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售书

 书讯:

画册《花朵里开花》由当当网自营出版发行。


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24034002.html

《草手镯》

亚马逊、当当网等多家网店,各级实体书店

http://www.amazon.cn/草手镯-琳子/dp/B00J91NI28

《安静下来》诗集

亚马逊,当当网等多家网店

和各级实体书店



长期签名出售《响动》,每册50元(含快递费)银行汇款:张琳  农行焦作建设路支行西城美苑分理处    账号6228482371099849716  

汇款后请发手机信息确认购书者姓名、地址。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简版音乐播放器




SRC="http://music.sina.com.cn/yueku/js/mwp/changpianqiang.swf"FLASHVARS="color=16773467&songList=2721823&time=1434183588671&co=1"ALLOWSCRIPTACCESS="always"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WIDTH="100%" HEIGHT="395" WMODE="opaque">
博文
(2018-12-29 17:57)
标签:

文化

图片

分类: 画着玩

0.38彩色针管笔
A3普通白色素描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1 16:46)
标签:

文化

分类: 专题
彩色中性油笔,A3白色普通素描纸。
色彩里有很多未知的东西,神秘的东西,我喜欢我奔腾。
细腻的线条是思维,是思考,也是轨迹。我喜欢我雕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所用工具:0.38晨光彩色中性油笔,8开普通素描纸。

琳子,原名张琳,河南滑县人,中学教师,现居住焦作。2002年开始写诗,2011年开始自学钢笔画。出版诗集《响动》、《安静下来》、《最美的太阳》和童话散文集绘本《草手镯 》、诗画合集《花朵里开花》。2017年受邀为《解放军文艺》创作全年封面图案。其中:诗画合集《花朵里开花》获评2016“中国最美的书”《草手镯》获河南省第六届文学艺术成果奖。《最美的太阳》获“小众书坊2017年度十大好书”推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专题













《最美的太阳》选读

* 春天里,听到一个小女孩在楼下高喊一个小男孩

 
很多年前
肯定也有一个小孩子
站在我家墙后,一遍一遍高声喊我
 
他是那么小
比书包和一只红颜色的
铅笔还小
 
他一遍一遍喊我,叫着我上课用的名字
在墙后边。他只是想找我
 
踢踢沙包,或者
看看我的玻璃糖纸。再或者,什么也不干
 
一个小人也有孤独
他的孤独多么干净。喊着
一个人的名字,绕开她的父母,不进
 
她的家

 2011、3、12


* 干净之心
 

活了四十多年
从来没有见到过真正的枪毙、车崩、燃烧、和塌陷
没有见过真正的破碎、飞沫和碳迹
 
我因此胆小
经常听到一些小虫子喘息着
爬进另一些小虫子的身体
然后一起落入尘埃
 
我拒绝跟随抢险车奔跑
是因为那种车,从来没有跑道和路标
我拒绝在空碗前停留
是因为我只能在母亲的乳上
吸吮到她疼痛且,永远快乐
 
爱我吧,用一种神力
永恒爱我,我拒绝震动和反方向

 2011、3、12

* 烧
 
我看着你的眼睛
只有在跪下来的时候
你的眼睛里才有水
你把手捧在胸前
你在我之前已经把双手
捧在了胸前
 
我祈祷从你膝下获得静心而不是土地
我祈祷我点燃的烟火只落在
我的香炉之中
 
你是瓷器
我也是

 2011、4、30


* 夜里两点

 
睡不着
就看时间
手机里的电光可以触摸
时针的撞击显示这世界的任何一处
都有生命迹象
是的,就连灯光下的粉尘也是恋爱过的粉尘
是狂舞过的粉尘
它们现在正被路人践踏
你仅仅是口渴的女人
你仅仅是浑身瘫软的女人
因为多梦突然醒来
你披头散发。你闭着眼睛叹息
多么干旱
喉咙里的肿块比拳头还大
马上会有一场大病
马上会遇到艾灸和输氧
夜里两点
你开始弄出声音
你开始向黑暗的深处,放出身体的全部
轰鹅一般

2011、10、30


 * 雨后阳光
 

晒在绳子上的床单、乳罩、和小孩子的花褂子
随风飘动
那么多葵花形状的花朵就画在
窗口下边的石灰墙上   
 
洗过的床单比新买的床单温暖
洗过的衣服比新买的衣服温暖
 
而那些熟透的老浆果正躲在各自的树叶下
摁住奔腾的出口
 
如果再旧一些
旧到针脚和棉花大田那里
就可以把一树白嫩的水蜜桃赶回
丈夫的家
 
像一头公羊嗅着它
众多的情妇

 2012、7、1


* 羊的眼睛
 

一只啃草根的羊和挂在钩子上的羊
眼睛是不一样的
 
在草地上
我会搂住它的脖子,亲吻它的额角
在厨房
我会洗干净一块羊肉
把它放进锅里
 
我的裙裾上扎着蝴蝶结
可我并不是蝴蝶女人
 
很多时候我是故意不去看不去想深草中的那些
眼睛的

 2012、10、3


* 皱纹女人
 

我住在皱纹里
你看不到我
 
我的皱纹从头发开始
然后是眼神和
嘴角的线段
我微笑,我的皱纹遍布
我的全身
 
我咳嗽,肚子里那些挤压着的皱纹飞奔而出
它们一出来就成为今日
天空的云朵了
我必须跑过我这云朵
和我的河流
 
你来看我好吗
你来了就陪我一起搬运皱纹
我们从床铺搬运到阳台
从屋檐搬到屋顶

 2013、5、2


* 抱紧我

 
抱紧我
黑漆一样抱紧我
这是活下去而不是消散
这是要接受阳光而不是沿途剥落
抱紧我杀青一样抱紧我
这是要从母乳中裂出更多的婴儿而不沿途剥落
这是要沿途分派糖浆而不是负重
抱紧我让我的骨头疼痛
让我骨头里的骨头成为站台成为
路灯成为鲜花成为羽毛
成为矿物质
抱紧我这是一个烟雾饱胀的下午
是一个药棉和血栓互相溶解的下午
抱紧我这是2013年7月一个
从农村驰往城市的下午
我们闭紧眼睛
双臂交叉,肌肤赤红
我们横着,竖着,流淌着
生长着
绝望着

2013、7、17


* 眼神里的

 
她站在银行的门前
前走走,后退退
 
她在不停地说话
 
她在不停地解释,疲惫,发怒,忧伤,决绝乃至要
咬舌自尽。她不停地用手臂画圈
推开又拉回来
可她身边明明没有一个人
 
我上班时候她
下班时候还在
 
她眼神里的那个人拿着绳索
拿着刀子。还在

 2013、12、26
 

* 我是多么喜欢四月

 
我是多么喜欢四月
树木和草根都在发芽儿
它们剩下的那部分,会把整个天空变狭窄变拥挤
很多的花儿刚刚掉落
花萼上的疤痕
正在消退......哦
我出生
我家再次拥有婴儿的哭声
尿布的味道和奶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
有点腥臊
盘膝坐在棉褥里的母亲直着脖子咕咚咕咚喝下
滚烫的红糖水和鱼汤
 
我是多么喜欢静下来的四月
麻雀和喜鹊从树上
屋檐上,低低飞
低低飞,哑哑叫
它们很快就要孵出光肚子的麻雀和小喜鹊
因此,它们把很多的小虫子
藏在麦苗那里
 
我是多么喜欢静下来的四月
小雨下在门前
是金黄颜色,而地面又黑又亮
报喜的人一大早进到院子
他带着红枣,花生
和鲜嫩的小葱

2014-4-12
 

* 在鄢陵泡温泉
 

是的
温泉如母
我回到她的怀抱
 
花溪之上,太阳之下
我找到泉眼
 
我找到泉眼
把脚伸进去
把小腿伸进去
然后是小腹,肚脐,乳房
脖子和颈椎,全都
伸进去
 
我伸进去
一点点、一寸寸
试探,旋转,摩擦,提起来
又放下
 
——哦
她深处的热,那样美好
我疼

2015、1、6
 

* 停不下来

 
我停不下来
手停不下来,脚步停不下来
头发停不下来
指甲停不下来
 
停不下来
皱纹压着皱纹,皱纹里的沟壑涌出泉水
我的眼神停不下来
眼神里的东南西北停不下来
眼神里的青红皂白停不下来
 
停不下来真的
停不下来
剪刀石头布停不下来
救护车救火车停不下来
泡沫,泥沙,鱼群停不下来
蛋壳里的孵化停不下来
我手里的鞭子,停不下来
 
我头颅里的棉絮,停不下来
我头颅里的叛徒,停不下

 2015、6、19


* 一个人的内陆湖
 

你只是浅浅地
在落日中爱了她一下
落日太美好了
她羞涩,脱光衣服
露出安静的褐色堤岸
你只是在她的夕光中,滑翔了一下
你的翅膀和唇吻顿时成为停留折痕和轻烟,哦
你走了就不回来了
这是一个即将消失的六月
你是一个不会爱的人你走后会很快忘了
这一段湖泊
而湖泊会越来越混沌,湖泊里的黄昏
自你之后
你不知道有多美

2015、6、19


* 干净的
 

什么时候才能一无所有
干净到像个死去多年的女人
 
没有财富像不曾真的有过
一分钱的交易
不曾伤害过任何一朵花和任何一个
雨滴。甚至
不曾哭喊过一次,没有让眼泪流给任何一个
物种
 
什么时候才能干净到
真的不曾出生,真的不曾有过一滴血
和另外一滴血相遇坐胎
 
——我在天上哪也不去,我在天上
连云朵都不做

 2015、10、6

《最好的太阳》共收入琳子2011-2015年诗作200 首、画作14幅。布面精制。版本小幅。适合床头或者出差携带。设计制作几近完美。定价48.00元,2本包邮。扫描以上二维码加琳子好友,发红包,留下快递信息,即可坐等琳子的签名本。也可选择琳子的诗集《响动》或者画册《花朵里开花》搭配。(每2册100元,包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春天,痒

 

 

只要痒

你就得一直旋转

 

她们已经成为你的呼吸

成为你的重量

 

你必须一直旋转

在花朵的深处,挖掘,啃噬,并折断

 

你必须阻止她跳下花朵

她不听你的

你必须和她交换脊椎

 

是的,脊椎是一个人

最柔软的长骨。她最后同意你躺在

她星星一样的怀中

 

2011、4、10

 

 

减少

 

 

白天正在减少

你看看夕阳就会知道

 

白天里那些走动的人

走着走着就走到黑夜里去了

荷叶浮在水面

荷叶下的青蛙鼓起脊背

成为老屋房顶一块

反光的瓦

 

青草也在减少

青草之间的光辉开始伸向草根

只有静下心来才能听到

很多的小虫子已经做了祖母

 

白天正在减少

看看已经走进黑夜的脚,看看

正在消失的

身体右侧

看看黑夜中隆隆响过的,那些窗口

 

这些大块的液体正掉落在你面前的

白鞋子上

 

2011、7、31

 

 

凶器

 

 

醉酒之夜

我把胆汁吐在

我抱紧的那块棉布上

一个人的睡眠是那种

红颜色的厚拖鞋

我把它们两只说成是从

老虎身上切割下来的

斑纹

 

2011、8、4

 

 

向日葵,野孩子

 

 

一个沉甸甸的九月会让你闭嘴

你想念的那个人并不在眼前

你完全可以从他悬挂的圆中,逃离

 

可你不想逃离

你屈膝抱住你的全部,向一棵结满黑籽的向日葵

吐出蜜蜂

 

你舌根的深处有他的花朵

有他的绒毛和飞蛾。你是他心爱的异性

 

你是他心爱的异性!这一刻起

他还原。是这河流两岸,最鲜亮的野孩子

 

2011、9、8

 

 

夜里两点

 

 

睡不着

就看时间

手机里的电光可以触摸

时针的撞击显示这世界的任何一处

都有生命迹象

是的,就连灯光下的粉尘也是恋爱过的粉尘

是狂舞过的粉尘

它们现在正被路人践踏

你仅仅是口渴的女人

是浑身瘫软的女人

因为多梦突然醒来

你披头散发。你闭着眼睛叹息

多么干旱

喉咙里的肿块比拳头还大

马上会有一场大病

马上会遇到艾灸和输氧

夜里两点

你开始弄出声音

你开始向黑暗的深处,放出身体的全部

轰鹅一般

 

 

2011、10、30

 

 

不再......

 

      

不再想念床单上的一小片灰烬

不再想念灰烬中的骨骸

不再想念一种方向具有葵花形状

不再想念耳垂上的痒

 

不再想念一片药片经过你的咽喉,也经过我的咽喉

不再想念你已经成长为暴君,而我仅仅是一个

刚刚给婴儿喂过奶水的女人

 

2011、12、7

 

 

梦里大水

 

 

我再次见证一场大水

从村庄中心漫过

 

蛇做的女人是不怕淹没

母亲教给的飞翔

在水里也能快过云朵

只要把一棵大桐树横放到河心

就可以回到出生地

我带走的生姜和煤块已经磨破脊背

我开始流血

 

快点跳下去

男人们露出黝黑的肩膀

保护我

他年轻的脸比母亲做的黑棉布鞋还带有

箱柜味道

新鲜的泥土已经高过房顶

我身边的女人不断落进水中

 

她们不愿意上岸

她们在河底白天一样行走

 

2011、12、11

 

 

有一个人去了北方

 

 

有一个人我永远不能想到

我一想到他就晕眩

他从沙坑这端腾跃到沙坑那端

正是一堂体育课

在长满桐树的红砖墙校园

我疯狂爱上他

 

他是一个紫脸膛少年

他闪电一样出现在我的课堂

我每天都在想他

以至于,他说话我模仿他说话

他走路我模仿他走路

 

那些年我不自由极了

现在,我总是把他的脸拿到灯光下

仔细擦洗。如果头疼发作

我就使劲抽他的耳光

直到把他的脸抽打到

城墙的一部分

 

城墙也会红肿

也会流血

 

2012、2、25

 

 

灰尘女人

 

 

我是一个对灰尘敏感的女人

我经常在太阳的强光中看到那些跳动的

飞溅的

碎末。它们持久隐蔽

 

有时候它们是一些碎玻璃、泥巴和炉渣

雨雪雷电之天,我的鞋底和裤管

有很多这样的裹藏

 

只要一喘息

它们就会呼啸着,涌入我的内脏

我睡眠

它们密密麻麻站立在我的鼻梁

 

它们爬动

有大而辽阔的关节和足趾

我是一个对灰尘敏感的女人

每到一个居所我会很快找出它们

我经常在窗台、鞋柜、餐具、粮缸、帽子和旧电线上

大打出手

 

它们会趁机吸附在我的双臂

我很空

空到最后两只手上只有一团

又硬又黑的破布

 

2012、3、23

 

 

墓碑里的女人

 

 

我仔细盯着这张一边涨潮

一边落潮的脸

 

你揉搓的痕迹还在

你揉搓的时候,犹如蛋糕

在灯光融化。我是你

酒杯里漂浮一生的银子

 

我多么想放弃这样的怀想。放弃

这样的祭奠

和悼念

 

很多时候

我仅仅是一个

站在墓碑里的女人

 

2012、5、23

 

 

旧疾

 

 

我头疼不是因为心律不齐

不是因为颈椎强直

不是因为贫血

我头疼已经很多年了

 

我头疼不是因为睡眠少,多梦

不是因为喝茶,喝咖啡,喝酒。不是的

我头疼已经很多年了

 

我经常做掉牙的梦

飞翔的梦

在梦里

我经常掰着窗户把黑洞洞的嘴巴

搁在窗台

我起身飞翔的时候

很多人拿着红布和棉花

追赶我

 

头疼之前我是处女

我住的村子,一街的姐姐妹妹都是处女

 

2012、9、6

 

 

红苹果(2)

 

 

早上,我拿着一只红苹果去跑步

依次经过修鞋摊

干洗店

十字路口的红灯

和陶瓷展厅

 

我拿着一只红苹果在早上跑进

很多的人群

他们都老了

 

2012、9、23

 

 

脸上的蝴蝶

 

 

我是一朵花

我等待一群大耳垂的蜜蜂

 

可它们没有到来

是半路的上另外的花树

把它们叫走了

 

我一直在等

每年春天我都按时长出芽孢

按时长出颜料

长出心脏和骨头

长出毛茸茸的悬崖和峭壁

 

我一直在等

我举着被太阳播种过的脸,举着

被太阳吸吮过的乳房

在紫红的房顶上赤足舞蹈

运送骨灰的人举着柳枝唱着歌曲

从我窗前走过

有个男人指着我说

看啊看啊,她是我永远无法抵达的情人

 

他说

她脸上的蝴蝶

比一座山还大

 

2014、8、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