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鱼的飞鸟
鱼的飞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9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从前有个同人女,她的花心就像到处撒的渔网。终于有一天,她发现世界上有一种叫博客的东西,不管有没有人看,她都决定把自己网过的东西收藏起来。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月之茧

镜子的博客,我的邻居

菜田里的守望者

从前有一只萝卜,有颗不安分的花心,不断寻找中意的菜园子

嵐芸の宇軒

你是你總有因

永无乡

右手第二条路,一直向前,直到天明

子夜歌

小纱的blog

水母迷之生态记录

揭示水母之谜||

星羽的鱼

angela20(小安)的家

晴碧远连云

你微笑,于是天色拂晓

飞沙阁

沙子的家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02-18 19:58)
分类: 闲话
很久……没写过BLOG了,我果然是个懒人
 
可能是因为最近没怎么萌某个东西的缘故吧,工作上也忙,手机被偷,前两天还病了~真是黑色的2月,我无话可说鸟……
 
最近重温《凤非离》,然后看了一堆耽美古文,开始审美疲劳鸟……
 
然后新欢是那种京味很浓的现代耽美……
 
突然看起日剧来,要感谢小安的推荐——《Brother Beat》,真的很好看啊!!!弟弟很帅,哥哥很帅……两兄弟经常把对方扑到在地……(其实他们在打架--)
 
贴点两兄弟的照片,这是哥哥(演员玉山铁二,1980生,斯文小受型--他真的好瘦)
 
 
 
 
弟弟是阳光型帅哥……而且某个角度看有点像U君……(演员速水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男*色*
 
既然小纱喜欢,那我就再贴两张图好了……虽然在外面已经被贴到烂|||||
 
 
 
 
上面两张图片得源头其实在这里:
 
 
 
传说中笑得一脸花痴样的部长||||||||||||||OMG,看那手势|||||||||||晕倒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存文处,慎入

给我最爱的塔矢:

 

    喂,想哭就狠狠地哭出来,不要老是把伤心憋在心里面——你最大的毛病就是把什么都压抑着,如果不是有我在,你早被压抑成老头子了。

    哭完了,冷静点后再来看这封东西吧。

    现在我感觉倒不是很悲伤,只是觉得遗憾,本来以为能陪你走的更远的,以后你会更寂寞吧?对了,关西棋院的社清春,你还有印象吗?其实那家伙,大概喜欢你很久了,以前有一次跟他拼酒,他叫我代他向你表白,可惜他所托非人啦,我把他的纸条撕了。据说那家伙现在还是单身,你做人别太死心眼——虽然说你老公我是很完美,不过找个人陪着走完下半生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好,社是不错的人,代我向他道歉。

    替我好好照顾老爸老妈。一直忽略了他们的想法,我觉得很抱歉,如果可以,代替我向他们道歉。我相信以你的细心和有责任心一定能做好的。老爸一直不太接受我们两个在一起的事,如果有一天他对你说出了什么过份的话请不要介意,他虽然脾气很顽固,但我相信他终究会喜欢上你这个儿子的,我不在了,你就是老爸的第二个儿子。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存文处,慎入
事先声明——绝对没有虐啊什么的意思,素HE啦HE………………
 
 

给进藤:
 
 
    首先,你要冷静点,不要哭着看这封东西,因为下面还会涉及遗产问题,我不希望你又犯迷糊搞错了什么,笨蛋!把眼泪收一收!别滴在我的遗嘱上了!
 
    遗憾不是没有的,现在是你比我更接近神之一手了,你还有能够不断进步时间,我居然就这样停滞不前了——不要辜负我和佐为,切记了。
 
    孩子的话(你曾经说要领养一个),这些年来我在头衔赛和各种比赛中拿的奖金应该也够他用了,对了,还有一些股份,是日本棋院的产业下面的某个物业公司的(抱歉我想不起来了),你去棋院查清楚,我想若干年后也会值钱的。
 
    你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毛躁。我不在了,以后可要记住几个字,那就是:不要冲动。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做“三思而后行”,很适合你。做任何事情,下任何决定之前,要思考一下后果。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少年了,既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闲话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但实在忍不住。
 
看见对哥哥的那段描述,实在忍不住不哭,虽然自己不算迷恋他,但是总觉得在别人提起他的名字时,会涌起一个影子孤独的在夕阳下心痛的错觉。
 
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人,最终只赢得世人的一声叹息吗?
 
 
 
 
摘自:天涯社区
 
作者:冷新月 回复日期:2005-11-15 8:59:30 
 
  
   从来没有像昨晚一样,回忆起那么多人那么多事,
   我算是走在这个圈子边缘的人,因性格和所受教育原因,
  一直游离在某个地方,圈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存文处,慎入
今晚又赶了一点……本来还想完工的……我真不应该跑去原创的群里聊天|||
 
 
发现自己现在是越来越不会写文章了,都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哭……………………
 
 
 
(十八)
 
“进藤,你真是个很傻的人。”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一回头,更是呆了——
 
“塔……塔矢?”
 
“我一直都,一直都在你身后啊。不过你一直拼命向前走,没有发现而已。”塔矢苦笑着看着我,我恍惚间忘记了去处理脸上的泪。
 
“你哭了么?……那么久了,我似乎只见过你为佐为哭泣呢。”塔矢走近我,仔细看着我的脸,然后掏出手帕。
 
“我……”要我怎么说呢?我为你流泪的时候,怎么可能被你看见?
 
我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接过了手帕,说了一句“谢谢。”
 
接着是大段的沉默,我良久才苦涩地说了一句:“我们回去吧,塔矢你什么时候买机票?”
 
“机票?进藤,你是在赶我走吗?”
 
“我……我只是遵从你的愿望而已。”
 
“你……进藤……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晚听着周董的新专辑敲下了新章,我最喜欢的居然不是《夜曲》,而是这首听上去蛮老土的《珊瑚海》?
汗……不过,歌词写的蛮适合这篇东西的,有兴趣的亲可以听一下。
 
下载地址:
 
歌词:
海平面远方开始阴霾
悲伤要怎么平静纯白
我的脸上始终挟带
一抹浅浅的无奈

你用唇语说你要离开
心不在
那难过无声慢了下来
汹涌潮水你听明白
不是浪而是泪海

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海鸟跟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
我们的爱差异一直存在

回不来
风中尘埃竟累积成伤害
等待竟累积成伤害
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蔚蓝的珊瑚海错过瞬间苍白

当初彼此不够成熟坦白
你有我的不够成熟坦白
不应该
热情不再笑容勉强不来
爱深埋珊瑚海

毁坏的沙雕如何重来
有裂痕的爱怎么重盖
只是一切结束太快
你说你无法释怀
贝壳里隐藏什么期待
等花儿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存文处,慎入
(十一)

因为早上的事情,我和塔矢之间的气氛变得很尴尬。
沉默的吃早餐,沉默的收拾碗筷。
在房子里错身而过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塔矢的紧张,像一只充满警惕的猫。
我的心一阵冰凉
——我连靠近你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Akira……其实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但是我发现在这样的你面前,我就张口结舌犹如天生的哑者。
我想如果你能狠狠的骂我,恨我,或者怎么样对我其实都没有关系——这样起码我心中会有一个答案。

以前曾经去观摩过中国的一种神奇的功夫,叫做太极,据说能以小博大,四两拔千金。
当时看的我哈欠连连,这种功夫,观赏性还不如柔道强。不过现在我突然觉得太极是一种厉害的功夫。
它的精粹其实在于“避”——避开一切招式,这样就不会伤害到自己。
现在的我和塔矢,就像在相互打着太极。
如果走的太近,也许会伤害对方,同时也伤害自己。所以,干脆相互逃避。
这样保持着君子距离的我们,不是很虚伪吗?

(十二)

到了中午,我突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存文处,慎入
(六)
塔矢却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方式和我打了招呼——
他笑了笑,用一如既往干净的声音说:

“早安,进藤。”
 
仿佛我们中间隔开的5年的时光突然停滞了一样。
就像无数个早上,和他一起去棋院,在车站的前面相遇的情形一样。当然,那个时候还夹杂着无休无止的争吵。
“早安,进藤。”略带沙哑的干脆响亮声音,是塔矢的,还有一张万年严肃的脸。
“早安,塔矢!”带点玩世不恭性质的声音,是我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是个逆反心理很重的人,所以经常学少年漫画里面的男主角那样,喜欢带点痞子气。但是当我接触到塔矢严肃的视线后,却不得不正经起来——这就是为什么和他一起老是觉得不爽的原因——所以没有一次见面不会吵架——从车站一直吵到棋会所,从棋会所吵回车站。

这种吵吵闹闹的情感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呢?

等我发现的时候,它就已经存在了——和拔高、长喉结、变声一样自然。
 
“塔矢——”我呆呆的盯着他看了很久——可能超过一分钟。
他手足无措的站着,有点尴尬——从他握旅行箱拉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存文处,慎入
(三)
今天又是百无聊赖,看来当指导老师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因为每个星期只需要上一节课。
说起来,围棋在意大利的地位,当然是远远比足球低。而那个学校开设围棋班的理由,据说是让学生熏陶一下东方文化。
而意大利几乎没有职业棋士。所以,我这个异国的客座,几乎不怎么参加比赛,只需要偶尔下下指导棋就行了。
欧洲的文化,更是闲适而庸懒,远比不上日本人的兢兢业业。
这也许是最适合自己的生活。
今天的阳光明媚到不行,我想我需要出海。
将钓具等各种工具准备齐全,正准备打电话租一个小艇的时候,手机响了。
我一楞。
我的手机多久没响过了?
然后我东翻西找,终于在旅行箱里面找到了手机——搬进来后,居然一次都没用过它。
打开翻盖,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请问——是进藤吗?”电话里面传来熟悉的日语。
我犹如五雷轰顶。
Akira,akira,akira,……
激动了一阵子之后,我镇定下来。
手机那边也是一阵沉默。
“呵呵,塔矢吗?真的好久好久没见过你了。”
“恩——那个——”电话那边欲言又止。
“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我急急的说。我知道,每当塔矢用这种欲言又止的声音说话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