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严陵笑笑生
严陵笑笑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72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有时对自己为何落生于这个时代惘然不解,于是颇为好奇地想看看先前的那些个年代,试着用现在的思绪去揣度远古,也试着用远古的东西来表现一下现在的思绪……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11-03 14:48)
标签:

休闲生活

    二十九日至三十一日,趁在临安天目山开会的时候,我去了一趟西天目和大明山。 

    这两个地方,虽离居家不远,却也不曾到过。因为已是暮秋,山上成天大雾弥漫,看不到什么远景,所以这次机会并不算好。西天目是三十日抽中午三个小时的空去的,原先以为中午的时刻应该不错,没想仍是不好。西天目是一片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四五人合抱的大树有几十株,植被十分繁盛。在我们江南,这样的森林并不多见,所以游玩的时候倒也十分新奇。因为是与会人员的团队旅游,我们照例是按部就班地走着一条旅游线,走马观花地检阅直节堂堂的树木,很有些木匠选材的味道。短时间匆匆一游,回去的时候,心里的感觉不过是“这里的树好大”罢了。

    翌日去了大明山。这地方的玩头应比西天目好,但遗憾的是,这天也是个雾天。与前日一样,看不见远景,只看见薄雾在峥嵘的巉岩间飘浮。到了一座浮桥,因雾遮蔽,浮桥只见眼前的一段,另一头隐入雾中,故有人说这是通天桥。当然,有雾也有它的奇特。人行山间,只听得飞溅的水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又移数步,一练飞瀑乍现眼前,这是云雾给人的一种梦幻。人到山腰的时候,日头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01 20:55)
标签:

休闲生活

分类: 日志

    一晃又是一个多礼拜过去,而我在这上面却没有留下片言只字,所以又想来个检讨之类。其实我很不想谈这些个话,自己都觉得人家读了定要烦厌。我只是想作个交待,但不作交待比故作交待要来得自然亦未可知。姑且不表。

    20日那天我如约前往杭州,见到了久违了的利忠兄。可能是我们意气相投的缘故罢,每一次相逢我们都有道不尽的话题,谈文章,拉家常,眉飞色舞,快意无穷。现在想来,能一直与我这样攀谈的,在我的身边委实没有几个了。下午我们是在望湖宾馆开的会,在会上我见到了留社的诗人们。他们是当前活跃在中国旧体诗坛的新生力量,功底深厚,才气超然,博得了诗坛的一片赞赏。我曾在利忠的雅舍读过留社的诗,初读之下就觉其翛然脱俗,罕见同俦。那天留社亦留下许多贺诗,但读过之后,隐隐然觉得其诗过于拟古而失其真性,情感的表白也自然隐晦了许多。会上我还见到了王其煌先生,数年前先生曾到过建德,当时是参加“陆游在严州”研讨会,我还和过他的一首诗,先生至今还记得非常清楚。

    晚饭后,我与利忠在西湖边等清庵来与我们一起喝茶。湖岸的彩灯依然是那么地光怪陆离,令我心襟荡漾。我不禁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17 16:24)
标签:

休闲生活

分类: 日志
 

  假日过后,竟没有在这上面写过一个字,这或许是假日的后两天一场大病的缘故。但病是三日后就好了的,即今已是一个礼拜,想来大抵是自己懒惰的一个托辞罢了。

  前日利忠兄来电,说是杭州要成立一个诗词和楹联学会,特邀请我参加。对这些事体,早年有些热衷,现在随着年龄的增大,已经褪减了许多。但这次不同,是学友利忠兄竭力邀请,我自然推却不过。利忠是我的学友,不佞虽虚长他几岁,但其学识与文笔,自是不可企及的。我曾为他的散文集《深夜的奇迹》写过一篇书评,这也是我平生唯一的一篇书评,化了我很大的气力,原因是给他的文章写评论,很怕自己掉价,所以十分用心。

  利忠兄这次还专门给了我一个任务,要我为大会作一幅对子。对子这东西我玩得也多,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也就答应了。昨晚思忖了一番,草就成一幅:“千百载诗家,凤翥龙吟,不负湖山遗胜美;三五群朋辈,鹿鸣燕舞,又开词赋继长春。”对子自认为也算过得去,也算是对诗词学会的一点支持。

  这个礼拜六就要成行了,届时不知清庵兄有没有空闲。如果在西湖边的茶室,与利忠、清庵自把一杯香茗,借那湖光和月色,聊叙别来之短长,可是一种无比的快慰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09 12:42)
标签:

休闲生活

分类: 日志
 

10月3日

  值班。期间完成《李文忠与严州》。文忠曾镇守严州达十年之久,在严州郡守题名上惟此一人而已。

10月4日

  我的那帮中学的同学说好要到我的新房作客。说是作客,其实是一句好话,与我们平日到朋友家去的那种大不相同,因为我们这帮同学在一起疯惯了,到哪里还有什么雅致与礼仪可言?我的新房,其实去年年底就住进去了,说起来也不新了。不过,我知道他们此番来的目的,主要并不是来看新房,而是要吃我烧的菜。

  原来的四个女“草苞”,除一个在美国外,全来了。干别的,她们都不服我什么,但提到烧菜,就不吱声了。我记得J女先前在上班时,还打电话问我,中午的鱼该怎么烧怎么烧,我就对她说该这么烧这么烧,这事她现在还记得,每每提及,总是忍俊不禁。

  今天的菜我当然一手下,总不能教大家失望,十几个菜不用多少功夫就好了。自然,狼吞虎咽四字是形容饭桌上的情景的最好的词汇;自然,能得到女生们的赞美,是对我的杰作的最好的评价。

10月5日

  完成《九姓渔户》一节。

10月6日

  与汪、沈、黄诸生同往梅城碧溪坞访罗公嘉许。碧溪者,即唐刘长卿所居之碧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02 20:44)
标签:

休闲生活

分类: 日志

    原本想趁国庆长假这大块的时间,好好继续《严州史话》的撰写。不巧,在深圳的内弟的朋友一家要到千岛湖一游,内弟委托我作全程的安排。这是无法推却的,况且也是我十分乐意做的事。

    昨天,我托朋友找了个较为便宜的中等宾馆,标间280元,比大宾馆便宜了近一半。在黄金周的第一晚,能找到这等宾馆,很不容易,内弟的朋友许先生一家也十分满意。许先生一家是傍晚边到新安江的,我们在明都大酒店一起吃了饭,席间所谈甚欢。饭后陪许先生一家浏览了夜色中的新安江上,许先生说,像这样的夜晚,在深圳是见不到的。一天也就这样打发过去了。

    今天是黄金周的第二天,许先生一家独自去了千岛湖,我又去预订中午的宴席。中午,大家又在一起吃饭。两天以来,我与内子跟他们相处甚好,大家也觉得十分有缘。许先生一家也对我们这一次安排十分满意,深表感激。我们却觉得这其实真不足挂齿,况且内弟在深圳也得到许先生的悉心照顾。午饭后他们就前往杭州。惜别的时候,我在想,许先生一家,也不过是萍水相逢的朋友,但这短暂的两天,相互之间全是友好与真诚;虽然我牺牲了一些宝贵的时间,但觉得自己做了一件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29 15:12)
标签:

生活休闲

 

  今天,儿子学校里开运动会。昨天放晚学时他对我说:老师叫你帮我们班写一块鼓励牌,要用三合板做的,上面要写“四(1)班加油”,我想,可能是我的毛笔字好罢,就说行呵。于是他乐得往同学家跑。跑了几步,回过头来说:爸爸,还要有感叹号。

  但有些遗憾,昨晚我有饭局,儿子从同学家打电话来时,我已有些酲意,早把这事给忘了。这么迟了,到哪去找三合板?于是我说,儿子,你就对老师说,家里找不到三合板。话一出口,我就觉得不妥,果然,儿子一脸的不高兴。这可让我犯难了,这可如何是好。我乍想起我的一个朋友开了家广告公司,用KT板做,又轻巧又美观,不是更好么。我心头一喜,对儿子说:儿子,爸跟你开玩笑呢,保证给你们班做个最好的。

  晚上,我把从广告公司拿来的KT板经过修剪,再用心地写上“四(1)班加油”几个字,还重重地加了个惊叹号,不,两个。今早,儿子兴高采烈地拿着它去学校了。我看到了他脸上那洋溢的美。

  是呵,小孩心中的希望是不容被泯灭的,那种希望是他的荣耀,是他的全部;不可想象,如果我没给他做,在老师问他的时候,他那失落的样子,在我看来一定会叫我心痛不已,一定会觉得心中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28 16:47)
标签:

文学/原创

 

  今年的中秋前夕让我想起很多事,主要是因为焦桐妹妹。

  其实这些事在我脑中一倏而过,也就不再去想它,因为焦桐不希望提这些。她转而问我,有没有博客。我说有呵,但很惭愧,有一年多未打理它啦。我将我的博客地址告诉了她,于是她急急地上网看了。出乎我的意料,她竟然恁地喜欢我的那些劳什子。我那些是什么呀,通篇是之乎者也,也真难为她了。她也说,是不太懂,但很有味。我说,你既然那么喜欢看,我就重新操觚,且用白话写给你看。她乐极了。

  我是答应中秋之夜让她看到我的文字的,但很遗憾,那晚我在一轮玉盘之下,酩酊大醉;翌日,我想补上它,却忽觉腹部疼痛难耐,稍癒,后腰又酸痛不已。我蓦然发觉自己年已不惑,竟有“逝者如斯”之叹。我想起在年前写过一首《四十初度》,多少表达了一些心迹:“俯仰懵腾岁又迁,愁关节序付流年。逞才使气羁湖海,中酒寻花伴管弦。剩有残宵悲往事,漫无一计挽前愆。此生未老春应在,犹见丛红秀水边。”这几十个字,权作我半世的总结罢。四十以后,什么都每况愈下,好在今天,我依然记着焦桐的话,依然把我想说的话敲在了博客上,我知道,那是一种精神的力量。幸好如此。

  昨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梦 开 始 的 地 方

——九寨沟纪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29 15:36)
分类: 日志
4.26
    与汪积功先生谈连战夫妇访杭事。先生八十有六,然精神钁铄,思维敏捷,思路清晰,谈锋甚健,席间常被先生慨言所感动。毕而敬言欲作一诗赠之,以表敬意,先生大喜。
 
4.27
    昨聆听汪老一席谈,慨而作一律:“阅尽沧桑老鬓丛,微躯怎敌岁匆匆。桃花带血犹含笑,杨柳凝愁早付鸿。名岂浮沉忘家国,身虽牢落类蒿蓬。馀年不断今生梦,翘首凭栏长向东。”(《呈汪积公先生》)毕而发与骆公迅夫、罗公嘉许,言以为诗第六句不佳,望正之。
 
4.28
    骆公回复,《呈汪积公先生》第六句拟改为:“纵然牢落在蒿蓬。”或改为“终须来往慰蒿蓬。”余以为前句为佳,并电告罗公。
 
4.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27 14:32)
分类:
  丙戌春,连战夫妇访杭,汪积功先生以亲属身份会之。返而叙之经过及感其一生迍邅困蹇,犹怀爱国之志及统一之望。余忝列一座,慨而赋之以呈。
 
阅尽沧桑老鬓丛,微躯怎敌岁匆匆。
桃花带血犹含笑,杨柳凝愁早付鸿。
名岂浮沉忘家国,身虽牢落类蒿蓬。
馀年不断今生梦,翘首凭栏长向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