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珠海阿龙
珠海阿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5,786
  • 关注人气:13,3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特别公告

一、本人不与任何人做链接。

二、严禁不打招呼挪用本人文章和图片。

三、请不要把本人的文章推荐到新浪博客首页。

四、本博文中所有言论均不代表本人立场和观点。

五、带有主题策划的约稿,以及需要提供作者近照的专栏请绕道。

六、有文字洁癖者勿入。

七、本人对见网友没兴趣。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9-11-13 09:25)
分类: 瞎走

        莲溪有个康王庙。这个康王就是北宋著名将领康保裔,河南洛阳人,最后战死在瀛洲。瀛洲离这个小镇也十分远,就是今天上海的崇明岛一带。一个河南人抗击契丹人死在了瀛洲,却在珠海最边远的小镇建了个康王庙,这事听起来是有点奇怪的,因为它们之间似乎找不到什么可关联性。如果康保裔是南宋人氏,这事就比较好解释了,毕竟从新会到斗门这一区域,见证过崖门海战与南宋王朝的覆灭。

       1995年我作为农村基层工作队的一员,被派驻莲溪镇达八个月之久。那八个月里,没事我就爱往康王庙方向走,一是它离镇政府实在是太近了,走路不过三五分钟。二是这个小镇除了康王庙,似乎也没有更多可以向世人炫耀的名片。虽然,它的荔枝在当地有些名气,还有就是从镇政府大门出来往左走,河边那排古榕树也多少算个景观。只是和康王庙比起来,它们都不值得一提了。毕竟这个庙建于明朝宣德年间,至今已有六百年的历史。在这么个地理位置极不起眼,当年经济也很不发达的小镇,有一个康王庙,莲溪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13 07:58)
分类: 瞎走
       莲溪有个康王庙。这个康王就是北宋著名将领康保裔,河南洛阳人士,最后战死在瀛洲。瀛洲离这个小镇也十分远,就是今天上海的崇明岛一带。一个河南人抗击契丹人死在了瀛洲,却在珠海最边远的小镇有个康王庙,这事听起来是有点奇怪的。因为它们之间似乎找不到什么可关联性。如果康保裔是南宋人氏,这事就比较好解释了,毕竟从新会到斗门这一带,见证过崖门海战与南宋王朝的覆灭。
      我于1995年曾作为农村基层工作队的一员,被派驻莲溪镇达八个月之久。那八个月里,没事我就爱往康王庙方向去,一是它离镇政府实在是太近了,走路不过三五分钟。二是这个小镇除了康王庙,似乎也没有更多可以向世人炫耀的历史。虽然,它的荔枝在当地有些名气,还有就是从镇政府大门出来往左走,河边那排古榕树也多少算个景观。只是和康王庙比起来,它们都不值得一提了。毕竟这个庙建于明朝宣德年间,至今已有六百年的历史。在这么个地理位置极不起眼,当年经济也很不发达的小镇,有一个康王庙,这里便具备了某种可解读的文化符号。这个符号孤伶伶地立在那里,既不怎么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12 11:08)
分类: 瞎编
        有关三星堆文明有可能是外星人的杰作和遗址这事,是她跟我说的。她说国家迟迟不敢全部挖三星堆,是因为它的许多秘密考古学家根本无法解释。她从手机上给我看了那些已出土的青铜面具的图片,问我它们看上去是不是更像外星人?又给我看了三号祭祀坑发现的大玉璋,说上面的那些人形与她家乡巫师画的小鬼简直一模一样。她面相高古,让我暂时忘记了她本来就是四川广汉人,而把她当成了一个由梦境中穿越而来的姒姓夏后氏。
       我的历史学知识非常有限,包括对于三星堆文明。不过我也承认,自从经她大肆渲染之后,我对三星堆考古也多少有些感兴趣了。那些青铜面具博物馆的灯光映照下带来的迷幻感,以及它显现的某种地球人所不具备的光华和高妙。当然,也多少为了面子问题,怕在她的面前显得什么都不懂有失身份,我找来了几本与三星堆有关的书,比如《三星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31 09:02)
分类: 瞎编

从前中山坦洲的十四村到珠海,中间有座小桥,桥上有卫兵,过往行人需要检查边防证才能放行。两地之间有段一百多米的开阔地带,路面凹凸不平,下了雨后满是泥泞。一些生活垃圾被随意丢弃在那里,一般需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有人把它们清理走,因为这一地段的卫生究竟应该由谁来负责,似乎没有人能说得清。

有人告诉我,站在那片开阔地看月亮,要比城里的更大更明亮。我竟然相信了这种说法,那年中秋我就去了。那天的人不多,身边有生活垃圾散发着特有的气味。月亮罩在头上,像一张惨白的脸在盯着你看。即使它比城里的要大一些,也很难看出什么诗意。这时有一辆破旧的货车从珠海方向驶来。因为路面情况不好,车子发出老年慢性气管炎那样的喘抖声,最后在开阔地的中段停了下来。

下来几个人,男的女的都有,他们开始搭一顶巨大的帐篷。我朝货车走去,看到车上还有一只黑熊。它在一个笼子里打量着我,不过它的眼神里并没有多少好奇。

货车的角落里还有几部摩托车,它们被涂抹得花花绿绿的。一个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女孩正踡在一边啃着面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25 05:52)
分类: 瞎编

他们是一对儿。男的是调律师,女的负责琴行的销售。他们计划一年后就结婚。

那天他们得到一个消息,有个上海来的男低音,癌症晚期。他有一架贝尔斯希曼钢琴,想找个调律师帮调一下音。女的知道这种钢琴在二手市场价位不错,就想去看看。她叫上男朋友,说就当做个好事,给人免费调一下,毕竟那人活不了几天。

女的心里还有个小算盘:如果他们显得足够有善意,也许会以合适的价格拿下那架贝尔斯希曼,毕竟对男低音来说,这架钢琴是终归要处置的。

后来那女的对男的说,你注意到了吗,那个房间是白色的,惨白惨白的那种白。

其实中国人的房间差不多都是那种白。

男的没注意到这点。他只注意到那双拖鞋。它就摆在进门处最显眼的位置。他估计它至少有45码,也许有46码,总之大得很突兀。他在想它的主人会有多高呢?这时候他听到男低音在说:你们来了。

男低音结实地坐在靠近窗口那里。他把一个单人沙发移到那边去了,那里是屋内阳光最充足的地方。他们俩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14 08:45)
分类: 瞎说

      昨天是与切.格瓦拉有关的日子。

      1928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5 19:01)
分类: 瞎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9 08:53)
分类: 瞎说

       成年人说的“房子”与孩子们的理解有很大的区别,通常它是被安排在一幢密集的公寓楼里,它可能会有十八层甚至三十层那么高,而你的“房子”,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它只是其中的一扇窗户而已。然而你让孩子们来画房子,它呈现出来的总是那么孤伶伶的一座,没有楼层,只有一扇门和对称的窗户,屋顶是斜面的,上面会有一个烟囱,多数情况下它总是炊烟袅袅,仿佛里面的主人永远都在做着饭。房子的边上自然少不了一棵大树,后面会有一座山,天空中有一朵花一样开放的太阳,每一根阳光都被精确地描绘出来。这样的房子城里的孩子们其实也没见过,他们从一生下来就要接受窗即是家的的生活理念了。但是很奇怪,你让他们画房子,一定不是那种乏味的高楼。他们好像从基因里就遗传了对房子的某种执念,它像是被上一代或者上几代人在不断寻找的过程保留下来的内心的真实需求,让孩子们从一开始就形成这样的观念并被束缚其中。在成年人已经快忘记房子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只要看一看孩子们的画,就会为自己的生存感到一丝局促。毕竟,生活在高楼里和生活在孩子们画中,心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31 08:47)
分类: 瞎想

      还是从一桩童年往事说起。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天,桂林动物园里的一只华南虎惹上了大麻烦,它无意中将自己的尾巴伸进了隔壁关黑熊的笼子里,黑熊也许觉得它挑战了自己的领地,一口咬住了老虎尾巴。等动物园的工作人员赶来时,那只尾巴已伤得惨不忍睹。那会桂林大概比较缺兽医,动物园方面找到外科大夫的父亲去救治。父亲认为老虎的尾巴应该立即切除,否则会因为伤口感染引发败血症,老虎就没命了。但是动物园方面不想这么做,毕竟展出一只没有尾巴的老虎,看上去就像那首儿歌里唱的那样,实在是有点太奇怪了。他们希望父亲能尽力为那只华南虎保住尾巴,父亲只好答应试试,为那条尾巴重新消毒包扎,并打了抗生素。 

        不久,那只华南虎还是死于败血症。   

        在父亲的描述中,我眼前呈现这样的画面:老虎踡缩在铁笼的一角,不吃不喝,无限留恋地看着自己被包扎的尾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1 14:04)
分类: 瞎记

   写过两三次周同学干脆拼成一篇吧拼多多拼多多越拼字越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