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周小六六
周小六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224
  • 关注人气: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5-01-05 00:46)
标签:

杂谈

那棵树站在那儿,你也想站在那儿。

这个世界像一个桔子,总是带着好奇去剥开

 

那棵树在那儿,它已经五百年了

算上无穷尽的轮回,你也许比它还古老

 

或许,它就是你

那么,最后的爱,亦是最初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5 02:53)
标签:

杂谈

从江南归来,赶上了帝都的第二场雪。

三十岁以后,日子过得仓皇起来,雪成为了一种时间的界碑。雪下了,预示着一年殆尽。

想象过那种从容优雅的生活,只是想象罢了,其实心底里从不相信。生而为人,得披挂着多少种卑贱的表情来掩饰无边的苦。

在沪上,与友人聊天,他说,我一天里有百分之七十的时间都在想着我的公司会怎么死,同时,想着我会怎么死。把死想明白点,才能苟活。

但这些,只是你自己的事情,与任何人无关。真正的孤苦,不能分享。

有时候,你会觉得遍地都是美好的人与物,你的心柔软透明,恨不得此刻是永生。幻象的幻象一一重叠,编织成为一种现实的质感,只是当你掏出珍藏的金剪刀,试图把它裁剪成一件合身的霓裳时,才明白此中的无力。

偶尔的自我欺骗,是抵抗业力的另一根香烟,是一种日常用品,究竟,不能把自己骗了。

有时候,突然会记起很多年前的梦,就像在街道的拐角,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小酒馆,你看见自己趔趄地走出来,在风里,郁郁独行;或者,像看见一片青翠的田野,小路上,有歌声传来,暮色在背后追赶着,唱歌的孩子眼里只有金色的晚霞。

另外一个友人与我谈起离别,他向往着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7 19:39)
标签:

杂谈

在天龙弥陀山,竹巴法王说,你的一生会有三个法名。

第一个便是:晋美 蒋秋多杰。

怎么别人只有一个,我却有那么多?我佯装悲催地问法王,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还要活很长的时间?

法王大笑,说,什么时候启用第二第三个名字,他会告知我的。

走的时候,法王从他的佛龛上取下了一尊小长寿佛送给了我。

三个名字,犹如一种次第。我不知道,当铺开的时候,在修行的路上,意味着什么样的景象。

我还没有勇气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它,每当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的时候,却有一种清凉升起。

好吧,当你们能忽略掉日常生活中那个糟糕的我时,请叫我:蒋秋多杰。

它的意思是:菩提金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1 04:18)
标签:

文化

借着酒,睡了一个久违的子午觉。

此刻凌晨四点,四周静谧,书房朝西,中秋刚走,隔着玻璃,月光满满的看着你,如此的笃定,让人不忍对视。

南怀瑾老先生选择在中秋前的一天往生,也许正是为了不想过于圆满。明月的盈亏正是人间无常的写照,世无双全法,一夕之间,已是沧桑牵缠。

南老有一段流传甚广的开示,大意说人生的最高境界是: 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能将儒释道融如一身,在我看来,那简直不是圣,可堪称为神了。不过这样的设定,也好,人总归需要一个最高标准的存在,将自己从卑琐的生活中拔出来,产生些许的羞愧与自省。方法一直存在,道理一直在空中飞扬,哪一个方子真是能医治好自己的宿命呢?幸运的人,找到了方子,未必能配齐方子里的药,甚至,药也找齐了,在煎熬的时候,摔破了罐子,又回到虚无。更多的人希望有包揽一切的上师甘露丸,一颗下去,得圆满。

对于我这样一个懒惰不精勤的人,遇上嘉旺竹巴法王真是福气。八月的一个早上,在加德满都的天龙弥陀山上,我等待法王从印度回来。在那间杰尊玛.丹津葩默住过的房间里,外边是琳琅的雨声,闭上眼,有过一次突然的观想:从出生的湖南山间开始,仿佛有一条银色的带子,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买到了晚上十点半的票。《LOVE》。

满座,笑声与短暂的静默交织不断。个人感觉,情人节这个电影档期等到钮承泽的《爱》出现,才终于匹配。之前出现的华语片“爱情片”,基本上都是借这个时机捞钱的塑料玫瑰。

通常,商业爱情片需要一个背景:战争,灾难,信仰,社会等级。由此诞生过《乱世佳人》、《魂断蓝桥》、 《泰坦尼克号》、《罗马假日》、《简爱》等等经典老片。还有一种和平年代爱情片,依托的是日常生活。在生活的鸡毛里羽化出爱情的凤凰,对,羽化,这个一度被用烂了的词,变为一种具体的直觉,在钮承泽这只台湾影坛蛰伏多年的老狐狸手中,变为了一座可以跨越海峡的文化金桥。其实,在当下中国做过电影的人都知道,这真不易。由此可以说,《爱》,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华语爱情电影,它不能用大陆或者台湾这样隔离的地理区域来命名。

台湾人的气质受过日本的影响,又有渡海而去保存的传统文化火种滋养,两者嫁接,加上政治革新在近些年在台湾这块试验田上的成功,构成了一种底气与自信。钮承泽的聪明在于接俩路人马,把台湾与大陆的当下情感境遇巧妙混搭,给“爱”这个巨大字眼,予以温暖真实的彩绘。这个身上带着鲜明台湾江湖色彩的导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9 02:34)
标签:

杂谈

用一句话:2011年,我所有的一切只是让“容丞和悦”更像一个公司。

除此,还能说什么呢?

这一年,读过的书不到五十本,写过的字不到五万字,发过的呆不到一个星期,就连伤感与矫情,都来不及细细的去收藏。

2011年,送别了九十多高寿的奶奶。与故乡再次地亲密接触。

2011年,父亲有了老年抑郁症,陪他吃了几十次中饭,给他在阳光下拔掉十几次到长的眼睫毛。给他在夏河买了件羊毛坎肩。他让我面对了真实的衰老,已经衰老后所带来的无趣与卑微。

2011年,我进一步的确定了爱的定义:不是激情,是信任加上相守。是的,信任与相守这四个字,代表持久的爱的定义。

2011年,我爱上了酒,开始怀疑香烟对我的意义。我想当一个父亲,因为这二者的纠结,裹足不前。

2011年,我的本命年,没有大灾大难,没有大喜,有过大悲的瞬间。

2011年,我去过了五台山,路过了九华山,在拉卜楞寺度过了腊八——我的阴历生日。

除此,还能说什么呢?

2011年,欠下了了许多的文债。包括自己的。不能怪微博。微博只是一个工具,它迎合了我的碎片时代。

虚伪的霓裳,在我的衣柜里,我偶尔也穿上它,所幸的是,我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1 03:04)
标签:

杂谈

在“快”与“慢”的对峙中,永远是前者暂时的取胜。通常,我们需要的东西都与快有关,比如:快感,,快活,快乐.......

毫无疑问,有了微薄这个二奶,博客已经是昨日黄花了,犹如传说中的原配。我一直感恩的是,博客真正帮助我完成了手写到键盘写作的转换,同时,博客也是我这个号称有怀旧情怀的人,真正理解互联网的第一次起步。所以,面对荒废日久的博客,有内疚。

 

这些,都是表象。

其实表达工具的变迁,伴随着生活的变迁。在我这些“包二奶”的日子里,事实上我也在告别一个码字为生的我。生活的日渐碎片,需要碎片的表达形式,一切都是因运而生。

而我,又在变成一个什么样的我呢?一个更加碎片化的我,在无序中,努力的用一种不知所云的万能胶,在沾合那个神形兼备的过往?事实上,过往的自我,也极其模糊。

 

需要记住的是:我的烟抽得更多了,我可能真的喜欢上了酒。这个夏天,北京的雨,雷电,北京的猪肉价,都成倍的增加了。还需要记住的棒喝是:“授法不修”这四个字。

 

需要忘记的,已经自动忘记了。这是我的强大,也是我的衰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4 02:16)
标签:

杂谈

陪邹爷去圆明园侃事情,在风荷楼,看见湖边背阴处的残雪,躲在那里里,有种故人的气息。

杨柳的枝桠开始泛黄了。

开始习惯了从东往西的奔波,见更多的人,放弃更多自己的时间,甚至学会了不解释。

依然会有突如其来的瞬间,感到一种寂静,死灰般的寂静,一个陌生的自己飘荡在半空,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再飞速的坠入体内。

四周分明是闪亮的日子,依旧坚持在春天里寻找冬天的毁灭之轨。这样的矫情,只好自己买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31 03:36)
标签:

杂谈

还有两天,进入传说中的本命年。

对于一切宿命的猜测,我尊重。

对于一切未知的忐忑,我等待。

对于一切可能的喜悦,我安然。

把张开的五指收起,不必刻意地握为拳头去伤害这个世界。

只是为了看清楚那变幻的掌纹。

在无常中辨别有限的方向,亦如被寒雾裹袭后,闭上眼,你能想到的第一张脸颊。

冬天行将过去,这一年的北京,无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19 02:18)
标签:

杂谈

无它,就是觉得该记下这个日子。

帷幕拉开,没有香槟,一切朴素得像是一场星期天的郊游。

但我知道,拉开的帷幕后,是虎度门。

无它,哼一句老歌:在命运的沙场上,只有低头前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