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国阿凌
北国阿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663
  • 关注人气:1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阿凌思想文化观



       

         思想之源

取儒道释三家之优为我所用   

 

         之观

发现警醒 导传播 透融合

 

         行为之则

         智圆行方

       
         禅心一念

    天之高远取云一朵
    山之雄奇取一黛秀

    海之博大取一瓢饮 

    水之宁静取一缕幽

阿凌随笔欣赏

       

       关山飞燕 
           阿凌 

  早就想写些文字,或者用率性的笔写一封关于春天的长信。可是每当沉静下来,在午夜静止之时,在笔端却无法成行。我一直相信,人生是一本无字的书,即使在有字的状态下整日都在沉溺,可当我们归于无形,什么都不能留下,只有一些思想还会继续残留……

  思想是无界的,况且它永远不会停止,它永远都在某个有月或者无月的夜晚继续穿行。所以在泱泱的浊水之中,还要追求或者保持一种莲的纯静,荷的清醒。这种清醒让我们在城市混沌的池塘岸边顿悟,在高大或者正在走向高大的一棵树旁沉思。

  我常常把思想比做一只飞翔的雁,关山就是一个个无法穿行的隘口。其实,关山总在遥远却又极近的某地,在此,它或许已不再是简单的事物,或者它仅仅是一次穿行。

  人的行走,从某地进入某地或者达到某一目标,可以有多种不同的途径。然而,对于思想上的飞越,可能你只要经过一个关山,那么,就会进入下一个高度,就有接近白云的可能。           
  当然,我知道,这样的穿越,看似简单,实际上有可能用尽一生,也无法到达。

 

选自阿凌《九九集》之思想卷

汇市走势
全球股市
黄金原油
财经要闻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阿凌原创

此诗纸媒首发'中国期刊第一品牌'《读者》杂志2014年第一期 感谢《读者》杂志社
午夜的麦场
文/阿凌  图/梵高

谁是谁手中的一颗麦粒
孤独的夜晚让你攥紧
手心上发芽
在秋天
长出饱满的诗情

这个午夜谁与星子重逢
月光打湿谁的衣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与君书之折腾

文/阿凌 摄影/阿凌

吾君妳好:

    睡下又醒来,醒来又睡去。反复折腾得自己都不知是睡了还是醒着。

    人好像就是在不断地折腾之中完成自己的一生的。多年前的这个冬月,我终于把自己折腾得住进了医院。在医院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也没停止折腾。边输着水边处理手头各种事务。那时正年轻一切都不在意,尤其是身体,觉得趁年轻要能拼多少拼多少。殊不知身体真是革命的本钱。在你拼命的时候,它也在损耗你的生命。也就是在那一年,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亲人相继离我而去。可想而知当时对我致命的打击。母亲认真跟我谈了一次,她说你不能再这么折腾了。再折腾下去,你的小命恐怕也要折腾没了。那时我才认真坐下来反思生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与君书之老君

文/阿凌  摄影/阿凌

吾君妳好:

    新的一年已过去十天。一切都是如此匆匆。我们就像时间长河中的岩石,逐渐被岁月冲刷得老了。有时无法想像,风烛残年的我们,该以怎样的心境面对这尘世的终老。与一群年轻画家对话,发现他们比我们当年还有思想,有想法,有主张。他们对艺术与人生的理解比我们当年深遂。时代与社会真是一个考验人的战场,它们将人愈发得变得成熟而睿智。

    才从静谥的林海雪原回来。多次造访那座神奇的雪山,但还没有去够。去一次就有一次的不同,去一次就有一次的惊喜。龙江第一峰只是一个符号。在我心中,它就是造物主赐给我们的礼物。每次站在山顶之上,而对太阳未出前的混沌之境,我就把自己当成一个还未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与君书之从容
文/阿凌  摄影/佚名
吾君妳好:
    又是一年冬月时。今年的冬月似乎比往年都冷。冷到侵入骨髓,冷到不能说话。然而人却变得愈加清醒而又从容了。从容是人到了年纪才能有的领悟和参省,从容是自我审视与总结之后才有的态度和高度。
    
   想起那年冬月,我在旷远的荒野急急奔走。身后留下许多歪歪扭扭的脚印。在没及腰身的雪夜,并不觉得是一种超常。而回到人间烟火之境,发现那是一次超常规的旅行。人生总会在省悟与参照之中完成圆满。正如许多德高望重者,他们懂得及时修正和改进,而让自己在过去的经验与不足中自我完善。从而让整个人生变得立体而又极致。
    能致极立体的人是不多的。绝大多数人葡匐于大山脚下对高山仰祉。就如人做到卓而不群而又重望所归同样艰难。有时是因为选错了道路而变得平庸,有时是因为看不出方向而失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与君书之多时

文/阿凌  摄影/阿凌

吾君你好:

    几日不动笔。不知写什么如何写。人在心浮气躁时是写不好东西的。做事也是如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与君书之秋声

文/阿凌  摄影/阿凌

吾君妳好:

  昨夜想下的句子等到现在落笔时竟然忘了。其实那是一段美好的开始。常在行走的路上或宁静之时,有意或无意地冒出许多优美的句子。这些灵性的光芒像天边飘飞的云朵,你要不赶紧记下来可能不一会的功夫,它们便转眼不见了...晚秋之日,秋风把山川渲染得格外火红。放眼望去,世界在它的怀抱一切变得绚烂。秋声如赋,如秋水中的小河宁静而幽深。

 

    最近读张仲景的《伤寒论》。其中提到古代医学典籍《阴阳大论》对伤寒的定义说:"春气温和,夏气暑热,秋气清凉,冬气冰列,此则四时正气之序也。冬时严寒,万类深藏,君子固密,则不伤于寒,触冒之者,乃名伤寒耳。其伤于四时之气,皆能来病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让我触摸你的真实】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爱情?婚姻?幸福?外遇?生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与君书之蒹葭

文/阿凌  摄影/阿凌

吾君妳好: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今年白露与仲秋同在一天,下一次如此重合该是百年之后。想想百年之后的我们又不知身在何处,便想写点什么来记录今天我们依然逢着的心情。"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自然造物,季节适人。到了什么节气便有什么物什,蒹葭因而成了白露节气的代名词。

 

  从《诗经》中认识蒹葭再到邓丽君的《在水一方》的歌声中深入,蒹葭与白露就像一处美丽的风景存在于我的世界之中。当我真正知道蒹葭就是芦苇时年纪尚小,还在漫天遍野的草地上疯跑。在秋天的河边或道路两旁能经常看见它们。它们随着秋风起舞,白色的苇花像新娘拖地的长裙。有时还会采上一把拿回家随手放在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与君书之孤旅

文/阿凌  摄影/阿凌

吾君妳好:

  天空的云层愈积愈厚,它们把大地压得很低。低得草木喘息不定,低得像要把人活埋。云层一向是不听人摆布的,它们占据了中心成为世界的主导。专家说今年又有厄尔尼诺造访,地球就像一个大火炉,温度正在逐年升高而灾害也频繁光顾。人与自然并未和谐相处,自然不断地在回馈给我们教训和恶果。自然的灾难远未停止,而人类开发与破坏的脚步也未停止。

 

  尽管如此,我对天空与自然的热爱依然如故。一直追寻它们光明的脚步,在广袤的旷野艰难拔涉,未因路途遥远而放弃心中的执念与信仰。越是孤旅越是看清真实的自己。渐渐地我似乎找到了活着的源头与生命的本质。世界安静下来,周围的人不见了。天地之间只有自己。原来追寻了那么久,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与故事有关的
文/阿凌 摄影/阿凌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没有故事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但故事本身又存在着它的不完整性。故事有时是一个人的,有时是两个人的,甚至还有时是更多人的。有些故事可以让全世界知道,有些只有少数人清楚。但到了只有两个人知道的故事就不是故事,它已经成了秘密。

    在我这里就为大家保存着大量的故事。有战友的朋友的,同学的亲人的,文友的同事的等等。她或他们把我当成最贴心的人,所以有了心事便跑到我这里一古脑地把故事讲完了苦水倒完了,我再掏钱管人家一顿饭。吃完饭人家抹抹嘴没事走人,然后我就成了故事的保管者。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咸的,不管你愿不愿意喜不喜欢,各种滋味让你被动地咀嚼,被动地吸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