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雨虹
雨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30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背景音乐
博文
(2016-03-21 11:06)
标签:

小小说

 

 江南小镇花镇,碧水环绕,一条清澈的花河,静静地穿镇而过。花河两岸,绿树成荫,郁郁葱葱,将花镇掩映在一片绿意之中。生活在花镇的男人们,习惯以树命名,比如我的香樟爷爷、梧桐父亲……
    香樟爷爷在花镇经营着一家茶馆,每逢二五八日,花镇开集市时,前来茶馆喝茶歇脚的人们,聚集在这里,品茶聊天,好不热闹。
    “我们小区,很多车库改装成了出租屋,专门出租给外来务工人员。”“我们小区,都已经找不到车库的影踪了。昔日的车库全都变了模样,装修成了一间住房。”听到茶友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声,香樟爷爷立马围了过去,“你们给我说说,这车库改装究竟怎么回事?”
    “还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0 14:45)
标签:

文化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儿时,当我阅读到《江南•汉乐府》这首采莲诗时,我的心里就对江南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愫。我的家乡位于巴山蜀水的西南地区,平常,我是不大会见到采莲的场景。因此,这首采莲诗不仅将我带到了诗意的江南,我还在心里琢磨着江南的模样。每每入梦,江南是一位采莲的姑娘,在荷叶间亭亭而立,看鱼儿嬉戏。那时,江南是诗,江南是梦。
    长大一些后,在懵懂的青春期,我读到了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在家乡,我没有见过油纸伞,但逢下雨时,我走在路上,总是期待能逢着丁香一样的姑娘。那时的梦中,江南是一位婉约的女子,撑一把油纸伞,走在悠长的雨巷,我的目光穿过油纸伞,溶化在江南烟雨中,流进那条悠长悠长的,正下着蒙蒙细雨的小巷。雨巷里,全都是那个紫色的散着芬芳的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摇曳多姿的“花镇红颜”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小小说

用小说开发花镇的秘密

谢志强
 

     前年,北仑区的文友朱平兆来电询问,能不能就近找个对文字讲究的人,帮他校对一遍长篇小说。朱平兆的长篇小说先在《文学港》刊出,然后,要出单行本。他对自己的文字还是不放心,我说你就找彭素虹校对吧。
    那时,我还没将姓名和形象完全对上号,只不过编过彭素虹的小小说,记得是《啄木鸟》。我
一向喜欢通过作品揣猜作者,凭借《啄木鸟》,觉得有彭素虹的影子,她似乎还没摆脱素材的来源,自如地发挥想象。
    果然,朱平兆相当满意。
    《啄木鸟》收入了这本系列小小说集子,题目改为《文竹花》。这是出于系列小小说整体的设
计。
 &nbs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1-30 13:46)
标签:

小小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1-21 11:05)
标签:

小小说

      江南小镇花镇,碧水环绕,一条清亮的花河,静静地穿镇而过。在花河边长大的文心兰姨妈特别喜欢跳舞,她颀长苗条的身材,似乎是为舞蹈而生。
    文心兰姨妈天生一副标准的鹅蛋脸,她的双腿纤长、光洁,还有着一头自然卷的长发,这就使得文心兰姨妈看上去有了瓷娃娃的感觉。去过镇西大澡堂的女人都说,文心兰姨妈有着人们见到过的最完美无缺的肚脐儿,那凹陷在平坦小腹上的小点,就像一颗珍珠镶嵌在文心兰姨妈细嫩的皮肤上,微微地泛发着银光。除此以外,文心兰姨妈还让人记住的,是她那双眼角上翘并且狭长的狐狸眼。
    生活中的文心兰姨妈,常常穿旗袍,不论刮风下雨,不论酷暑寒冬,每当夜晚来临,文心兰姨妈总是一身旗袍出现在镇上的蝶恋花舞厅。文心兰姨妈的衣橱里,收藏最多的当属各色的旗袍,她要是每天换一套旗袍,长款短款、斜襟对襟,一个月下来,绝不会穿重样。
    有时,她穿着一袭白色旗袍飘游而来,洒脱且高贵的领子,锁边,窄袖和袍摆,让文心兰姨妈看上去犹似一位清新脱俗的仙女;有时,她的旗袍在滚边和收腰中,一朵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1-05 14:08)
标签:

读后感

生命的硬度和光芒

                 ——读《吴玄中篇小说选》


    初冬季节,我阅读到吴玄先生的小说集《吴玄中篇小说选》,在作者意蕴绵长的叙事中,我仿佛走进了一个个富有生活质感和温度的场景里,真切地感受到生命的鲜活与顽强。《发廊》里的妹妹,她执着而坚韧地与命运抗争;《同居》中的何开来,得知自己要与一个叫柳岸的女子同居一屋时,最初有点兴奋,可是,当他与柳岸真正相处下来,同居变成了负担,交往变成了交易……他们的出现,应和了生命旅途中一段段的痛与甜,让人在对人生作形而上的沉思中,触摸到生命的硬度和光芒。
  《吴玄中篇小说选》收录了包括《玄白》、《西地》、《发廊》、《同居》、《像我一样没用》等8个中篇小说,在对小人物的人生片段素描中,思索沉重而不乏苍凉,透露着作者对人生、存在的思考与探询。而其中,“我讨厌手表将时间切得那么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12-30 17:01)
标签:

小小说

 
    “马兰花,马兰花,雨打风吹都不怕!”看到身材娇小的马兰花姨妈,就会联想到这首在花镇流传一时的《马兰花》童谣。
    花镇温润的江南气候,使这里的人们除了爱好吃火锅以外,还有一个特别的爱好,就是搓麻将,我的马兰花姨妈正是这方面的“能人”。说起马兰花姨妈跟麻将的渊源,镇西的老人们可以绘声绘色地讲述一段故事。
    据说在婴儿时期,当马兰花姨妈啼哭的时候,只要听到搓麻将的声音,马兰花姨妈就会停止哭泣。到了读书识字的年龄,马兰花姨妈早早地表现出了对麻将的天赋,她虽然把课本上的一二三四写得歪歪扭扭,却能将麻将桌上的麻将牌背得滚瓜烂熟。
    马兰花姨妈从哪一天开始坐上了麻将桌,没有人去过问。关于她与麻将的故事,却是层出不穷。
    花镇上搓麻将,有很多的游戏规则,比如“杠上花”、“清一色”等,初入门的人可能一时半会了解不到其中的奥妙。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麻将渐渐发展到“唱歌”“跳舞”“血战到底”这些规则,更会让人觉得迷糊了。马兰花姨妈似乎不受这些规则所扰,麻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12-17 14:23)
标签:

小小说

      如果说,女人是水做的,那么,生活在水乡花镇的香雪兰姨妈,更是一个如水般温柔的女人。每天见到她,都是一副柔情似水、笑意盈盈的样子。
    镇东的人们都说,香雪兰姨妈的眼睛会说话。当有烦心事要跟香雪兰姨妈倾诉时,她的眼睛如一汪清水一样,就这么微笑着看着你,让人的心思逐渐沉静下来;当有喜事要与香雪兰姨妈分享时,她的眼睛会闪烁迷人的光彩,眼里仿佛跳跃着喜悦的泪花,让人高兴得要与她拥抱一般。
    镇东的男人女人们都喜欢跟香雪兰姨妈打交道,他们觉得,香雪兰姨妈身上似乎有一种温柔的力量,让人完全可以忘记尘世间的不愉快。
    生活中的香雪兰姨妈似乎从来没有什么烦心事。她去镇东大有供销社购买生活用品,一路上哼着小曲,见到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她都微笑着致意,让人感觉,香雪兰姨妈所到之处,连空气也变得温柔了起来。有时候,她会在供销社买一匹布,供销社的店员发现,香雪兰姨妈会慢慢地抚摸它们,感受布匹表面的光滑,再定下神来仔细端详布匹的颜色,挑选适合自己的那款放到柜台上。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12-09 09:30)
标签:

小小说

     黄梅花姑妈是个爱做梦的女子,她的身上散发着迷人的馨香,说起话来,那双迷蒙的双眼半睁半合,让人不知她哪一刻在清醒中,哪一刻在睡梦中。
  镇东的人说黄梅花姑妈长了一张明星脸,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有人说黄梅花姑妈笑起来像温碧霞,妩媚娇羞,还有一点儿摄人心魂的味道;可她不笑的时候又像林青霞,端庄文静,带着一丝忧郁的气质。
  早些年,黄梅花姑妈还在求学时,她的梦时常与学校有关。每晚,黄梅花姑妈的梦里都会有老师和同学的身影,他们一起温习功课,一起出去郊游玩耍。黄梅花姑妈的梦还有一个特点,她总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做同一个梦,并且,这梦还是连续的。如果她昨晚梦见在考试,那么她今晚的梦中就会出现考试成绩。黄梅花姑妈不多言语,但她喜欢聊自己的梦。以我幼小的年龄,我自是不大明白黄梅花姑妈的梦。在我看来,黄梅花姑妈的梦就跟一部连续剧似的,每晚,梦的情节都会有变化和发展。
  后来,自从担任镇东农业银行的出纳后,黄梅花姑妈的梦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