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兰妹妹413191
兰妹妹41319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992
  • 关注人气:1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参加的小圈子

我的豆瓣

我的小组

5sing音乐基地

我的录音

北京黄梅戏迷联谊会

我建的豆瓣小组

我的微博

新浪一句话心情

宽度网

个人空间

崔健博客圈

‘一人之力’建的

齐秦博客圈

强哥建的

小秦儿的圈子

我建的,已经解散。

爱乐团博客圈

爱乐园建的

安徽戏曲

刘民哥哥建的

秦腔博客圈

任晓蕾建的

戏曲联谊会

江西--洪雨建的

半日闲情

石无若

沁芳亭----公告
“芳亭”是妈妈的名字,美丽的大观园里有个“沁芳亭”,这版面正好符合我要的意境,权且取了这名字吧。
 
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
 
齐秦论坛的朋友们

暴雨将至1977

郭志远-煜笙

伊森

杨林歌迷

Michael

金属宝贝

笑红尘

偶然间发现的好笔杆

walker

王可版主--齐秦论坛的专业级歌手!

悬崖菊

花花草草由人恋

尹川--ding

最像齐秦声音的超级齐迷

尹川

齐秦论坛的‘美声’

吉美雍措

佛信徒

强哥

齐秦博客圈的创建者

宁儿

上海齐迷妹妹

小迷

热爱艺术的好青年

霓裳羽衣

东北小织女

casper-tian风中百合

齐秦论坛第一才女

裴勇

非论坛人氏

红楼论坛的朋友们
我的朋友们

娜时花开

程元娜-北京小百花越剧团团长

解放军歌剧院

演出信息--积水潭

沐沐

Tom博客编辑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博文
我记得2000年前后,各种论坛兴起,我们都在论坛里发帖子,各种技术帖,各种炫耀,各种辩论,各种马甲,各种大战,各种撕比。


后来,大家开始手机上QQ,各种交友群和部落群,线上线下,各种热闹。曾经很喜欢上网的!后来论坛渐渐没落,贴吧逐渐兴起,我也上过一阵子,关注了好几个,结果有一年没登陆,原来的ID都不能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微博摘录】今天有點小開心,因為我在單位卡拉OK比賽中為自己和集體贏得了榮譽。其實六月上旬就初賽了,我比較順利就進入了決賽,想不到因為企業業務繁忙,活動一再推遲,這種娛樂為主的比賽當然要為整體運營服務,時間一拖就是三個月,今天終於進行了決賽。感謝王立平老師和陳力老師的《紅豆曲》《枉凝眉》其实真的要感谢我们领导,坚持让我唱【红歌】,说啥歌也不如这个显得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为百度贴吧的@小熊ac1974 所作,她曾经有很多对红楼梦剧中人的解读,尤其是对人性的分析,真可谓扒皮露骨,入木三分,我佩服的不得了,在此转发本篇,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移步过去自己一看究竟,百度链接——红楼大观吧:http://tieba.baidu.com/f?kw=红楼大观&ie=utf-8

 

世人不喜黛玉,多因五件事:小性子、送宫花、颂圣诗、母蝗虫、不合礼教。今日便为我心中挚爱的黛玉一一辩来。

 



一,小性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转眼,潇湘魂展览已经步入第十四天,近一半时间过去了,我们收获了无数的感动,今天是我第二次值班,依然有一些让人感动的人和事在心中激荡,在此和柳絮们分享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视频:带你走进“潇湘魂”展览

 

今天是“潇湘魂”展览-第七天,也是国庆长假最后一天,大观园的游客并不算少,请您跟随我的镜头,大致了解一下柳絮们在各方热心人士的帮助下为陈晓旭女士精心筹备的展览吧!

 

大观园不直通地铁,不过,您可以转换公交车,大观园一共两个门:南门为正门,西门是侧门,都可以进。

 

如果是南门,请您看看图片上的车次,自行百度一下应该换乘的车站。

 

这两个车站在河和桥的南边,挨的非常近,一东一西只差几步路,但是去南门需要过两次马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唉,我不知道别人家的,反正,我爸貌似经常被人骗,老头儿太单纯、太轻信别人了!我之前总听说别人家老人受骗,这回居然轮到我爸头上了!要不是我正好在家,估计就要损失一千多块钱了……

 

事情是这样的,上周四在家,忽然听到我爸带人进来了,说是燃气公司的,前一向给每家检修管道,因为我爸生病住院,没修成,这次是我爸看到楼道里的广告,打电话叫来的。平时家里的水、电、电话、网线、天然气啥的,都是老爸自己弄,我就没管过,感觉就是单位或小区负责的人,没当回事,继续在屋里上网。

 

后来,听着他们聊着好象不对劲啊,就开门出去看了看,工人跟我说管道有问题,还给我们看,说一个是管道与新机器不配套,再一个是管道漏气,老爸说:“哎呀!我们被骗了!这是上次有人推销,给我们以旧换新,把正牌“帅康”给换走了,给了我们这台不知道啥牌子的机器,已经用了三年了,一直都挺好,没发现漏气,要是前一向维修就能检查出来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4 20:06)

2012年秋天的某一天,静扬一个人跑到北京来,寻找黄梅戏戏迷,那个时候他很孤独,身边的同学没有人从心底里真正理解他。正好赶上北京黄梅戏俱乐部在长乐开会,我们也正好需要人,就邀请他加入了,其实之前,他也一直在寻找像我们这样的戏迷和组织,两下里一拍即合!我们请他当场清唱几句,他这一出声不要紧,真把我们震住了!特别是和我对唱的时候,我明显有些接不上,他水平太高了!然后,我们就有了第一次的合作,慢慢就熟悉了。

 

静扬唱腔十分地道,是纯正的黄梅戏发音,可平时说话特别好玩儿!他是东北口音,语速特别快,有时候都没有标点符号,果然气息很足!东北人说话的俏皮,再加上他本身的天真烂漫,经常逗的我们哈哈大笑,他还纳闷我们干嘛那么笑,那场景就更遭笑了。

 

 

我印象中有这么几个可乐的事,都是前年、去年的事情了,最近一年,我们很少见面。趁现在还记得赶紧发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悠悠八载,黛玉已随晓旭去矣!或许对我们来说,黛玉即晓旭,晓旭即黛玉,她带走了多少人心中的梦,又埋葬了多少人对她的爱。伊人如落花,飞去天尽头,在一年又一年的春风里,多少柳絮飘来又飘去,永远摆不脱此生或来世对她的眷恋,展不开眉心间若隐若现的闲愁。

 

听了多少年的《葬花吟》,却不知该怎样去写对这首歌的感悟,它在我心里是那么的重要。唱了多少年的《葬花吟》,却不知该怎样去描述心里的那种伤痛,它像一把薄如纸的刀锋,在敏感而脆弱的心上不断的切割着,渗着血丝的伤口愈合之后,再次被割出新的血印。我已经被伤的心无完肤,今生便会在这切割与愈合之间徘徊,再不能好的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忙碌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动笔写这篇《聪明累》,或许,忙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是我不知道如何下笔。我说过要挨个点评的,这是这张专辑的顺序,如果颠倒了顺序,或许自己都会有错乱感,毕竟,当年是连续听下来的!也就是说,只要一开始放,就必须听完整张专辑才肯罢休!否则,我会魂不守舍。

 

让我们伴随着陈力女士空灵的歌声回看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当看到凤姐的遗体被衙役们裹在席子里在雪地上拖行时,不禁为之深深的同情,曾经风光无限、显赫一时的人物,竟然落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跟查江剑的相识,是因为山城子和二伯,我们在微博互相关注之后,也很少联系,大多是因为看节目才会遇到。昨天,突然看到他发微博,说是已经拜师左胜利老师,详情如下:

 

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今天顺利拜著名黄梅戏丑角表演艺术家 左胜利老师为师,有幸请到了黄梅戏老艺术家 斯淑娴老师与她的弟子施桂枫,今后好好学习师父的戏里戏外,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学戏!

 

师徒二人,父慈子孝的样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