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8又二分之一
8又二分之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53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5
(2012-07-16 21:42)
标签:

杂谈

每次看着自己长草的博客都欲哭无泪,又找不出话来说。。。

好吧,今天有话说。

明天就是25岁的生日了——一个不小心,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
听起来很沧桑的样子。

一直不怎么喜欢过生日,似乎也不是因为怕老,只是觉得一定要用这种方式给自己留下一个标记,没有什么意义,就好像小时候家里的墙壁上歪歪扭扭画满的身高线,现在回头去看,它们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呢?这些时间的节点并不是单独地存在于我自己的历史中,它们和很多其他的时刻是一样的存在,而且它们也不只是我自己的历史,与我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亲朋好友都一样相关。
可我只是想在每一个经历的时间和地点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如果可以,最好没有任何拘束。若是有得挑,我想在过生日的时候随便坐上一辆火车,到一个从来没听说过地名的地方跳下站(那个地方必须是晴天),走出去坐到路沿上,看着太阳照着满街的陌生人。
什么都不用想,多好。
人生苦短啊。

只是日子还是苦大仇深地过,一天又一天,没有人理会我神经质的喃喃自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1 21:13)
标签:

杂谈

浑浑噩噩的日子里,突然发现2010年已经过去了。

其实不管日子怎么过,它总是会过去的——对我来说,大概是最最糟糕的,2010年。

太多的不如意,对自己的不满意,纠结的情感。失败的一切一切。不知从何说起。

只能想着:都过去了。

“别来纠缠我”。

只剩这一句。

南京骤然冷了下来,萧瑟的街上行人寥寥。这是到来后的“最冷一天”。

天色刚刚暗下来,在昏暗的路灯下朝空气呵着气,不知所谓。路过一群喝醉了的老酒鬼,醉气熏天地朝路上的姑娘大声吹着口哨。重复的一天又一天。

明天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未来?我还像是孩子似的满心期待,吗?

终于到了25岁,所谓的第二(三?)个本命年。耳旁还是这个声音。“于是悲欢起落人静默,等一等这些伤会自由”。

只能如此单纯地相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9 21:56)
标签:

杂谈



“创作是一种发乎自然的欲望。”——陈小霞

 

今天晚上是“composer”陈小霞生平第一场演唱会的时间。这张图来自于新浪微博“陈小霞Composer音乐会”。最早在“百佳专辑”里看到这个名字,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情,第一次听她的歌大概是在一年半以前(虽然最早听到她作曲的歌是什么时候已经不可考了),是那种很惊艳的邂逅——《哈雷妈妈》这张专辑听了无数遍,每个音符每个词语如此清楚地在心底留下印迹,种种至今不知如何去描述的感动。

所以后来听到她要开唱的消息,再后来又知道杭州那些准备去听升哥跨年的朋友们为了这场演出变更了行程,嫉妒之心是油然而生……多么想也能看到这样的一场演出,哪怕是场拼盘演唱会也好。不知有生之年,还有没有可能呢。

现在应该是演出时间,希望他们在现场可以很开心。对于音乐如此认真的陈小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感

    2010.11.15,武汉微雨。

    武汉还是老样子,施工工地有增无减,下雨天路面用一塌糊涂都没法形容,街上很脏很脏,堵车倒是好了一点,至少前两天过来的路上,只是在街道口到广埠屯那一站堵了半小时而已。

    刚刚从东九出来。自个自习倒觉得没什么,只是在看台上一个人抽烟的时候难免想起4年中一起抽烟的那些家伙。不管卓为安慰我说怎样怎样,大家心里都明白,有些东西是永远都找不回来的了。这也是我为什么如此羡慕你的原因——永远停在23岁的蔡蓝钦。

    今天是你46岁的生日——如果你还在的话。日复一日简单重复的生活会磨去所有的锋芒和锐气,那些单调枯燥的校园生活会成为最美好的记忆,而且再也回不去。会很失落的吧?

    在你的歌中,你批评以升学率为导向的教育制度:“或许我早已变得非常盲目,否则怎会和陌生人走着同样的路?”你唱初恋的情怀:“用一支彩笔轻刷出你的唇角,我以为这一季春天已经来到。”你憧憬着明天:“也许不过是换了一片汪洋,前方仍然有一样的风浪。”所有的一切都跟校园有关,尽管陈乐融说你的才华远不止此,但美好的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4 10:15)
标签:

杂谈

    好一阵子没有上网,难得上来一趟,到博客里透口气。

    换了背景音乐,送给认识了不是很久的tree同学,希望你过得好,早日走出过去的阴影。不愉快的事情终于会过去,一切都会好。

 

    最近在新窝看书,晚上做梦都是线性代数……深居简出的日子是不坏的,不过没有电脑真不方便。。。想听万芳,想去上海看那场演唱会;昨天晚上看了一会《如燕》里面的小册子,想宝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9 02:55)
标签:

杂谈

很久没有来这里写东西。还有一周就要离开了。

这两天就在处理各种杂事。买各种东西。

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生活。

一定会有寂寞吧。与各种不适应吧。但是一定也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是一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生活。

迷恋生活的不可预知。却又无比安逸的。

有一些想见的人。是无法在这周里见到了。

在我离开后的几天,安也会踏上她的路。我们从杭州,一个向西,一个向东。相隔11个小时。依然是11.

只能等待回来之后的相见。你的12.28 我的1.20

不知道为啥。没有太大分别得感觉。

安盯着我的眼睛说“你会想我的”恩 我会想你的。

FOFO 欢迎一下你明天的回来。

圆圈,生日快乐。

就这样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情
    从杭州回来也有几天了,这次去倒是平静不少,虽说其间送走了这两年联系频繁的安然同学,又见到了景仰已久的清茶老师,还是会觉得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旅行——也许我们生命的旅程也不过是不断重演“你在我身边越来越平凡”的故事而已吧。
    话是这样说,有些细节回想起来,还是有点唏嘘。
    KTV里那三个女生一齐唱起万芳或者杨乃文或者黄舒骏时候的神态;饭桌上说起各自的故事,清茶的骄傲和一衣的迷茫;后来在1944,听大牛用有点沙哑的声音唱各色人等用餐巾纸点的歌…
    ——毕竟有些说过的话,一直没能改变。
    一衣还说在上大学的时候碰到大口、朱七那一伙人,“生命轨迹从此改变”,我会觉得,也许我比一衣还幸运吧,呵呵。
    然而还是有很多的迷惘,很多的惶恐。虽然你认识了很多不一样的人,看到很多不一样的事也自以为有了全新的自我,虽然你看上去前途无量,未来有着无限的可能,实际上可能的途径也许仍旧只有一条——或者干脆一条都不成立。我记得Q聊的时候飞雪说我有他不再能奢望的未来,我对此十分怀疑——我们并不是什么都能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5.29:

橙色系:那个全女子乐队。“2B不只是铅笔,它更代表了你”,全场爆笑啊,哈…后来她们唱“你快消失”,还声明是唱给花心男生听的,我立马丢下虾米大旗消失在人群中…

痴人:本日最火的本地乐队,唱了很多猛歌,记得住名字的就只有《痴人》、《正红旗下》以及全场合唱曲目《Hey Jude》,之后在签售处发现该乐队的唱片卖得比山人的还好…

山人:再来说下山人。山人成员皆为云南人,他们的长相和造型生动地诠释了乐队名字的来历…据说该乐队当日一整个下午都耗在虾米大本营旁边跟众人一起玩鼓,我过去的时候那几个哥们儿正躺在旁边的草地上睡大觉咧…结果一上台这几位整个焕然一新活力四射,虽然基本没人会唱他们的歌(听得懂的人大概也没几个吧- -),但是全场都在跟着他们拍手做手势,气氛极其热烈。尤其某帽子上插着白羽毛长头发上别着红领巾的乐手在《蚂蚱》时间在场上歇斯底里地乱蹦乱跳,把“蚂蚱”演得是栩栩如生,完全调动了全场的气氛,整一个小沈阳么- -

王若琳:白眼MM。用半小时时间唱了N首英文歌后下去了,基本没留下啥印象…

张楚:当初决定来看西湖音乐节唯一的理由…这厮跟许巍一样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音樂
5.28:

(不知道啥名儿):第一天下午第三支出场的乐队,一共只有一个人,在上面JJYY了一堆很傻的话,唱支英文歌还对台下说大家可以跟我一起唱,顺便学学英语啥的(我们又不会唱)。。坚强得可以,记录之。

牛奶咖啡:调音调了很久,现场的感觉也很一般,最后主唱同学居然还厚着脸皮说“就算没时间了我们也还要唱”…各种无语-_-b

新裤子:差不多算是这两天最火的一支乐队了吧。穿着李法拉的“超人装”出场的彭磊和阴阳怪气地喊着“我要当一个著名导演,我要女演员陪我睡觉”的庞宽,一亮相就把全场观众带得蹦蹦跳跳疯疯癫癫的,并且一直保持该状态一个小时,据说右边场地一小撮比较狂热的哥们还POGO未遂,这种场面在这次西湖音乐节,估计是绝无仅有了吧…

陈珊妮:很少听她的歌,听易召提及是台湾早期最出色的indie歌手(谓之“四陈”)之一,了解极少。结果此人一出现,气场空前绝后,震慑全场,底下尖叫声此起彼伏,台上人从握话筒的动作到说话时的神情,从唱歌的音量到喝啤酒的姿势,一招一式都是大腕的范儿,跟平易的许巍和瘦小干枯的张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许巍:许巍以《漫步》出场,在全场高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音樂
5.27:

万晓利:在第一次见到我的蜜桃咖啡第一次见到这位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歌之王”,神奇得很。万晓利穿着标志性的海魂衫,脖子上挂着一枚口琴,右手重重地扫着吉他琴弦,用极端扭曲的表情唱歌。这样的pose实在很迷人,至少我这样的所谓“民谣控”会很轻易地陷进他的声音,不管他唱什么。朱七带来了他家里收藏的《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接着昏暗的灯光我看着歌词本,在现场听万晓利一首一首地把它们唱给我听。这是我第一次听万晓利,我喜欢这个家伙。

一衣:这天一衣请我跟Silvia喝蜜桃特质。一衣在蜜桃人人皆识,吃东西凭脸打折,看演出不用买票…不说了,低调低调,哈哈。

likeabird:大学老师,那天坐在一衣旁边的老兄(不过管比我等大一个辈份的人叫“老兄”好像不大礼貌诶◎◎)。讲了他给某届即将毕业的学生介绍《闪亮的日子》和《单纯的孩子》,同学们先是不鸟他,一年后邀他去KTV,发觉那里没有《单纯的孩子》就清唱给他听的故事,自称听过该故事N遍的一衣在一旁捶胸顿足作抓狂状,我觉得还算是个挺有意思的故事。这位老兄后来在西湖音乐节上跑东跑西拍了两天照片,我一直没好意思问他在虾米上的ID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