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大嘴
李大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0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老飞鱼

不惑之年终为人父·好

张译

军中之母的猫样生活

陆陆

自虐·清醒远比安逸重要

晓慧

诗心诗性·幸福像诗样开放

苏阳

原来你非不快乐

常客

向后转·再看一次站军姿

金磊

友达以上

陶都风

随风潜入夜

佘姐姐

红布绿花朵

沈晚

牛逼得酣畅淋漓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想,通过别人的嘴跟你说,还不如我自己说。

QQ那一头,J的话带着少有的严肃。我不仅也跟着紧张起来。

去安徽的事定下来了,但名单里没有你。

原来如此。

说实话,我并没有丝毫的不开心,连一点失落感都没有。

我已经坦然了,本来就不是我喜欢的圈子,我也终于决定不再去迎合它。

J很自责,他的态度让我的心里很温暖,这便足够了。

虽然这个城市的文人圈子里有那么多让人看不顺眼的人和事,但偶尔还是有几个特例,比如J,比如本家阿哥。想起昨天本家阿哥和我说的一句话:离文学圈远了,离文学更近了。真棒!

人真是需要时常去外面走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2 16:37)
标签:

杂谈

自由落体,物体受重力作用下从静止开始下落……

 

早上得到宽容跳楼自杀的消息,简直荒唐的不可思议。那样一个脸上始终带着温和微笑的男人,就这样,以那么决绝的方式结束了自己34岁的生命。他的老父母怎么办,妻女怎么办,我的脑子里始终回旋着这样的呐喊,听说亲戚朋友已经从各地赶回来奔丧,想象着他们脸上绝望哀恸的表情,真是让人不忍再想。

 

掐指一算,已经和宽容认识两年有余,其间见过1-2次面,更多的是在QQ上闲聊。但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还很清晰地存留在脑海里。他和一笑开着车来单位找我,那么温和憨厚的笑容,完全无法和他今时今日的举动挂上钩。在没有完全了解事件的始末之前,我也无法妄加猜测他走上这条路的前因后果,只是非常惋惜这样一条生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9 21:01)
标签:

杂谈

分类: 碎碎念

——谨以此文献给《龙游》副刊100期

 

2009,我们常说,这是一个不平常的年份。而在这个不平常的年份里,我常常被迫回忆。说实话,我不常回忆,因为某位先人说过,当你时常回忆过去的时候,便证明——你已经老了。诚然,有哪个女人愿意承认自己老了,何况我是这样一个桀骜不驯、心比天高的女子。


1995年,当我还没有像今天这般气场十足地享受人生的时候,当我还是那个渺小胆怯敏感善妒的青春期问题少女时,我完全没有设计过我的人生。而我仅有的写作能力却在《龙游》上初现端倪,《龙游》是我的一块福地,陆岩是我的伯乐。在那薄薄的刊物上,我笔走由疆。青春期是短暂而痛苦的,在我循规蹈矩的外表下,包裹着一颗充满怨怼的心脏。家庭、学业、人际关系以及那让人痛彻心扉的情感问题,都在撕扯着我的灵魂。那些无法与人言说的情绪流走于笔尖,换来了一篇篇铅字,有的还登上了市内的报刊杂志。我常常纳闷,为什么我毫无章法的宣泄会受到关注,我细心掩盖在干净文字下复杂的心态没有被发现。现在,我明白了,《龙游》是那么本真,它默默伫立在尘世中,只为记录像我这样的青春期孩子的孤独与叛逆。

 

在写这篇文字之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碎碎念

涂抹完弹力素,那个长头发、带黑框眼镜的发型师看着镜子中的我自言自语道:我以前很排斥中分发型的,现在真是越来越喜欢了,你看,是不是很有知性美啊?我看了看镜子里顶在我脑袋上的一头中分卷发,心里想:你丫把我当试验品哪!


不知道为什么,迄今为止都很排斥去理发店,照理也是个当妈的人了,风风雨雨都应该见惯不怪的老江湖了,去到那种型男居多的场所,仍然有点不知所措。想起大学毕业那会儿陪一闺密去做头,她指尖慵懒地衔着一枝烟,和那个阳刚不足的发型师就年龄问题唧唧歪歪打情骂俏的情景,就平白添了一身鸡皮疙瘩。那时候我还太嫩,没有现在脾气火爆,要搁现在,估计早就拂袖而去了。


你平时就这样不喜欢讲话吗?发型师问我。我盯着他看。一时想不出回答的句子。他倒已经换了一副很了的表情自问自答道:内向型,一定是内向型。靠,我没事出门剪个头,有必要和你神侃吗?偷偷翻了几次白眼,我从镜子里瞄其他人,隔壁一个风情女对着她的发型师嗔怪道:哎呀,这个发型怎么像风尘女子啊,不行不行,你要帮我拉直啦。哪里有哦,不信你问问你朋友,你们看嘛,给我评评理。那个发型师大惊小怪道。(写到这,请容许我去洗手间吐一下,受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碎碎念

同学篇

(一)

马踏飞燕,人们常常这样和她打招呼,这四个字,既包含了她的姓和名,也昭示了她的品性、人格,就如那件精巧绝伦的稀世珍宝一样,让人无法不被深深吸引。从1995年到2009年,我们的友谊从未间断,从懵懂的少女直到从容的人妇,虽然大家从未用语言表达过情感,但内心都深知彼此的相互提携和真心与共。

 

岁月久长,我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因为记叙需要,使劲地回忆我和马燕相知相交的过程,但却一无所获。好像我们的感情,就像那随风潜入夜的细雨,在不知不觉的时候便发展成了润物细无声的醇厚状态。我只记得开学报到的时候,她在我的身边,看我写下自己的名字,轻声念了一遍,当时的我是那么的自闭不可爱,还在心里异怪这个女生的自来熟呢。后来,大概是到了第二学年,因为座位调动的关系,我们一下子成了无话不谈的密友,一起度过漫长上学路、一起打排球、一起出板报、一起对着篮球队的男生发“花痴”……总之,小女生间一切可以做的事情,我们好像都做过。她是贤妻良母型,做什么事都有理有条,我是骄躁跋扈型,中和了她的好处,倒显得自己也愈发成长起来。

 

念大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碎碎念

年少轻狂,幸福时光。朋友说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就像被流弹击中了心房。而我,听见这8个字,想起了你们——9507班的兄弟姐妹,以及和你们在刘国钧职教中心度过的3年时光。那三年岁月,如封坛的美酒,轻易不会打开,打开即绵延不绝,香气四溢……

老师篇

(一)

盛夏,让人汗流浃背的日子,我骑脚踏车,在滴水成气的水泥路面“跋涉”,诺大的校区掩藏在小巷深处,整洁的教室内人头攒动,望着一张张年轻而陌生的脸孔,想着他们会是与我同窗三年的朋友,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比我更加茫然的是我们的老班——桂德怀,分头梳得蹭亮、白色偏透明的衬衫内隐约映着红色的背心,上面好像还有一个数字“8”(这套经典的装扮,至今让我们津津乐道)。他的脸上堆着无可挑剔的笑容,但作为刚刚师范毕业便分配来当我们班主任的他来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吧。双手使劲搓着,平举在胸前,伴随着他的这套招牌动作,作自我介绍。那时候,在我们的心里,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土里土气”的老班,会在我们的青春叛逆期,毫不留情地一次次打击、折磨我们。就连我这样自认为循规蹈矩的都不可避免地站过墙角,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4 10:23)
标签:

杂谈

分类: 碎碎念

参加省作协读书班,是我觊觎许久的一件事,而当作协主席黄羊把这份“美差”摊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却按捺住内心的狂喜,怯生生地说了句:我不够格吧!是的,丢失文字好多年的我,早已忘却了那份码字带来的痛与罚。如今,从南京回常整整半月的我,对于班主任傅晓红布置的“写点感想”的作业,依然处于提笔容易下笔难的状态。《植物园行走报告》,金磊把他几年前的作业丢过来给我参考,几探明孝陵,夜访紫金山……被我虚耗的时间,在他那里却恨不得掰成几瓣用,他这个异类,完全不上课,蹂躏南京去了。而我的足迹,只踏到了离住处一步之遥的“鬼脸城”。我得承认,对于一座陌生城池所持有的新鲜探秘心理,正随岁月增长而日渐委顿。人和事,在我的身边行走,我像一个梦游的灵魂,过目即忘。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只是文学圈的一个旁观者,顶多顶多,也只是一个一只脚在门内一只脚在门外的不伦不类,而就是这样一个怪胎,曾经在年轻的时候,盲目自信地鼓励自己:出名要趁早。多么可笑的想法,但我相信,一定有许多徘徊在门外甚至门内的人,至今仍以这个想法为马首是瞻,这便注定了我们永远成不了大家。当一个作家是痛苦的,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20 22:09)
标签:

情感

分类: 碎碎念

接到父亲出车祸的电话时,我正和一群相识不到一周的朋友在KTV里尽情宣泄。一瞬间,我像被流弹击中,心下惶恐,却还要在母亲面前佯装镇定地继续讲着电话。合上话机,我怎么也找不到我们所在的包间,若不是刚好有朋友出来上厕所而与我迎面相撞,我不知道还要在陌生的走道里徘徊多久。朋友对重新坐下来的我说:你点歌。我摆摆手,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

 

搭早班的动车回常州,阳光照得人有些恍惚。一夜无眠,心里想了好多话要对父亲说,可在我推开病房门,看见他略微肿胀的脸颊以及脸颊上那抹触目惊心的红时,却难过得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脑震荡,老公说,就像卡壳的磁带一样,被撞时的那段记忆永久消失了。最严重的是昨天晚上,对父亲来说,每一次睁眼都是崭新的一天。他重复询问相同的问题,好像初生的婴儿般对这个世界茫然无知,更对自己的伤口表现惊奇。看着老公熬夜熬红的双眼,内心的感激无从说出口。

 

你还记得我伐?我问父亲,想找一些轻松的话题缓和一下气氛。记得。就是不记得自己怎么被撞,又怎么会把车子推回家而人却在小区里转悠半天了。父亲嗫嚅着,对于这段记忆,他表现得很是困惑和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9 13:12)
标签:

杂谈

分类: 碎碎念

中午去本地的淘宝卖家水晶mm家里拿网上购买的睫毛膏,为了省钱连这种搞笑的招都使出来了,我容易嘛。她说,我家就在西瀛里河边那两栋最高的楼房里,601。饿滴个神啊,6楼。还好有电梯,门卫老伯也很和气,大概见多了到她家上门取货的妞们吧。走进电梯间,乖乖,30几个按钮的,她家真的是还不算最高了。而且电梯的速度超级快,还没准备好,就窜上去了。

 

一拐,水晶mm已经站在家门口等我了。穿了一身桃红色的居家服,运动又舒适的说。手里拿着我要的睫毛膏,还有送我的青瓜眼膜。没容我啰嗦,她就友好而熟练地结束了交易。

 

在电梯里,俺那个心潮起伏啊,这样的生活,一直是偶滴梦想挖。居家SOHO,专职淘宝卖家,看那状况应该是家里不缺钱的主,为了兴趣和消磨时间卖卖小零碎。羡慕ing。门口一辆宝马车,俩青年妇女带着小孩大包小包地从车上下来。能住在市中心这2栋高楼里,条件应该不错吧。不过后来同事也说了,你羡慕人家,说不定人家看你一转身,还心潮起伏地羡慕你的。白领挖,哈哈哈。

 

我7想8想,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长期在“郊区”工作,让偶一进城就超级贪婪地恋上了中午出门晒太阳。小郭同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2 13:58)
标签:

旅游

分类: 碎碎念

(一把绢伞,遗落断桥旁)

(船的身价已备增)

(菜好看又好吃,but贼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