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州王飞
赵州王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2,801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已出版长篇小说《有个傻瓜爱过你》。
三月桃花

三月的桃花在三月明丽的阳光下含苞欲放,盛开,凋谢,直至沉寂。我的心也是沉寂的。我随波逐流在随波逐流的平淡生活里,既不哀叹,也不惋惜,我的眼前是大片大片如向日葵叶子般的迷茫。

我在迷茫的河面上行进,时而激情澎湃,时而孤寂落寞,时而忧心忡忡,时而不知所措,一脸慌张。我把命运付给生活,却被生活所丢弃,成了孤魂野鬼。我整日整夜在大槐树下暗自哭泣,眼泪在庭院里汇聚成一潭散发着蓝色荧光的湖水,湖面上,我曾经的灿烂微笑在舞蹈。

三月的桃花在三月明丽的阳光下含苞欲放,盛开,凋谢,直至沉寂。我原本是要遗忘,不想,却重新记起。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10-02 15:55)
故乡,
是那个长长的院子里挂满枣的枝头,
是迈上台阶上时习惯性喊出的那声老娘,
是屋里熟悉的回应,
是那把吱呀作响的老旧圈椅,
是满鬓的白发和慈祥的面庞。
可是,我已失去了故乡,是的,永远失去了。
那个地理学意义上的村庄已没有任何意义。
                                                                (十一,追忆外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连两天,我像个乞丐一般四处讨要,五十,二十,十块,八块,三块,两块。我厚颜无耻,没脸没皮,豁出去了,能借一块是一块。以至借到最后,同学们见面时的招呼语一律成了:棍借你钱了吗?

  但我没告诉她,借钱的艰难,我怕她担心,也怕她觉得我能力不足。也许是要配合我灰暗的心情,在我点点钱,清楚还差五百的时候,窗外下起了蒙蒙的细雨。我把钱塞抽屉里,

然后咕咚咕咚喝掉杯里的水。没办法,只能给家里编瞎话,弄钱了。她趴在床上,身下垫着枕头,她刚刚说她肚子有点疼。我把手机搁兜里,说下去买点菜,问她想吃什么。她笑了笑,说什么都行。

  下了楼我才想到,没拿伞。我转身往回走,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掏出来瞅瞅,不禁浑身一颤,是姐姐。

  橘红色的天空是橘红,蒙蒙的细雨是蒙蒙。当我赶到上岛咖啡的时候,一群带黑色花斑的白蝴蝶正在蒙蒙的细雨中翩翩起舞。

  姐姐在等着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接连一个多星期,她的下身总是流血。开始以为是例假,可一星期之后,仍在流。她的一向不很规律,有时就长时间不来,一来来很多,可我还是害怕,我担心她别患上绝症什么的。我俩又犹豫了两三天,见依然如故,只得懵懵懂懂拐进了医院。检查出来的结果,先是令我震惊,随后便是深深的悲哀与苦笑——轻度流产,怀孕两个月。

  很显然,孩子不是我的。

  医生先是给早已呆若木鸡的我俩,讲解了一番立刻做人流的重要性,随后便推销起了他们医院先进的无痛人流技术。

  “一点都不疼,几分钟就做OK了,就像是做了个梦。”

  医生对我这样描述道。

  我问他多少钱。

  “也就比一般的贵五六百块钱,”他亲热地拍拍我肩膀,“怎么样,做的话,给你们优惠,药费打八折。”

  医生的话让我心里一暖。多么和蔼可亲的医生啊,都说现今好人少,这不就活生生一个嘛!

  从医院出来,我扎着头往回走,她跟在后面。我不说话,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浑浑噩噩的生活,愈演愈烈,溃不成军。我整日整夜跟她做爱,无论是蛙声一片的湖面,还是杂草丛生的高粱地,抑或寂静无边的足球场,到处都留下了我俩挥汗如雨,勤奋劳作的不倦身影。每次做时,她都会告诉我说,她爱我,并且每次做时,她都会哭泣,我不知道她哭泣是为什么,也没心思问,我关心的只是能否在一次接一次,疲于奔命的做爱中,忘记姐姐.

  《有个傻瓜爱过你》我打出来一份,寄给玫瑰后,便从电脑上彻底删除了。这样一个结局令人泄气的小说,还是不要出版的好,免得给人添堵,招人乱骂。我试着重新写《没有结束》,却感觉力不从心,刀招尽老,于是我转而思考起一个新的小说来,在这个小说里,我有必要跟一喜欢上我的女孩,演绎一段浪漫无比、矫情异常的爱情故事,并且还有个光明的尾巴,绝对不能再搞什么分手啦,死啦,失意啦,残啦,反目成仇啦,这类俗不可耐,悲惨暗淡的结局来骗人眼泪。

  夏日的白天是短暂的,走在阳光下,我无精打采,神情灰暗,夏日的夜晚是漫长的,穿越黑暗,我浑身乏力,不知所往。她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夜色将至,风声萧瑟。我一遍接一遍听赵传的《我终于失去了你》,听得泪流满面,心痛如绞。原本是想在小说里搞点曲折,弄点跌宕出来糊弄糊弄人,不成想,却先在生活里实现了,这下好了,照搬照抄,直接写进去就行,省得费尽心机编故事了,看来,老天爷是想成全我一代文豪的美梦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棍,蝈蝈叼着烟,蹲过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行,哥们儿我抗不住了!蝈蝈吱吱一声,用餐巾纸捏了俩球,塞进耳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我拉着她,站在法国梧桐的树阴下,等蝈蝈他们的时候,一只瓦蓝色的鸽子,从我眼前飞过。它轻灵的身影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个夏日午后,在外婆家枣树下跳跃的那些斑斓的阳光。是谁过生日啊,她问我。蝈蝈的女朋友,我说。我见过的那个吗,她又问。我笑,早换好几个了。我蹲下身,朝手指上吐口唾沫,将她凉鞋上的一个污点蹭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雨骤然频繁起来,晴天变得遥不可及。一天里的时间被分成了两个部分,正在下雨和即将下雨。她的烫伤过了一个多星期才好,我预感好了之后,她就要走,可都好十来天了,她依然乐不思蜀。她整天缠着我东游西逛,游山玩水,还时不时诱奸我一次。在她风情万种,柔情似水,却又勇猛向前,单刀直入的诱奸面前,我毫无抵抗能力,一败涂地。每做一次,我就忏悔一次,我把脑袋往南墙上撞,拿针扎自个儿手心,用打火机烧眉毛,朝鼻孔里灌水,我绞尽脑汁琢磨惩治自个儿的良方,救赎自我的宝药,然而,她只要一个挑逗眼神,或者一句喃喃细语,我的所有努力,便又会纷纷落马,付诸东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暮时的光是暗淡,我的心也是暗淡,我在正数第三棵弯脖小榆树旁等着姐姐。一只接一只的麻雀自街道上空飞过,清灵的叫声宛若溪水。我一边抽烟,一边瞅着汽车发呆。姐姐出现时,我仍在发呆。
干吗呢,干吗呢,姐姐拍拍我脑袋。
又想小说呢,姐姐逗我。
我使劲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我朝姐姐眨巴眨巴眼,又眨巴眨巴眼。
“正想昨夜那个女人。”我嘿嘿坏笑。
姐姐白我一眼。
“小流氓!”
饭店里的客人稀少,我俩挑一靠窗的地方坐下。姐姐问我想吃什么,我皱紧眉头想了想,然后舔舔嘴唇,说我想吃你。姐姐笑,说你歇歇吧啊,别贫了。
姐姐翻着菜谱点菜,每点一个,我就问问服务员有肉没。
“是何居心,”我睁大眼睛瞅着姐姐,我把菜谱拽过来,“把哥们儿当牲口喂啦,咋竟素的,好歹整点肉啊!”
姐姐笑。
“好好,那你看着要吧!”
我把菜谱翻过去,又翻过来,翻过来,又翻过去。
“嗨,我说,”我扭向服务员,“有猪头肉没?”
“行了吧你,”姐姐又白我一眼,“咱回家吃,中不?”
“中,中!”
服务员一走,姐姐便在桌下,拿脚踹我。
“你就给我丢人吧!”姐姐咬牙切齿。
我一边喝水,一边笑。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