

    打扫卫生,去除尘埃,前秦王嘉《拾遗记》云,尧的时候人们已经注意到了,当然不是意识上的自觉,而是像诸多其他行为一样,出于趋利避害的心理。说是有一种“重明之鸟”,长得像鸡,叫起来像凤,“能搏逐猛兽虎狼,使妖灾群恶不能为害”,人们“饴以琼膏”,期盼它来。但这种神鸟“或一岁数来,或数岁不至”,不来的时候,“国人莫不扫洒门户,以望重明之集”。与此同时,“国人或刻木,或铸金,为此鸟之状,置于门户之间”,这种替代品的功效一样,“魑魅丑类,自然退伏”。这或许也有门神、桃符起源的影子。《周礼·夏官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2-11 10:05)
标签:

历史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中午徒步,每每路过若干家素食馆。这种餐馆这些年在广州很流行。本人也吃过几次,广州之外,还在厦门南普陀寺、韶关别传寺、佛山西樵山大佛脚下等地“从众”过。素食馆,在全国应当是个全方位的存在吧。不管是出于何种考虑,宗教或者养生,年纪大一点儿的人以之为风尚,就像年纪轻一点儿的圣诞时就钻进教堂一样。

    素食的历史很早。《左传》中有“肉食者鄙”“肉食者谋之”,其中的“肉食者”逻辑上对应的正是“素食者”,但这里有消费能力的因素。《汉书·王莽传》中的“每有水旱,莽辄素食”,就是刻意为之了。太后知道后叫人传话:“闻公菜食,忧民深矣。今秋幸熟,公勤于职,以时食肉,爱身为国。”菜食,无疑即素食。太后觉得王莽这样身体扛不住,还是得吃肉,吃肉也是为国家着想。王莽为什么要素食呢?《礼记》有“岁凶,年谷不登,君膳不祭肺”,郑玄注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2-06 18:36)
标签:

历史

分类: 今古齐观
田东江

    前几天吃了四会的贡柑和砂糖橘,偶有所感。明朝王临亨《粤剑编》即云:“橘子,产自端之四会……五月间犹可食。”四会,今亦归肇庆市所辖,肇庆正古之端州。清朝屈大均《广东新语》亦云:“柑……以皮厚而粗点及近蒂起馒头尖者为良。产四会者光滑,名鱼冻柑,小民供亿亦苦,柑户至洗树不能应。”贡柑之“贡”,根源于此吧。至于“小民供亿亦苦”,拙文《特产之“害”》(载《历史如此年轻》)说的就是这回事。

    桔与橘,本是两个没有关系的汉字,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第一批简化字的颁布,才使二者产发生关联,前者成了后者的简体。桔,草本药用植物,读jie(阳平),如桔梗,根可入药,有宣肺、祛痰、排脓等功能。《战国策·齐策三》里,淳于髡对宣王求人才打了个比方,“今求桔梗于沮泽,累世不得一焉”,与孟子的“缘木求鱼”是一个意思。而橘,读ju(阳平),虽然果皮、果核及树叶也均可入药,比如以橘皮制成的药丸可以止痰,元稹《感梦》诗就说了,“问我何病痛,又叹何栖栖。答云痰滞久,与世复相暌。重云痰小疾,良药固易挤。前时奉橘丸,攻疾有神功”,但橘却是常绿乔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