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盆地人家
盆地人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83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更多>>
搜博主文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心灵相约之路

琴奏碧玉丝 语倾有君知

星月舞剑之妹我表姐海风吹也

苏枕书的blog

我家女儿枕书的家

e曰好孩子上天堂

我所欣赏的文友之一

浪舞天涯

浪舞天涯 心灵家园

孤帆无岸 沧海渔歌

我的挚友面对大海星月舞剑

原上草的牧场

怀揣诗意走四方

梨花开了

素衣白花也闹春

也话水浒

三哥黄河入海重情重义

贝西的BLOG

戏台背后看人生--给我安静的博客

pauline的马虎斋随笔

巴黎的浪漫并未冲淡家的幸福与温馨

润梅的博克

北方热情的季风

蓝天白云

我的南方小妹

水漾年华

曾经以为她是个男孩

石油城

我曾经是一名优秀的钻井工人

一窗四季

文心爱心漫随天边云

想给塞林格打电话

奶奶叫她“黄桂花”

拈花带笑

她象山野潺潺流淌的小溪

迷谜之音

异域风情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7-18 10:49)
标签:

杂谈



宝亮油画作品《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13 15:34)
标签:

杂谈

不要轻视你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在他们看似平凡的人生阅历里,总会有一二件事情你让的灵魂震惊。

小廖年龄不算大,可在医院当护士的工龄也有二十年了。闲聊时,她说她的表弟当初高考被西南石油学院录取。而表弟的母亲在乡下得知这个消息很为难,也着急,提了一袋花生去见县招生办的熟人。那熟人劝她别急,也想办法让她表弟进入了另一所大学的有关科技信息之类的专业就读。她表弟英语很好,毕业分配到一个大型厂上班。上班带他的师傅临走前告诉她表弟不要一辈子陷在这样的单位,加上厂里的车间主任态度对他不咋样,她表弟不管三年的合同期,却去了长虹集团某公司打工了一段时间。后因在上海发展的同学邀请,她表弟去了上海。刚到上海,遇到西门子公司招人,她表弟开先并无多大兴趣,以至于面试还迟到了五分钟。表弟用英语与外企招聘人员对话,大意是说自己迟到的原因和道歉之类的话。于是就被西门子公司驻上海的机构录取。

表弟那次去开展工作,那企业的人送了四五万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3 16:20)




印象啰儿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13 10:57)
标签:

杂谈


 

取书小记

午腾

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8 16:45)
标签:

杂谈


 

读《城南旧事》之一

午腾

 

先前看过电影《城南旧事》,以为《城南旧事》这本书没有啥看头了。那日在图书室偶然翻开《城南旧事》,初见“骆驼队来了,停在我家门前。”一行字就爱不释手——朴素的语言描写的生动画面浮现脑海—不由得将林海音归入我喜爱的作家堆里。借书回家,没多少功夫就把厚厚一本翻阅完毕。其中阅读兴致高时,抄录不少经典段落把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7 16:00)
标签:

杂谈

爱在北国冰城

                          

午腾

 

李靓要把自己的诗歌、散文编个集子出版,让我写序。我对她的想法很赞同,也乐意为她的集子写序,就题为《爱在北国冰城》吧。

南非世界杯决赛前的一刻,她与我打赌,看谁猜中自己心仪的队获得冠军。我爽快的说,若是我心仪的荷兰队输了,就赠送你一套《追忆似水流年》吧。过了几天,我就欢欢喜喜去了邮局,把一套崭新的《追忆流年似水》寄去了哈尔滨。一个姑娘喜欢看世界杯,着实可爱至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1 13:54)
标签:

杂谈

 方的性格是直爽,大气,亮堂。初夏,随小鱼杜蒙之行的掠影,不妨让思绪也随北方的一景一色,张开联想的翅膀……

 




1,湿地是大自然的后花园。在阳光普照的日子里,天水一色,湛蓝湛蓝的,这样的蓝色,让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8 16:37)
标签:

杂谈

2011.6.18摄于县城金马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7 10:20)
标签:

情感

“点点排骨、点点排骨。”矮胖的中年男人温和地逗身前的小男娃。小男娃不理睬他,自顾自地边走边吃手里的塑料袋装小吃;小男娃细小单薄,背了书包,漫不经心的样子,胖男人在他身后像座大山。“唔!转来!”胖男人见人行道横着一块破碎的水井盖,水井盖被汽车碾压得不成形——几根钢条缀连着散开了的水泥块。“干啥?”前头那人回身问,胖男人已弯腰下去,说:“把这抬上去,免得人摔跤!”俩人一下子就把水井盖抬放在了圆洞上横着的预制板上后,二人拍拍手,继续往前走去。

走了几步,前头那男人用调侃的口吻向着公路对面的同伙大声说:“你婆娘在苞谷地里哟!”这边的二人哈哈笑了。公路对面那人扭头回敬道:“你婆娘才在包谷地呢!”看他们灰头土脸的模样,是才从城里建筑工地上收工的。

人行道尽头的山峦上的夕阳的余晖洒在回家人们的身上,也洒在公路两边成排的银杏树树叶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09 11:27)
标签:

杂谈


1,6月1日清晨,母亲带我俩去公园登山,途中见一八哥,身边一中年妇女逗八哥,八哥说:你好!你好!口音明显模仿了女音。那妇女又说:打麻将。八哥哈哈哈,哈哈哈大笑二声。口音明显模仿了男音。我们围观者随即大笑不止。细想在这都市的八哥也“食色人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