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守国
尹守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468
  • 关注人气:3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一个写字的人。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在合庄,老曹家是最大的地主。到曹邦贵这辈儿,光水田就有八十多亩,还有一百三十多亩的旱地,基本都分布在老哈河边上。家里雇着六个长工,有农活时干农活,农闲时做粉丝,还有个专职做饭的老妈子,日子过得可谓丰衣足食。
可作为这个家的男人们,却整天郁郁寡欢。每到逢年过节,只要是喝点儿酒,爷几个都哭泪抹泪的,似乎明天大限已到。这也难怪,曹家是短命家族,翻开他家的族谱,就能一目了然。男性没有活过六十的;女性中,只有一个老姑奶奶活到六十六。据说在过这个生日时,她被接回娘家,家里杀猪宰羊,还唱六天的大戏。可生日过后没到半个月,这位老姑奶奶睡觉时还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再看时,已经挺尸了。当然,这里所谓的女性,指的是老曹家的闺女,不包括娶来的媳妇。而他家的媳妇,却又都很长寿,差不多都活到七八十岁,合庄人背地里都管曹家叫“寡妇大户”。
为此,老曹家祖祖辈辈可没少费心思。开始他们疑心是祖坟有问题,请当地阴阳先生来指点,先是从北大地迁到南沟,没管用,当年就埋了一口子。再找人看,又迁往东长条地,之后出个“长寿”的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检测出血糖偏高后,大夫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才四十五岁,打胰岛素是早了点儿,现在就打,这得啥时候是个头!”他给我的建议是“管住嘴,放开腿,能控制几年算几年吧”。
  自此之后,我老婆成为我的“监护人”。每日三餐,她做什么,我吃什么;她给多少,我吃多少。这还不算,只要是吃完饭,就被她撵出去跑步,几乎是风雨无阻。早上和中午在我们小区内进行,她趴在窗户上监督着,不但要跑完规定的十圈,还得在四十分钟内完成。回屋时,她守在门口,先用手背到我的额头上蹭一下,如果没有汗水或潮湿感,她便沉下脸子说,看来明天真得给你加量了。晚饭后,她更是变本加厉,逼着我上山。还怕我弄虚作假,每次她都尾随着。
  在这里,我需要说明一下。我住在辽西市,家里三口人,女儿在省城读大学,我和老婆都没正式工作,即官方所谓的自由职业者。我给出版商当“枪手”,攒畅销书。她则用我挣来的那点可怜的辛苦钱炒股。日子过得虽说紧巴点儿,倒也清闲,我们有的是时间。
  其实所谓上山,不过是去离我们小区不到五百米的人民公园。那里有一座形似馒头的土山,是这个城市的最高点。电视台的转播塔和自来水公司的供水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走向谢幕的写作
文 | 阎连科

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写作的无意义。
审美就像裸体外的纱幔,在马虎的眼里美成一首诗,而当你在定睛细看之后,仅就还有丑陋而已。
没有意义而还要写作,正如人活着不能不吃饭;而写作,从本质上说,是作家要喂食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喂食读者的需要。
若不写作,人就真的死了。
然而写作,也无非是证明你还活着罢了。
活着就是活着。在活着的今天,谈论写作的神圣是多么虚伪与奢侈。
有的人说,我要写一本死后能做枕头的书,那是真心和真话;而我要说了,那就是一个笑话了!
经常怀疑,我一生的写作,就是一场笑话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学类文本阅读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7-9题。(14分)
动荤
尹守国
  爷爷没搭理吉东,从墙角拿起捞棍,走出东屋。
  这拐棍,是三年前吉东第一次去省城领奖时给爷爷买回来的。庄上的那些老头说,这拐棍叫龙头拐杖,《杨家将》里的佘老太君拄的就是这种。
  爷爷自从有了这条拐棍,走道就离不开它了。即便是不拄着,也总拎着或放在腋下夹着。
  不一会儿,爷爷在西屋里喊:“吉东,你下地,把锅台上的那个油坛子给我抱起来。”
  吉东听爷爷在喊他,知道爷爷不生他的气了,紧溜地下地穿鞋,才穿上一只鞋,刚好吉宝放完爆竹进屋。他听到爷爷的喊声,看到那个油坛子就放在锅台上,就顺手抱起来,冲着东屋喊:“哥,不用你了,我给爷爷送去得了。”
  吉东听了吉宝的话,把刚穿好的鞋又脱了下来,重新爬到坑上听戏。
  吉东刚爬上炕,就听到爷爷骂吉宝:“你个小兔崽子,谁让你把油坛子抱进来的?我是让你哥抱的!”
  吉宝跟爷爷犟嘴:“你不主是要油坛子吗?谁给你抱进来还不一样?”
  在这个家中,唯独吉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情系土地的诉说
           ——试析长篇小说《路过合庄》
                        张男
《路过合庄》系中国作家协会2012年度的重点扶持作品;也是辽宁省作家协会首批五部重点扶持作品之一。从立题、构思到书写、打磨,历经四年之久,是尹守国在农村题材厚度上的一次尝试。作品以高速公路为意象,涵盖农村生活方式的变迁,以及村民心理状态的转型。这对首次入笔长篇的作者来说,是一个心理和技术上的考验。不仅需要作者谙熟当前农村的现实生活,还要对农民个性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二十多岁离开老家,我一直在外边飘荡着。每年除了春节或家里有重大事情回去外,和家里的联系方式就是打电话了。我每周至少往家打一次电话,基本都是母亲接听。她应该是心疼电话费,每次都抢着向我“汇报”完家里的情况,立即挂断。
2010年春季的某天,在挂断电话前,母亲突然问,你见过高速公路吗?我问她怎么了?她说老家要修高速公路。我问她消息的来源,她说是村里的羊倌在放羊时,看到有人在测量路线。我当时也没往心里去,只是高兴地说,那挺好,等通车后,我们回去就方便了。
这之后每次打电话时,母亲总提到一些与我家不相关的情况——村子里有的人家正在盖厢房或门房;有些人家,本来是旧房子,也在装修;有些人家把树林子里的树都“加密”了;原来一直种苞米的地块,今年大伙都准备种西瓜和香瓜。每次她都问我打算怎么办?我问她路线确定了吗?她笑着骂我是傻小子,说等定下来就晚了。
当时,我好像还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没想出对策。我家的房子比其他人家的更老,墙体还是土坯的,连个钉子都钉不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5年辽宁文学蓝皮书短篇小说夏之卷:“小人物”的贡献值

薛涛

  

  小说这个文体一定是为小人物而生的。假如不去叙述一个又一个小人物,假如不立身于街头瓦肆,我不知道真正意义上的小说的历程将从什么地方开始,小说的历史又将怎样步步为营、暗度陈仓,以一连串小人物的悲欢离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小说
003 阳宅·阴宅/尹守国
019 草人/徐 庄
028 真实的影子/袁炳发
036 消失/宋长江
043 轻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7-21 06:18)
标签:

发表作品

情感

 

 

尹浩力

 

我的父母都出生在农村,他们是到城里打工时,相识相爱并有了我的。尽管那时他们在城里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住房,属于暂住人口,但作为刚刚懂事的我,却只认同自己是城里人,认同城里的这个家才是我的家,而把农村的老家称为爷爷奶奶家。

父母平时都在忙于工作,是很少回老家的。就算是有事需要回去,也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去也匆匆,返也匆匆。只有每年的春节时,我们全家才进行一次大迁徙。

刚进入腊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