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西湖夏子
西湖夏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79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2-20 20:54)
标签:

杂谈

正文(不能为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20 20:20)
标签:

杂谈

听邻居说“门卫换成老人......”我纳闷了好一阵子,心想这个物管简直是瞎管,太不负责任,怎么让一位老人来做门卫。

那天下班回来,一杆当关,卡左刷右刷都没反应。车不能进库,干着急。鸣笛几声,“来了,来了。不好意思,你是交了停车费的因。有几辆没交费,我......”一位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笑眯眯地从门卫室跑出来边解释边迅速抬杆放行。“老任,你这样累不累呀!”后面的车主也等的不耐烦了。哦,是“老任”,非“老人”也。

又一日,老公带着女儿回来。进门就说“物管在车库门口安装了一个语音提示设备,蛮温馨的。”哎哟,不错诶。第二天早上上班刚到车库门口,果然听到一句“你好”。嗯?怎么觉着怪怪的?寻声望去,我差点笑出声来,忙不迭地拨通老公手机“你昨天下班回来,在车库门口究竟看到了什么设备?”“语音提示呀,怎么了?”老公回答道。“真的看到了吗?”我追问道。“我听到一句你好,怎么了?”老公显然是真不知道。“告诉你,是一只鸟说的你好。”“啊?不会吧?我还以为是......”后来才知道,是老任养了好几年了的一只鹩哥。这只鹩哥除了会以假乱真像广播员那样说“你好”外,还会用老任的南京话说“恭喜发财”。有段时间,这只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5 12:56)
标签:

杂谈

正文(不能为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5 12:54)
标签:

杂谈

此刻我正端坐在口腔医院外科候诊大厅的座椅上,即将送别为我效劳几十年的一颗牙。

刚刚过完春节,今天还是情人节,可大厅里熙熙攘攘人特别多。有跟我一样的病号,当然也不乏陪同者。那站在电梯旁边旁若无人地大声说笑着的几位中年男女肯定不全是来看牙的。“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哪还有这般精气神。这位老人不简单,尽管有家人陪在身边,能走时也尽量自己行走,那怕推着轮椅。

吵杂声终于因语音叫号而骤降几个8度,耳朵舒服了许多。因为有70多人排在前面,急不起来的我只能闭目养神,静静地等待。

就在这静静的等待中,我的舌头又不自觉地碰到了这颗即将离开的牙。唉,悔不当初啊。

几年前,就因为咬了老菱角一口,这颗牙的根就出了问题。微微晃动时,以为医生能妙手回春固定住,不曾想遇上一个中年男医生不由分说就举起小铁锤在它及周边牙齿上一阵狂敲,吓得我急忙以手护嘴立马逃离。说的清清楚楚是想请他帮忙固定不动的,他这么一敲岂不是雪上加霜。庆幸的是,这颗牙只疼了几天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有了这次经历后,便不敢再来看医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颗牙不碰倒是不疼,但是松动却越来越厉害了。它的动来动去,还常招惹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1 10:35)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琐事

小时候,每年春节,张文都可以收到长辈给的压岁钱。壹元、贰元、伍元,最多的一份当是考上大学那年,妈妈给的十元。哇塞,十元!十元,可不是个小钱。张文用手拍将它包裹成“小老鼠”,塞在箱子的最底层。想家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两眼,一直挨到元旦,生活费弹尽粮绝,才硬着头皮用它买了盒牙膏和一块肥皂,将它化成一张伍元一张貮元和几张毛票,顺带几枚伍分、贰分、壹分硬币。份数最多的应该是结婚那年,婆家几乎所有的亲戚一个不落都给了压岁钱,与压岁钱同在一个袋子里的,还有几片万年青叶子、几个生鸡蛋,以及几粒花生和红枣。

年复一年,风俗照旧,压岁钱与时俱进,不仅金额变多,仪式感越来越强,更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红包。

结婚后,张文便不但不再收红包,反而要给别人红包了。直到有了女儿之后,给出去的红包转来转去,翻几个筋斗又回来了。于是,张文每年春节假期结束,都会和女儿一起研究怎么使用红包。

起初,女儿对压岁钱没有什么概念。张文帮着存在银行那个小本本上。后来,存折逐渐成了女儿理财意识和能力不断提高的见证。

幼儿园时,因为回家必经之路上有个超市,每每走到这里,女儿都会嚷嚷“我们家的小熊饼干快没有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05 13:59)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琐事

每年都有很多学生来家里给张文的爸爸妈妈拜年。

中学时代,张文特别不喜欢也不习惯那些个来拜年的人。一来,是因为爸爸一听到敲门声,总是敦促张文下楼去开门。张文家住的是学校分给中学四级教师以上级别才能入住的二层小楼。张文住楼上,同时在二楼的还有爸爸的书房。二来,是因为有时会遇上同班同学来拜年。要知道,那个年代男女生是不好意思说话的。但是,人家来给老师拜年,作为教师的女儿又不能不搭理他,好尴尬的哦。加上,有时有的同学得知老爸不在家,还要坐下来跟张文聊聊天,真是太难为她了。三是老爸有时会留下学生吃饭......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张文就因为这个“拜年”,曾一度因害怕见男同学而害怕过春节。

大学以后,拜年依旧,张文似乎不太排斥了。也是哦,学生们不忘恩师的谆谆教诲,出息了,作为教师自然以此为荣。毕竟,那么大的一个教师大院,可不是每位教师都有如此这般礼遇的。

工作以后,有时也有来给小张老师拜年的。如是老妈开门,定会追问一句,“您找哪位张老师?我们家有好几个张老师呢。”突如其来的问话,有时还让不了解情况的来访者愣那么一下神,然后“哦,就那个......”要么描述形象,要么说出单位,像地下党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03 09:32)
标签:

杂谈

还有一个小可怜是张文的同班同学英子,她是典型的“严师出高徒”的反面,也是教师“照亮别人,燃烧自己”的应证。

英子妈妈是张文他们班的英语老师。别看她身材瘦小、弱不禁风,那双藏在厚的像玻璃瓶底后面的小眼睛,不骨碌便罢,一骨碌一个主意,从她那薄唇小嘴里蹦出的那些个那是话,我的妈呀,不夸张的告诉你,绝对的“枪林弹雨”。

张文因为有个毛病,就是特别不能适应早读课,只要一待在嘈杂的教室里,她不是学习效果差那么简单,而是立马头晕目眩,一个星期都好不了,医生都怀疑那些个杂音是不是沾在她的脑袋瓜子里出不来了。即便这样,英子妈妈的早读课,借个胆给张文,张文也不敢缺席。

都说那个年代的英语是哑巴英语,其实真的有原因。瞧,英子妈示意大家停止朗读了。“狗逮猫娘?你,对,就是你,站起来,站好了告诉大家,狗为什么去逮猫它娘?”大家都心知肚明、胆战心惊、大气不出地等她发落。“王海英,把早上好说一下”。“跟你们说过N遍了吧,你们为什么老用这不着调的东西呢?Good morning跟你这个狗逮猫娘有半毛钱关系吗?简直瞎胡闹。”全班同学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哈~笑的前仰后合。“啪”的一声,教室里顿时又鸦雀无声,只有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02 18:40)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琐事

相比于校长的女儿,张文数学老师的女儿李晓靓这辈子真是可惜更可怜。按理说,晓靓比张文年长七八岁呢,她们之间应该没多少交集。就因为数学老师负责宣传队工作,有时会让张文这个同事的女儿帮着去她家里拿个什么吃的用的东东呀,这一来二去,自然就算是彼此认识了,尽管玩不到一块,但是见面就算不打招呼,互相肯定不陌生。

不知道,数学老师哪根筋搭错了,非要把刚刚高中毕业的独生女嫁给一个又秃又矮的老男人,活脱脱一朵鲜花插牛粪上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好嫁过去的,几天后回门就面目全非像换了个人似的。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真的跟精神病没啥区别。认识她的人私底下都说她肯定受了什么刺激,漂漂亮亮的一个女孩就这么被废了,都说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妈妈。究竟发生了什么,绝对是个谜,谁也不敢也不忍心去追究。后来,生了个女儿,跟她一样皮白眼大,一笑两大酒窝,看上去蛮讨喜的,可是学习成绩一塌糊涂。整天跟在张文的那个数学老师屁股后面,如影随形。怎么办呢,毕竟是自己的外孙女,女儿已经那样了,她只能默默承受。

张文跟这个数学老师,还真缘分不浅。大学毕业回到母校,居然与她这位恩师做了几年同事。

每每提到她的这位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31 13:27)
标签:

杂谈

情感

毛球走了,去了哪?谁也不知道。奶奶找遍了家前屋后所有的犄角旮旯,以及它常去撒欢的土丘树林和田间地头,仍然一无所获。莫非真如书中所言“猫狗都有一种灵性,它们在感到死亡气息时一般都会选择离开,主要是怕它们认为的亲人看到它的死会伤心难过。”唉,如此这般,让主人情何以堪?

初来乍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