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衣
梅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047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11-28 21:48)
标签:

杂谈

高考报名,学生填信息“农应”、“城应”,一学生填了“农往”。老师惊讶,询问为什么。该生答道:我的户口从浙江迁过来,迁到了农村,不是往农村迁吗,所以填了农往。

又到高考报名时,想起去年的笑话,仍觉忍俊不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儿子满月的时候我的妗子给送了一条毛毯。妗子妗子却不近,这毛毯质量甭提有多次了,且是大红大绿的俗气花色。我收了,也没当个东西看。

后来需要用个毛毯,因这一条最是不好,但厚薄合适,所以就拖出来用了,心里也是不加珍惜的。

谁想这一用也就十几年用下来了。这毛毯虽是花色难看,但并不影响其功能,而且还有个好处是既不起球也不掉毛,又不需要仔细打理,用起来是十分舒服的。

这么多年,这条毛毯就一直在用着。中午休息时要用,晚上在沙发上歪着看电视,也拖过来用。并不嫌它难看。相反倒是那些质量好的毛毯,一条条的全在柜子里放着,有的还用过一两次,有的一次也没有用过。

看着这条毛毯就常常想到,生活其实也就是一种感觉,只要自己感觉到舒服了,是可以不在意表面现象的。

自己的感觉如此,对别人的生活,也是不要妄加评判才好。对今人如此,对古人也是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1 13:31)
标签:

杂谈

上午去教育局送材料,车停在门口,我坐在驾驶座上又重新整理一遍材料。

这时外面一个女人问我:你能不能把我送到中医院门口?

我看看她,像认识又像不认识,因为我是极不认人的,所以心里疑惑着,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人。但嘴里也答应了。她就转到副座前开门上车。我的材料在那里堆着,就让她坐在后面,手里仍在整理材料。

她说话了:你能不能快点?

听了这话我觉得奇怪,这人怎么这样说话。于是我也不再客气:你认识我吗?我好像不认识你?

她避而不答,只说:你不认识我就不用认识了,去中医院要多少钱?

我说:什么钱不钱的,你要过去我送你就是了,这以后就算认识了。你在中医院上班?

她又是含糊着:我是要赶车下乡,走路走得太累了。

于是我也不再说什么,既然她着急,先送她就是了。

后来想,当时我在车里低着头,不是很熟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7 12:26)
标签:

杂谈

高一一学生考试作弊,被老师抓了现行,因担心受处分,又担心家长知道了挨骂,题也不做了,来到监考老师跟前反复求告。偏老师也是个爱和学生逗嘴的,无论学生怎么说就是不允。学生急了:老师你心肠怎么这么狠,难道你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你跪下吗?

一练舞蹈的学生因无缘无故缺课,被老师要求写检查,否则不许上课。这学生不知平时作文写得怎么样,反正检查写得好文笔,末了写道:老师如果我检查得这么深刻你还不接受,上帝说了,他会把你带走的。

第一位老师讲这些的时候侧重“我”说了什么,果然好口才。第二位老师则一直在笑说“学生好可爱呀”,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都被带动得欢乐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4 22:53)
标签:

杂谈

前几年第一次买到一件袖子很长的衣服,遮到了半个手掌,但其它地方很合适,所以就去裁缝那里截了一截。裁缝的手艺好,做得熨贴,看不出是改过的样子。心里很得意。

后来又买了一件皮衣服,袖子也很长,也遮到了半个手掌,但皮衣不好改,只好将就穿着。穿是穿着,但就像穿着别人的衣服一样,总觉得衣服不合适。

后来袖子长的衣服越来越多了,慢慢地也就习惯了。即使在温度很高的时候穿一件长袖子的衣服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

觉得这长袖子也挺好。就像戏台上的水袖一样,撩起来的时候要半遮着手,方才显出女子的优雅含蓄。

但那天在商店里看到一件长袖子的衣服,可就长得离谱了。袖子遮完手指还不算,还要长出一截子去。赶忙问老板,回说是马蹄袖。抬起手看看,也不像清朝的马蹄袖,就只是一个长袖子而已。

不知怎么心里有些紧张,你说,以后也会适应这样的长袖子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3 17:19)
标签:

杂谈

红丝菜,饭店里叫干黄菜。加韭菜等凉伴,清爽可口,是我比较喜欢的菜品。

做这个菜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耐烦点就可以做得来。

先把白萝卜擦丝晒干。这干的程度要适中,既不能太干,一折就断,也不能太湿。晒合适后上锅蒸,至呈红色即好。晒得太干或太湿都会影响蒸后颜色。蒸好后再拿到太阳下晒,这回就省心得多,不必经常察看晒得干湿程度,直晒到干透就好了。晒好后收起来,等吃得时候,用开水焯一下,加韭菜等同拌即可。

这几天因为有几个萝卜一直没时间吃,看看要放得坏了,索性就做了红丝菜。

这红丝菜,有人也叫甜丝菜,是过去农村冬天常备的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2 22:03)
标签:

杂谈

前些时冷,因家里没送暖气,就给儿子盖了两条被子。现在有了暖气,但家里也不是特别暖和的那种,担心儿子睡觉凉,仍给他搭盖着薄毛毯。

男孩子粗枝大叶,怕他自己不盖毯子,所以经常会给他铺好被子。

做着这些的时候想到自己在母亲身边时也曾是这样享受着母爱,怕被子漏风,母亲会把上面的被子一面面细心地掖好。现在有暖气的屋子毕竟比生火的屋子要暖和,我给儿子搭盖的被子也就不用像过去那样的细整理。

只是想到母亲的动作,觉得天冷了自有母爱来补齐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1 23:49)
标签:

杂谈

这个学期所有的年级都有了周测,要求老师要做到全批全改,但上个月检查的结果太不令人满意。有的老师让学生互相批改,有的老师只是在讲台上讲了讲,然后学生自己在卷子上改了改错,虽然也密密麻麻地红着,但总不是那么回事。因为这个问题,教务处也没少费力气,在年级会上分别谈过,在全体例会上也重申过要求,希望老师们做好这件事情,并从思想上重视起来。

今晚去看高二学生做政治周测,一连看了好几个班,想起对老师们做的那些要求,心里觉得没情没绪起来。看学生们的行为,并没对周测认真对待,说话的且不说,趴着睡觉的且不说,一大半手里都是拿着书在翻找,这情形,真是连老师的那一点劳动都值不得的。

心里不舒服,返到高一去看化学周测,情形相对好些,纪律也好得多。但是有两个学生可让人说什么好呢。因为教室门开着,我已经走到了跟前,他们竟然丝毫没有察觉。那男孩抬起的脸上,分明显示着情欲喷张的模样。不由心里一阵厌恶。这副尊容,就是在正常谈恋爱的男女身上都很少看到,而同桌的女孩似乎并不排斥,在静悄悄的教室里他们低低的笑语显得那么不协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6 21:17)
标签:

杂谈

今天农历十月初一,要为逝去的亲人“送寒衣”。上街采买供品,特意买了五色纸,以应“送寒衣”之意。弟弟准备得更多,五件一套的“寒衣”有两套,卖衣服的“商店”也请来了两家,让父母自己挑选之意。此外,供品准备得很多,冥钞也准备得很多。父母去世几年,姐弟两个供品是准备得越来越多,一年三个“鬼节”虽只有十月初一是送寒衣,但另两次上坟也会准备些冥衣带上。无论年龄有多大,没有了父母,心里时常觉得伤感。见到年老的人,想到父母,满心里不由漾起柔软的感觉,也常劝父母健在的人好好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

 

《汉典》有“送寒衣”词条:

旧俗于农历十月初一日,祭祖扫墓,焚烧纸衣,叫“送寒衣”。 明 刘侗 于奕正《帝京景物略·春场》:“十月一日,纸肆裁纸五色,作男女衣,长尺有咫,曰寒衣。有疏印缄,识其姓字辈行,如寄书然,家家修具夜奠,呼而焚之其门,曰送寒衣。” 清 富察敦崇 《燕京岁时记·十月一》:“十月初一日,乃都人祭扫之候,俗谓之送寒衣……今则以包袱代之,有寒衣之名,无寒衣之实矣。” 胡朴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4 23:24)
标签:

杂谈

昨晚看宝黛最后的感情戏看得眼泪流得稀里哗啦的,纸巾一张不够又换一张,眼泪从上一集流到下一集。不由让人开始考虑起自己的形象,也不知哭成了什么样子,明天还能见人不?蹑手蹑脚地去卫生间验看,两只眼睛果然是又红又肿。

同样是流泪,想当然地觉得这样的流泪应该不会使眼睛红肿,因为就只是流泪而已,并没有调动许多的感情器官,从身体的参与度上讲,应该是少得多。

可是眼睛分明是痛哭过的样子。虽是这样,但夜已深,也顾不上细追究,胡乱洗了把脸也就休息了。

早上起来看镜子,眼睛还是有点哭过的样子的,不过洗过脸后几乎就看不出来了。

或许为别人流泪和自己伤心哭泣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但毕竟是哭过吧,今天精神一直有点恹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