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小巧-mocho
莫小巧-moch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881
  • 关注人气:1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哈喽!


○版权


自2009年5月8日起,本博客文章及图片除非特别注明,均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原作者。  

___________________ 


越活越失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5-12-21 21:19)
在朋友家的窗台上看到一只豆浆机。
以此先想起了前几年到天津另外一位密友家小住的经历。叔叔和阿姨快人快语,和善亲切。住在她家的两天一夜,顿顿四菜五菜六菜一汤,菜肉齐备,喷香。好吃得让不常拜访做客的我很不好意思。睡过一夜醒来,她拉上我到厨房的餐桌前。厨房一角的水壶形豆浆机,传出咕嘟嘟的细微声响。阿姨把机器的盖子打开,滚热的豆浆冒着白气,稠汤在碗边挂起一圈,就着热蛋喝浆。往前几年都是在日出前已经到了教室,往后几年是彻底缺乏自律的生活,像这样迎着朝阳的一顿热早饭,是久违了。

最近自己的身体状况也需要多吃黄豆。从朋友家的窗台上看到豆浆机不久,就忍不住自己买了一只。
第一次煮,先去杂粮店的大姐那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晚事件后网友拼命刷屏,希望遥助一臂之力。我也一样。大家纷纷在尽自己所能帮助传播爆炸相关信息,让人感受到人性之暖。但让人心寒的是,谣言也从未间断。

从08年汶川地震(那时还是通过博客),到后来的温州动车、雅安地震、马航失联,举国轰动的重大灾难,都曾经引起我们的刷屏。我们也积累了不少通过社交网络相互援助的经验。但每次都仍然止不住谣言四起。

更可怕的是,我们自己也在无意中帮助传播谣言。

或许我们都迫切想知道,在突发性灾难面前,如果不能亲自到场援助,到底怎么做才是最有帮助的方法?

以下是在几次事故的“微博救援”前后,总结学习的一些经验。

如有不妥,请专业人员指正。



首先是什么能转。如果见到下面这样的信息,赶紧转:

  1. 官方渠道发布的时间、地点、事件经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绪

被偷走的名字

就寝或是分神,吸烟或者不吸,清醒或是沉迷。欲念和理智永远在不断纠缠。
——对自己,到底是驯养还是服从?

容貌不甚满意的自己,败给对手的自己,无法努力的自己。似乎拥有特别灵感的自己,还向往着梦想的自己,心念善良的自己。
——看自己,究竟是厌弃还是钟爱?

即使原地不动,每一天,仍然有那么多的烦忧与芜杂,不断围绕。捂住耳朵也无法逃离的噪音,喧嚣着。心底那个不断挣扎的自己,究竟是要放手它去,还是握手言和。
——与自己,究竟是抗争还是和解?

村上春树在《东京奇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热点太多,冰桶和涉毒,动静都不小。更新奇的是,很大程度上,主持这些大动静方向的,是重合的一群人。
所以一件在美国掀起巨大波澜的新闻,淹没在了对监狱疑云的猜测和冰水淋头的好奇观望当中。
罗宾·威廉姆斯去世第一天,微博也在热传。毕竟很多人都看过他的《死亡诗社》和《心灵捕手》,喜剧演员用自杀结束自己的一生,无论如何都引人唏嘘。
很多人在感谢威廉姆斯贡献的笑声,感谢他创造的那些永恒的角色。当然不排除有大部分人单纯是在热议的裹挟之下赞颂一番。依然有人看不惯,吐槽说罗宾这一死,很多原来压根不认识他的人又开始发微博把他当亲爹了。可是连死亡都被大众消费,其实这大概也是公众人物的宿命。这方面的伦理,不管是我们还是世界,大概要探索的路还很长。

看了墙外两段威廉姆斯离开后的电视节目,回放录像里的威廉姆斯身上的活力让人惊叹。《柯南秀》的主持人柯南以及威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菁

11点半散场。
出电影院就看到李菁在门口吊着……

柠檬锥

网购个柠檬锥,榉木的,特白净。
没到货那几天,脑袋不停闪现它在半截柠檬里搅动的样子,汁肉四溢;觉得自己要疯啦。

毛衣

从一个半月前开始开始买毛衣,已经买了五六件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7 10:44)
标签:

短篇

小说

衣柜又在哭,这是今天第三次了。

第一次是在他起床穿衣服的时候,准确说是穿内裤的时候。下午两点他睁开眼,撩开被子坐起来。从地板、枕头底下和床缝里分别找到三条内裤,用鼻子一一确认,都没洗过。然后他光着身子下床,拉开窗帘,看到地上的方便面塑料碗之间有一条内裤。捡起来闻,有洗衣粉的味道,所以弯下腰把一只脚迈进去。就这会儿,他听见了衣柜的哭声。

“呜哼哼哼……”

他停下来确认。就是衣柜在哭。哭得很小声,好像怕被人发现。

他把另一条腿也伸进内裤里,很快穿好,然后摸了一下衣柜。

衣柜不哭了。

他觉得是自己听错,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套上皱巴巴的运动短裤和衬衫,找齐两只拖鞋,走进厕所洗漱。

衣柜怎么会哭呢?牙刷不会唱歌,衣柜也不可能哭。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样想。

洗完脸,他回到卧室。就在他把电视从头到尾摁到第三轮的时候,刚刚摁下13这个数字,在荧幕黑的那瞬间,衣柜第二次哭了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九人》演出倒数第四天,联排效果很好,结束后我却因为时间安排对一个孩子发了火。回来在地铁上,收到他十几条微信语音表达不满。
我本来确实在气头上,但低头打字的过程中也慢慢平静了。
因为在面对这个19岁孩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25岁了。


XX:

逐一回复你。

我不知道今天晚上你有没有听清我说话,也不知道你有没有表达清楚你的意思,但我很赞赏你要求把话说清楚,因为我也觉得有必要说清楚。

如果你这么强调权利和义务,那我就来跟你分析一下我们各自的权利和义务。

首先,你有权利要求约定时间之后就不再改变,也有权利安排排练时间之外的时间;但我没有义务知道你在排练时间之外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没回头翻邮件之前,一直误以为这事始于去年七月,因为毕业相关的记忆总会混淆而来。但事实上和戏剧祭相关的第一封邮件是2013年5月25日的会议记录。

这之前,是李代师兄在泊星地同我的一次短谈。金阿姨把我们介绍起来,我怀着茫然赴约。他简述了自己身上的一个故事,听完我已经精神涣散,因为想起了自己的一些事。他和我的故事,都是关于一些已经逝去的人。所以当他在结束谈话时正式邀我出任编剧团队的一员,我的直觉而不是理智促使我当即就答应下来。

“开创”——这两个字总是带来曲折,成就感以及乐趣。尝试用文字复现毕竟是桩难事。总之我们完成了,这就好。


第一个试演剧本《四号病床》几乎是我所有相关记忆的一次简单复现,只不过依托于一个设定中的背景。作为一个不成熟的创作者,我有许多探索在生活中无法达成,于是就试图把疑惑写成故事。《四号病床》就是这样匆匆而就的一次探索。李代师兄、祖和演员们包容了它的全部疏漏,作为既定事实将它呈现出来。对这件事我能表达的只有感激。

《山雨》则始于同祖导的一次意见不合。事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3 13:54)
标签:

杂谈


合租房住了四户。我在大客厅的隔断;墙那侧是主卧的东北情侣,高大的男生经常穿着一身鲜红的保暖内衣出来拿外卖并和频繁取快递的我打照面;厨房旁边也隔出一户,住着偶尔来歇脚的北京姑娘;最里面小卧室的主人是单身眼镜男,每顿饭都亲自下厨,常邀同事过来打电动。
公用空间里偶有小插曲。比如有一次眼镜男把北京姑娘的擦脚布放进我家盛菜的小盆儿里……姑娘来敲门告知时好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开口。但多数情况大家各行其是,互不相扰。
前些天,我洗澡到一半突然全屋一片漆黑,赶紧裹了浴巾跑出来,发现屋里的灯都挂了,但电源都还可用。维修师傅说许是单走线的灯跳闸了,找到屋里的电闸盒推上去就行,但各位谁也没在自己房间里找到电闸。于是点着台灯过了三天。第三天师傅在北京姑娘那屋大衣柜的第二块挡板后面找到了被装裹起来的电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游记

文化

淡水小堤坝。一位阿伯拽上鱼竿,解下上面小指长短的鱼抛回了水里;路过的另一位阿伯推着脚踏车,边走边回头看。我站在原地好久,感受不到海风,往前看了一眼,推车的阿伯在太阳下面停下了车,蹲在坝边,不知在用薄薄的外套摆弄着什么。走过去看,他正小心翼翼围堵一只婴儿巴掌大小的螃蟹。阿伯头上的草帽投下影子,让螃蟹仔发现了端倪,顺着堤坝一溜烟逃走了。阿伯抬头,面庞黝黑,看见我,就无声地笑,好像认识了很久。
有没有可能认识了很久?我也只是笑,小跑着离开了那里。

这里是淡水河的入海口,台湾北端的小小角落。我在台北第六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