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愚轩山人
愚轩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50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江南水乡的小子浪迹国际大都市,好学而不求甚解,“万宝全书缺只角”。白手起家, 历尽坎坷,创下立足之地。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参与了有奖抢占昵称,活动地址:http://control.blog.sina.com.cn/blog_nickunify/index.ph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花头

去年,阳台外的花盆里长出一株茑萝,秋天收获了十几颗种子。

今年三月初,把种子悉数种入花盆,三月中一株茑萝出生了,有三寸多高时长出了羽状的叶。一天早晨,正准备给它浇水,却只有光秃秃的一支牙签状的茎,羽叶全给麻雀吃光了。我还是照常给它浇水,巴望它能继续长出叶子,但是那细细的茎一天天萎缩,最后,消失了。我还是每天给花盆浇水,保持泥土的湿润,希望其他的种子能出芽,十多天过去了,毫无动静,看来,“呒没花头了”(没有希望了),我放弃了努力,留着一只空花盆。

今年夏天特别热,雨也少,据说打破了一百多年的气象记录。花盆里的泥土干了,成了灰白色。七月中一场暴雨,气温没降多少,却把花盆里的泥土浇了个透。没几天,惊喜地发觉花盆里冒出了几株绿,三株茑萝长出来了。去年这个时候,正是茑萝盛开时,每天都有几朵红花开放,现在它刚出生,也许过了季节,只能看看它绿的叶了。既然它来到这个世界,出生一次也不容易,我一如既往地呵护它。藤蔓长长了,我拉起了两根细绳,让它缠绕在绳上往上生长,藤蔓上羽状的叶绿油油的,充满了生机,看着绿叶,似乎觉得带来了夏日里的一丝清凉。

藤蔓爬了两尺多高了,忽然发觉它上面长出了粒般的绿,“米粒”天天长大,顶端冒出了“红点”,红点长长了,有半寸来长,一天竟然开出了花,五瓣红红的花,正面看去就像一颗红五星。那是兔子同学参加美术考级后的第八天,中秋临近,每天都有几朵红花挂在藤蔓上,绿油油的叶,火红的花,红红火火,煞是好看。现在藤蔓上还有很多待放的花苞,茑萝进入了盛花期。

“花头”还是有的!

第一朵花


近日开的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氛围

塔头

兔子同学经过了一年的磨练,八月下旬该参加中国美术学院社会美术水平考级了。十多年了,风风雨雨,一路走来,今年是素描的最后一级(九级)的考级,就像从宝塔底层一层层往上攀,终于要攀到塔顶了。

8月22日,由于受台风的影响,天阴沉沉的,一扫多日的40度高温,有了阵阵的凉风。下午一时许,我的电瓶车带了兔子同学向考点驶去。天不那么热了,凤却很大,偶尔还有丝丝小雨飘来,电瓶车虽然没有气喘吁吁,但速度却快不了,真担心赶不上考试的时间。

到了欧阳路的考场,离开考还有20分钟。这是考场的最后一批考试,考生是考八级和九级的考生,考九级的大约占三分之一。八级考试的头像和去年一样是“海盗”,九级今年考的是“塔头”。

据资料记载,加塔梅拉塔是威尼斯佣兵队长伊拉斯莫·达·南尼的绰号,意为狡黠的猫。加塔梅拉塔去世后,威尼斯共和国为表彰其出众的荣誉和精诚服务,授权塑造他的纪念像。1443年左右,多纳泰罗应邀到帕多瓦作加塔梅拉塔骑马像。他将人物英勇善战、果敢的性格刻画得栩栩如生。骑手除了有过人的奋力,更有指挥若定的涵养。加塔梅拉塔眉头紧皱,两眼圆睁,面部神情刚毅,棱角分明,体积饱满厚重,充分表现了一个威武骑士的英俊形象。加塔梅拉塔可能这个名字可能不为人所熟知,但是说起石膏塔头可能就会有很多人知道。

               
          青铜雕塑加塔梅拉塔              石膏塔头

    送考的家长陆续离开了,只有我在考场外的家长休息室痴痴地等侯着,不时到考场门外看看兔子同学绘画的情况。考级时间是三个小时,二个多小时后,有些考生陆续地离开了,监考的谢老师对余下的考生说:“大家不要急,还有时间,仔细地画,画出自己最好的水平。”平静的宽松的考场氛围,确实有助于考生水平的发挥。

五点半,考试结束,最后离开的是兔子同学和另一位考生。离开考场所在的园区,只见华灯初上,闪烁着霓虹灯,悠闲的行人,凤还是那样凉爽……

今天通过声讯电话查分,兔子同学“素描九级通过”,借助“塔头”,兔子攀上了素描的塔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砖头

一月二十九日起床后按下手机的开机键,黑色的界面上出现白色的“K-touch”后,许久没有动静,进入不了系统,“死机”了。我把手机后盖打开,取出电池板,再重新装上电池板,再开机,还是老样子,手机成了“砖头”。

手机用了快两年了,早就过了保修期,当然得有偿服务了。在手机保修单上找到了几个特约维修部,离家最近的在四川北路,电话打过去询问,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维修部搬到天目路的手机城了。我把手机故障的情况告诉他,问能不能维修,他说要拿来看看才知道。我想:“反正是花钱的买卖,就在附近找个维修部修理一下吧!好在离家不远的华阴路有很多维修手机的小店。”

晚饭过后,在寒风凛冽中来到了华阴路。马路上冷冷清清的,临近春节了,很多外地人都回家过年了,只有几家店门还亮着灯。一家摆着一只玻璃柜台的小店,柜里展示的手机和配件,两个小年青依着柜台磕着瓜子。我上去询问:“师傅,我的手机开不了机了,能不能修?”其中一个把我手机拿去,揭开后盖,按下电源键,出现“K-touch”后没有反应了,他取出电板,再放进去,再开机,当然还是进不了系统。他叫了一声里面的人,出来一个瘦瘦的个子高高的男青年。那人看也不看我的手机是什么故障就说:“要刷机,60元钱,成功率百分之八十五,你知道‘刷机有风险’吗?”“如果我的手机在百分之八十五之外,不就是块砖头了吗?”“你的手机现在已经是块砖头了,现在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我还想问他什么,他不耐烦地说:“你的手机我不修了……”说着转身朝里走去。忽然想到文革时的一句“名言”“死了张屠户不吃浑毛猪”,我就不信,除了你我就没别的办法。

回家后,在网上查找到一种“硬格机”的方法,看看跟帖,都是很管用,效果百分之百,无一失败的。我按照网上介绍的方法,用一只手的两只手指按住手机面板下的红色的挂机键和绿色的拨号键,另一只手的手指按住右侧的音量键,三只手指同时按着一会,黑色的面板上上端和下端各出现一行红色的小字,上端的外文我看不懂,下端是“是否恢复出厂设置”,我松开手指,按了绿色的拨号键确认,手机开始了恢复出厂设置进程。以前我有过恢复出厂设置的经历,后面的过程就都驾轻就熟了。“砖头”又成了手机!

四月,我开始使用新的“套餐”,有了一只新的手机,原来的那只粉色的手机内子一直使用到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芋艿的故事

故土是江南水乡,春种水稻秋种小麦,春种暇时父亲会在田头地角种上芋艿。夏天我到稻田除草时,看到田埂上稀疏的杂草中高高的芋艿叶柄上大大的盾形状的绿叶。在耘过的稻田里拔完一行行稻禾边的草,就到田头,坐在田埂上的芋艿边,芋叶遮着头就像一顶绿色的遮阳帽,有时来一阵凉风,带走了额上的汗水。

中秋节前,芋艿收获了,外皮带有点泥土的芋艿被放在门前的场地上晒。泥土干了,收进屋里放在阴凉通风的堂屋墙角边。中秋节时,母亲会挑那些小个子芋艿,剥去皮,加红糖烧糖芋艿,雪白的芋艿成了棕红色,快熟时加点糖桂花。母亲给我们每人一小碗,棕红色的芋艿沉在棕红色的糖水里,糖水上飘着金黄色的糖桂花,舀起一只芋艿一咬,甜甜的,香香的,滑滑的,糯糯的……

中秋节吃芋艿,还有一个动人的传说。相传明朝年间,戚继光受命抗倭,取得很大胜利。中秋节这天,戚家军在营地欢度中秋,半夜倭寇偷袭,将戚家军围困在山上,断了粮草的戚家军士兵在山上挖到野芋艿,煮后很好吃,但不知道叫什么,戚继光说:“为了纪念遇难的士兵,就叫它‘遇难’吧!”一天夜晚,戚家军饱餐“遇难”,奋勇突围,把倭寇全歼在睡梦中。为了不忘危难和戚继光的抗倭功绩,东南沿海一带人们到中秋节都会吃糖芋艿,时间一长“遇难”也就被叫作“芋艿”了。

乡间的冬天特别冷,喝上一碗热乎乎的菜粥全身都感到暖和。烧菜粥的米是自家田里种的,菜是自家菜园里栽的,还有自产的黄豆、赤豆、芋艿。芋艿在菜粥里虽然不是主角,但也是重要的配角,它在菜粥中所占的比重仅仅次于大米,只是吃起来有点麻烦,因为菜粥中的芋艿只是洗净而不去皮,吃到芋艿还得用手剥去芋艿皮,才能吃到芋艿,大人会把芋艿含在嘴里用牙一咬,舌头一舔,皮和肉就分开了,吃肉吐皮的本事我到长大才学会。最好吃的是剩粥多次加热后,我们那里叫“烤粥”,米粒更粘稠了,粥也更入味了,芋艿除了粥香更有它自身的香味。最好吃的是腊月初八的“腊八粥”,那时家里已经杀了一头准备过年的猪,腊八粥里除了那些豆子、芋艿,还加了猪肉骨头和猪肉,烧粥的油也由豆油换成了猪油,菜粥有了荤油的香味,而那根肉骨头可以让我啃上好久。“腊八粥”是当年最后的一次菜粥了,剩下的芋艿要做第二年的芋种,想到还要等半年多才能再吃到芋艿,所以对那次菜粥中的芋艿也更珍惜。

去年春天,内子到菜场买了芋艿,准备做葱炒芋艿,在洗芋艿时,有一只烂了一小半的芋艿。我把那只芋艿种在一只直径30公分的花盆里,浇上水,十多天后居然有一点绿冒出了泥土。时间一天天过去,绿点长成了带叶柄的绿叶。后来在绿叶边又长出了两处绿叶,三张叶片每张边又长出了绿叶,叶片越长越多,成了三丛。叶片不高,只有20多公分,远没有种在田头芋艿的叶片高大,但在炎热的夏天,它的绿带来了一丝阴凉。中秋节过去了,不再有新的绿叶长出来,只有一张张绿叶枯黄,当每丛剩下最后一片叶子时,我想看看有没有芋艿,刨开泥土,发现了三只栗子般大小的芋艿。我再想找种芋时,找来找去找不到,只找到种芋的一个空壳,原来,种芋用它的全部生命养育了它的子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阳光依然灿烂

1211日,初冬灿烂的阳光给人带来了暖意。

十点多,电话响了。“毛老师,我是于凤珍,16日你有空吗?”

16日星期天,我正好有空。”

“我们同学16日到我家来聚聚,请你也来,那天中午就简单吃一点,晚餐由黄翠萍掌勺,她会烧一手好菜。”随后告诉了我她家的地址。

16日,天阴沉沉的,下起了如丝般的小雨,我吃着早饭,希望雨能停下来。没想到吃完了早饭,雨越下越大,毫无停下的迹象。我坐在阳台上,看着窗外不停的雨……我怀着雨会停下来的希望,打电话给孙林梅,告诉她要晚一点来,并问了于凤珍家的电话。

十二点多,雨渐渐停了,天还是那样阴沉沉的,不大的风冷飕飕的。我骑了电瓶车到了于凤珍家,按了电铃,没有反应,因为隔了两重门,也听不到室内有声音,难道没有人?不会吧!好在有她的电话,我打电话进去,于凤珍出来开门了。“都在讲话,大概声音太响了,门铃声都没听到。”

她给我换了鞋,进屋一看,灯光明亮,房间里似洒满阳光,立式空调送出温暖的风,房间里充满着春意。客厅沙发上是围坐着的同学,于凤珍带我参观了她的三室房间,叫她的小孙女喊我“老爷爷”。小孙女梳着两条小辫,见了我毫不陌生。看到她家的钢琴,琴架上有儿童练习曲的琴谱,我说:“小朋友,弹个曲子给老爷爷听听。”她坐上琴凳,弹起了曲子。她又拿出ipod让我看她画的画的照片,“她在华山美校学画。”于凤珍说。

正说着,王霞珠端出了一碗水饺,她担任了黄翠萍的助手。我看着满满的一碗水饺,说:“我吃不了那么多,拿只小碗来,我吃几只就够了。”水饺馅把饺子撑得鼓鼓的,菜肉馅里加了韭菜,又鲜又香。

晚餐时十多人围坐在大餐桌旁,先上桌的冷菜中有孙永兴带来的酸辣菜、萝卜条,那是他熟食店的自制产品,一尝,淡淡的酸甜,爽口!孙永兴详细介绍这些菜的做法,看是不太起眼的冷菜,一道道工序,得三五天时间才成。系着围裙的黄翠萍在厨房里忙碌着,王霞珠端出一只只热炒,品种不比饭店少,味道不比饭店差,而且又有家常菜的特色,有一只饭店没看到过的油炸龙头烤,外皮脆鱼肉嫩。最后上来的是一大烧锅的肉圆粉丝汤,肉圆是自制的,味道比外面卖的鲜美。“毛老师,给你另外留了些肉圆带回去给师母尝尝。”吃得津津有味,说得滔滔不绝……

是日,阳光依然灿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茶余饭后

十一月十日,内子开始了她的港澳旅游,我过起了一人吃饱全家饱的日子。两天后,家里的“余粮”消化得差不多了,十三日上午到菜场买了点菜,顺便买了副大饼油条,省得再烧早饭了。

回家后,正啃着大饼油条,门铃急促地响了起来,门外有人大声叫着我的名字。我搁下大饼油条,赶忙去开门。门外是两位不相识的五十左右的女士,“毛老师,不认识我们啦?”我想了一会,是不认识。“我是孙林梅。”“我是于凤珍。”名字似乎还有印象,我把她们让进屋。

家里凌乱不堪,我让她们坐下后,孙林梅说:“毛老师教的学生多,这么多年了,要记住当然困难了。”

“以前你家住在七浦路,我们还到你家去过,那时你弟弟在同济大学读书。”我想起来了,那是我工作后教的第二个班级,不过她们都变了,真谓“女大十八变”,变得我不认识她们了,毕竟分别四十多年了,但听到名字,还能想起她们童年时的模样。

“毛老师,我们一些老同学十七日一起聚聚,请你一起参加。下午到宋园茶艺馆喝茶,晚上到饭店用餐,你看离你家什么饭店比较近?”

“就芝麻餐馆吧,菜肴还不错。”孙林梅摸出手机问了个电话号码,边问边在我家座机上拨号,几句话就定好了包房,快人快语,相当豪爽。

约定后,我还没来得及问她们怎么找到这里的,她们已匆匆离去。


十七日下午,我送外孙女到少年宫上课后到宋园茶艺馆。十来人坐定后,每人一杯价格不菲的龙井,茶真的很香,不过比茶更香的是浓浓的师生情。我想到有一网友,幼年时被人领养,现在也就三十多岁,多次寻亲未果。四十多年后,小学的学生还想到我这个小学老师,不由感慨万分!我问:“你们怎么找到我现在的家的?”

“这要归功于于凤珍,她通过朋友到派出所找到的。”孙林梅说。

有学生回忆起我带他们到鲁迅公园活动的事,那时拍的照片他们都珍藏着。我已经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只记得我看到学生的业余生活枯燥,就利用星期天(那时一周就休息一天)带他们到外面活动,开阔眼界,这竟成了他们童年美好的记忆。

我询问了他们的家庭、生活,女生都退休了,孙永兴自己开了个熟食店,生意不错,只是人辛苦点。现在他们也都是爷爷奶奶辈的人了,但似乎又回到了童年,饶有兴趣地回忆着小学时的趣事。





四点多了,我要去接放学的外孙女了,女同学就把谈话的阵地转到芝麻餐馆,孙永兴说要回去照看一下生意。

 

接外孙女回家后,我安排了女儿和外孙女的晚餐匆匆赶到芝麻餐馆,孙林梅已在餐馆门口等我了。乘电梯到了四楼的包房,女同学都在。六点多,冷菜一盘盘陆续上来了,只等孙永兴了,孙林梅忙着电话联系他。孙永兴来了,带来了“三宝”,茅台酒、熊猫烟和在鲁迅公园活动时的合影,他说:“今天毛老师来了,很高兴,特地带了茅台庆祝一下。”只是我不喝酒,他忙拆开熊猫给我。我忙拿过那种珍贵的合影,那是一张已经放大了的照片,但也许灯光不太亮,看不大清每个人的脸,只能看到那个高高的我比他们高出小半个身子。

斜对面坐着的是王霞珠,上世纪60年代末,她在宝山路虬江路的春光自行车商店当营业员,我的第一辆自行车就是凭票在她那里买的。一个月后,我去校车,她特地请店里的老师傅仔细地检查校正。她还记得我买的是凤凰18型的车,那时的一辆自行车不比现在的摩托风光逊色。

坐在我边上的孙永兴回忆起我带他们学习报务,到区国防体育俱乐部练抄报的事,他后来参了军,就在大连的军舰上当通信兵,和电台连在了一起。

热炒一只只上来了,大家回忆着同学时的趣事,热烈的气氛使空调失去了热力。七点多孙林梅接到了几次电话,她都对对方说“等等就来”,最后只好带着抱歉的神色说:“我先走一步了,还要添点什么吗?”看着餐桌上摆满的菜肴,当然不用再添了。她结了帐,匆忙离开了,原来她还有一档应酬。我们继续着同窗时的话题……

九点多,时间不早了,我们才依依不舍分手。

    茶余饭后,谨记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回头是岸

苏州西部有一山名穹窿山,主峰箬帽峰高341.7米,是吴中地区最高的山峰,有“吴中之巅”的美誉。116日,学校组织退休人员到穹窿山风景区游览。

车行二小时多到达了穹窿山风景区。山前,青松相伴的巨大山石上“穹窿胜迹”四个金色的大字在阳光下闪亮。山前是一气势恢宏的门楼,门楣上是“穹窿山”三字,门柱上有对联。走上宽阔的石阶,进得山门,山前广场上有假山、瀑布、凉亭,门楼边黑瓦白墙的墙边是高大的芭蕉,大有苏州园林的特色。抬头向山顶望去,在绿树掩映中隐约看到黄墙黛瓦的庙宇。

 

乘上观光车,沿山间平坦的柏油路向上而行,两边是翠绿的竹林茂密的山树,山风袭来,有点凉意,到底是深秋了!十多分钟后,到了一个停车场,下了车沿着下坡路向下走去,路口有一石牌坊,上书“兵法圣地”,路是砖石铺成的图案,整洁、平坦、美观,只是路边没有栏杆,我在倪绍明老师的搀扶着向下走去。石块堆砌的围墙围着孙武苑,进了大门,左边是石柱石凳石台茅草为顶的凉亭,谓博弈亭,是孙武和友人喝茶、下棋的地方,孙武隐居地为横L形的茅草房,中间是堂屋,右边是一室的茶几上摆放着葫芦和一些工具,室内有灶台、水桶,蒸笼等生活用具。屋外有一用竹筒引下的山泉,谓“聪明泉”,据说以此水洗手可令人聪明。
 

 

 

上了山坡,又到上真观游览。上真观建于1800年前,现在的建筑是上世纪90年代在原址重建的,进了道观大门,中间大殿称“三茅殿”,大概是因其坐落于三茅峰之故吧!大殿两边有很多房舍,都是和绿树相伴的黄墙黑瓦。

     

   上了观光车,向山顶行驶,到了宁邦寺。据史料记载,宁邦寺原名海云禅院,韩世忠的六名部将在此剃发修行,于是把海云禅院改名宁邦寺,有希望国家和平安宁之意。寺前是一个大平台,寺门前中间是大块花岗岩石雕,两边是高高的台阶。我扶着扶栏一级一级向庙门走去,进了庙门,已气喘吁吁。大殿不算大,两边是四大金刚,依着大殿后面的门,看到中间也是雕着龙的平板大石,两边是台阶,直上“念佛堂”,台阶左边是禅房,右边是卧佛殿。在念佛堂上还有同样的石雕和台阶,还有一层大殿,与云天相连,大殿的屋檐中的匾上隐约可见“翠巌香海”四个大字,大殿前有雕花的汉白玉围栏,游客依着围栏向下观望,登高望远,其乐一定无穷。我不敢不自量力,慢慢退出庙门。

      

   等车的间隙,到周边看看,看到寺庙西边墙上“回头是岸”大字,拿出相机拍完照才发现,大字前的“佛”字下停着一辆白色的轿车,不知是轿车要回头是岸还是车主要回头是岸?看了下表,十二点了,观光车也来了,我们上了车,从右边车道下山,回头用餐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盗”

我知道“海盗”是去年秋的事了,兔子同学在区少年宫学美术,有一次的素描课是石膏头像写生。放学后,我看到4K铅画纸上的习作,问兔子同学:“今天画的是什么?”“今天画‘海盗’。”

今年五月,准备给兔子同学报名夏季的考级,以往三到七级的五次考级都是八月初在区少年宫参加考的,哪知今年区少年宫不再组织考级了。到网上查找,找到离家最近的是在虹口欧阳路的艺术家美术工作室,报名时间是五月至六月底,考级时间是七月或八月,电话联系后,工作室的谢老师让我六月中去报名,报名到七月底截止。

六月二十三日,天气晴朗,炎阳高悬。下午三点多,我骑了电瓶车到欧阳路的法拉桥创意园,进园的第一幢楼就是工作室所在的10号楼。停好车,进了10号楼,底层黑黑的,上得二层,楼梯边的大门锁着,里面空荡荡的。再上一层,大门还是锁着的,只是有些家具,似乎是一家婚庆公司,还未开张。还好楼梯边有指示牌,工作室所在的217室还要上一层楼。我汗流浃背到了第四层,终于看到了亮着灯光的玻璃大门,推门进去,是一小厅。对着门的是一吧台,我在那里领了报名表,就着吧台前的小圆桌边坐定填好表,交表、交钱后拿了收据,就和老师套近乎,为的是了解些情况,还能在空调里多呆一会。

七月十五日,中午,依旧那样炎热,不,比报名那天还要热,我去领准考证。还是爬那么多的楼梯,还是汗流浃背,巧的是我领了准考证,谢老师他们正巧结伴去用午餐,还好早那么一步。我看了看准考证,准考证号是30018008,考级时间是8月17日下午3:30到6:30 。

考级报名还真颇费周折。

八月十七日下午二时许,我骑了电瓶车带了兔子同学顶着骄阳,到艺术家美术工作室考试。工作室的小厅成了家长休息室,里面一大间是考场。我看到谢老师在墙上贴事先拍好的打着灯光的石膏头像的大幅照片,考生依据照片绘画,这样可以避免因角度不同造成难易的不均,七级考的是“勇士”,八级考的是“海盗”。“海盗”是规定的四个头像中最难的了——我认为。

兔子同学进了考场,我在外面休息室无所事事,就看看陈列着的石膏头像,其中有“海盗”的头像。他头发成缕像刚从水中钻出来,瞪着的眼睛,皱纹重叠的脸庞,鹰钩鼻子,真像电影中看到的海盗。“海盗”其实不是海盗,而是古希腊戏剧家阿里斯托芬的雕像。画好阿里斯托芬要把握好头和颈的关系,画出眼睛的深遂和犀利,头发和胡须要概括不能死抠,还有那个很有特色的鹰钩鼻,对初学者来说难度还是不小的。

    六点半,考试准时结束,兔子同学一脸轻松地走出考场,似乎胸有成竹。走出大楼,已是华灯初上。回家路上,酷暑渐渐消退,一路凉风习习……

         

          阿里斯托芬石膏头像


       

                   兔子同学的“海盗”写生

    PS:6日声讯电话查询考级成绩,兔子同学通过了素描八级的考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1317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10.10.24,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1.26,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随笔——捕鼠记》。
  • 2010.10.25,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8,272次访问。

这些年,新浪博客伴我点点滴滴谱写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