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歌如嫂
如歌如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3,376
  • 关注人气:1,9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述

 我的自白:

    共和国同龄人,挨过饿,下过乡,当过兵,做过工,自学拿文凭,下海谋生路,尝遍人生百味,方知岁月如歌。 

 

   我的博客是我的自留地,朝来寒雨晚来风,我只想写自己昨天的寒雨和今天的晚风,只想给自己的历史留个印记。时间太瘦,指缝太宽,既然留不住时间,那就留些记忆吧。

 

写博三原则:

  不涉时政; 不与人争论; 只写自己和与自己有关的文字。

图片播放器
公告栏


    

    重要公告 

 

   老青年摄影沙龙已建有自己的博客,今后凡老青年的活动通知,请各位朋友登陆其博客查看。 

 老青年摄影沙龙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qnsy  

 老青年摄影沙龙邮箱:

lqnsy@sina.com 

 

两香阁茶楼
 

        两香阁茶楼

“城居亦似山中静”,欢迎朋友来《两香阁》茶楼品茗休闲。

地址:北京东城区和平里北街(和平里大酒店向东100米,过街天桥南侧,和平里一区五号楼和六号楼中间).

自驾车:1.北二环.雍和宫路口向北,沿地坛东侧经和平里南街、中街至和平里北街向东(右拐)200米。2北三环:和平里西口向南至和平里北街向东(左拐)200米。

公交车:104快车和平里下车。公交车13,116,123,125,117,62,406....等都可到

 地铁:5号线,和平里北街站东北出口(B口)向东步行5分钟,大约200米。

茶楼电话:84218186

评论
加载中…
自画像
一意孤行,当年大闹学堂; 
二老健在,恪守孝道纲常; 
三载膏火,全为文凭一张; 
四海漂泊,也曾寸断离肠; 
五年戎装,为国戍边塞上; 
六根难净,偶尔笔墨张狂; 
七情内敛,最烦迎来送往; 
八尺之躯,不屑利锁名缰;
九层蜗居,交与夫人遮挡; 
十分操心,只为膝下儿郎;
百无疑惧,额首天命年光;
千金难买,此身平安健康;
万分遗憾,鄙人学无所长;
万事随缘,今生无怨无悔; 
千里命驾,最喜故人相会; 
百首诗词,难平岁月块垒; 
十年奢想,云游大江南北; 
九年沉浮,依然心志不灰; 
八面来风,难得心静如水;
七窍渐衰,尚能各司其位; 
六艺不精,所幸温饱无亏;
五谷杂粮,略享食之甘美;
四季更迭,不惊世事兴废;
三人联手,生意劳心受累; 
二千月薪,外加红利分配; 
一生碌碌,不求大有作为。
花甲短诗四首

是非恩怨随他去,

淡饭粗茶苦亦香。
偶有新词谁共赏?

春风白发也颠狂。

 

少时也曾振臂呼,

老来看淡赢与输。

席间不谈平生事,

但问能饮一杯无?

 

阳关几度催人老,

于今回首淡悲欢。

偶有闲情难拘束,

老去童心今又还。

 

酣梦不觉秋乍凉,

冒雨伴妻上山岗。

少年豪气今犹在,

便是花甲也张狂。

五十回首

布衣朱子今五十,
蛰居高楼无人知。
闲来无端弄笔墨,
回望人生日迟迟。

  

忆昔坠地渡江初,
隔岸国共论赢输。
寄养乡里近夭折,
 

一命悬丝细欲无。

 

蹒跚学步入京门,
长在大院优游哉。
角总之年逢荒岁,
始知人间有喜哀。

 

曾经罢课闹学堂, 
虽无打砸也荒唐。
至今摇头说文革, 
犹悔当年斗师长。

 

未曾立足北大荒,
再下滇南欲逞强。
岂知前程多歧路, 

不信此生不辉煌。

 

脱却戎装返故乡,
十年酸痛次第尝。
娶妻生子敬父母, 
事业初成报高堂。

 

逆风博浪八年整, 
百味人生多启承。
难得不老少年心, 
犹耻无功岁徒增。

 

十万块垒托天命,
一行小诗谙苦辛。
至今不退男儿梦,
无悔得失扰寸心。

 
水龙吟--赠友

  惯看沉浮兴衰,人生六十足已矣。老来回首,曾经少年,书生意气。几多风雨,几多感慨,几多追忆。叹流光易逝,壮志酬否?为君忧,为君喜。      

  青春不以年计。好时节,抖擞精力。男儿有梦,老又何妨?当仁不弃。文采风流,相逢恨晚,却难寻觅。待七十再见,从心所欲,相问疏密。

下乡时的诗

完达山行(1968年.北大荒

林深路曲花满蹊,

老蔓青藤扯行衣。

一步一刀一刻木,

无光无日无东西。

藏头蒙脸避小咬,

夹棍提枪怕虎罴。

日晚清风催客返,

细听归鸟深树啼。

 龙潭恋歌(1969年.云南
闻道龙潭野趣多,

果然风景鬼神琢。
奇峰碧树相思鸟,

飞瀑溪云太液波。
向晚流萤空寂寞,

黄昏绿水有渔蓑。
今宵无酒浑如醉,

月上东山听我歌。

 

水调歌头.登临(1972年.云南)

地北天南去,
万里纵横行。
一别父母弟妹,
沧海任飘零。
几曾回眸送目,
独恨云封道阻,
老尽少年心。
怕是归无计,
也知惜寸阴。

 
 身如寄,
 愁如许,
 泪如倾。
 何况断魂千里,
 惆怅此登临。

 欲问征鸿消息,
 欲笺山中心事,
 寂寞旧别情。
 莫诉乡思苦,
 乡思无处寻?
当兵时的诗

 元日愧作  1974年

寒风吹雪落晨星,

号角频传扰客心。

梦里春回杨柳岸,

醒时身在亚夫营。

半壶浊酒两行泪,

一曲渭城三处情。

检点今生终不悔,

男儿有恨愧双亲。

          

写在四人帮垮台之后 1976年

把酒临风酌玉壶,

杜康欲饮亦难沽。

城中父老同杯贺,

纵倾江河应也无。

 

读《陈毅诗词选集》题后1977年

笔锋浩荡走千军,

洗尽娇柔实可钦。

我辈学诗当效此,

悠然挥洒见真情。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德格印经院 藏文化的百科全书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历史何其悠久?神秘何止万千?无论是瀚海丝路还是古镇民居,无论是高山流水还是绿野平川,每一寸土地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座城镇都是一部历史。在G317国道川藏交界处,在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县城——德格。她是康巴文化的发祥地,是格萨尔王的故里,而素有“藏文化大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至少对我而言,台湾的风景除了海边那堆石头(野柳),真没有什么好看的。大陆上比阿里山壮美的峰峦,比日月潭秀丽的绿水有的是。但大陆的游客还是要去,为什么?无非家国情怀。我就是个典型,明知无甚风景好看,但一定要去。就是想去看看“我们一定要解放”的台湾到底是什么样?看看海峡那边的同胞现在和过去是怎么生活的。于是,绿岛就被选中成为我们必去的人文“景点”之一。

绿岛集中营旧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7 10:37)


在西藏,湖不叫湖叫错。大的,小的,知名的,不知名的,高原的错多到了数也数不清的程度。该如何描绘西藏的错?人们挪用了成语“错上加错”、“一错再错”,好像不如此无以表达对那里错之多的感觉。在西藏,每一个错都有一段故事,每一个错都有各自的美丽。相约天湖,让自己的灵魂一次次膜拜谛听;回眸天湖,放不下的思绪总让我回到昨天的邂逅。

佩估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九月底,我们一行平均年龄超过65岁的老头老太太,在完成了阿里地区及那曲羌塘大北线的自驾后,又用了两天时间,吃苦吃苦再吃苦,鼓足余勇,再闯新藏线,了却了我们大家的一桩心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这样一种说法:十个人去西藏,只有一个人会去阿里;十个人去阿里,只有一个会去双湖。今天,我们就是那百分之一的勇士。双湖,我们来了!

我们就是那百分之一的勇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进入川西后,一路的塌方使行程屡屡受阻。不断改变着驾车路线,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了磨西镇。小镇不大,却小有名气,因为这里邻近著名的海螺沟景区,是一处理想的旅游集散地。小镇沿街都是旅店和饭店,据说在旅游高峰时段,也是一房难求。不过因为连日降雨,又值暑期已过,街面上游客并不多。

      来此的旅游团基本都是奔海螺沟去的,我们因为要去西藏,那里有的是雪山冰川可玩可看,便放弃了海螺沟的大众景点,驾车直奔游客较少的燕子沟景区。燕子沟景区距磨西镇不到8公里,不允许私家车开进景区,要统一坐景区的观光车进入。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为一睹那片罕见的地质奇观,红石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科托尔,我记住了你

       在巴尔干诸国中,黑山是最小的国家。一万三千平方公里的面积小于北京,六十万人口的数量相当于北京的石景山区。二战结束,黑山是前南六个加盟共和国之一。南联盟解体,黑山先是和塞尔维亚共同组成塞黑共和国,后又于2006年宣布独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花甲之岁,精力不济,本应消停些,却在不知不觉中迷上了自驾游。驱车奔驰在大自然缤纷的色彩中,看峰起伏,观朝阳灿烂,忘情于绿水长天,穿梭于风袭雨扰。远离了闹市的喧嚣污染,没有了人群的摩肩接踵,一里一风景,一天一境界,手握方向盘的老人,仿佛又重回青春年华。如今,我们老俩口的自驾旅行已历十年,不但开车走遍了全国除港澳台之外的所有省区,还一次又一次地开启国外自驾之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巴颜喀拉山口  野性与温柔并美

     旅程中最难忘的风景,最动情的时刻,往往不是出现在你自以为是的规划中,意外的邂逅常会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
     七月十八日,我们结束了黄河源的高海拔之旅,离开玛多县驱车向玉树进发。途径巴颜喀拉山口时遇上大堵车。无数的车,无数的人,无数的旌旗马匹拥挤在公路旁。下车询问维持秩序的警察,方知玉树州称多县清水河镇的几个村,正在此集结,一场隆重的山神祭祀仪式即将开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一卷动人心魄的画册,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丽,便是用尽世上所有极端的字眼,也难描绘她的神奇。仰望,有高原雄鹰翱翔于云间;俯首,有荒漠精灵跳跃于眼前。一座座雪山遥望蓝天,一条条经幡呼唤吉祥。虔诚的匍匐者为希望祈祷不息,剽悍的牧牛人为生计四方奔走,时光在这里近乎永恒,灵魂在这里近乎完美。失真的人们从海内外来到这里,寻找本真的世界,本真的生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