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依稀
依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102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m



  转弯处告别——

  陌陌 红尘,熙来攘往,嘈杂的世界里每个人尽情挥霍张扬。

  在某个喧嚣白昼 之后的暗夜,忍不住问自己:这么久了你还在坚持什么?

  感觉象煮烂的 面条一般,又粘又稀砣砣的不禁伤感起来……


            全文≥

      


     大提琴·缠绵往事

 


自己的狗窝

友情链接

老友新朋一锅炖

自恋空间

一起High....

上传空间

1024K,需注册

图图的家

限制50K

颜色代码

自个儿烹调

网易

色影基地

伞……




  喜欢一词:邂逅。

  邂逅,包含了很多种意外。比如暧昧,比如神秘,比如荒诞。还比如,没有明天……

  在一些无法预料的时刻,遭遇一个无从预知的人,发生一段无可操纵的事情,来得恣意而猛然……周末,邂逅一场简单的爱----


            全文≥

谜……




  坐在阳光下,干脆笑个满面桃花,别样绯红。。
  我是一个谜,无法破解……



            全文≥

评论
加载中…
溺爱




  初夏。薄薄的阴天。

  其实很喜欢这天气的,敛敛的含蓄,若即若离,却极舒服。

  这样的日子,适合听郑钧。一个下午就浸泡在他的溺爱里。

  旋律摇摇晃晃,十分慵懒,象在夕阳的沐浴里听他一字一句,呵声呢喃……


            全文≥

留言
加载中…
博友侃依稀----

黑据点----

我的集中营

翔如菲菲

爱黑色的女子

电都菜农

噫嘻~依稀~

天下有敌

飘渺间·依稀

秋风萧瑟

依稀者,非名人也----

漫步云端

依稀,从这里漫步云端

独舞阡陌

又见依稀

沉香屑——


  记忆的形状是不规则的,带着尖利的棱角……

  仿佛又是满眼的昏黄,空气中隐隐浮动着茉莉的弥香……

  天国的张爱玲,该燃第几炉香了?


            全文≥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0-09-30 22:43)
标签:

杂谈

懒惰。
曾经那个爱热闹的,习惯了独居,习惯了平静,习惯了微波不兴。

懒惰依旧如此横行,N久不曾触及文字。对望,伊们的面容都已疏离。一个又一个的借口,化为不写字的理由。
这般容易。
惯性的前行,沾着莫名的味道。步履微跄。
阳光似乎染着些许寒意。偶尔,还有风。这个秋天在某些危机的笼罩下显得格外冷清。
影子垂下,漫无目的抖了一地落寞。过往的日子,如是。脑袋的思想,亦如是。

 

被“借鉴”。
文字又被抄袭,虽说不上暴怒亦不称不上愉悦的事情。早就提醒自己少去搜索免的自找气生,怪我手贱,纠结依然。靠!偷我字的家伙们,祝你半身不遂!
表怪我龇牙咧嘴,是你们这些不要脸皮的

卑微还是要保护的。


两情缱绻,笑靥如花。
他的手以一种不曾有过的温柔姿势拂弄我的长发,
——你太息的目光可否读懂我承诺的永远?
那时你我,深爱彼此。谁也没有料到日后为一些今天看来微不足道的原因,渐行渐远。远到隔了黄河,隔了长江。

如今,又隔了两世!


转瞬,八年。
整整八年。
谁都明白,彼此走不了一生那么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都市新经典故事(15)浊风栽了
  “浊风进局子了!”珠珠小尖嗓门一喊,这个消息便在小院里炸开了锅。
  最吃惊的自然还是月亮,她急急跑出来问,而珠珠却也知之甚少,好象因为制售假香水东窗事发被媒体暴光,工商公安联手端了老窝关进班房。
  月亮还想追着再问,却发现回首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身后,一双牛眼正狠狠瞪着自己,便心虚的回屋去了。

  浊风是个酒色之徒,这样说他半点也不委屈。
  大学里的他就因为豪饮征服了一帮不爱学习的家伙,成为那群乌合之众的领袖,不仅如此还用两瓶二锅头斗酒赢得了惊艳的班花,那时的他真是前呼后拥,八面威风。
  可惜好景不长,期末终因几科挂红灯留级,与美丽的班花劳燕纷飞,那是后话。
  有段时间他经常与一位教会的朋友一起聊天,教会的朋友虔诚的跟他说,“你愿意加入教会,做主的圣徒么?”
  哪知浊风一秒钟也没考虑脱口而出:“我愿做个酒色之徒……”
  教会的朋友定定的看了他好半天,无声的哭了。
  打那浊风再也没脸去见人家。

  可以说,浊风成于酒也毁于酒,而这种因果又是轮回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歌手阿桑4月6晨因乳腺癌病逝,享年34岁。
  今年怎么了,才4月已经走了三位红颜,《金粉世家》三姨太潘娟,《情深深雨蒙蒙》演方瑜的李钰,而今又是阿桑。原本,她打算今年结婚的……


  阿桑,名字就透着安静,散淡,一如她的嗓音,一如她的低调。
  对台剧一向不待见,可那部《蔷薇之恋》却认识了你,确切的说是你的声音。浅浅淡淡,如午后两点的风。房间里回旋着钢琴的倾诉,一个人,手心里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分类: 色影依稀

许久没有来过,这片田地渐渐沉寂下来,渐渐沦落为一个小小的后花园。。。野草疯长。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打理,我想,这都属于借口的范畴吧,厚着脸皮说。也许就是这样了。

 

以后还会写,只是现在,真的好懒好懒,随它。

貌似喝了点东东,貌似跟某个无辜的家伙发了一通牢骚,貌似脑袋依然在晕着。

 

刚刚偷窥到一个超级好玩的地方,分享下:

自恋狂的小窝,随便点开一个框传上片片就可以。很好玩很刺激,伟人的感觉,呵呵有空来过瘾吧,记得帖在后边哦~

  

自己折腾了半天,恬不知耻的帖几张----

  

啥时代言了?

 

猫咪闪开----

 

相看两不厌,只有我和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8 10:55)
标签:

杂谈

人生本无意义,我们只好学着做些意义。
一个人生来就是忙的,忙着生,忙着活,忙着死,忙着托生,还有托生么?然后再忙着所谓意义?!
搞得那么复杂,不如死了倒是干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8 00:09)
分类: 懒,散。


  列车飞奔在广袤的黑夜中,仿佛一条缓缓驶入地狱的河流。那河面上漂着的是尘埃一般的芸芸众生。

  车厢内。有呆坐的,面无表情,凝成一尊庄严的塑像,把数不清的纷扰与困惑幻化为空气样迷离,呆着,呆着。

  也有续黄梁的,甜梦美梦伴随大小不一的酣声,那些处所交织着爱情,陷饼,美景,抑或好运连连……微笑中不觉口水已漫延至腮边,一滴,一滴……

  远处还有不少灯光呢,据说每束灯光下都藏着若干个故事,从古到今,绵延不绝。

  你可听见孟姜女那嘤嘤低泣?又可闻得李太白那朗朗爽笑?你可看到赤壁大战的刀光剑影?还有那白发老娘为出征儿子送饭的菜香……

  其实他们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E-mail之恋


   
 


  如果你不幸成了可有可无的人,那么要坚决变成“无”的人。光速逃逸,悄然干脆,表给他任何准备,失的容易,连抬头都来不及。
  转身,给他一个冷冷的背。管他是谁,管他追悔莫及。
  千万别挥霍无价的关怀,它应该属于珍惜自己的人。
  原本就是铁公鸡,拔根毛已属慷慨,我就小气了,我还用你的图了咋地?能否缓释要看我心情,何时融化要看你运气。吝啬如一,顽固如一。

 


  很多年不曾来过,冒个泡证明依稀还健在。只是如今已然堕落为糙人,细腻和精致远离,亲爱的你们替我哀悼吧,阿门。
  发完牢骚继续潜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5 11:06)
分类: 懒,散。





  岁末,岁末到了。
  每到这时,心情往往会莫名的涌动,或回忆或畅想,顺着那满大街的热闹。没办法,情绪总要找个从容的出口。往日不同。
  就象你,沉睡了大半年,忽尔醒来,揉揉朦胧的眼睛,一拍大腿,激情四溢的:天凉好个冬——

  心血来潮。
  跑到武林外传吧,破天荒的回个帖子,披了件小马甲。未曾想很快被伯乐相中,说是要考考我然后帮吧主抢答题。
  谦逊的抱着长知识态度,稀里糊涂被拉进一个QQ群,趁群主还没顾上搭理我,匆忙浏览了下群资料:十多个人最大的17岁,其余的15岁以下……OMG,一不小心跌进了幼儿园?
  刺溜一下光速逃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娱乐酷评



  海岩老矣,尚能贩,质确不保了。
  超级豪华《五星大饭店》,各大媒体声势浩大隆重推出的年度大剧,却雷声大雨点小。我是努力克制着快进的冲动最后没有忍住快进了N次终于放弃的。

  五星大饭店,流光溢彩的车流,美仑美奂的装饰,完美无缺的服务,海岩还拉上韩国演员助阵,依旧未能遏止颓势,连他自己也没料到吧?离开了赵宝刚,海大人有点找不到北了,人家的《奋斗》还照样火着。
  剧情一般,角色名字有点乱,朴元圣or杜圣元?都弄混了。
  演员是最大的硬伤。

  1、张峻宁。
  外型实在有负偶像这两字。其实帅不与帅并非关键,葛优许三多甚至更丑的也照受欢迎,可人家没演倾倒众生的偶像啊。
  这张脸和鼻子都是歪的。尖头窄脑门,眼睛不聚光,斗鸡眼or散光?凸鼻梁嘴角下垂,最最糟糕的是眼神轻佻,笑起来淫荡,那怕浅笑也摆脱不掉那股浓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30 12:39)
分类: 神仙也跳墙
      



  脑袋混沌着,一如既往。
  许是太急于想变成智者,欲速不达?越发的丢三拉四。
  周日老老实实蜗在家里炖鸡汤。老妈加好水和料坐上锅,告诉我大概用时并反复叮嘱几遍后,才放心的逛街去了。

  网上瞅两眼,写几个字又浮躁的撂下。
  某台播放《士兵突击》,凑上去看看。
  屏幕上一个个矫健的身影,让我又想起锅里那只鸡。骄傲的大公鸡啊,买回家时被老人家不停的夸赞,腿长魁梧矫健,毛也漂亮。关键是,它炖出来味道一定很棒。

  许木木真幸运。
  那么好的班长。
  史今的温柔啊,完全没有抵抗……

  过了一会儿,不知哪里飘来一股浓郁的烤肉味,还蛮地道呢,谁家在弄烧烤?真象正宗的巴西烤肉。瞧这小日子过的,连烹调本事都日新月异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