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敬泽博客
李敬泽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0,434
  • 关注人气:5,1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博文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阅读

    如果皮囊朽坏,我们还剩下什么?

    好吧,你告诉我,还有灵魂。

     有吗?

     有的吧。

      ——你都有点像祥林嫂了。好吧好吧,我信了。

       可是,那脱去了皮囊的灵魂啊,他们在忙什么?下地狱或上天堂或在荒野上游荡?我读古人的记叙,总觉得,那些孤魂野鬼,它们所渴望的,不过是转世为人,再得一具皮囊。

温暖的、逸乐的、疼痛的、脆弱的、可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有一点大概可以肯定,今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不会是一个中国人。

那么,我最希望看到的获奖者,是另一个亚洲人:村上春树。

和欧茨、巴思、品钦这些作家相比,村上其实是一个“轻”的作家,那三位美国作家,我对他们深怀敬意,他们三人中任何一人都无愧于诺贝尔奖。但我还是希望本年的诺贝尔奖愿意冒着引起争议的风险,给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那就是村上春树。

在中国,村上春树有数以百万计的热情的读者。我至今记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笔

    这个故事忘了是谁告诉我的,酒桌闲扯,很多话原本无主。

    话说,一位老先生,其名甚响,不过这故事与他名姓无关,姑且称之为某先生。某日,某先生访友,该先生平生不爱钱不好色,唯独爱书,访友为的也是访书。主人多的正是书,环滁皆山也四面书柜,某先生一柜一柜看过去,忽蹬梯忽俯地,直把人家作自家,差不多忘了还有主人在。

忽然,哗啷啷一声脆响,正所谓银瓶乍裂水浆迸,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刚才发言的几位老师,都提到了一个词,叫做“感恩”,认为打工文学作者应该对社会感恩。“感恩”当然是美好的词,有一年我去尼泊尔,人家告诉我,在这个国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四百多个节日,每个神的生日都是节,印度教的神又多,所以差不多天天忙着过节。好不容易不过节了,一心烦又要罢工,天天有某个企业或行业闹罢工。所以,尼泊尔的GDP不高,但幸福指数很高。现在,大概也是因为幸福吧,中国人也喜欢过节,什么节都过,别人的节也拿来过,美国的感恩节,和我们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到了那一天,大家也狂发短信,感恩一番。但是中国人的感恩和美国人不同。我读本尼迪克特的《菊花与刀》,美国人观察日本人,对他们的感恩很是诧异。美国人的感恩是感上帝之恩,上帝也不会来要求你回报什么,烤个火鸡也不跟上帝意思一下,直接就自己吃了。日本人的感恩可就麻烦了,一个人欠着全世界的情,从生到死就是忙着报恩还人情,当然,同时也施恩于人。所以,总的来说,日本人活得比较累,一辈子忙着还债。日本人是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邓一光是我深为敬重的作家和朋友。他的为人光风霁月、坦坦荡荡,他的作品和他的人一样,有骨气、有血性,焕发着精神的尊严和力量。

一光被人们广为关注大概是由近二十年前的《父亲是个兵》等一系列作品开始。从那时起,一光就是特立独行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当国人正经历着市场的洗礼和震荡,当很多作家沉溺地书写着世俗的日常经验的时候,一光以向往和敬重的态度回望父辈的铁血生涯,现在看,这决不仅仅是怀旧,这是一个作家对他的时代的应答,在日益拥挤、狭窄,充满交易和计算的世界中,他在想象和求证一种天高地阔的人生,一种强悍的、以血气和牺牲为价值的生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晨报周刊:您在《读好书的时间》这篇文章中说,“我会看到无穷无尽的小说,我每天都要扔掉若干本小说,我倾向于保留那些完美、接近于完美,或者至少表现出达到完美的志向的小说”。抛开批评家的身份不谈,单纯作为一个热爱小说的读者,至今为止,大量的阅读小说的经验给您带来了什么?那些值得您保留的小说中,所谓“完美”或“完美的志向”指的是什么?

 

  很长时间里,读小说对我来说就是工作,包括读大量很烂的小说。无论是作为编辑还是作为批评家,在阅读时都是要负责任的。当我作为批评家或编辑说这是一部好作品时,都意味着我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观点

 

1、不久前,全球著名博彩公司Unibet在网站上公布了诺贝尔文学奖奖项的赔率表。 中国作家莫言荣登榜首,引起国内文学界对诺奖更高的关注与热情,莫言对此表现较为淡定,目前已回老家安心创作。怎么看待这一事件?你认为他有机会问鼎吗?怎么评价莫言及其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10 23:25)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观点

不久前,我参加了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的评选,在和各民族专家的讨论中,我忽然意识到我对中国当代文学的知识其实一直是有重要缺失的。比如,蒙古族的朋友谈起阿尔泰,一位用蒙古语创作的大诗人,他的照片挂在牧民的蒙古包里,即使在蒙古国,他也是广受尊敬的诗人;维吾尔族的朋友谈起亚生江·沙地克的《诸王传》,这是一部维吾尔文的六卷本小说,在新疆各民族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我从不敢说我充分了解中国文学的现状。为此,我愿意再举一个例子,最近邵燕君教授向我推荐了两部网络小说:《间客》和《庆余年》,作为一个算得上资深的文学编辑,我一边读一边忍不住想跳出来给他们做编辑,让他们严谨一些精炼一些,但同时,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阅读

如你所知,此书事关“爱情”。

在无数事关爱情的书中,于是又多了一本。

多一本,或者少一本,有什么要紧吗?无甚要紧。这本书可以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