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玉堂挂珠帘,中有婵娟子。

其貌胜神仙,容华若桃李。

东家春雾合,西舍秋风起。

再过三十年,还成甘蔗滓。(寒)

 

新客美如玉,不知谁家子。

青睐一轮珠,吐气如馥李。

行处何盈盈,疑为青雾起。

卅年不曾闻,闻已成泥滓。(牛)

 

父母经营多,田园不羡他。

妇摇机轧轧,儿弄口啯啯。

拍手摧花舞,指颐听鸟歌。

谁当来叹贺,樵客屡经过。(寒)

 

山居日月多,鸟雀不羡他。

寒来煮雪水,暖来泉啯啯。

东岩采夫吟,西涧童子歌。

山色数青黄,白头等闲过。(牛)

 

家住绿岩下,庭芜更不芟。

新藤垂缭绕,古石竖巉岩。

山果猕猴摘,池鱼白鹭衔。

仙书一两卷,树下读喃喃。(寒)

 

有客住京郊,门前草不芟。

虽闻邻狗吠,此处似青岩。

燕子啜晨露,黄雀新枝衔。

清风无句读,切切复喃喃。(牛)

 

四时无止息,年去又年来。

万物有代谢,九天无朽摧。

东明又西暗,花落复花开。

惟有黄泉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14 08:58)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6 18:02)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4 21:52)
标签:

杂谈

《景德傳燈錄-布袋和尚傳》:

有一僧在师前行,师乃拊僧背一下,僧回头,师曰:“乞我一文钱。”

曰:“道得,即与汝一文。”

放下布囊,叉手而立。

白鹿和尚问:“如何是布袋?”

师便放下布袋。

又问:“如何是布袋下事?”

师负之放下布袋叉手。

保福曰:“为只如此,为更有向上事?”

师负之而去。

师在街衢立,有僧问:“和尚在这里作什么?”

师曰:“等个人。”

曰:“来也来也。”(按:归宗柔和尚别云:归去来)

师曰:“汝不是这个人。”

曰:“如何是这个人?”

师曰:“乞我一文钱。”

师有歌曰:

“只个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灵物;

纵横妙用可怜生,一切不如心真实

腾腾自在无所为,闲闲究竟出家儿;

若睹目前真大道,不见纤毫也大奇;

万法何殊心何异?何劳更用寻经义?

心王本自绝多和,智者只明无学地;

非凡非圣复若乎,不强分别圣情孤;

无价心珠本图净,凡是异相妄空呼;

人能弘道道分明,无量清高称道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31 22:04)
标签:

杂谈

即景

天空
没有声响,只有云
只有灰尘,只有
鸟。
在空中,这里
不在这里,那里
不在那里。
树木向空中抓着
受够了。
建筑物向空中
伸展着,挺立着
挣扎着。人类的飞机
呼啸而过,而风筝
跟做梦一样。
飞机在空中怒吼着
从空气抵达空气。
风筝则漂浮着,那根线
扯着,拉着,直到
风停了。
而空气对于自身
则用流动,制造
风、雨、雷、电。
激烈地敲打着地面
想要撕裂。
但天与地
相映成趣
并臻于完美。


即景

大地上
蚂蚁忙碌。
在地上,所有
能动的,都不必
担心尸体。
因为地上,不用
担心。
河流忘我地流过
山间,高地和平原。
而岩石,像骨头一样
长出来。这些都是
鬼斧神工。
人口密集之地
留下垃圾、喧闹和
排泄物。
所有能动的,都不必担心
葬身之地。


即景

风吹过我。
从血肉中间,从骨头缝里
吹过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5 01:01)
标签:

杂谈

养育村庄的魏克

 

魏克在邢各庄租下一个农家院子,这个院子在北京的远郊。之所以想到“养育”这个词,是因为他去了贵州之后,我续租了这个院子。如今村庄是一个令人心痛的词。在偏远的地方,人们离开村庄涌进城市,留下荒草残墙和老弱妇孺;城郊的村庄则处于拆迁和待拆迁之中,到处是尘土、垃圾和瓦砾,其中有脏兮兮的丧家的猫狗,公路上则排列着巨大的推土机、挖掘机和碎石机。无疑,这样村庄就死了,犹如乱葬岗一样。村庄其实就像娇嫩的植物一样,是需要养的,不能轻易动,一动,可能就动死了。养和生长,是村庄需要的,也是村庄的自然,这也恰恰是魏克的天性。在这个时代粗糙的心灵历程中,也许,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这一美德。

“养育”虽作为一个概念提出,其实并不高深,就是安心而已。这对于魏克虽是天然具有的,但对于很多人,却不能享用。设想一个人住在村子里,焦躁不安,唉声叹气,打了碗,摔了门,吓跑了猫,惊了鸟,震动了四邻,是很不合宜的。安心是一种能力,设想住在一个院子里,植物生长着,木柴堆放着,树冠在天上,阴凉在地上,虽然有风,但是狗睡着了。这些场景诚然安宁美好,我的心意淡然,在不在于其上,已无关紧要,心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3 19:15)
标签:

杂谈

负重行走的魏克

 

魏克给我的印象,是一个背着很重的东西、而又长途跋涉的人。他有一个大背包,他会背着一大包重物,从南走到北,又从东走到西,从地坛书市走到宋庄,又从美术馆走到香山。之所以对他有“背负”的印象,总是因为他凡出门,就包不离身吧,而从来也没有急匆匆,要卸下重担的意思。就像一个和尚老是背着布袋,大家就叫他“布袋和尚”一样,是自然而然的事。

在中国的图腾里,有一款以负重为乐、长得像乌龟的形象,就是龙生九子之一的赑屃。以赑屃来形容魏克,总有相宜之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6 14:41)
标签:

杂谈

这些诗,都是在高州的山上所作,那时竟胡诌了古体诗百余首。抚今追昔,古人说,人生如梦,诚不欺也。


磨去两双足

 

我欲访名山,山高有神仙。
攀登非易事,磨去两双足。
折木复为足,直上老仙岩。
清泉濯双目,白云为餐饭。

 

读书如面壁

 

读书如面壁,直面心寂静。
字字如垒石,句句如长城。
枯读如牢狱,心慌头欲崩。
忽然得真义,大地春融融。

 

投石打枣子

 

我梦上山去,松岩见老翁。
身着褴褛衣,神似痴狗儿。
形似稚童子,蹲下捧泉饮。
邀我投石子,投石打枣子。

 

禅房煮茶

 

君自访兰若,幽径入栋宇。
阶前不种菊,但撒野山花。
久扣山门开,问僧友在否?
答道“禅房里,为自家煮茶。”

 

叹百岁

 

西山有绝顶,登拾古人迹。
向思神仙客,青山留芳名。
风流曾经闻,瞬间入荒草。
山石不曾老,独人叹百岁。

 

屠夫

 

屠夫卖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6 14:37)
标签:

杂谈

即景

 

天空
再見

再見
此時
即是

 


即景

 

默對白牆
空而靜
靜而豎立
豎立而直截
手起刀落
名為一切

 


即景

 

此風所過
一無所住
風是什麽
找不到
天空是什麽
也沒有

歡喜

 


即景

 

如果頭因讀書
而深埋
不如
抬起頭來
無思
既明
無念
既照
不言
而喻

 


即景

 

此橋
此風
此人
此橫渡

不同於看橋

而不空

而不喜

 


即景

 


名為生

名為滅
聚散
名為心

名為不用

 


即景

 

風吹得枝條軟

雖名為走

是腿之用
不用
站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6 18:43)
标签:

杂谈

即景

 

 

天空空著

是空著
我低頭
繼續走路

 

即景

 

 

此房間桌椅
此情此景
此時
一只貓走進來
你走進來
想說什麽呢
亦複如此

 

即景

 

 

登山之時
與樹為伴
在樹影橫斜之時
與樹為伴
在碎石滾落之時
與樹為伴

 

即景

 

 

鳥兒在冬日裸露的枝杈間跳躍
鳴叫
或者不叫
或者對一個樹杈周匝圍繞

如果只對一個樹杈心生歡喜
好了
羽毛也該梳理

 

即景

 

 

天空
再見

再見
一隻鳥
飛進一群鳥
好了
暮色將至

 

即景

 

 

兩棵樹
有一只鳥

 

或者兩棵樹
有兩只鳥

 

或者兩棵樹
沒有兩只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