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本无心寒
竹本无心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63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亚师

贾东岸

按照懒寻知己的说法,是一个率领一干人马打拼天下的才子

与心情无关

mood,心情的意思,同学说,可能是对的

懒寻知己

懒寻知己,可是他已经找到了

无谓崇拜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个人的战争

悖逆青春与无可救药
  顾影自怜,豪情万丈地说,这镇上没有比我丑的了。
  老赵反驳说,怎么这么没自信呢?
  我觉得我还是蛮自信地这么说的……
  这茬青春痘出的有相当离奇,而且都集合在左边。
  三丫说,别挤,不好。
  我则乐此不彼。
  似乎一切都是这么叛逆。
  很忠实地描述了日常琐碎反复再三。
  三丫说,我也不知道你说的那句是真的那句是假的。
  我说,等哪天方便,捉两个同事来陪你吃顿饭就知道我所言虚实了。
  乡镇卫生院是门可罗雀门前冷落车马稀。
  县城的卫生院是门庭若市。
  三丫的丫头的所谓的流感疫苗全称爆长。
  我指着《儿童成长手册》点着三章C节标题,请教一个医生这里有没有这么个什么疫苗。
  医生说,这是手册是哪里的?疫苗是一种一种出来的,不知道这种疫苗有没有下来,你去三楼防疫组问看看。
  到了三楼,一更年期妇女,看都没看,说有。
  我小人了会,问多少钱?
  那妇女说,一百六七十。
  所言价格与三丫所言相差一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4 11:24)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个人的战争
  知道这个比较复杂的歌名是因为鑫哥。
  那天,他在我对面听这首伤感的歌,我问,这叫什么名字?他说,你等等,这歌名字比较复杂。
  他查询后一本正经地说——变了,散了,算了。
  昨天说饭局,用了“比较尴尬”一词,事实证明,诚如斯。这是这些年辛酸经历的总结或悔悟。
  长辈或领导摆的饭局,虽不能说是鸿门宴,却多少含有不对等的成分——《我是你爸爸》,拍成电影后叫《冤家父子
》。
  阿姨很郑重地说,你坐好,有话问你。
  你有对象没?
  真的没?
  我知道,生在这瓜田李下的年岁,自然是光棍门前是非多……
  饭局以后恰好一个朋友说她男朋友和前面那位藕断丝连。
  对于这么简单的事,我是能明辨是非的,要么分要么合。
  当然,也拜《三国演义》所赐,开篇即扯曰“夫妻琐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与时俱进也能牵附个矛盾论。
  回老家转了圈,虽然上月底才去的,但是依然有几件大事。
  一,东风破家新养了条狗。
  那小东西嗜睡无比。我去的时候人都在午睡,而小东西由他外甥女带着谁在沙发上。我进门的时候小外甥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3 09:10)
标签:

杂谈

分类: 现实一种
  失眠后浑浑噩噩地如那天气一样,阴霾了一个上午外加打半个下午,知道向晚才拨云见日。
  下了暗黑,和表弟一起,两傻子一般玩的忘乎所以。
  毕竟在学克制,在兴奋点上戛然而止,套袜穿鞋——跑步去!
  线路基本是不变的,终点量体而定,基本是每次比上次远一点点。
  昨天跑啊跑啊跑啊跑啊,终于看到一路牌——您以进入XX派出所服务范围。
  原来所谓的5公里也不过如此。
  当然,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只是兴奋的时候不知道罢了。
  回来的路上,T恤后背都滴着汗水,即便跑的再快,也抵御不了那冰冷寒意,索性赤裸了上身。
  提着湿透的T恤才知晓,原来有这等分量。
  晚饭后就更知晓后果了——连站起都是痛苦的……困意来的一波比一波强烈,哪怕是暗黑上的角色挂了,也无所谓了
,直接下机奔床而去。
  拿起《流言》看了两页,读的都是断断续续循环往复的字句,下次这段铁定得重读……
  拿起魔方教表弟如何还原一面——继不喝醉也能还原一面后,想证实一下能不能以自己的能力使得别人懂得。然而怎
么讲都觉得是扯淡,于是假托灯光太暗,眼镜没戴如此种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2 13:25)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个人的战争
  一夜狂风四起。依然失眠。
  小林不知在哪剽窃了句“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
  而我的胡思乱想却更悲然的不是因为一个人——而是一个游戏。
  似乎铁肩担道义任重而道远……
  其实不过是一个幻想的游戏罢了。
  近来读《流言》中的《中国人的宗教》与《气短情长及其他》,感慨颇多。
  这乌合之众似乎真的需要一样宗教的信仰去感化或迷惑。似乎凡人俗理以无法撼动。
  每每忏悔的人一样,说人生苦短白驹过隙,却往往在忏悔的时候放纵更大的流逝。
  是时候结束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0 08:40)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个人的战争

  来小镇数日,跑步持续了三天。遇到熟人一位——食堂的师傅老沈。
  老沈有点茫然地问——你到底住在哪的啊?
  数典忘祖不光是阿斗能做到的。
  虽然我也来自不算落后的小村庄,然而,对村庄似乎遥不可及。也被教科书上的种种教唆的忘记了村庄本来的面目—
—至少我们已经部分遗忘。
  最近一次对乡村彻底回味是六月靠末动员以后怂恿学生读技校的那次。
  新雨,当水泥路结束,转头路也结束了,有的只是泥泞的乡间小道。
  有点类似《外婆的澎湖湾》所说的“留下脚印两对半”——同事老杨滑倒了,只留下一只足迹……
  同事大王也倒了,更惨——从摩托上栽下的,裤子撕了,皮也破了。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被《故乡》里那蚕豆香所迷惑。
  乡村的四季都有泥土的气息,而在城市疑惑小镇,有的除了浮躁的灰尘便是熙攘的所谓人群。
  三天,每天比前天都远一点,有烟火气息,鸟鸣狗吠。没有什么波澜壮阔,却也是真实人间。
  大约是前天,归途中见一小男孩在街道上玩溜旱冰,恰好后面有一面的迫近。
  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多少有些螳螂捕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9 15:18)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个人的战争
  准备洗澡睡觉的时候三丫发来一条很正经的信息——你爸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不能抽时间都陪陪他们吗?
  我则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这个问题老赵也在前几天提问过——你为什么不回家?
  约莫成家立业身为人父人母了,对家的概念认识的比较重。
  三丫许久前还流露出“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感慨。
  我倒没心没肺,超然地认为人固有一死。
  如果我家二老知晓我这样心思,多少会认为我丧尽天良。
  我晓得,夜深人静,三丫不会这么简单地说父母人伦之事的。
  然不其果,她开始切入正题——我知道嗯,真难噢。只有每天多开心点、积极点了。还有,我觉得IKZ不错,挺好
的,有机会和人家联系联系。
  我说的有些大逆不道——现在还没这打算。这么说呢,可能在端正一种心态,好像想去嫖妓但绝不会想和妓女结婚一
样。
  三丫则学会了我现身说法的那套,怂恿曰:你有了另一半有了小孩组建了家庭后,你学感到幸福的。像我虽然和公婆
有些矛盾但总体上还行,老公对我也好宝宝也可爱所以我感觉自己还是挺幸福的。
  我则又联想到该死的彩票概率理论——买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8 15:35)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个人的战争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帮表弟新装系统,遭遇曾经的问题——没有网卡。
  这个问题很严重,不能上网,还要电脑做什么呢?
  投石问路集思广益,终于咕咚出来——主板驱动没装。
  新的问题接踵而至——没声音……
  在惠普官方网站上当了主板驱动,声卡驱动和显卡驱动。没想到,三分之二正常……
  表弟倒是洒脱——没声音也没关系,方正我打游戏也不要声音。
  晚上他却说——有时候看动画片怎么办呢?
  当了两首歌,一首是迪克牛仔的《有多少爱可以重来》一首是张宇的《趁早》。
  昨天被庸人兄点名参与一个老式株连答题游戏,其中有道关于最近听的歌的。
  我愣住了,因为放假,基本告别机器,也没那功夫听歌。倒是快放假的时候恐怕受礼拜妹妹的影响,经常在反复听那个女人的悲伤的曲调《曾经是我最爱的人》。
  记得某次在我们宿舍打八十,有人提议开个音乐听听。我自告奋勇地开了自己的机器。
  一连换了几曲都有人反对。有人提议说,换个男人的。鑫哥说,小郭这页就没男人的。
  当时正在系统地接受王菲的熏陶。
  年前整理机器的时候发现机器里真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6 15:03)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个人的战争

7月的开始就是假期的开始。

开始的日子真的不错的,居然良心发现开始拾掇以前的一些东西来。

当然,只是蜻蜓点水似的捋一捋。

以为没怎么读过池莉的东西,结果发现箱子里居然有基本池莉的作品。

有些东西,如果不是去拾掇,肯定不会想起曾经的青春埋没在哪。

捡起一张卡片,那抬头的标题很清晰——XX学校。我知道,那时实习时出现的一段。

卡片上只有两条,一条是关于赖声川的《暗恋桃花源》和《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另一条是关于一个汉字“圩”的。

现在看来似乎有点嘲讽的意思,直到这个六月,才看了《暗恋桃花源》,而《那一夜》依然也没有看。这就是所谓的兴趣,类似于叶公好龙。

老赵问我怎么过的日子。

我说,早起练字,然后如何如何,晚上学围棋。

围棋的东西还是6年前收集的,断断续续地研究,每次都是从死活开始,每次也都终结在死活上面……

好在,我还记得那个故事,关于“圩”的。

许多人是不认识这个字的,我以为。倒是那个女生涩涩地说,普通话我不知道怎么读,不过方言读“wei”,因为我一亲戚他们村的名字就叫“老圩”。

有时候,这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9 20:47)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个人的战争
伤痛
  大约那个谁说,几家欢喜几家愁。
  我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不能正视放假这一现实,还徘徊于所谓的家与单位之间。
  吃的是百家饭。
  那天璇璇问我回家不回家。
  我说,不晓得,得看有没有适合我的床了。
  这是我一贯实事求是的作风,谁听了大约都会添堵。
  向晚打电话给老子说,如果结束会结束的早,我中午到家,如果晚了那下午到家,总之晚饭前肯定到家。
  老子说,你到底是中午到家还是下午?
  我说,这不说的很清楚了么?
  有时候,一件两可的事,你说的清楚了反而模糊了。
  可我有不习惯说那言之凿凿的事。
  近来遇到一些无关痛痒或者说近似笑话的事,有人问我,我言必称“据说”,详细点的还要说“据某人说”。
  我知道,再经贩卖,都是“小郭说”。
  在这些“据说”中,有民间与官方的区别。
  为了对我的言论负责,我说的是比较认真的。有时候,应该是相当片面的,好比说一碗稀饭,我反复强调这碗里水多了,还有只叫苍蝇的黑色东西原本应该飞行的如今去学起游泳来。我说的是事实。而老板说的则是,我这稀饭是有米的,没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8 06:48)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个人的战争
兄弟
  最近身体小恙,作息也乱成一团。
  昨日早起忙支教兄弟支教证明。事情基本顺利,于是回到宿舍于吵嚷中安眠。
  约莫九点,有三丫电话。
  背景约莫车外大雨滂沱,语音相形之下虚无缥缈含糊其辞。
  她说,郭,我们现在在回去的路上,但是不知道中午能不能赶到。
  我说,你这话的意思是要我请你吃饭还是你要请我吃饭?
  信号中断。
  她又打过来,说雨大,车开岔了。不知道中午能不能赶到家,原本是想请你们吃午饭的,要是赶不上就吃晚饭。
  常言道,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理论上讲,这个地主之谊应该我们这帮娘家兄弟来那什么的。我说,前两日来我倒是空闲的空虚,今日下午4:30我的批阅试卷,不如你们到学校来玩玩。
  真来学校,我倒真省事了——她老公开了车来,还有另一苦力随行——东风破。
  我去批阅试卷他们在我宿舍闲聊,回头帮我搬搬抬抬……
  中途接到支教兄弟电话,让忙几个材料,尽快,最好今晚就搞到。
  我说,能不能搞到得看具体负责此事的相关部门的相关领导。
  晚上的酒喝的稍微有点过,不过也算恰到好处,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