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翼
吕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95
  • 关注人气: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吕翼 现供职于昭通日报社。在《文学》《民族文学》《北京文学》《青年文学》《大家》《边疆文学》《雨花》等发表小说多篇(部),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十五届高研班,作协会员。
新浪微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云南山河无限,有气象高拔的群山,有变幻莫测的云和性格各异的人,还有无限神奇的故事。这里的人,吃得苦,受得气,经得起折腾和苦难,能放下身段和姿态。这里的云,是精灵,是虚幻和飘渺,如同梦想和未来。一直以来,这里吸引了很多人,有无数的名人大家为之歌之咏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来有些久远,也有些魔幻。我所生活的云南昭通,史称乌蒙,出武将,产名马。距今一百万年以前,这里就是原始马的栖息地。据说,其中之佼佼者,能与“乌孙”“汗血”等所谓“天马”比肩。这里群山起伏,江河纵横。隔着一条奔腾不息的金沙江,对面便是千里凉山。在这块土地上,人们的春种秋收、商来旅往,都离不开马。有了马,要搬运重物就不发愁了,要走长途就不担心了,要渡过金沙江走亲戚、做生意都方便了。在历史的长河中,乌蒙马是金沙江两岸人民的朋友,胜似父子、兄弟和亲人。人和马相濡以沫,人和马互相影响。乌蒙马骨骼清俊,性情温顺,四肢端正,关节强韧,吃苦耐劳,行动敏捷。而人更甚,一代代人就在这样的大山里生,在大山里死。因山河阻隔,这里的人个性鲜明,胸有丘壑,吃苦耐劳,恬退隐忍,晦以养德。百相众生,是为江湖。于是,便有了故事若干。
某年某月,突然就想写马。马的形象也就不可遏制地跳了出来。那是发表于《民族文学》上的《冤家的鞋子》。那匹被主人亲切地称为马老表的枣红马,随主人奔走江湖,饥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到一个地方,明知不可能,但我还是很想看马。最好是一群,或者一匹也行——那种上过战场、负过重物、走过长途、有过爱恨和生死的马。哪怕就是抚抚它的毛皮、嗅嗅它的气息,也行。我只是想让自己多年被温情烤软、给文字驯服、让办公室的茶水腐蚀了的骨头里,多一些马的果断、马的忠诚、马的坚硬和马的忍耐。我和马是有缘分的。年少时养过马,骑过马,略知马的习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了吕翼发表在《民族文学》2018年第6期的中篇小说《逃跑的貔貅》,我突然想起屌丝们所说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因而联想到文化艺术科学被猪拱了的现实问题。“好白菜都让猪拱了”,糟塌的可能只是男屌丝眼里的美女;但文化艺术科学被猪拱了,社会影响极坏:俗人、土豪、小人、恶人披上文化艺术科学的高雅外套,扮演成儒商、慈善家、科学家、发明家,一边捞名头,一边谋取暴利。吕翼作为一位知名作家,一位热衷于文化艺术的人,一位媒体工作者,面对这种社会恶劣现象,怎能容忍。他以文化人的良知与社会责任,创作了《逃跑的貔貅》,给读者开了一剂清醒药,让大家自尊自爱,让被绑架的文化艺术科学学会挣扎,保持独立;他也给大家一柄解剖刀,一层一层地剥开虚假外套,露出真实嘴脸,让纯朴善良的人认清现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性的本质就日常用语上有狭义和广义两方面:狭义上是指人的本质心理属性,也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那一部分属性,是人与其他动物相区别的属性;广义上的是指人普遍所具有的心理属性,其中包括人与其他动物所共有的属性,由于它们都是人所共有的心理属性,那么这种属性也就不可能是后天的结果,只能是人类天性,属于无条件反射。作家吕翼为了表现出抗战时期不同的人性,他选取了几个典型的人物进行描写,并分别赋予了他们不同的象征体,进而诠释了同一时期不同的人物性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好的小说家必须讲好故事。在讲故事中塑造人物,刻划形象,反映时代背景,托物言志。写作是一个非常精密的创作过程。在我的心目中,一个好的小说家,其实就是一个工匠,他们锤炼刀锋、打磨仪器;一个好的小说家,其实就是一个厨师,他们琢磨菜谱,认真烹饪;一个好的小说家,就是一个农民,他们春播秋收,精耕细作。但一个好的小说家却又比工匠、厨师和农民更艰辛,比他们更受折磨,因为他们必须创新,必须在以往的基础上,有新的东西,有新的内涵。

吕翼的《冤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冤家的鞋子》中,人物所表现出的各自的性格特点和思想言行各不相同,其内容丰富,意韵深远,从中可以探究人的精神本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学说之一,本文将用其中的相关观点去分析《冤家的鞋子》。

《冤家的鞋子》以鞋子为明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吕翼的创作中,他始终体现了一种作家的责任和良知。他早期的中篇小说集《割不断的苦藤》,能让读者深刻感受到吕翼对人类和社会的关照和看守;他的作品中有着鲜明的主题,他通过对社会现实的描述和对人物的塑造,来向读者阐释他的思考和认识。这本小说集由《割不断的苦藤》《雨水里的行程》《会到尽头》《今夜我与你同眠》《方向盘》五个中篇小说组成。作品风格迥异,但都反映了那个特定社会时期的行程,也反映了人生苦难和生存生命的意义。他的每一个作品里都有对人性的思考和对灵魂的拷问,对人性尊严的真诚看守和努力寻找光明与温暖的方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吕翼的长篇小说《寒门》,是在他成功创作了《土脉》《村庄的喊叫》和《疼痛的龙头山》之后的又一作品。相比于他之前的三部长篇来说,《寒门》虽仍旧以农村故事为主要内容,但是他创作的切入点却更加地有针对性。在作品中,吕翼秉承自己一贯的现实主义书写特色,刻画了在沉重的教育负担之下,碓房村人的生活磨难以及他们被挤压的精神世界,描绘了一幅乡村学子在争跳“农门”过程中的众生百相,发人深思。吕翼以他真切的深入的体验,塑造了碓房村贫苦农民的形象,细致地展现了乡村生活场景和复杂的乡村社会关系,呈现农村的贫穷。作者对农村弱势群体充满了无尽的同情,更剖析了贫穷状态下扭曲的人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的文字品性与风貌,似乎总也绕不开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江南迷蒙润泽的六朝烟水气,塞北广漠荒荒的金戈铁马声,湘西奇丽质朴的边城民俗,雪国冷峻清冽的呼兰悲歌,凡此种种,皆是滋养着一位作家逐渐形成独特文风与创作视角的精神力量。优秀的作家,往往将故乡赐予自身的血脉与精气神真正地与作品相联结,用“地气”润物细无声般地捻出字的灵性,立起文的筋骨。吕翼的原创儿童文学新作《岭上的阳光》,正是云贵高原这片广袤无垠而壮美如画的红土地中“长”出来的、原汁原味的乡土文学作品。

乡土文学的先驱与践行者鲁迅先生曾说:“蹇先艾叙述过贵州,裴文中关心着榆关,凡在北京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