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陳劍冰
陳劍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992
  • 关注人气:2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09-21 15:22)
分类: 诗歌



 

十 年

 

                    ——写给十年后的我

 

 

 

      1


一口大钟打响,谁都要聆听
都要在心中的图书馆,重新翻阅一遍


一个打钟人,口衔露珠与松果
带来十年的消息,是否依旧惊人
十年有多少重量在增加
有多少道路何其遥远


一支在钟声里射出的利箭疾速而漫长
十年后重获,刻满了诉说
它撕裂的大风如今刮到了
诞生的地方
泪水比石头还硬,欢笑比火焰
更猛,更热烈
十年后的今天什么在改变
是什么将辉煌与朴素还给我们


      2


山岗已经长大成熟,因为十年光阴
它把平地广阔给生命
森林中的大鸟寻找一条血脉
跳动在哪里呀
因为十棵大树结满诗歌的鸟巢
像灵魂的花园提到空中
闪耀、炫目,震撼着高傲的天堂


峰巅上展翅的大师比雪还亮
比黑宝石还要深藏幽夜。他打开的手掌
将王者的旗帜漫卷
这难道是伟大的感动
荷尔德林说:“充满才德的人
诗意地栖居在这大地上”
这是分娩十种方向养育十个英雄的大地呀


永恒的果实在我手中,激动而明亮
十年的灯焰一生祝福
十年的高树呼吸云朵的飞翔
我是这呼吸中的空气
这微渺的尘,见证的光
万丈灯焰中最小的树枝
随风飘摇吗?一切的容颜之花
一切的丰厚收获
在回首间,骄傲与谦逊间
得到了更大的声音


      3


十年,我还要寻觅一颗今夜星辰
在长风里打坐,或踮足眺望
当时光终于来到这光芒的故园
那些高岗与大海,那些明暗与闪烁
怎能掩住青春脸庞


十年,广大的思想像海和冰山
廓出了世纪的天宇。让我关注前方
更沉重的百年之约
关注诗歌为行星引路
关注大道通天


十年,这长剑的一截,飞翔的瞬间
抓住了一场平静与风暴
仿佛峻岭的青翠闪过内心
罅缝中的灯盏亮了
剑锋上的梅花开了


十年,莫弃莫望的人各奔东西
将疼痛藏在远眺的眼里
而我必须,站在风口
再一次叫出精神的名字
再一次回忆往昔的河床


      4


望见十年的合唱队徒步而行
那些马车与驼群
可曾经历幸福的回忆与缅怀
大风吹来又吹去,灯火不灭
今后十年,传播心灵的合唱队
像火,或冰封的武器
让我无言以对


我就是这其中的一员吗
是灵魂广场最后的歌唱者
相逢那刻骨铭心的目光,惊荡的
坚忍的。仿佛一页历史
写下十年,这十年就是粮仓与海


寻找诗篇的人尽善尽美
寻找诗篇的人是人世的天使
盛大的典礼上,合唱队是谁
谁是合唱队


十年,风景唱成旧歌
几乎是梦幻的吟咏
我放好赞美的谱,在黎明
太阳早起,照亮内心的跑道
我又怎能沉默


      5


十支蜡烛推动着巨大的光
前行吧,巨石或大厦
梦寐已久的事物是些什么
少女与天鹅,不敢说她们的舞蹈永恒
但不死的又是谁


从第一支到第十支,烛光的力量
会打开紧锁的果园,守园的人哪
你眼中绽开了十朵灿烂的金花


穿过时光隧道,今天是
你的生日吗?把这个宫殿打扫一番
为每个美丽的位置敬上香油
十支蜡烛,缓缓地,穿过风雨沧桑
欢乐地相祝


持烛的诗人哪,像领头的羊
像梦中醒来的牧羊人,将以什么迎来
神示的节日


1994年9月13日·生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话


 

身为何物?何处藏身?

——乱弹藏马的三首诗

 

 

读藏马诗《指南针》、《公园暮色》、《山顶之诗》,我想到八个字:身为何物?何处藏身?
  就直观而言,指南针掌握冷静明确的方向,公园暮色赋予暖阳视角的存在,山顶之诗则有一种醉的可能性。然而诗人在这几首诗中的态度,与先入为主的读者猜想产生不一样的角度。唯有当阅读变成另一种深入的散步,会听到一个稍纵即逝的声音,在感觉之门上轻轻响了一下,像一种虚无和孤独。
  先说《指南针》,它不给予你东南西北,它指出的是“没有”,没有即方向。在茫茫无边的没有中,生命像鬼,灵魂像家,但那种无力感却迫使生命与灵魂变得苍白,苍白脆弱如纸,令人徒觉虚妄,那是手捧指南针的茫然与迷失。
  高行健的《灵山》有这么一句:“混沌未开,没有天,没有地,没有空间,没有时间,没有有,没有没有,没有有和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没有有没有没有。”混沌未开在此亦是诗境,人与诗殊途同归时,一个混沌未开的世界,或世界未开的混沌,所呈现的没有和有皆是沉没。
  回到诗质层面,《指南针》前三节的结构与象征,具有社会性的质问性质,但与自我的沟通有些阻断,且因某些象征物的笼统庞大,略嫌概念化。然而乐感存在,一层一层的“没有”,成为了诗的语调与节拍,恰当地将指向各异的具象扎成一束,集中到诗本体的语义方向,平衡了诗境的摇晃。
  诗中有个问题,当虚无不成为道时,为何没有迷乱与疼痛?或许语感的冷漠及过于专注虚无意义,反而带来了丢失或淡化,使得呈现出来的是“没有”之没有,而非“没有”之我。
  最后一句“没有告别也没有相逢”,才是诗人自我的黯然叹息。
  顺着《指南针》去看《公园暮色》,这一首更接近自我,更触及具体的诗性发现。
  公园、暮色,这两个诗意物象,看上去很美,常规之中,它们似乎是合适直接入诗的抒情对象,可让语言材料添加想入非非的幅射。然而《公园暮色》却藏起了公园与暮色,它呈现的是俯首一瞥中被抛弃的渺小现实,它们不美,它们与公园格格不入,但它们却是另一座无奈沉沦的公园,这种虚无是有痛感的。
  身在公园,心在暮色,目光在他处。宛如镜头,掠过,再掠过,其实只是简单几笔,就是一个暮色故事。没有暮色,却关乎暮色,处处暮色,汝心更暮色。“黑暗这样空洞∕可我要等的那个人,还没来”,这何尝不是一种暮色之心。
  暮色中有个孤独人,有颗孤独心。“人之境遇有穷通,而心之哀乐生焉。夫子言诗,亦不出于哀乐之情也。诗而有境有情,则自有人在其中。”吴修龄得出的“诗之中,须有人在”的妙论,可以一学再学。人在,则情、境俱在。
  《公园暮色》最嫌不足的,也许还是语言的多义性尚欠开发。
  赏完暮色,请到山顶,在那里有一首《山顶之诗》空怀着悲伤与喜悦。先想象山顶之诗是绿色的,起码词语是绿色的,但诗人并未在自然中种树,只是突然被“现在有诗歌来临”抓上了山顶,不,是诗人的影子追随而去。
  而诗人身在何处?——山顶,山腰,山脚,或在遥远处远眺与苍穹接吻的峰顶。这并不重要,甚至诗人可以是一阵风,与自由、爱情、基督、庭院一起闪现消逝。只有山顶之诗这只空杯子,才是此时此刻的宗教与梦境。若以传统中国的禅来看这空杯子,唯有空了,才轻盈无物,但它还没有空出来,也就是说,“空”未被写出。
  当然,这首诗赋予的情绪是饱满的、跳跃的、潮湿的。与前面两首诗相比,《山顶之诗》有种明亮感,但若是认为它是欢快的,可能会误解它想表达的肃穆与伤逝。虽说着来临,其实是逝去,或许两者仅是情绪的互通而已。
  在这个诗歌场中,抒情、浪漫可以被接受,暗示、概括也可以适当现身。只是感受情绪气质时,酒徒式的迷狂感与信徒式的清醒感混淆相兼,但都不够强烈,毕竟这不是鸡尾酒,应有所取舍。
  对藏马诗歌《指南针》、《公园暮色》、《山顶之诗》的乱弹,至此打住。
  从藏马的诗想到藏马的名字,以为“藏马”之名乃藏地野马的意思,藏马本人却言,此名源于某漫画人物,一个以植物为武器的妖狐战士。那么,藏马的诗歌品质、风貌或许可以朝这个方向去走——呈现一个马背为家的醉酒妖狐。这不是玩笑话,而是不成熟的个人看法。
  返回开头这句话:身为何物?何处藏身?
  这句话的语意,是说诗歌须建造一个居所,孕育一个灵肉,这样,有屋宇有人住有呼吸,才算是诗的生态。而材质、风格、面目决定诗的生态质量:
  1、材质:文字语言即材质,语言的强度、张力、陌生化绝对重要,破坏并能重建出新东西就是创造,新东西同时是好东西就是创造力。
  2、风格:辨识度明显,则风格个人化,如建筑蓝图,既不能千篇一律,又不能变化多端,那么风格的主轴是什么,主轴当须一致,而材料是风格的基础。
  3、面目:面目应是诗人的内心气质及梦想容貌,是诗人与诗互照镜子的影像折射,人诗不符面目模糊,人诗相符会提升材质与风格。
  末了说句题外话,笔者我实在不擅评点文章,且对西方式的结构主义拆解法批评深怀畏惧与疏远,但挡不住藏马“赶鸭子上架”,只好硬着头皮“霸王硬上弓”,从读者角度出发,以感觉入手,做一篇四不象狗屁文章交差。

 

                                                                                2012年9月30日

 

 

附:藏马的诗

 

 

指南针

 

没有一根指南针,在指着

那开始或结束

喜玛拉雅般,各自升起

 

更没有信仰,没有太阳了

没有航船的准时

也没有时间,没有

 

当好望角不再好望

玄奘的向西之路

被雾遮断,没有

 

除了生命,在土地上游荡

除了灵魂,寓居于肉体

 

没有最长的梯子能通向永恒

没有雄鸡啼叫的黎明

唤醒着沉睡,没有

 

所以,也就真的没有了

没有告别也没有相逢

 

 

公园暮色

 

公园里,一棵树

紧挨着另一棵树,小草

也是这样。塑料袋躺在垃圾堆里

 

小径上没人,现在

是晚饭的时间。而下午的,那个风筝

一直都呆在竹竿上

 

起风了,河边,隔岸就是

菜市场。腐烂的呼吸向左,也向右

而远远地,一个捡菜叶的老头拱起了背

 

从河堤上走过吧,慢慢地

现在是晚饭时间。黑暗这样空洞

可我要等的那个人,还没来

 

 

山顶之诗

 

现在有诗歌来临,现在

感受着悲伤。一块岩石

在山顶风化,等待着月光的泼洒

而只有我的影子追随着

 

哦,自由,是否来得太早了

谁的内心还没法把你承受

哦,爱情,这样的闪电又能带来什么

除了悲伤,那无穷无尽的海水

 

现在有诗歌来临,就像

基督,在庭院里漫步。可是在

那最高的峰顶,还有一片喜悦在激溅着

而肃穆里,只有谁的影子在追随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4 14:54)
分类: 记录

小广告

 

 

 

 

 

广告一下:

 

我的诗集《空山》在博库网浙江新华书店网京东网上商城亚马逊以及浙江各地新华书店有售。

 

“诗即是空山,空山即是诗。每一个被发现的诗意都是一条林间小径,通往我们内心的空灵之山。读诗亦如登山,当你阅读空山,诗歌就在山顶等你。”——此为文博会推介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5 23:17)
分类: 打油诗



 

枯坐·十首

 

 

枯坐不出门,门在墙上画。
开门就见山,关门山不见。


枯坐不会客,客来关门外。
客是陌生客,陌生客是我。


枯坐不喝酒,光想酒葫芦。
葫芦酒上飘,我在葫芦中。


枯坐不吃饭,独对饭炒蛋。
不吃坐千年,吃了好滚蛋。


枯坐不做梦,大梦不要醒。
睡觉无枕头,抱个红楼梦。


枯坐不说话,生活是哑巴。
张嘴吐舌头,闭嘴吐莲花。


枯坐不念经,经是假正经。
做人难成佛,我佛爱妖精。


枯坐不读书,打禅扮老僧,
春来瞌睡虫,秋去呼噜猫。


枯坐不想事,面壁懒扯蛋。
蛋疼五千年,蛋打鸡不飞。


枯坐不越狱,狱在心里头。
关个光阴犯,劫狱上梁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2 04:32)
分类: 记录

 

 

我的诗集《空山》出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短句


 

 

彼岸无言,万物聆听 

 
 
  彼岸无言,万物聆听。此时枯坐,老僧入定。


  晨光台灯俱亮,凡心僧心俱暗,我放弃了朝霞与晚霞,黑夜才是我的幽远集。


  我想写童年的我、少年的我、青年的我、中年的我、老年的我、未诞生的我、已死去的我,在同一时空里相遇、交往,成为朋友、敌人、故人、陌生人,经历自我的未来与过去,似曾相识,又互相疏离,有不同的身份与认识,有同样古老的梦想,现身在一个我世界里,忘我、觅我,观我、远离我,回归我。


  大提琴响起,梦中的埋伏者在夜色中缝补破碎的音乐,像一枚针游过。


  世界寂静之极,只有几声咳嗽声题诗在壁上,只有孤室的沉寂在浮现深谷,只有心的宗教埋首虚无中,只有未雪的暮晚包围冰山意识。


  黄昏的悲哀遇见梦境的喜剧,清晨的酒瓶打碎寒夜的脑袋,时代的谎言证明人性的错乱,哦,还有什么在迎接苍凉美?!


  像个幽灵,像个鬼,拥有沉重肉身的鬼,沉重到可以从地球上坠落,坠向哪个深渊终是未知。坠落有时是一种生命活力,相反则是精神上的虚无引力,虚无有引力吗?流离失所的幽灵,没有建好自己世界的幽灵,仅从观察他者的生活,发现现实世界其实是虚拟与幻境的方式,或者是一种丧失悲歌的皮影戏。


  无边暮晚,无边秋凉,何处鸟虫在唱Alone,唱Lonely,这是一首什么歌?在夜色如酒的迷幻药中播放时光,弥散到听者的骨头中,如黯然销魂的闪电,劈开一瞬间的人生。


  灰色之晨在台灯下是烟灰,在水面上是魔镜,在汽笛中是海鸟,在莲花宝座是打坐的观音,在早餐店门口是旧风衣,在自行车铃声里是名信片,在迷蒙的山顶依然是灰色之晨。


  秋意初鸣,夏虫遗声,小园子的夜色一改再改,像末代王朝的发型,长发、短发、光头,再乱发丛生。发辫上的海潮与山冈,剃刀上的变革与预言,归结为草木苍凉的微笑,厚厚一部自然学兴衰史。人类学部分,还给观察灵长目衣冠类的望远镜,发现直立行走的长发、短发、乱发、光头,皆是移植盆景的朽木乱石。


  不见秋山秋水秋鬼在眼前,却道野狐禅泡了铁观音;不闻蝈蝈蛐蛐蟋蟀念心咒,却道绿度母呼唤白度母;不语晨星之傲慢暮雨之消沉,却道天凉好个秋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这大概算是秋的心境落在人间了,而何为凉?何为好?何为好个秋?也只有天知道。


  喉咙里的铅笔画元音,书架上的魔鬼夺眼球。


  黑夜之国在落雨,黑夜之我在咳嗽,落雨声与咳嗽声穿着夜行衣,在寂寞恐惧的夜色中做一个刺客。


  激烈咳嗽为了修复声带上的痒之恙,久宅不出为了放遂心的流浪到远方,白日梦发呆为了消磨虚胖的光阴为虚无,暗夜不眠为了听到灵魂深海的寂静与潮声。


  头碰壁,壁未破,壁上挂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只瞌睡虫。
 
 

  (上述录自本人新浪微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31 12:31)
分类: 诗歌



 

 

 

 

走红的女主角不久就绯闻,
脱下比基尼这层命运的皮,慢吞吞,
似乎没有脂肪和肋骨,只有台词靠近,
只有无耻的道具有些神经质。


直至名气的呼拉圈有了新狂想,
全世界的票房挤满了公民,
哦,请垂下四方形白色布当银幕,
借着绳索的灵魂悬系它、拘禁它,
一千个空椅子,变一千个空心人。


2005年8月9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30 04:14)
分类: 打油诗



 

无题·十一首

 

 

           之一


北方有风雪,江南有孤独。
蓝夜有冷铁,白秋有星灯。
云中有青牛,窗外有惊鸟。
酒杯有鬼影,心头有莲花。


           之二


北方风雪无弦琴,江南孤独黑白子。
蓝夜冷铁鱼肠剑,白秋星灯离别钩。
云中青牛太极图,窗外惊鸟八卦阵。
酒杯鬼影鹤顶红,心头莲花还魂草。


           之三


半瓢秋晨灌下肚,一勺鸟语尝个鲜。
两三支香点上去,五六条烟冒出来。
不觉已过初八九,赤脚绕室十几步。
门外风景是老千,偷去人生不满百。


           之四


这个冬夜有点雨,我的名字有点冷。
世界末日有点火,方舟船票有点贵。
宇宙黑洞有点远,昏沉光阴有点毒。
空室无言有点烦,壶中水响有点渴。
人心狂念有点孽,大梦奇幻有点迷。
夜宿忌妒有点神,世家谋逆有点佛。


           之五


大清江山如此娇,爱新觉罗竞折腰。
歪脖子树数风流,正大光明失滔滔。
金钱美色分外妖,权力官帽最风骚。
屁民有罪冤莽莽,硕鼠无耻试比高。
誓死保卫斯巴达,天下苦逼射大雕。
河蟹呆表俱往矣,献礼大片看今朝。


           之六


昨夜抬头月如钩,今晚侧耳雨微语。
月亮孤独扮狐狸,雨丝成行在聊斋。


           之七


晨昏朝夕酽如酒,沧桑风雨下酒菜。
一坛岁月醉几分?饮罢小碗换大碗。


           之八


春风有情镏赤金,节物无憾雕龙蛇。
快登前程百福迎,乐见愿景万象新。


           之九


圣明在心法天地,诞日光辉养正气。
快将好景付诗酒,乐曲唱遍人生意。


           之十


法心何在念明圣,气正难养地与天。
酒诗应付风景好,意生寂寥遍曲乐。


            之十一


热血灯心瓦亮照临,冷火梦魂晕眩生灵。
归去来兮守护悲欣,苦旅轮回健忘成瘾。
孤人独去漂流酒瓶,远海乱画昏天倒影。
混沌玄黄喧嚣寂静,惘然思想拯救神经。

 

(上述录自微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3 01:15)
分类: 诗歌



 

魔术

 

 

墙上灯光宁静片刻会大笑,
因为阴暗之处爬满了落荫。
面壁的老头是秋凉隐入墙皮的背影,
可谁没有年轻过、纵情过、悲伤过?


所以现在假扮老头也无用,
假托少女爱你童颜鹤发也无用。
瞬息间青春无价像绿草园,
草尖卷起唱歌的舌头赞美光阴。


而他在你对面坐,倾诉心意,
说人生躺在掌心可以自比情种。
但白头发孤独,黑头发平庸,
一个脑袋的清高有些淡漠。


尽情展示老去的理由吧!
足以消弥一个季节的忧虑。
浓浓的秋意在你们之间手舞足蹈,
不断问:“听听,是什么消失了?”


你也无话说,沉默是金。
他即是昨天,你是明天。
爱美的容颜善于变魔术,
也敌不过皱纹的手艺炉火纯青。


2005年10月30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短句


 

 

饥饿令人孤独,饥饿令人自我

 

 

  饥饿令人孤独,饥饿令人自我,饥饿令人神清气爽;饥饿令人缥缈,饥饿令人通灵,饥饿令人仙风道骨;饥饿令人伤感,饥饿令人苍茫,饥饿令人变成音乐;饥饿令人复活,饥饿令人年轻,饥饿令人回到深海……戒食三日,似有所得,饥饿不就是醒酒汤加迷幻剂的饮料嘛。

 




  此时此刻,要想见到彼时彼刻,或可通过潜意识的途径。潜意识可能是个雷达,不断接收另一世界的信号。比如梦中,另一个“我”可能也会梦见“我”,或者在“我”做梦时,是另一个“我”直接从“我”身上离去,去过他的生活。





  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要么在奋勇中与自我搏斗,屡败屡战,屡战屡胜;要么在倦怠中消耗自我,慢慢拖垮,奉上最后一根稻草。再见自我时,相看两个白头翁,一个恐惧,一个嘲弄,一个疯笑,一个痴惊。我是谁?谁是我?忽尔大梦初醒,叹道:我不是前世那个我!


 

 


  惊雷击钟鼓闪电舞龙蛇,精神大振随之狂舞,笔下也走奔腾状。然而雷公匆匆鸣金收兵,不足以酣畅淋漓,儿郎们意犹未尽啊!换了偶来击鼓打雷,先打十八通鸡鸣狗盗鼓,又打九十九通酒后还魂鼓,再打一百单八通替天行道鼓,雷霆霹雳响彻轩辕十七星,令怪力乱神随时受不了。“随时受不了”,是偶刚学的新词。


 

• 



  火凤凰、双太阳、紫天空、蓝光柱、绿云红闪电……;打喷嚏、咳嗽、瞌睡虫、做梦、听到、看到、想不到……。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人心里百千载又如何?天文祥异几近于一声叹息,咳嗽喷嚏呼噜也可能改变天象的细节。简单生活之简,一如抬头看天低头无言,简到天凉衣单坐井观天。


 

 


  下雪了,白茫茫。天黑了,黑白片。北边温酒,西边舞剑,南边东边粉妆楼。水浒里说:“银迷草舍,玉映茅檐,数十株老树杈桠,三五处小窗关闭。疏荆篱落,浑如腻粉轻铺;黄土绕墙,却似铅华布就。千团柳絮飘帘幕,万片鹅毛舞酒旗。”


 


 

  这个冬天太冷,惊见南方冷气流,日里厢灰暗昏沉,夜里头黑幕如铁。唯一好看的,是雪在屋外做了成精的白蛇,在唱“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到底掉没掉下来?天知道!而此时此刻的冷,令我更像个雪人,活得僵滞无语。


 


 

  稀里糊涂又一年,稀里糊涂乃稀糊,游西湖者人在旅途,也叫西旅湖途。记起一孤联:“提锡壶,逛西湖,锡壶掉进西湖,惜乎锡壶。”这年末最后一夜,有意义?无意义?皆为惜乎锡壶西湖之感叹。吾清茶一杯当狂欢,笑看光阴大哥痛饮,他手中的寂寥刀,又要大开杀戒了。2012挂了,2013快逃。此为跨年贴。


 



  世界末日应该做什么?当然还是这样:独居写作、发呆胡想、睡觉做梦。或在阳台上观末日天象,星辰是否乱了?时间是否静止?时光隧道是否打开?从三度空间进入零度空间之末日,再进入四度空间之复活,心灵结构的重构即是恍惚间的灵魂出窃。


 



  我的深夜写作生活,竟然严重影响到楼下的年轻夫妻,今天又向我抗议了。害楼下邻居彻夜失眠,我之罪哦。音乐声是一桩罪,阳台拉门声是一桩罪,偶尔与朋友语音是一桩罪,空调室外机噪音是一桩罪,他们对我昼夜颠倒的生活习惯深恶痛绝,估计在心底里狠狠咒骂我。如何消音是个问题?难道要活在默片中?




 

  扭转了日夜颠倒之怪现象,之前醒来见午夜漆黑,怀疑宇宙出了问题,这几日醒在清晨,才明白一日之计在于晨的“计”还是空城计。而睡梦之梦比白日梦高级,做梦占领了精神享受的高地及想象力的爆炸时刻,这可否列入人生幸福指数与通灵探索指标?


 



  “黑夜之所以会黑,叫醒人心里的鬼……”我不知我心醒着什么鬼?直到夜黑中央呼吸边缘,一声尖叫假寐。下半夜三点下楼买酒烟,街头孰人孰鬼非人非鬼,黑夜果然深沉漆黑,世界果然寂寞如鬼。


 



  “混沌未开,没有天,没有地,没有空间,没有时间,没有有,没有没有,没有有和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没有有没有没有……”这不是我的话,是高行健《灵山》里写的。然而我的内心或内心中的我,也有一个混沌未开的世界,或是世界未开的混沌,没有和有皆是沉没。





  陆亘问南泉:“古人瓶中养一鹅,鹅渐长大,出瓶不得。如今不得毁瓶,不得损鹅,和尚作么生出得?”泉曰:“出也。”我有三议:1、瓶中鹅是白天鹅还是呆头鹅?2、瓶中鹅乃鹅妖也,它化作一道青烟溜了。3、据传瓶中留下鹅蛋一颗,吃了可得道,想吃者请进瓶。


 


(上述录自本人微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